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当我们要谈什么时,我们谈爱情吧

(2016-07-04 21:28:23)
标签:

杂谈

大飞是我见过的最纠结的男人。大部分的时候,他是刀子嘴,豆腐心,或者刀子心,豆腐嘴,有严重的心口不一,严重的自相矛盾倾向。譬如他要决定做A事,嘴上却偏念着B事的好,然后一边数落着A事的种种弊病,一边一丝不苟把A事办的圆满妥帖,总之一句话,他活得有点声东击西。

大飞在国际妇女节那天出生,按照星座学的划分,2月19日至3月20日出生的人属双鱼座,大飞是标准鱼腩。我有次没忍住好奇,偷偷窥视了他的星盘。他出生的那一刻,水星在水瓶座的21度,太阳落在了双鱼座的17度,火星落在了22度,而上升星座是双子座,当然这些技术指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星盘暗示出他天生就是一个矛盾体,是带着强烈精神错乱与人格分裂的矛盾体。

那年夏天热得出奇,白云褪净的天空,蓝的让人瞠目结舌。太阳就像是一个海盗头子的眼睛——因为另外一只的缺失,残存的这一只瞪得丧心病狂的,夏天长的仿佛万寿无疆。有一天,大飞告诉我要有女宾住进来,今后在家里行走江湖,再不能像丐帮污衣派那样衣不蔽体了。他说,他领导的一个远方表妹要来宁波打工,暂时要和我们租住一段时间,等她找到了房子,她就搬出去,或者她根本呆不久,没准夏天过去就回宜宾老家去了。我问大飞,为什么他领导放心自己表妹跟大老爷们混住在一起?大飞说:“我也想不通,大约看我是个好人胚子吧,他奶奶滴!”

大飞的领导的表妹叫做景小姐,她到来前夕,大飞的领导申请外派去了东北的分公司,大飞被推到代理副职的位子上。我祝贺他时,他却说,这是领导要给他戴高帽子,他无德无能,配不上这个帽子。他一边不停的骂着他奶奶滴,一边抄起扫帚把家里彻彻底底的打扫了干净。

景小姐搬来的那天下了很大的雨,这场暴雨来得很急,花生米大小的雨点如散弹枪一样打在窗户与房顶上,景小姐进门时已经被浇得体无完肤,硕大的旅行包挂在背后,像一只夜行的蜗牛。更确切的说,像一只中弹受伤的蜗牛。大飞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脸盆、牙膏、牙刷送给了景小姐,便像受惊的兔子一样折回房间,从此除了喝水、撒尿,绝少推门出去。

晚上雨止,大飞躺在床上碾床单,他问我,是不是该问景小姐要点房租?我说,这是领导的亲戚,你搞错没,何况人家还给你升了职!大飞说,这一码归一码。然后翻身好似睡下,半晌无语,冷不丁的又冒出一句:“该死!忘了买毛巾啦!”

景小姐搬来的头一个星期几乎天天躲在卧室,深居简出。偶尔飘出来,面色苍白的和大飞招呼一声,又飘回屋里,像一只摇摆的灵魂。半月之后,景小姐的面庞渐渐回了血色,眉目清秀起来,仿佛春水初生,春林初盛,生动的让人禁不住的又爱又怜。景小姐每天很早起床,把家里收拾的干净利落,然后素面朝天的赶着早高峰滚滚的人流出外谋职。景小姐是学音乐的,面试了几家琴行教员的位子,一一未果。景小姐心灰意冷,春水春林又萧条成秋风秋雨。

某天大飞忍不住问景小姐要来生日,他替她看了星盘。素雅的景小姐是处女座的,两天之后正好有新月,木星又要穿越她的事业宫。大飞果断让景小姐在新月的当日许了愿,大飞说,明天就是你马到功成日子,出门尽量少见人,尤其不能见同星座的,打辆车直接去面试,这事铁能成!景小姐照做了,一出门当街就拦了一辆的士,拉开车门,信誓旦旦的问司机:“师傅,是处女座的吗?”师傅一听,立马笑得岔过气去,他行车多年,遇过各色客人,但从来没见过客人一上车就问处女能不能坐车的?景小姐回过神来,也爽快的笑起来。由于那天面试前的心情大好,后面的事情,顺利的出奇,景小姐因此得到了一份琴行执教的短期工。大飞也很得意,他人就是这样,有时候神神叨叨的,有时候又鬼使神差的。

