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不提拔就贪腐”的根子在哪儿

2015-08-04 07:18:01评论 杂谈
乔志峰县委书记贪污上亿,称当不上领导就想挣钱。河北省大名县原县委书记边飞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记者调查发现,边飞曾任三个县的县委书记,干出过不俗的政绩,最终却私欲膨胀堕入违法犯罪的深渊。据了解,边飞在其第一任的魏县县委书记期间,只有15万元受贿金额,绝大多数犯罪行为和涉案金额都发生在担任永年县委书记和大名县委书记期间。边飞在被查后也曾忏悔,自己在县委书记的位子上坐久了,感觉工作干得不错,但一直没有得到提拔,心态开始失衡,从第二任县委书记开始,就只想着怎么多挣钱了。(8月3日《京华时报》)得不到提拔、仕途无望,就大肆贪腐以寻求心理平衡。有这种心态的官员并非个别,甚至还由此催生了“59岁现象”等共性问题。做官就是为了升官发财,这是封建社会官场的糟粕,但时至今日为何依然有市场?表面上看,是某些官员丧失了宗旨意识、缺乏法治观念,实际上却另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对权力缺乏有效监管。县委书记是个非常特殊的群体,级别不高,但由于各种实权“一把抓”,虽称不上“封疆大吏”,却也是“百里之侯”。如果对其缺乏足够的有效监管,很容易失控。
选择权和监督权没有得到充分体现,选拔干部在实质上成了某些领导的“一言堂”,用谁不用谁都是个别领导说了算。“以人选人”代替了“以制度选人”,本应严肃严谨的选拔干部工作却充斥着主观性和随意性,难免会百弊丛生。边飞为何仕途不顺,可能有多种原因,但当地在干部队伍的管理上是否也存在一些不到位的地方?值得反思,甚至有必要倒追责任。而从一而再、再而三出现的负面案例中吸取教训、堵塞制度漏洞,彻底挖出“不提拔就贪腐”之类反常现象的根子,更是迫在眉睫。新闻链接http:news.163.com15080302B02EMQF000014AED.html

不提拔就贪腐”的根子在哪儿

 

据《半月谈》报道,从去年2月江西会昌县县委书记傅春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到今年4月河北省通报清河县县委书记冀东书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一年多时间至少有38名县委书记落马。分析这些落马者的堕落经历,无一不是既有内因、也有外因。其实,何止是县委书记群体呢,缺乏监督约束的权力必然产生腐败,这早已成为全社会的共识。建立起行之有效的监督制约机制、引入公民监督,方能让权力在阳光下正常运行,既利国利民,又能确保各级官员自警自省,以免误入歧途、害人害己。官员政绩考评和人才选拔机制不完善。边飞“干出过不俗的政绩”,当地一些干部群众也反映,边飞并不张扬,论工作能力和业绩可圈可点。这样的官员,按常理推断应该得到提拔。为何他却多年“原地踏步”,甚至任职的地方条件越来越差?也难怪他会心生怨念和不平,进而无心工作、专心赚钱。现行的干部选拔制度规定,选拔干部必须经过民主推荐、民主测评、差额考察、任前公示、公开选拔、竞争上岗等程序。但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很多地方都没有严格按规定流程办事,民主推荐和民主测评等环节搞形式、走过场的现象尤为常见。群众的知情权、参与权、 乔志峰

 

选择权和监督权没有得到充分体现,选拔干部在实质上成了某些领导的“一言堂”,用谁不用谁都是个别领导说了算。“以人选人”代替了“以制度选人”,本应严肃严谨的选拔干部工作却充斥着主观性和随意性,难免会百弊丛生。边飞为何仕途不顺,可能有多种原因,但当地在干部队伍的管理上是否也存在一些不到位的地方?值得反思,甚至有必要倒追责任。而从一而再、再而三出现的负面案例中吸取教训、堵塞制度漏洞,彻底挖出“不提拔就贪腐”之类反常现象的根子,更是迫在眉睫。新闻链接http:news.163.com15080302B02EMQF000014AED.html

