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常河
常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8,609
  • 关注人气:1,7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武松的山河故人竟然是她

(2015-12-07 22:02:25)
标签:

文化

水浒

读书

小时候,一到春节,堂屋里总要换上新的年画,挂的最多的,除了领袖的标准箱,《武松打虎》应该是最多的。我曾经在拜年时,连续在10多户人家堂屋后墙上看到这幅画,月夜,松林,山岗,花斑吊睛老虎,英姿飒爽的武松,再破败的房子和土墙,有了这幅画一镇,屋子里顿时就有了朗朗生气。

电视还没有普及的年代,广播里经常播放的评书和曲艺是人们窥视外界的一扇窗口。从田里收工回来,街上的大喇叭应景地放着让人身心愉悦的山东快书《武松打虎》,一边边地听,怎么也听不厌。高兴起来了,哪怕一个人,也会对着路边的白杨树学着高元钧老先生的腔调:“当哩个当,当哩个当, 当哩个当哩个当哩个当! 闲言碎语不要讲,表一表好汉武二郎。 那武松学拳到过少林寺,功夫练到八年上……”武松、岳飞、杨家将、李元霸这些英雄好汉,成为我们那个年代孩子们景仰的偶像,想象中个个英气逼人、豪气干云,远非现在孩子们崇拜的韩范长腿俊面的奶油小生可比。

不仅在民间,评点过《水浒传》的金圣叹也对武松鼎力推崇,在他开列的梁山好汉排行榜上,武松高居榜首,“武松,天人也。武松天人者,固具有鲁达之阔,林冲之毒,杨志之正,柴进之良,阮七之快,李逵之真,吴用之捷,花荣之雅,卢俊义之大,石秀之警也。断曰第一人,不亦宜乎?”事实上,施耐庵也是极爱武松的,120回《水浒传》,单写武松的就占了9回的篇章,可以说是万千宠爱集于一身了。

这是从江湖道义和武功指数上所作的评比,因为缺乏关于人性的分析,所以,难免有些片面。

事实上,单讲武松的缺点,至少可以轻而易举地找出三点:第一,武松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当年,还没踏入江湖,也没有扬名立万的时候,武松应该是清河县一个不成器的古惑仔,厚道如武大郎这样既当哥又当爹的人,都会埋怨他,“要便吃酒醉了,和人相打,时常吃官司,”而且,打过久跑,“教我要随衙听候,不曾有一个月净办”。第二,武松是个捂不热的榆木疙瘩。在柴进庄上,正是武松最落魄的时候,座上宾变成人人讨厌的乞讨者。宋江却慧眼识珠,屡屡把酒言欢,数次金银相赠,而且在武松离开柴进庄上是松了一程又一程,两个大男人竟然“执手相看泪眼”,不过“竟无语凝噎”的只有宋江一人,武松自始至终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上了梁山之后,他也没有对宋江感恩戴德言听计从,而是保持着若即若离的距离,甚至在宋江提出招安的想法后,第二个跳出来反对的就是他,估计那时的宋江,一定在心里恶狠狠地赠送他四个字“忘恩负义”。当然,这一点,比之十五两银子收买的家奴李逵,武松还是很有节操的。第三,武松是个没有生活情趣的男人。遇到大哥之后,兄弟团聚,一个如花似玉的嫂子知冷知热地照顾,他毫不领情,还冷语相向,冷了嫂子的一颗芳心。

没有责任心、没有感恩的心,没有活泼泼的爱心,我们可以大胆预测,这是一个没有未来的男人。

因为打虎做了阳谷县都头之后,再经历斗杀西门庆之后,尽管在江湖历练上,他还没有做到曾经沧海难为水,但至少已经有古惑仔慢慢变成了有一定江湖经验的侠客。可是,在感情上,这个铮铮汉子还是个情窦未开的少年。

谁能成为武松的春风,吹开他心头第一枝?谁又能成为他的“山河故人”?

截止到目前,武松给人的印象都是不近女色油盐不进的汉子。包括后来,在孟州,张都监使出美人计,要把“心爱的养娘”玉兰“将来与你做个妻室”。既然是张都监“心爱”的人儿,想必相貌不会差的。纵然是张都监罪不可赦,玉兰不过是张都监手中的一枚棋子,罪不至死。但是,武松后来寻仇报复时,“握着朴刀,向玉兰心窝里搠着”。这和当初手刃嫂子潘金莲时同样冰冷狠毒:“(被武松)脑揪倒来,两只脚踏住她两只胳膊,扯开胸脯衣服”,“把尖刀去胸口只一剜,口里衔着刀,双手去挖开胸脯,抠出心肝五脏”。——只不过,你杀人也就罢了,为何要扯开嫂子的胸脯衣服?兀自让人费解。想来,潘金莲至死也没想通。

在两个貌美如花的妙龄女子面前,我们看不到武松有丝毫的儿女情长,甚至不见半点怜香惜玉。但是,作为被刺配的犯人,到了以卖人肉包子著称的十字坡,遇到了以杀人见长的孙二娘,武松陡然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不但流露出调戏妇女的浪子本色,对孙二娘“说起风话”,而且后来对孙二娘百依百顺,而孙二娘也像对待弟弟一样,悉心照顾着这个外姓“小叔子”。——这,估计又是真正的嫂子潘金莲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的。

