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下饭,佐粥,带饭全相宜---雪菜肉末炒毛豆(强烈推荐

(2009-08-17 00:03:11)
标签:

文怡

雪菜肉末炒毛豆

毛豆

雪菜

下饭菜

美食

杂谈

分类: 肉菜

下饭,佐粥,带饭全相宜---雪菜肉末炒毛豆(强烈推荐

 

点击进入上一篇(七十二)         七十三

 

“我觉得这张你笑得不好,嘴裂得忒大。这张你裙子边儿怎么支楞着呢?这个,这个,这个什么啊这是?眼角儿还贴亮片儿,看着跟一坨儿眼屎似的。哎,哎,哎,这个更不行了,你怎么也没个笑模样儿啊,跟刚被山大王抢来的压寨傻闺女似的。呦呦呦。。。。。。你再看这个。。。。。。”

 

我恶意地点评着马小鸡的婚纱照,巨大的相册靠我这两只手根本拿不住,只能搁在他们的新床上,我也只能趴在床上,戳着腮帮子一张张翻看,动作大得跟“开门关门”差不离儿。也不知道是谁起头儿设计的这么笨重的相册,也别说,相册蠢也有蠢的好处,能让夫妻吵架时动不动就撕照片成为一种永不可能。

 

此时距离我和小切拍婚纱,已经一个多月了。我早己好了伤疤忘了疼,开始对人家的照片横挑鼻子竖挑眼,把自己那段“婚纱水火生涯”忘得一干二净了。不过说真的,我们的婚纱比他们俩的拍得好多了,虽然也丑,但丑得很自然。

 

就因为马小鸡的婚纱照,我为“巴黎婚纱”,默默地做了不知多少反推荐。不管谁要去那里拍,我都死命地拦着。

 

“滚一边儿去。”

 

“哎,你怎么骂人啊你?”我用白眼儿翻楞了马小鸡一下。

 

“说你呢,你往边儿上滚点儿,压着我婚纱呢,就这么一间屋半间炕的,都让你祸害遍了。”马小鸡一边没好气儿地烫着明天婚礼上要穿的,很像水煮鱼餐厅服务员工作服的红旗袍儿,一边对我说。

 

“哎,你看看你那个德行,像明天就要结婚的样子么?一点儿喜庆劲儿都没有,感觉跟包办婚姻似的。”我把她租来的劣质婚纱,往边儿上挪了挪,躺在她的新床上,头枕着他们的婚纱相册。

 

“哎。”马小鸡低头儿不语,默默地推拉着熨斗。

 

“你到底有什么不痛快的啊?”

 

“说不上来,就觉得心里不舒服,堵得慌,哎。”自从马小鸡的婆婆来北京后,我总听到她这么说,而且,还动不动就唉声叹气。

 

“证儿都领了,后悔怕是不赶趟儿了。”我从桌上抓起一块喜糖,利索地剥开,扔进了嘴里,“嘿,你把我明儿穿的也给烫了呗。”

 

马小鸡面无表地把自己的旗袍挂起来,我从包里揪出一件皱皱巴巴的小红裙子,扔在了烫衣板儿上。门外,传来马小鸡的婆婆第n次叫声,刺耳且让人搓火。

 

“萌萌,萌萌,你过来看一眼,哪个是红色的鞋油啊?萌萌啊,萌萌,你听到我说话了吗?”

 

马小鸡又深深地叹了口气,垂头丧气地拉开门,出去跟老太太嘚吧了几句,又垂头丧气地拉门儿进来,继续抄起熨斗烫衣服。

 

“哎,我说,按说出嫁前一天,应该在娘家待着吧?”

 

“恩。”

 

“那你跑这儿来干什么啊?”我指了指门外,悄悄儿地问马小鸡。

 

“我不在这儿,这儿的活儿谁干?明天这边也来人,提前这些东西我不收拾好,谁收拾?”

 

“高鹏他妈不是在呢么?按说这些也应该婆婆准备啊?”我横扫了一下满桌子的糖,烟,水果和各类吃食儿。我和小切虽然不办婚礼,也没这方便的经验和“专业知识”,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我姐结婚的时候,好像头天就是在娘家作威作福的。

 

“她?”马小鸡嘴撇得跟八万似的,“她能不给我添乱就不错了,我就不明白,明天又不是她出嫁,你说她穿那门子红皮鞋啊?”

 

“啊,敢情刚才问红鞋油儿,是这事儿啊?我当给你擦呢。”

 

“呸,给我。”

 

马小鸡兹要一提起她婆婆就一肚子气,满脑袋火儿。关于她婆婆的各种“丰功伟绩”,她经历多少,我就获悉多少,她要不是时不常的跟我诉诉苦,这些郁闷都憋在心里,早晚得得癌症。对这位人间极品的老太太,说真的,我打心眼儿里讨厌。

 

从小到大,我都是倍受中老年妇女同志们喜欢的那种孩子,主要原因我也说不上来,但嘴甜肯定是其中的一个因素。我接受的早期教育比较好,在我奶奶对我实施的素质教育下,我练就了一个见人就叫,逢人就笑的本事,因此深得老太太们的厚爱。

 

小时候住胡同儿,家里的亲戚,或爹妈的同事来我家,找不着门儿跟邻居们打听,我爹妈的名字未准有人知道,但只要一提我,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想当年咱也是数条胡同中的模范小孩儿,就没有我打动不了的老太太。马小鸡的婆婆,还真是我这近20年来唯一遭遇的一次例外。