县委书记贪污上亿“不提拔就贪腐”的根子在哪儿乔志峰县委书记贪污上亿,称当不上领导就想挣钱。河北省大名县原县委书记边飞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记者调查发现,边飞曾任三个县的县委书记,干出过不俗的政绩,最终却私欲膨胀堕入违法犯罪的深渊。据了解,边飞在其第一任的魏县县委书记期间,只有15万元受贿金额,绝大多数犯罪行为和涉案金额都发生在担任永年县委书记和大名县委书记期间。边飞在被查后也曾忏悔,自己在县委书记的位子上坐久了,感觉工作干得不错,但一直没有得到提拔,心态开始失衡,从第二任县委书记开始,就只想着怎么多挣钱了。(8月3日《京华时报》)得不到提拔、仕途无望,就大肆贪腐以寻求心理平衡。有这种心态的官员并非个别,甚至还由此催生了“59岁现象”等共性问题。做官就是为了升官发财,这是封建社会官场的糟粕,但时至今日为何依然有市场?表面上看,是某些官员丧失了宗旨意识、缺乏法治观念,实际上却另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对权力缺乏有效监管。县委书记是个非常特殊的群体,级别不高,但由于各种实权“一把抓”,虽称不上“封疆大吏”,却也是“百里之侯”。如果对其缺乏足够的有效监管,很容易失控。称当不上领导就想挣钱。河北省大名县原县委书记边飞据《半月谈》报道,从去年2月江西会昌县县委书记傅春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到今年4月河北省通报清河县县委书记冀东书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一年多时间至少有38名县委书记落马。分析这些落马者的堕落经历,无一不是既有内因、也有外因。其实,何止是县委书记群体呢,缺乏监督约束的权力必然产生腐败,这早已成为全社会的共识。建立起行之有效的监督制约机制、引入公民监督,方能让权力在阳光下正常运行,既利国利民,又能确保各级官员自警自省,以免误入歧途、害人害己。官员政绩考评和人才选拔机制不完善。边飞“干出过不俗的政绩”,当地一些干部群众也反映,边飞并不张扬,论工作能力和业绩可圈可点。这样的官员,按常理推断应该得到提拔。为何他却多年“原地踏步”,甚至任职的地方条件越来越差?也难怪他会心生怨念和不平,进而无心工作、专心赚钱。现行的干部选拔制度规定,选拔干部必须经过民主推荐、民主测评、差额考察、任前公示、公开选拔、竞争上岗等程序。但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很多地方都没有严格按规定流程办事,民主推荐和民主测评等环节搞形式、走过场的现象尤为常见。群众的知情权、参与权、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记者调查发现,边飞曾任三个县的县委书记,干出过不俗的政绩,最终却私欲膨胀堕入违法犯罪的深渊。据了解,边飞在其第一任的魏县县委书记期间,只有15万元受贿金额,绝大多数犯罪行为和涉案金额都发生在担任永年县委书记和大名县委书记期间。边飞在被查后也曾忏悔,自己在县委书记的位子上坐久了,感觉工作干得不错,但一直没有得到提拔,心态开始失衡,从第二任县委书记开始,就只想着怎么多挣钱了。(83“不提拔就贪腐”的根子在哪儿乔志峰县委书记贪污上亿,称当不上领导就想挣钱。河北省大名县原县委书记边飞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记者调查发现,边飞曾任三个县的县委书记,干出过不俗的政绩,最终却私欲膨胀堕入违法犯罪的深渊。据了解,边飞在其第一任的魏县县委书记期间,只有15万元受贿金额,绝大多数犯罪行为和涉案金额都发生在担任永年县委书记和大名县委书记期间。边飞在被查后也曾忏悔,自己在县委书记的位子上坐久了,感觉工作干得不错,但一直没有得到提拔,心态开始失衡,从第二任县委书记开始,就只想着怎么多挣钱了。(8月3日《京华时报》)得不到提拔、仕途无望,就大肆贪腐以寻求心理平衡。有这种心态的官员并非个别,甚至还由此催生了“59岁现象”等共性问题。做官就是为了升官发财,这是封建社会官场的糟粕,但时至今日为何依然有市场?表面上看,是某些官员丧失了宗旨意识、缺乏法治观念,实际上却另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对权力缺乏有效监管。县委书记是个非常特殊的群体,级别不高,但由于各种实权“一把抓”,虽称不上“封疆大吏”,却也是“百里之侯”。如果对其缺乏足够的有效监管,很容易失控。日《京华时报》)

