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海外华人文学社团

(2009-12-24 20:41:02)
标签:

海外华人

华文

新加坡作家协会

文学刊物

菲华

中国

文化

分类: 侨苑

                                      海外华人文学社团
                           梅显仁
           
    社团是海外华人社会的核心和联系纽带。地球上大凡有华人社会的地方,就必然会形成形形色色大大小小的华人社团。起初,华人社团大都是华侨华人赖以生存的基于血缘、地缘、业缘的组织。后来,随着华侨华人在海外生存环境的变迁以及华侨华人自身构成的变化,一些以政治、经济、科技、教育、文化为纽带的新型的海外华人社团也应运而生,引起世人的注意,比如说海外华人文学社团。
           
                             
           
    海外华人文学社团最早始于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当时,中国本土发生了“五四”新文学运动,各类文学社团蜂起云涌,这股潮流波及到海外,各华埠的华人文学社团因而如雨后春笋般纷纷萌建。1927年中国的政治动荡及1937年的日本侵华战争,迫使中国许多文化人纷纷出洋避难,更促进了海外华人社团的兴盛。据统计,仅从1937年至1939年间,泰国就出现了40多个由华人组织参与的诗社、读书会、研究社等文学社团,如彷徨学社、椒文学社等。在菲律宾,有1933年由林健民组织起的黑影文艺社,1936年由蓝天民领导的新生社。此外,还有由旅美华人组织的美洲华侨青年文艺社等。虽说这些文学社团大都寿命不长,且呈此起彼落之势,但对于团结组织散居各国的华裔文人,继承和发扬中国“五四”运动新思想,促进海外华侨华人的觉醒和爱国热情,开展抗日救亡活动,还是起到了相当的作用。
    二战后,有些国家,特别是一些亚洲国家如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印度尼西亚、缅甸、越南、老挝、柬埔寨等均一度对中文采取了极为严厉的限制措施,各种华人团体一律被明令取缔,海外华人文学社团也随之在世界范围内一度凋零、沉寂。从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后期至六十年代末,虽然在一些国家还是陆续出现过一些华人文学社团,如马来西亚的星华文艺协会,菲律宾的菲华文艺工作者协会,泰国的泰华文艺工作者协会,印度尼西亚的翡翠文化基金会,但都景况不佳,影响不大。有些社团,如泰国华人于五十年代初期建立的文艺研究会,甚至未曾开展工作便被迫停止活动。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以后,中国打破了闭关自锁的状态,与其他国家改善了关系,华侨华人在世界各国受到的待遇也大为改观。华人文学社团也趁各国政府解除禁令之机而走向复苏,迅速兴旺。许多国家都出现了数量众多的华人文学社团。如新加坡有新加坡作家协会、新加坡文艺研究会、五月诗社、锡山文艺中心、琼州会馆文学会、海洋文艺社、写评人协会、阿裕尼文艺创作暨翻译学会等。马来西亚有马来西亚华人文化协会、马来西亚华文作家协会、砂崂越华文作家协会、吡叻文艺研究会、南马文艺研究会、中华华文协会等。菲律宾有耕园文艺社、辛垦文艺社、菲华文艺协会、菲华青年文艺社、新潮文艺社、征航文艺社、河广诗社、儿童文学研究会、千岛诗社、菲华艺文联合会、晨光文艺社、菲华文艺工作者联合会、现代诗研究会、岷江诗社、瀛寰诗学研究社、亚洲华文作家协会菲华分会等。泰国有泰商文友联谊会、泰国华文作家协会、泰中文友福利基金会、泰华文协、泰华诗学社、泰中艺术协会等。文莱有文莱作家协会(又名文莱留台同学会写作组),印支三国(越南、柬埔寨、老挝)有世界越棉寮作家协会,日本有留日华文作家协会等。美国有纽约文艺协会、纽约四海诗社、悬边社、一行诗社、北美台湾文学研究会、北美中华新文艺学会、新大陆、海外华人女作家联谊会、国际作家写作室等。加拿大有枫叶文艺创作社、温哥华白云诗社、加拿大华裔写作人协会等。欧洲有全欧性的社团欧洲华人学会、欧洲华文作家协会、卢(森堡)比(利时)荷(兰)华人作协和英国的英华写作家协会、英国华文作家协会等,澳大利亚有澳华作协等等,不胜枚举。
           
                            
           
