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倚杖听江声
倚杖听江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3,463
  • 关注人气: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诗经》植物记之荇菜

(2010-10-12 14:19:02)
标签:

诗经

文化

分类: 随笔

以前一直以為《詩經》第一篇中的“荇菜”就是莼菜,現在才知道不是。

但兩者實在太象。都是多年生水生植物,都有著初生荷葉一樣的圓圓的葉子。連它們的俗名都很象。荇菜也叫水荷葉,而莼菜呢,在某些地方被叫作馬蹄菜。這固然是因為它的樣子有點象馬蹄,但總讓人想起馬蹄蓮這種植物。而荇菜,也被叫做野睡蓮。

不過,真正了解它們的人,還是可以分辨出它們的不同。比如它們的葉片稍稍不同,荇菜的葉片稍尖一些。莼菜的莖、葉背部摸上去有些粘滑,而荇菜則不。更好分辨的是它們的花。荇菜花金黃色,故又名金蓮兒,而莼菜開暗紫色花。另外還有一種小荇菜,花白色而小。

荇菜據說是一種很愛乾淨的野菜,是水环境乾淨與否的標識物,荇菜所居,清水缭绕,污秽之地,荇菜无痕。大概也因為它的潔淨,所以這篇參差荇菜後來被道學家們解釋為什麽后妃之德,說是采荇菜的是太姒,看中她的是周文王,搞得後來連采水菜都有了階級之分,有“后妃采荇,諸侯夫人采蘩,大夫妻采蘋藻”之語,真也夠裝。小時候家鄉的池塘、水溝多,長著不少水荷葉,但老家人似乎并沒有拿來吃過,大多將它作為豬菜。后妃們采荇干甚?也喂豬嗎?呵呵。不過後來隨著環境污染的加重,池塘、排水溝之類越來越少,水荷葉也漸漸不見了蹤影。現在再問老家的孩子知不知道水荷葉,估計換來的會是驚奇。

荇菜別名很多,比如莕菜,荇絲菜,接余,金蓮兒,大浮萍,蓮葉莕菜,大紫背浮萍,水葵,水鏡草,水荷葉,凫葵、野睡蓮等。明代朱橚《救荒本草》還將它叫做荇絲菜,藕蔬菜。“荇絲菜,又名金蓮兒,一名藕蔬菜。水中拖蔓而生,葉似初生小荷葉,近莖有椏劐,葉浮水上,葉中攛莖,上開金黃花,莖味甜”。救荒之法是,“采嫩莖煠熟,油鹽調食”。野菜的食法,大多如此。想來應該也可以制成干菜來吃吧。在這篇國風中,女孩子們出來采荇菜,應該也是拿來充飢的吧。不過因為貴族老爺們這詩一吟,野菜吃的功能就完全被浪漫的感情遮蓋了,而且一遮千年。

除了葉子之外,荇菜根亦有其用處。據陸璣云:“白莖,葉紫赤色,正圓,徑寸余,浮在水上,根在水底,大如釵股,上青下白,煮其白莖以苦酒浸,脆美,可以按酒。今人不食,醫方亦鮮用”,似乎是一種可以用來泡藥酒的中草藥。而據另一古代古代文獻《湘陰志》說,“水荷,莖葉柔滑,莖如釵股,根如藕,人多為糝食”,又似乎舊用來煮粥的。不過一般野菜,其實本身的味道都不是太好,想來煮出的粥也不會太好吃吧。而明代陳眉公在《岩棲幽事》中所說的食荇菜之法,則帶上些詩意了:

“吾乡荇菜,烂煮之,其味如蜜,名曰荇酥,郡志不载,遂为渔人野夫所食,此见于《农田余话》。俟秋明水清时,载菊泛泖,脍鲈涛橙,并试前法,同与莼丝荐酒。”

陳眉公善於經營自己,有錢,所以有資格這樣詩意一下子。其實,因為《詩經》開篇即言這荇菜,在不少詩人的筆下,荇風、荇香千年來一直幽幽地飄浮者。一直到了近代,那位溫柔的詩人徐志摩還在吟哦:軟上的青荇/油油的在水底招搖/在康河的柔波里/我甘心做一條水草!

當然,在與荇菜相關的記載中,也有并不那麼浪漫的場景。《南史》卷三十六提到一個人,叫沈凱,字處默,史書上說他“幼清靜而有至行,讀書不為章句,著述不尚浮華”,為當時一大NB名士。可惜後來遇到兵荒,因其素不事家產,只好“與家人并食,或有饋其粱肉者,閉門不受,唯采蓴荇根供食,以樵采自资,怡怡然恒不改其乐”,蓴者,莼也,荇即荇菜。意思是以采水裡的莼菜和荇菜根為食。一個世家子弟,因為不善理財,淪落到這種地步,又不如人家陶淵明那麼灑脫,有人相邀,“造饮辄尽,期在必醉,既醉而退”,所以只好抱著顏回老先生的窮酸相,用精神勝利法充飢了吧。可憐,可憐。看看人家陳眉公。呵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堂叔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堂叔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