选择权和监督权没有得到充分体现,选拔干部在实质上成了某些领导的“一言堂”,用谁不用谁都是个别领导说了算。“以人选人”代替了“以制度选人”,本应严肃严谨的选拔干部工作却充斥着主观性和随意性,难免会百弊丛生。边飞为何仕途不顺,可能有多种原因,但当地在干部队伍的管理上是否也存在一些不到位的地方?值得反思,甚至有必要倒追责任。而从一而再、再而三出现的负面案例中吸取教训、堵塞制度漏洞,彻底挖出“不提拔就贪腐”之类反常现象的根子,更是迫在眉睫。新闻链接http:news.163.com15080302B02EMQF000014AED.html

 

据《半月谈》报道,从去年2月江西会昌县县委书记傅春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到今年4月河北省通报清河县县委书记冀东书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一年多时间至少有38名县委书记落马。分析这些落马者的堕落经历,无一不是既有内因、也有外因。其实,何止是县委书记群体呢,缺乏监督约束的权力必然产生腐败,这早已成为全社会的共识。建立起行之有效的监督制约机制、引入公民监督,方能让权力在阳光下正常运行,既利国利民,又能确保各级官员自警自省,以免误入歧途、害人害己。官员政绩考评和人才选拔机制不完善。边飞“干出过不俗的政绩”,当地一些干部群众也反映,边飞并不张扬,论工作能力和业绩可圈可点。这样的官员,按常理推断应该得到提拔。为何他却多年“原地踏步”,甚至任职的地方条件越来越差?也难怪他会心生怨念和不平,进而无心工作、专心赚钱。现行的干部选拔制度规定,选拔干部必须经过民主推荐、民主测评、差额考察、任前公示、公开选拔、竞争上岗等程序。但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很多地方都没有严格按规定流程办事,民主推荐和民主测评等环节搞形式、走过场的现象尤为常见。群众的知情权、参与权、 得不到提拔、仕途无望,就大肆贪腐以寻求心理平衡。有这种心态的官员并非个别,甚至还由此催生了“59岁现象”等共性问题。做官就是为了升官发财,这是封建社会官场的糟粕,但时至今日为何依然有市场?表面上看,是某些官员丧失了宗旨意识、缺乏法治观念,实际上却另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据《半月谈》报道,从去年2月江西会昌县县委书记傅春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到今年4月河北省通报清河县县委书记冀东书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一年多时间至少有38名县委书记落马。分析这些落马者的堕落经历,无一不是既有内因、也有外因。其实,何止是县委书记群体呢,缺乏监督约束的权力必然产生腐败,这早已成为全社会的共识。建立起行之有效的监督制约机制、引入公民监督,方能让权力在阳光下正常运行,既利国利民,又能确保各级官员自警自省,以免误入歧途、害人害己。官员政绩考评和人才选拔机制不完善。边飞“干出过不俗的政绩”,当地一些干部群众也反映,边飞并不张扬,论工作能力和业绩可圈可点。这样的官员,按常理推断应该得到提拔。为何他却多年“原地踏步”,甚至任职的地方条件越来越差?也难怪他会心生怨念和不平,进而无心工作、专心赚钱。现行的干部选拔制度规定,选拔干部必须经过民主推荐、民主测评、差额考察、任前公示、公开选拔、竞争上岗等程序。但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很多地方都没有严格按规定流程办事,民主推荐和民主测评等环节搞形式、走过场的现象尤为常见。群众的知情权、参与权、

 