    有人认为,海外华人建立社团的目的无外乎联络情谊、协商关系、举办公益。但仔细考察世界各国华人文学社团的历史与现况,其功能似乎远不止于此。首先是创办文学刊物,建立自己的文学园地。很多海外华人文学社团都创办有华文文学刊物,如新加坡的新加坡文艺研究会创办有《新加坡文艺》,新加坡写作人协会有《文学半年刊》,五月诗社有《五月诗刊》等。马来西亚的马华作协有《写作人季刊》,南马文艺研究会有《南马文艺》,霹雳文研会有《霹雳文艺》双月刊,中华文协有《文道文艺》双月刊,砂华作协有《拉浪江》季刊,诗巫中华文艺社有《新月月刊》、《文苑》双周刊,诗潮吟社有《诗潮之声》月刊等。泰国的泰华写作人协会有《泰华文学》、《春华》等。加拿大作协有《加华文学》双周刊等。或是在中文报纸上开辟文艺副刊,为华人作者提供写作发表的园地。如马来西亚的马华作协分别在《南洋商报》、《新明日报》借版出刊《作协文艺》和《作协文学》等。许多有影响的海外中文报纸的副刊,也因此而成为海外华人文学社团所办文学刊物的“寄刊”。如新加坡《联合早报》的《文艺城》、《联合晚报》的《晚风》和《文艺》、《新明日报》的《城市文学》,马来西亚《国际时报》的《星期文艺》和《激流》、《新华日报》的《新月》和《文苑》,菲律宾《联合日报》的《竹苑》、《世界日报》的《文艺》、《菲华时报》的《岷江潮》和《椰风》、《环球日报》的《文艺沙龙》,泰国《新中原报》的《大众文艺》,以及美国《美洲华侨日报》的《海洋副刊》和《东西风》、《世界日报》的《世界副刊》和《小说世界》等。这些报纸的副刊都曾为众多的华人文学社团提供大幅的版位作为文学园地。据统计,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泰国华人界的四十多个文学社团,在当地中文报刊上寄办的文艺刊物达29个之多,可谓百花齐放,十分热闹。许多华人作家就是在这片沃土上崭露头角,成为海外文坛上最活跃的新秀。其次是编辑出版文学作品集和丛书、文库。据粗略统计,泰国的各个华人文学团体,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出版的文学作品集有140余部,其中长篇小说24部,中篇小说20部,短篇小说集28部,诗集23部,散文、杂文集32部,翻译作品17部,游记13部。而新加坡的华人文学团体,仅1980-1984年的五年间,便编辑出版了214部文学作品集。三是举办各种形式的文艺讲习班、讲座和文学创作征文、比赛、评奖等活动,培养、扶掖文学新人,提高华裔青年的文学欣赏水平和运用中文写作的兴趣和能力,弘扬中华文化。如加拿大温哥华中华文化中心多次举办诗歌、散文、小说朗诵会,并联合加华作协等华人文学团体举办《我爱加拿大》的征文比赛。美国的华人文学社团每年春季均要在旧金山湾区举办“海华文艺节”,进行书展、演讲、座谈、讲座等一系列文学活动。菲律宾的菲华文联、菲华文协、耕园文艺社、新潮文艺社、征航文艺社、学群文艺社、千岛诗社、儿童文学研究会等华人文学社团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以来,常年举办各种文学创作奖金赛、文艺讲习班、文艺节、文艺营等活动,1981年军事戒严令解除后,菲华文学社团的文学活动更为活跃频繁,颇多实绩。四是组织华文文学研讨会和学术讲座,以文会友,交流切磋华文文学创作经验,促进海外华文文学的共同繁荣与提高。如1983年菲律宾耕园文艺社举办的新诗研讨会,菲华文协分别于1982年12月、1983年3月和7月举办的三次学术讲座,英国的英华作协于1989年3月举办的华文文学交流座谈会等。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世界各国华人文学社团开始跨出国门,走向世界,纷纷举办国际性的大型华文文学盛会,进行洲际乃至全球性的华文文学交流活动。如新加坡文艺研究会于1983年3月曾主办了一次国际文学座谈会,在华文世界引起很大反响。1983年1月,新加坡星洲日报、人民协会、文艺研究会、写作人协会联合举办名为“八方风雨汇星洲”的国际华文文艺营,为期5天,共召开8个座谈会。1985年1月,第二届国际华文文艺营继续在新加坡举办,中、美、日、韩、新等国的一些华文作家与会就华文文学工作进行了交流。1988年8月15日至19日,新加坡写作人协会和新加坡歌德学院联合主办了“第二届华文文学大同世界国际会议”,与会者有中国海峡两岸、菲、新、马、印尼、西德、韩、美、澳等国家和地区的数十名作家、诗人、学者,会后出版了东南亚华文文学论文集。1988年12月21日至24日,新加坡文艺研究会举办亚细安华文文艺营,亚洲许多国家包括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印尼、文莱的华文文学团体都派代表参加了会议。1990年4月,第二届亚细安文艺营在泰国曼谷举办。与此同时,一些洲际性和全球性的华人文学社团也相继成立,如1981年成立的亚洲华文作家协会,同年8月成立的欧洲华人学会,1991年3月成立的欧洲华文作家协会,同年5月成立的北美华文作家协会,同年6月成立的南美洲华文作家协会,1992年成立的世界华文作家协会,等等。
           