景小姐的工作是按小时收费的,为了能多挣点钱,她不能不每天早出晚归的。大飞一改往日夜猫子的习性,天一黑透,就要躺下睡觉。可是,通常的情况是躺下却又睡不着,辗转反侧的把小船板折磨的跟拉小提琴似的。我问他为啥睡不着,他说担心景小姐。我说,那怎么不去接她,他说,非亲非故的,太殷勤了不合适。直到景小姐上楼,高跟鞋在楼梯走廊里敲出一串响亮的音符,大飞才抽出颈下的枕头,压在头上,没心没肺的睡去。

有天早上景小姐没有按时起床,我提示他要不要进去问问情况。大飞一边嘴死硬的说“关他什么事!”,一边悄悄把手放在景小姐的卧室门上。原来前一天晚上公司聚餐,景小姐吃坏了肚子,一夜跑了四趟厕所。景小姐说休息半天就好,不碍事,让大飞只管上班去。大飞也没多说,上班途中又发了“鬼使神差”的癔症,跑到药店,等意识的时候,已经是买好了止泻药走在回家的路上。景小姐服药后,又休息个把小时,终于有了胃口和气力。大飞问她想吃点什么,景小姐不好意思的说想吃棒约翰的青椒熏肉披萨。大飞嘴上应了声好的,屁股却未动。过了会儿,他折回自己的房间假装去找钱包。我问他,是不是怕麻烦,怕花钱。大飞说,不是,是担心她刚拉了肚子又吃刺激性强、不好消化的东西对身体不好。我说,你干嘛不直说。大飞说,怪不好意思,怕姑娘小瞧自己。说完,大飞抄起钱包,大步流星的跑到菜市上买了一盒鸡蛋和两个西红柿。

大飞本想告诉景小姐说,棒约翰的熏肉披萨卖完了,可是他觉得这样说很扯淡,于是他说了实情,我知道对于他这么一个纠结的男人,告诉一个女孩子他的真心感受是多么的不容易。景小姐喝完西红柿鸡蛋挂面汤后顿时来了精神,眉飞色舞的一抹嘴说:“太,太,太,太好吃了,你怎么做的?荷包蛋很嫩,面汤又出奇的香!”大飞只是很冷淡的说了一声:“鸡蛋可能打晚了,所以不是很熟。葱花炝锅时,油温高一点就会比较香。”他说话的语气极为稀松平常,好像对景小姐的赞扬根本不感冒,又好像对景小姐敲诈了他两个荷包蛋的事情耿耿于怀。当然,他没说实情,那天他是用香油炝的锅,还倒了半瓶子!

吃完面,大飞和景小姐交谈起来,聊着聊着就聊到了景小姐的身世上来。景小姐也不避讳,她说,她其实并不是大飞领导的远方表妹,表妹只是个通俗意义上的代名字,它可以是邻居、朋友或者小三。景小姐不幸属于最后者。本来两个人有协议在先,只相爱,不坐胎。可是,前段时间景小姐不小心怀了大飞领导的孩子,大飞领导先是让她堕了胎,然后跟她和平分手,老死不相往来。景小姐一时没想开,割腕自杀了,当然,景小姐很快被大飞的领导发现,不然上面我啰啰嗦嗦扯的大篇就全是鬼话了。听到此时,大飞恨得咬牙切齿,巴不得抽他领导俩嘴巴子,可是,从他嘴里冒出来的话居然是一句 “谁都不容易啊!”

晚上失眠时,大飞反反复复的唠叨,我就说吧,好事没那么容易临头的,原来我以为是给我戴一顶高帽子,谁知道是一顶绿帽子,一顶高绿帽子,一顶绿高帽子,一顶……我问大飞是不是对景小姐有点意思?大飞说,别胡说,非亲非故的,扯那玩意儿干哈?第二天早上,大飞烟圈黑黑的,我问他,昨晚恒生指数多少啊?他说,妈的,数了5位数的绵羊。

景小姐后来说,她起先的想法很幼稚,就想找个有钱的,帅的,有情调的男朋友,现在看来,那些东西都靠不住,还是找个踏实点的一板一眼的过日子比较靠谱。大飞问她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她说,接下来,就是挣足了机票钱和房租,早一点返回宜宾老家,宁波已经没什么值得留恋的人了。我巴望着大飞此时能像一个大爷们似的拍拍胸脯说,缘分一场,房租我不要的!谁知道丫竟然舔着脸说,房租不要紧,慢慢来!