选择权和监督权没有得到充分体现,选拔干部在实质上成了某些领导的“一言堂”,用谁不用谁都是个别领导说了算。“以人选人”代替了“以制度选人”,本应严肃严谨的选拔干部工作却充斥着主观性和随意性,难免会百弊丛生。边飞为何仕途不顺,可能有多种原因,但当地在干部队伍的管理上是否也存在一些不到位的地方?值得反思,甚至有必要倒追责任。而从一而再、再而三出现的负面案例中吸取教训、堵塞制度漏洞,彻底挖出“不提拔就贪腐”之类反常现象的根子,更是迫在眉睫。新闻链接http:news.163.com15080302B02EMQF000014AED.html 对权力缺乏有效监管。县委书记是个非常特殊的群体,级别不高,但由于各种实权“一把抓”,虽称不上“封疆大吏”,却也是“百里之侯”。如果对其缺乏足够的有效监管,很容易失控。据《半月谈》报道,从去年2月江西会昌县县委书记傅春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到今年4月河北省通报清河县县委书记冀东书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一年多时间至少有38据《半月谈》报道,从去年2月江西会昌县县委书记傅春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到今年4月河北省通报清河县县委书记冀东书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一年多时间至少有38名县委书记落马。分析这些落马者的堕落经历,无一不是既有内因、也有外因。其实,何止是县委书记群体呢,缺乏监督约束的权力必然产生腐败,这早已成为全社会的共识。建立起行之有效的监督制约机制、引入公民监督,方能让权力在阳光下正常运行,既利国利民,又能确保各级官员自警自省,以免误入歧途、害人害己。官员政绩考评和人才选拔机制不完善。边飞“干出过不俗的政绩”,当地一些干部群众也反映,边飞并不张扬,论工作能力和业绩可圈可点。这样的官员,按常理推断应该得到提拔。为何他却多年“原地踏步”,甚至任职的地方条件越来越差?也难怪他会心生怨念和不平,进而无心工作、专心赚钱。现行的干部选拔制度规定,选拔干部必须经过民主推荐、民主测评、差额考察、任前公示、公开选拔、竞争上岗等程序。但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很多地方都没有严格按规定流程办事,民主推荐和民主测评等环节搞形式、走过场的现象尤为常见。群众的知情权、参与权、名县委书记落马。分析这些落马者的堕落经历,无一不是既有内因、也有外因。其实,何止是县委书记群体呢,缺乏监督约束的权力必然产生腐败,这早已成为全社会的共识。建立起行之有效的监督制约机制、引入公民监督,方能让权力在阳光下正常运行,既利国利民,又能确保各级官员自警自省,以免误入歧途、害人害己。

 

选择权和监督权没有得到充分体现,选拔干部在实质上成了某些领导的“一言堂”,用谁不用谁都是个别领导说了算。“以人选人”代替了“以制度选人”,本应严肃严谨的选拔干部工作却充斥着主观性和随意性,难免会百弊丛生。边飞为何仕途不顺,可能有多种原因,但当地在干部队伍的管理上是否也存在一些不到位的地方?值得反思,甚至有必要倒追责任。而从一而再、再而三出现的负面案例中吸取教训、堵塞制度漏洞,彻底挖出“不提拔就贪腐”之类反常现象的根子,更是迫在眉睫。新闻链接http:news.163.com15080302B02EMQF000014AED.html

官员政绩考评和人才选拔机制不完善。边飞“干出过不俗的政绩”,当地一些干部群众反映,边飞并不张扬,论工作能力和业绩可圈可点。这样的官员,按常理推断应该得到提拔。为何他却多年“原地踏步”,甚至任职的地方条件越来越差?也难怪他会心生怨念和不平,进而无心工作、专心赚钱。

“不提拔就贪腐”的根子在哪儿乔志峰县委书记贪污上亿,称当不上领导就想挣钱。河北省大名县原县委书记边飞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记者调查发现,边飞曾任三个县的县委书记,干出过不俗的政绩,最终却私欲膨胀堕入违法犯罪的深渊。据了解,边飞在其第一任的魏县县委书记期间,只有15万元受贿金额,绝大多数犯罪行为和涉案金额都发生在担任永年县委书记和大名县委书记期间。边飞在被查后也曾忏悔,自己在县委书记的位子上坐久了,感觉工作干得不错,但一直没有得到提拔,心态开始失衡,从第二任县委书记开始,就只想着怎么多挣钱了。(8月3日《京华时报》)得不到提拔、仕途无望,就大肆贪腐以寻求心理平衡。有这种心态的官员并非个别,甚至还由此催生了“59岁现象”等共性问题。做官就是为了升官发财,这是封建社会官场的糟粕,但时至今日为何依然有市场?表面上看,是某些官员丧失了宗旨意识、缺乏法治观念,实际上却另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对权力缺乏有效监管。县委书记是个非常特殊的群体,级别不高,但由于各种实权“一把抓”,虽称不上“封疆大吏”,却也是“百里之侯”。如果对其缺乏足够的有效监管,很容易失控。  

