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铁杆米兰
铁杆米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347,081
  • 关注人气:17,98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天底下的行走

(2010-11-26 06:55:02)
标签:

桐木关

正山小种

阳光

文化

分类: 红黑岁月

天底下的行走

 

秋天来了,应友人之邀到武夷山的桐木关走走。那是个著名的红茶产区,地处闽赣交界,当地村民种植红茶有200多年了。在人迹罕至的山中,暮色渐起时,总有薄薄的炊烟升起,清濛的雾气中透着些暖意,飘散在这座离天空很近的村庄里。

(一)星空下

山里的夜晚来得早,山峦的曲线悄然隐藏在宁静的漆黑里。在粗淡的茶饭过后,一座座古旧的木屋里早早响起了茶农们困倦的鼾声和孩子甜熟的呓语。女人还在微黄的灯下忙碌地挑拣着茶青,一双双山泉浸润过的手,被泛青的新茶映衬得雪白,茶香从松木窗棂里溢出,随意铺陈在闽赣古道微凉的石阶上,把孤独的过客低沉的脚步轻轻笼住。

 

这个夜晚寒洌清爽。走在古道上,橘黄的灯光轻飘飘得象要飞向远处。但天空却低垂得很近,天幕透明得象浴女披着的薄纱,夜风划过树梢与草地,草地上的虫鸣与树梢上鸟声也被惊醒,回荡在空旷的山谷中。天空象块巨大的蓝宝石,幽蓝纯净得让人心悸。没有月亮,星星却耀眼极了,象被坐标准确地定位过一样,似乎能让你清楚地计算出一颗颗星星和自己的距离。星星们仿佛在顾自低语,或在你的耳边轻诉着些秘密。在城市里迷失了太久的人,一定会在星星眨眼的瞬间,窥听到神灵在天河中轻轻的叹息,他是在嘲笑世间熟睡的微渺的人类吗?很多年了,在远离天空的日子里,这些匆忙飘泊的身影,谁能修来夜空温暖的致意?当天空离你很近的时侯,一切都真实简单了起来。在众神的俯视下,人只不过是个赤祼的初临世界的婴儿。今夜,人生汹涌的急流,仿佛静默成缓缓前行的溪水。河床上卧躺着的鹅卵石,象天上的星星似地闪着幽光,石头的棱角被岁月洗磨,在明净的溪面下光洁如斯。溪水从桥下行云般姗姗而来,写意的波纹和天籁般的水声,从梦乡的侧畔悄然流过。

 

(二)黄岗山

天很蓝的时侯,日子总过得很慢,就像醒来后悄悄倚近窗前的阳光一样。在明净的气息中,所有行动都静止了。迎着晨风泡一壶新茶,倚着栏杆看白鹅从水面游过,或者悄悄背起行囊向天际线上的深山走去。

 

这样的行走,是一种静止中的漫步。每一个脚步的轻响,都是大自然亲切的心跳。从桐木关出发,往更高更远的黄岗山自然保护区走去,秋天所有的色彩、气味和声响就像画卷悬挂在你的眼前。起笔处是千万竿翠竹,在山壑绝壁间迎风而立,连绵清透的绿色,奢侈得让你如入仙境。山的转角处,偶尔祼露着青黑色的岩壁,泉水沿壁飞花碎玉般地溅落,打湿了过客的眼帘。翠竹深浓处,紫槭树枫红的叶子在阳光中格外耀眼,仿佛画卷中散蔓的点苔似的。对面葱笼的山壁上,偶尔会有雅致的淡黄跃出,也许是几株银杏或者一丛黄杨吧。红与黄的交错丰富了单调的绿色,让山谷里充满了缤纷的生气。在自然博大的怀抱中,我们到底是偶然顿悟的过客?还是从未远去的归人?

 

竹影秀美的起笔之后,扶摇而上的是力度雄浑的黄山松与南方铁杉。黄山松迎着向阳的一面挺拨着绿色的枝条,造物主在这一刻显示出鬼斧神工的天才,无数筋强骨健的松枝与绿得洗练的松针,如写意画大师们畅快的泼墨或泼辣的枯笔一般,从岩壁上、沟壑中率性逸出,直指蓝天。沿着写意的线条一路攀升,在 1900米的高处,视野豁然开朗,身后竹影与松风已远坠进宽阔的山谷。一个巨大的“V”形的谷地如利斧辟就,这绝对是地壳运动的大手笔!谷底的溪流、草树,和茶农的木屋舒缓地沿着狭长的谷地,如河流般曲折地奔向远方。人被推到轻淡到极致的云雾之上,阳光却透亮极了。对面的山峰与山谷仿佛镜子一般,清晰映射着行走过的美妙而垂直的色谱,山脚下竹树的浓绿,山间松林的黄绿,然后是山顶上澄黄的草甸,垂直色谱上夹杂着的多脉青岗、小苍山树、紫茎树、黄山木兰、云上杜鹃,丰富的树种繁杂了色彩,也柔和了色块的过渡。