两个月之后,宁波的夏日依旧彪悍,热风热浪似乎没有收敛丁点的气焰。景小姐终于攒足了回乡的银子。她给了大飞3000块钱,告诉他一部分作为房租,剩下的一部分请大飞帮她订一张回宜宾的机票。大飞厚颜无耻的接过钱来,只字不提房租免单的事情,恨得我咬牙切齿。

大飞查了航班信息,宁波飞宜宾需要到昆明中转,航程要三个多小时,大飞想也没想就给景小姐订了商务舱,结账时他发现3000块还不够,自己又贴了100多块进去。我问阿飞,肉疼吗?阿飞说,要不先别出票了,直接机场换牌吧,省的景小姐看见肉疼。

景小姐离开前请客吃饭,地点是奉化江边的烧烤摊,大飞选的,他说,多少有点灰飞烟灭的感觉。已经是九月下旬,暑气渐消,江风仿佛擦了清凉油般的让人清醒。景小姐喝了点酒,面色绯红,美得胜过唐伯虎笔下的桃花。我捉摸着要引导大飞和景小姐谈论一点关于爱情的话题。这时有两个卖唱的小厮,来到桌边插科打诨。一小厮怀抱吉他,另一小厮手执歌簿。一个小厮问,帅哥,给这位美女点首歌吧!只要10块钱一首!景小姐问,能不能借用一下你们的吉他,姐姐来唱首歌,一样付你10块!

景小姐接过小厮的吉他,即兴弹唱了一首《相见不如怀念》,这是大飞最喜欢的一首歌——让我澄清一下——这当然是大飞今后最喜欢的一首歌,当时他并不知道这歌是什么名字,他在右手拍桌子打节拍的同时,左手熟练的用智能机问候了度娘。当然,这个屌丝范儿土的掉渣。度娘告诉他,那句“谁说我两还要相见,相见不如怀念”,正是景小姐想跟他说的心里话,歌的原唱叫龙飘飘,从此他们两个人也要飘呀飘呀飘……

我拼了老命的跟大飞使眼色,我其实想跟他说,这么美的妹子你还不收吗?你再不收,妹子明天大早就飞了。原指望着大飞能在景小姐唱完后,卖力的鼓鼓掌,讲讲甜言蜜语,或者顺势薅一把“日出江花红似火”,殷勤的献上去,或者更man一点,直接上去把景小姐亲了。没准这姻缘就一吻定情了。谁知道,这个大飞,在景小姐深情一曲之后,淡定且蛋疼的对卖唱的小厮说了一句:“5块行吗?就只用了你的琴呀!”

景小姐付了10元,尴尬的走向柜台去结饭钱。旋即又折回来问大飞,你什么时候买了单啊?说好我请你的啊!大飞依然淡定,悠悠的说:

“明天是你的生日,算我给你庆生吧,你的歌我收了,我一辈子记着她!”整个晚上,我想,大飞总算说了句人话!

一向失眠的大飞那晚居然被酒精撂倒了,阳光刺进眼睛时,大飞发现,景小姐已经打车去了机场。景小姐在大飞的房门口贴了条子。贴条子的事如来佛祖和警察叔叔都干过。警察叔叔的通常意思是,你站错了位儿,麻烦你找个时间过来交点银子。佛祖的意思是,甭折腾啦,就搁这儿等有缘人吧!景小姐的纸条显然更接近佛祖。

纸条上说:“大飞哥,我先走了!谢谢你一直以来的关心和照顾,你是个好人,一定有好的缘分等着你!谢谢你,再见喽~”末了,又补充了一句,“今年夏天其实挺短的:)”

大飞问我,啥意思?

我说,要不要去追吧?

大飞说,非亲非故的,有必要吗?

我说,你丫还是不是个男人?

于是大飞扯大嗓门对司机说:“师傅,麻烦你,最快的速度往机场开,闯了红灯都算我的!”大飞说这话时,眼睛直勾勾的瞪着远方,全是坚毅。

我望向窗外,白云褪净的天空,仿佛是脱光衣服的阿凡达,蓝的一览无余。至于这个故事的结局,大飞能不能赶上景小姐的飞机——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对于大飞这样纠结错乱的男人而言,能够大胆的直面爱情,是多么的不容易。我摇下车窗,大声的唱到:“妹妹你大胆的往前走呀,莫回呀头……”大飞将景小姐的封条抛向空中,甩开五百年的沉闷似的,说到:“我最好的缘分到了,飞吧!”

对了,顺便交代一句,我就是那条叫作“大飞”的鱼腩!


-----------------------------------------------------------------------------------------------------------------------------------@午歌:青年作家、编剧、机械高级工程师。著有《晚安,我亲爱的孤独》、《晚安,我亲爱的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