现行的“不提拔就贪腐”的根子在哪儿乔志峰县委书记贪污上亿,称当不上领导就想挣钱。河北省大名县原县委书记边飞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记者调查发现,边飞曾任三个县的县委书记,干出过不俗的政绩,最终却私欲膨胀堕入违法犯罪的深渊。据了解,边飞在其第一任的魏县县委书记期间,只有15万元受贿金额,绝大多数犯罪行为和涉案金额都发生在担任永年县委书记和大名县委书记期间。边飞在被查后也曾忏悔,自己在县委书记的位子上坐久了,感觉工作干得不错,但一直没有得到提拔,心态开始失衡,从第二任县委书记开始,就只想着怎么多挣钱了。(8月3日《京华时报》)得不到提拔、仕途无望,就大肆贪腐以寻求心理平衡。有这种心态的官员并非个别,甚至还由此催生了“59岁现象”等共性问题。做官就是为了升官发财,这是封建社会官场的糟粕,但时至今日为何依然有市场?表面上看,是某些官员丧失了宗旨意识、缺乏法治观念,实际上却另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对权力缺乏有效监管。县委书记是个非常特殊的群体,级别不高,但由于各种实权“一把抓”,虽称不上“封疆大吏”,却也是“百里之侯”。如果对其缺乏足够的有效监管,很容易失控。干部选拔制度规定,选拔干部必须经过民主推荐、民主测评、差额考察、任前公示、公开选拔、竞争上岗等程序。但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很多地方都没有严格按规定流程办事,民主推荐和民主测评等环节搞形式、走过场的现象尤为常见。群众的知情权、参与权、选择权和监督权没有得到充分体现,选拔干部在实质上成了某些领导的“一言堂”,用谁不用谁都是个别领导说了算。“以人选人”代替了“以制度选人”,本应严肃严谨的选拔干部工作却充斥着主观性和随意性,难免会百弊丛生。

 

边飞为何仕途不顺,可能有多种原因,但当地在干部队伍的管理上是否也存在一些不到位的地方?值得反思,甚至有必要倒追责任。而从一而再、再而三出现的负面案例中吸取教训、堵塞制度漏洞,彻底挖出据《半月谈》报道,从去年2月江西会昌县县委书记傅春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到今年4月河北省通报清河县县委书记冀东书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一年多时间至少有38名县委书记落马。分析这些落马者的堕落经历,无一不是既有内因、也有外因。其实,何止是县委书记群体呢,缺乏监督约束的权力必然产生腐败,这早已成为全社会的共识。建立起行之有效的监督制约机制、引入公民监督,方能让权力在阳光下正常运行,既利国利民,又能确保各级官员自警自省,以免误入歧途、害人害己。官员政绩考评和人才选拔机制不完善。边飞“干出过不俗的政绩”,当地一些干部群众也反映,边飞并不张扬,论工作能力和业绩可圈可点。这样的官员,按常理推断应该得到提拔。为何他却多年“原地踏步”,甚至任职的地方条件越来越差?也难怪他会心生怨念和不平,进而无心工作、专心赚钱。现行的干部选拔制度规定,选拔干部必须经过民主推荐、民主测评、差额考察、任前公示、公开选拔、竞争上岗等程序。但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很多地方都没有严格按规定流程办事,民主推荐和民主测评等环节搞形式、走过场的现象尤为常见。群众的知情权、参与权、不提拔就贪腐”之类反常现象的根子,更是迫在眉睫。

据《半月谈》报道,从去年2月江西会昌县县委书记傅春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到今年4月河北省通报清河县县委书记冀东书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一年多时间至少有38名县委书记落马。分析这些落马者的堕落经历,无一不是既有内因、也有外因。其实,何止是县委书记群体呢,缺乏监督约束的权力必然产生腐败,这早已成为全社会的共识。建立起行之有效的监督制约机制、引入公民监督,方能让权力在阳光下正常运行,既利国利民,又能确保各级官员自警自省,以免误入歧途、害人害己。官员政绩考评和人才选拔机制不完善。边飞“干出过不俗的政绩”,当地一些干部群众也反映,边飞并不张扬,论工作能力和业绩可圈可点。这样的官员,按常理推断应该得到提拔。为何他却多年“原地踏步”,甚至任职的地方条件越来越差?也难怪他会心生怨念和不平,进而无心工作、专心赚钱。现行的干部选拔制度规定,选拔干部必须经过民主推荐、民主测评、差额考察、任前公示、公开选拔、竞争上岗等程序。但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很多地方都没有严格按规定流程办事,民主推荐和民主测评等环节搞形式、走过场的现象尤为常见。群众的知情权、参与权、  