 

风浩荡地吹向山的高处,树木也矮小了起来,景致如乐曲一般,从雄浑转向柔和。厚厚的山顶草甸上堆积着最成熟柔美的色彩,矮小的灌木星星点点地寥落着,这些灌木的叶子一例是熟透的深绿,近处的猫耳刺警觉地耸立着叶片上的针芒,不远处的波缘红果树却毫无保留地坦露着朱红的果实,这种果实可以食用,味道微酸带甜,供饥渴的路人采撷。灌木的周围,风中涌动的芒草微黄渐白,高扬地无限接近清爽的蓝天与空阔的白云,一场色彩的盛宴也在芒草轻灵的摇曳中戛然收笔。在举手可以触摸到天空的高处,山风毫无遮挡地穿胸而过,心底的尘埃荡涤无遗。在赤裸的天底下,灵魂正牵着风的衣袂,来一场不羁的远足。

 

(三)正山小种

午后的阳光,暖暖地洒在下山的路上。山野明媚得象春天似的,万物一片勃然。由于是自然保护区,飞禽走兽也不怕生,野兔偶尔在路边逸出,山鸡扑闪着从林间飞过。清爽的花木香气在阳光下蒸发弥漫,夹杂着些若有若无的红茶烹泡的香味,幽然从路边的竹林里溢出。

 

循着茶香而去,一处护林人的小屋,静静隐在山坡边的竹林的深处。两间石头砌起的房子边的小平地上,撑着一张竹桌和几张竹椅。阳光把婆娑的竹影,剪纸般地漏在竹桌椅上,偶有一两片竹叶飘下,轻倚在竹桌上有些粗劣的紫砂壶边。一个四十出头的汉子,正专注轻品着一盅红茶。他一定是这里的护林员和屋子的主人。看到客来,汉子轻扬了下眉毛,用微笑的眼神打着招呼,指指身边的竹椅,示意我们坐下共饮。

 

他是本地人,话并不多,只是熟练地烹水、泡茶。桌旁的木桶里盛着些水,清可见底,这从山上接引下的泉水,茶叶就是本地的正山小种,散发着浓浓的松针味。“正山”的意思也就是正宗。在价格高涨的红茶市场,产自桐木关的正山小种,已是稀有之品。当地人用芽尖制成的正品“金骏眉”要卖到2万元一斤。我们这些不知茶为何物的城里人,能够喝到一泡正宗的桐木关小种已经殊为不易,更何况是用老工艺制成的红茶?风从酡红透亮的茶汤上拂过,微微泛起波澜,象少女绽开粉红的笑靥似的,但茶汤的口感却有些含蓄,回甘与香味慢慢涌起,象少妇矜持的唇角的波纹。

 

四周宁静极了,鸟声从竹梢顶上掠起,竹叶爽朗的轻响不时飘落。我们讶异于山里的闲静,护林人却笑道这已是一年中最忙的时节。桐木关人五月采茶,十月伐竹,一年就忙春秋两季。采茶制茶忙上一个月光景,把竹子伐下送出山也要一个月。余下的时间,不过是邻里之间串串门,喝喝茶,打打麻将,一年的时间也就这样闲闲地打发下来。这里的红茶口感好,而且养胃,销量也好,有一部分出口到英国,就成为伦敦街头下午茶中难得的极品。“老外喝茶加糖”,说到这,护林人忍不住笑着摇摇头:“加糖就喝不出回甘了”。桐木关的茶目前有两种,老工艺做出来的有桂圆干的甜味,新款的正山小种则有地瓜干的味道。对于老茶客来说,还是老款茶喝着亲切过瘾。

 

茶香索绕间,半个下午的时光袅袅而过。夕阳把竹桌椅镀上薄薄的金色。该下山了,护林人锁上小屋的木门陪我们一路下行。山脚下的村庄微醺在红彤彤的夕阳里,牧童们缓缓赶着老牛从小桥上过,三两个老人在村口的大树下闲聊着,山农扛着新采摘的瓜果匆匆转边溪畔,妇人们收起晾晒在山坡上的草药,不慌不忙往家回赶。再过一会,当阳光隐没在银杏树淡黄的叶子中的时侯,这里的炊烟也快要升起了。

 

天底下的行走

天底下的行走

天底下的行走

天底下的行走

天底下的行走

天底下的行走

天底下的行走

天底下的行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