我们不妨先看看孙二娘的尊荣:“眉眼杀气,眼漏凶光。辘轴般蠢坌腰肢,棒锤似粗莽手脚。”长得丑也就罢了,还应验了那句话“丑人多作怪”,“下面系一条鲜红生绢裙,搽一脸胭脂铅粉,敞开胸脯,露出桃红纱主腰,上面一色金纽。这样的桃红柳绿面容不堪的女老板,客人没进店就吓跑了,怎么可能会有生意呢。这点上,《新龙门客栈》里张曼玉饰演的客栈老板娘金镶玉显然更加成功,也更有魅力。一般地,风骚的女性不是通过艳丽开放且颜色混搭惹眼的衣服呈现出来的,而是眉眼间的那一抹俏,还有欲迎还拒的神态,仅这两招祭出,那个男人能够免俗?

所以说,武松的口味的确够重。见了孙二娘这样一幅长相和打扮,不但不望而却步,反而心旌为之一荡,也许是久旷之后的无聊,也许是要借调戏打发慢慢刺配之旅,反正,武松动嘴了。

武松先无中生有地说包子中有一根毛发,“一像人小便处的毛一般”,这已经不是“风话”了,完全与风月无关,直接进入下三路,简直就是流氓话嘛。在得知孙二娘的老公不在家时,武松又说“恁地时,你独自一个须冷落。”这和阿Q对吴妈说的“我要和你困觉”已经在同一个水平线上了,只不过略略含蓄那么一点点,本质上却没有什么不同。难怪孙二娘面上笑着,心里却已经咬起了牙齿“这贼配军却不是作死,倒来戏弄老娘。”

仅仅是言语上的挑逗也就罢了,武松还动手。

孙二娘的确是个女汉子,以为武松已经被蒙汗药撂倒,“脱去了绿纱衫儿,解下了红绢裙子,赤膊着”来提武松。本来就“敞开胸脯”,再脱去绿纱衫儿,那可不就是上身赤裸了吗?充其量,还有一件遮羞的或绿或红的抹胸罢。

武松“就势抱住了那妇人,把两只手一拘拘将拢来,当胸搂住”,熊抱之后,“却把两只腿望那妇人下半截只一挟,压在妇人身上。”这个动作,成年人都一定相当熟习了。江湖上,若非下三滥之徒,断不会有人使出这样不雅的招式,曾经打虎的英雄,为何会对一个女子,而且是长得不能恭维的女子使出相扑一样的动作呢?

唯一的解释,就是武松喜欢这种英武且有肉感的女性,反而对身材玲珑面容娇俏的女子毫无兴趣。所以,不排除武松有借机揩油的嫌疑,而揩油,一般都是针对喜欢的对象,至少,不讨厌。

我始终觉得,正是武松对孙二娘这贴胸的一搂、一抱、一挟、一压,他才从此情窦初开,无限的生机在他阔大的体内蹭蹭蓬勃。也许,从这一刻,他才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初步沐浴到到女性的光辉,从此,他收起了浪子之心,在他的启蒙老师孙二娘面前变得异常温顺。

再见到孙二娘时,武松已经在鸳鸯楼浴血奋战并遭到官府的辑捕,走投无路之时,是孙二娘心思缜密地替武松策划了出路:假扮行者,去二龙山投奔鲁智深。依武松不羁的个性,从一个“杀人者,打虎武松”缩头做一个带发修行的“行者”,他心里必定一万个不同意,但主意是“大嫂”孙二娘出的,而且孙二娘亲自给武松换了行者的衣服,还把行者的度牒“就与他缝个锦袋盛了,教武松挂在贴肉胸前”。这哪里是那个蠢坌的婆娘,分明就是个知冷知热的“亲亲的嫂子”。如果脑补一下画面,相信很多人会依稀看到,孙二娘缝制锦袋时,站在面前低眉顺目的武松,孩子一样享受地看着。这样的画面,一定让在外长期漂流的武松深切感受到了家的温暖和贴心的关怀。

最蹊跷的是,穿了这身古怪的行头之后,武松“讨面镜子照了,”之后三人“哈哈大笑起来”。——从武松亮相,一路坎坷走来,哪位读者见过武松如此开怀的大笑?

自此之后,武松乖乖滴按照孙二娘的吩咐,去了二龙山落草,不久又把孙二娘和张青夫妻接到山上,一家人一样打完喝酒大块吃肉去了。江湖上少了“打虎武松”,人世间却多了个“行者武松”。梁山108人中,几乎每个人一出现便有了绰号,唯独武松的绰号是在遇到孙二娘后遵照她的指示才慢慢名满江湖的,甚至完全可以说,“行者武松”是在孙二娘手里一手缔造的,而对武松,显然就是一次涅槃。这岂不怪哉?

所以,任谁都没有想到的是,一路上遇到那么多绝色女子,只有本色率真的孙二娘才是武松的“山河故人”。既然是“故人”,又胸怀山河,自然就无关相貌,只与性情相投有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