                             
           
    海外华人文学社团的成员是寓居世界各国的华裔作家,他们时时处处面对异国异乡不同的政治、经济、文化、人情与风俗,笔下的作品呈现出缤纷的异域社会色彩和变化万千的生活气息。然而,除少数作家外,海外华人文学社团的绝大多数成员都深受中华民族文化思想意识的影响,运用汉字进行写作,其作品与中华文化有着水乳交融般的密切关系。有些华人作家甚至宣称,他们写作的动机仅仅是为了排遣乡愁,即那理不清、说不尽的思乡爱国情感。“为华人写,描写华人,给华人读”,在华人中赢得共鸣,往往是许多海外华人作家创作时所遵循的规律和追求的目标,许多国家的华人文学社团往往也以弘扬中华文明为己任,并以此作为社团成员赖以团结的凝聚力和向心力。因此,几乎所有的华人文学社团都与中华文化的本土--中国两岸三地保持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种血肉般的紧密联系,在“五四”运动时期和抗日战争时期,以及二战后的争取民族独立解放的浪潮中表现得尤为明显突出。对于促进中国与世界各国的文化交流,扩大中华文明的影响,推动当地文学事业的发展,起到相当深远的影响。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后,在中国大陆经济大改革和门户大开放的新形势下,海外华人作家中出现一场文学寻根热。许多从未或长久未能踏足中国故土的海外华人作家纷纷踏上对祖国文化的追寻、认同、回归之路,回到中国大陆参观、访问、讲学、交流。他们自由地深入民间,足迹遍布神州大地,以开拓文学视野、拓展思维境界、获取创作源泉,激发艺术灵感。有的作家将此比喻为“充电”,因而“乐于往返奔波,成为不折不扣的季候鸟”。世界各国许多有影响的华人文学社团也纷纷组团前往中国大陆访问,或是邀请中国大陆著名的作家学者前来讲学交流。如1978年6月,新加坡作家协会组团访问中国;1982年12月,菲律宾菲华文艺协会邀请中华女作家访菲;1985年9月,菲律宾新潮文艺社组团访华;1983年和1986年,中国作家代表团分别在陈残云和焦祖尧的率领下应邀访问了泰国;1987年和1988年,泰国的泰华作协两度组团访华;1985年和1986年,加拿大加华作协主席卢因等两度回中国大陆访问;1987年5月,中国作家刘湛秋等应邀赴加拿大进行了为期两周的访问;1988年9月,中国女作家张抗抗在加拿大白云诗社及中华文化中心的安排下,赴加拿大温哥华举行文学报告会;1987年6月至7月,中国作家苏叔阳等应邀分别访问了奥地利和西德;同年4月,中国作家张洁应邀访问奥地利,并在维也纳逗留了半年之久,等等。
    海外华人文学社团与祖国保持频繁的、双向的、多方面的接触和往来,使得海内外华人作家能够互通心曲,有利于海外华文文学从祖国的精神脐带中吸取营养,推动中华文化向世界延伸和发展,让世界认识和了解中国。同时,它们也给中国本土输入一些新鲜的东西,对于悠久灿烂的中华文明的繁荣也是有利的。近年来,国内一些文学报刊和出版社不断发表和出版海外华人作家和文学社团的文章作品,令海外华文文学的前景显得更为光明。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水仙花赞
后一篇:蚂蚁的报复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水仙花赞
    后一篇 >蚂蚁的报复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