 

后来,经过几次接触,我发现了一个问题,她婆婆是那种极度以自我为中心的人,她根本不关心外界世界,全天下重要的事情只有一个-----她自己。

 

如果说,还有一个次重要的东西,那么就是-----钱。

 

“高鹏能成长在这样的一个家庭中,且出落的这么正常,真的不容易,你也算得了宝了。”我发自肺腑的恭喜马小鸡。

 

“我公公那个人还是很不错的,我觉得高鹏很幸运,性格什么的都随他爹。”马小鸡话音未落,门外的婆婆又开始了嘶叫。

 

“萌萌,萌萌。。。。。”

 

“您进来说吧,我烫衣服呢。”小鸡很是恼怒,眉头皱得紧紧的,仅从她的表情,根本就无法判断今天是婚礼前夕,还是葬礼末天儿。

 

婆婆推门儿走进来,我赶紧从床上坐起来,叫了声阿姨。人家连看都没看我一眼,用带着2个大金疙瘩,和一个绿宝石戒指的右手,摸着胸口的假珍珠项链问到,“萌萌,你看,明天我戴这个项链好不好?是不是不够高贵?会不会显得不得体?给你们丢面子?”

 

说罢,又从自己左手托着的小首饰盒里,拎出一串儿紫色的水晶项链,放在假珍珠下面,对着镜子比了比,扭脸儿过来征求我的意见,“文怡,你说呢?哪个好看?”

 

我斜眼儿瞄了一眼小鸡,“阿姨,有什么说什么,您这气质,戴什么都一样,戴串大蒜儿都美。再说,有您在,再没面儿的事儿,也显得有面儿了。”

 

再瞄小鸡时,她使劲地绷着嘴唇儿,想笑不敢笑。

 

“还是文怡会说话,这小嘴儿真甜。”马小鸡的婆婆每一条皱纹里,都带着令人讨厌的笑容。她没能听懂我的话,让我的遗憾远远大于被识破的担忧。

 

“妈,您还有别的事儿吗?”马小鸡此时已经烫好衣服,将烫衣板收起来放在门口。

 

“哦,对了,对了,你看我这脑子,我是问你,你身上有2000块钱吗?”马小鸡的婆婆赶紧放下手里的首饰盒,一手拍着一脑袋的各色发卷,一边说。

 

“有”,小鸡从床头抓起包儿,从里面掏出自己的钱包,顺手抽了一叠儿钱,点了20张,递给她,就在这时,她婆婆接过钱的同时,说了一句话,让屋里的空气久久凝固了。

 

“这两千块钱,我一会儿装两个红包儿,明天婚礼上作为改口费,还还你呢,我不要。”

 

多少年过去了,每当我想起那天的那个场面,和马小鸡婆婆的行为,我都为没能替小鸡出一口恶气,而后悔地不行。我一直以为我是个嘴皮子还算利索的人,但那天,在我这辈子都没见过的奇闻怪事录面前,我被惊得别说说话了,连意识都迟迟没回过神儿来。

 

点击进入下一篇(七十四)

 

下饭,佐粥,带饭,全相宜----雪菜肉末炒毛豆(强烈推荐)

 

原料:毛豆500克  雪菜1袋(100克)肉馅100克  红辣椒4根 

 

调料:料酒2汤匙(30ml)  生抽3汤匙(45ml)  清水100ml   糖1/2茶匙(3克)

 

做法:

 

1)将肉馅放入碗中,调入料酒腌制。

 

2)毛豆洗净后,用剪刀将两侧都剪开,这样剥豆子比较容易。红辣椒洗净后去蒂,斜切成片。

 

3)锅中倒入油,加热至7成热时,放入肉馅,煸炒至变色后,继续用中火炒半分钟,将肉馅中的水分炒的干一些,吃起来更香。

 

4)把炒过肉馅的锅洗净烧干后,倒入油加热至5成热时,放入雪菜改成小火,煸炒1分钟,雪菜的香味出来后,放入毛豆和辣椒片,改成大火炒制1分钟。

 

5)放入肉馅,调入生抽,清水和糖搅匀后,大火烧2分钟,待汤汁快收干即可。

 

超级啰嗦:

 

**这是一道,集下饭,佐粥和带饭,三种吃法儿为一身的菜。不吹牛的形容,就俩字:好吃。

 

**现在是毛豆大量上市的季节,价格已经很便宜了。如果你自己没时间剥的话,可以直接在市场买剥好的,就是价格相对贵一些。

 

**雪菜,是腌菜的一种。如果你买的雪菜很咸,使用前一定用清水浸泡半小时,去除过咸的味道后再进行烹饪。

 

**炒这个菜,不要加盐,雪菜有一定的咸度,酱油的用量也比别的菜多,所以足够了。我推荐一款李锦记的特级头抽(它是一种品质很好的生抽),价格有些贵,超市卖10块钱左右一瓶,炒菜,凉拌,味道都非常好。

 

**其他毛豆的做法香糟毛豆  屡试不爽的煮毛豆  毛豆红椒炒肉丝 

下饭,佐粥,带饭全相宜---雪菜肉末炒毛豆(强烈推荐

 

下饭,佐粥,带饭全相宜---雪菜肉末炒毛豆(强烈推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