 

“不提拔就贪腐”的根子在哪儿乔志峰县委书记贪污上亿,称当不上领导就想挣钱。河北省大名县原县委书记边飞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记者调查发现,边飞曾任三个县的县委书记,干出过不俗的政绩,最终却私欲膨胀堕入违法犯罪的深渊。据了解,边飞在其第一任的魏县县委书记期间,只有15万元受贿金额,绝大多数犯罪行为和涉案金额都发生在担任永年县委书记和大名县委书记期间。边飞在被查后也曾忏悔,自己在县委书记的位子上坐久了,感觉工作干得不错,但一直没有得到提拔,心态开始失衡,从第二任县委书记开始,就只想着怎么多挣钱了。(8月3日《京华时报》)得不到提拔、仕途无望,就大肆贪腐以寻求心理平衡。有这种心态的官员并非个别,甚至还由此催生了“59岁现象”等共性问题。做官就是为了升官发财,这是封建社会官场的糟粕,但时至今日为何依然有市场?表面上看,是某些官员丧失了宗旨意识、缺乏法治观念,实际上却另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对权力缺乏有效监管。县委书记是个非常特殊的群体,级别不高,但由于各种实权“一把抓”,虽称不上“封疆大吏”,却也是“百里之侯”。如果对其缺乏足够的有效监管,很容易失控。

新闻链接

据《半月谈》报道,从去年2月江西会昌县县委书记傅春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到今年4月河北省通报清河县县委书记冀东书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一年多时间至少有38名县委书记落马。分析这些落马者的堕落经历,无一不是既有内因、也有外因。其实,何止是县委书记群体呢,缺乏监督约束的权力必然产生腐败,这早已成为全社会的共识。建立起行之有效的监督制约机制、引入公民监督,方能让权力在阳光下正常运行,既利国利民,又能确保各级官员自警自省,以免误入歧途、害人害己。官员政绩考评和人才选拔机制不完善。边飞“干出过不俗的政绩”,当地一些干部群众也反映,边飞并不张扬,论工作能力和业绩可圈可点。这样的官员,按常理推断应该得到提拔。为何他却多年“原地踏步”,甚至任职的地方条件越来越差?也难怪他会心生怨念和不平,进而无心工作、专心赚钱。现行的干部选拔制度规定,选拔干部必须经过民主推荐、民主测评、差额考察、任前公示、公开选拔、竞争上岗等程序。但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很多地方都没有严格按规定流程办事,民主推荐和民主测评等环节搞形式、走过场的现象尤为常见。群众的知情权、参与权、 http://news.163.com/15/0803/02/B02EMQF000014AED.html

据《半月谈》报道,从去年2月江西会昌县县委书记傅春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到今年4月河北省通报清河县县委书记冀东书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一年多时间至少有38名县委书记落马。分析这些落马者的堕落经历,无一不是既有内因、也有外因。其实,何止是县委书记群体呢,缺乏监督约束的权力必然产生腐败,这早已成为全社会的共识。建立起行之有效的监督制约机制、引入公民监督,方能让权力在阳光下正常运行,既利国利民,又能确保各级官员自警自省,以免误入歧途、害人害己。官员政绩考评和人才选拔机制不完善。边飞“干出过不俗的政绩”,当地一些干部群众也反映,边飞并不张扬,论工作能力和业绩可圈可点。这样的官员,按常理推断应该得到提拔。为何他却多年“原地踏步”,甚至任职的地方条件越来越差?也难怪他会心生怨念和不平,进而无心工作、专心赚钱。现行的干部选拔制度规定,选拔干部必须经过民主推荐、民主测评、差额考察、任前公示、公开选拔、竞争上岗等程序。但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很多地方都没有严格按规定流程办事,民主推荐和民主测评等环节搞形式、走过场的现象尤为常见。群众的知情权、参与权、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