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常河
常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8,609
  • 关注人气:1,7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打一场架,赢一个姑娘

(2016-01-07 11:09:50)
标签:

文化

情感

分类: 朝花夕拾

尽管到处可以见到用粗大的排笔写在墙上的红色大宋体字“人定胜天”,但一个孩子绝对无法想象人对自然动手术的力量竟然如此巨大:收过大豆玉米和山芋,天就短了,天一短,空气就凉了,乌泱泱的人群拉着板车、扛着彩旗从四面八方涌到我家门前三条平行的小河边安营扎寨,一个村子的妇女被安排到我家东厢房的三间屋子里。每天早晨天不亮,架在我家门口大枣树上的喇叭就开始放高亢嘹亮的歌曲,穿着黑棉袄的农民(当时叫河工)从各个帐篷里、屋子里钻出来,在工地上抡锨挥锹,一直到日落西山……进入腊月,黑压压的人群退潮一样撤去,大地一片干净,三条河流已经被生生抹去,“切”成了一个清波荡漾的四方大湖——湖是新的,水是清的。

湖在镇子的西边,我们都叫它西塘。

曲尺一样,居民们都住在西塘的东面和北面,南面是一座调水闸,连接着北淝河,西面是一条砂礓路和路两旁蓊郁的柳树。

柳叶间蝉噪渐次盖过人声的时候,夏天就到了。

夏天一到,西塘就热闹了。

挖河翻出的沙土,在塘北岸西庙的旧址上堆积起来,压实,就成了镇子的广场。夏天傍晚,从塘里提几桶水,在沙土地上均匀泼洒,水嗞嗞地洇下去,顺便把热气也带到地下,一个不规则的水渍印子,就是一家的地盘。再搬一张网床,举着一张蒲扇,对东家说几句,朝西家拱几嘴,直到热风变成清风,人就困倦得不行,随身一倒,沉沉睡去。

我家住在西塘的北岸,出门是父亲的菜园,过了菜园,就到了塘边,洗衣洗菜方便极了。我家东边,隔着一户人家,是一个四合院,宽大的双扇门经常关闭着,是当年全镇最气派的建筑,一任公社书记走了,再来一任,都是住在这个神秘的院子里。

但对我来说,这个院子一点都不神秘。因为现任的公社书记的儿子李大雷比我大两岁,上学比我高一届,最关键的,是一同跟镇东头的牛师父学武术,算是双重师兄弟。从扎马步开始,牛师父就盛赞大雷天生练武的好材料,领悟性强,协调性好,叫我对跟着大雷多练习。很多个晚上,从牛师父家习武回来,还觉得没过瘾,就在他家的院子里再复习一遍,其实就是大雷再以师兄的样子带着我再走几遍套路。

李书记长得有些彪悍,整天板着横肉丛生的脸,和邻居从来也不打招呼,据说他当过兵,所以走起路来底盘牢固,缓慢而孔武,看起来威风极了,一副不怒自威的样子。大雷不但长得像他爹,行为做派甚至粗声大气说话的口气,都像极了他爹,自然地成为同龄人中的孩子王。

有天下午,他爹不在家,大雷把一群孩子叫到家里,神秘地拿出一个红绸布包,一层层打开,天,竟然是一把乌黑锃亮的手枪,还有10几发黄澄澄的子弹!大雷背着手站着,努着下巴指挥孩子一个个上去摸一下手枪,每人只能摸一下。因为和我是师兄弟,我被破例可以拿起来掂量掂量。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我手颤抖着握起那个沉甸甸、冷冰冰、黑黝黝的精巧玩意,“啪”,大雷照着我的后脑勺就是一巴掌,“谁叫你枪口对着人的!”

我把枪一扔,转身就走,嘴里还嘟囔着,“不就一把破枪嘛,谁稀罕!”

“敢跟我掉脸子,看我不弄死你!”大雷的怒吼在背后逐渐减弱。

从此,一对小师兄弟成为陌路。

夏天的晚上,全镇几乎一半人都到西塘来洗澡,男人在塘北面洗,女人在塘东边洗,各有自己的地界,互不干扰。女人洗澡的时候,总有浑人从水底潜过去,碰到女子的身体随手摸一把再潜水回来。时间长了,总有一两个中年妇女拿着手电筒在塘东边站岗,一旦水里哪个女子发出尖叫,两束灯光立刻精准地投射到水面,一道波纹迅速地向塘北窜去,塘东面响起一阵极荤的笑骂声,让夏天的晚上充满遐想。

“是小顺子!”大雷的投诉在水面幸灾乐祸地响起。

“不是我,是你在水底下摸的!”我站在水里,借着月光瞪着大雷。

“就是你。”大雷吼叫着扑过来,试图把我按在水里,我一闪,从水里抢到岸边,大雷抓起一把淤泥朝我投掷过来……我俩从岸上打到水里,再从水里打到岸上,两条赤裸的身子在观众的叫好和加油声中来回奔跑。我现在回忆一下,我们的打斗大概持续了20多分钟,直到双方家长赶过来呵斥住。中间是否用了武术套路,就不得而知了,在那样的情急之下,要想中规中矩地使出牛师父教的动作,估计很难。

回到家被父母训斥后,检查身体,只有耳朵后面被抓出几条血痕。论身高、体壮和灵敏度,我绝非大雷的对手,估计那时也是抱了拼命的心了吧,所以才能和他打个平手。

镇上几乎所有同龄的孩子都不敢跟大雷顶撞,我竟然和他交起了手,而且是在那么多人的注视下,这样的事情显然让我的母亲极为不安,第二天就拧着我的耳朵到大雷家赔礼道歉。这让我刚刚生出的英雄之心瞬间崩塌,从大雷家出来,我挣脱母亲的手,朝着一望无际的金黄麦田一路狂奔……

之后几天,我神情沮丧,落落寡欢。晚上洗澡时,我舍近求远,宁可跑到两里路外的淝河边——西塘的伤心地,尽管年少,我也不愿再踏足一步。

“小顺子,你真勇敢,我们女同学都支持你。”傍晚,我从地里割草回来,邻居翠萍拦住我,红通通的小脸儿笑意盈盈,没等我反应过来,她把一个手绢塞给我,扭头就跑,像受了惊吓的小兔子,一眨眼就消失在柳荫深处。

粉红的手绢里,是5颗大白兔奶糖,已经被她攥得异常柔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蓝毛衣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蓝毛衣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