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西西虹雨
西西虹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985
  • 关注人气: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威尔历险记》第二部 金和铅的城市 第十七章 气泡泡

(2009-08-21 22:04:30)
标签:

气泡

怪物

威尔历险记

泡泡

弗里茨

三脚机器人

科幻小说

文化

分类: 小说
第十七章 气泡泡   
  第二天,我把怪物主人提的那些问题告诉了弗里茨。我还是觉得惭愧。“你发现了一些秘密,”我说。“而我却好象在用一些毫无用处的谈话浪费时间。”
  然而弗里茨说:“不对。那并不是没有用处的。我就不知道,有任何怪物主人会同它的奴隶谈话。我的那个怪物主人只给我下命令。今天早晨它又打了我,可是它什么也没说。它仅仅是要听我痛苦的叫喊声。如果你能从你的怪物主人那儿了解到秘密,那么你就不需要冒险去发掘秘密了。你必须把它说动,使它把有关这座城市更多的情况告诉你。”
  “我不能向它提出问题,”我说。“那会是很危险的。戴上机器帽子的奴隶是从来也不提问题的。”
  “你不能直接提出问题来问,”弗里茨说道。“不过你还是能够促使它谈话。你可以称赞怪物主人和它们的城市。那就会使它高兴起来。然后,你就装做不理解它们的风俗习惯。要是你走运,它就会向你解释和说明。有关它的工作,它是不是曾经告诉过你?”
  “有时候告诉我。但是,它干的那些事,德语里是没有词语能表达的。因此,它就用它们自己那种词语来代替。我根本就听不懂。有一次,它告诉我,在‘足透布特(zootleboot)’期间,它的‘粗粗粗(tsutsutsu)’跑到‘斯皮味斯(Spiwis)’里面去了。然而,那意思我一点也不懂。”
  “如果你听得多了,那么可能会听懂某些东西的。”
  “我已经试过了,”我说。“但是毫无希望,”
  “别泄气,威尔。继续听下去。要鼓励你的怪物主人说话。它是不是使用气泡啊?”
  这种气泡是由一种类似橡皮的软材料制成的。气泡里装着一种特别的油。怪物主人经常拿一个泡泡粘在鼻子下面的皮肤上。当它们用一只触角压挤那个泡泡时,就有一种暗红色的气体散发出来。那种气体在它们头上形成一小圈云雾,悬在那儿,怪物主人就把它吸了进去。它们继续不断地压挤那个泡泡,直到挤光了为止。
  我说:“是啊!它每天用一个泡泡,有时候用两个。当它在自己的小水池里的时候,它就用那种泡泡。”
  “那很好,”弗里茨说。“你知道烈性饮料会怎样使一个正常人兴奋起来。那种气体也象烈性酒一样会使那些怪物主人兴奋。当我的怪物主人吸进那玩艺儿的时候,它抽打我就更加厉害。说不定,你的那个怪物主人吸过那种气体以后,话会多起来。它泡在水池里的时候,你就多给它一个泡泡。”
  “它可能不要。”
  “也许不要。不过你可以试试看。”
  弗里茨看上去病得很重,而且疲劳过度。他的背上净是血痕。听了他的话,我还有点疑惑不定:“明天我怎样劝它多吸一个泡泡呢?一定得有个办法。”
  我的怪物主人给我提供了问题的答案。第二天早晨,我驾驶车子把它送到它工作的地方。它说:“我的工作大约要花五个小时。你就在这儿栖息所里等着我。”
  象其他奴隶一样,当我能够休息或者睡觉的时候,我就尽可能地休息。栖息所里有几张床。那几张床挺硬,数量也不够我们奴隶睡的。然而,我们还是得感谢有那几张床。那天早晨我挺走运。我找到一张空着的床,就在上面躺了下来。当我差不多就要睡着的时候,有个人就来摇我的一只手臂。
  “什么事?”我问。
  “你的号码在墙上那只盒子上亮起来啦!你的主人要你去。”
  “那不可能是真的,”我说。“你在骗我,因为你想要我的床。”
  然而,那竟是真的。我的号码正在闪亮着。我爬了起来,那个奴隶就占了我的位子。
  “这我就不懂了,”我说。“我主人的工作要花五个小时呢。我们到这儿只有二十分钟。一定是搞错了。”
  “它可能生病了。”
  “主人们也生病吗?”我感到惊讶。“我过去不知道它们会生病。”
  “这种情况有时候会发生,”那个孩子解释着说。“它们要在家里呆两三天。特别是那些皮肤发黑的主人会生病。”
  当我戴上防护面具的时候,我想起了一件事。我的怪物主人的皮肤,那天早晨好象是特别显得发黑。
  我离开了栖息所。它正在外边等着我。它身上皮肤的颜色看上去更黑了,几只触角在发抖。“开车送我回家,”它说。于是我就照吩咐做了。
  我们一到家,它就坐到它那个小水池里去了。我等在旁边,但是它既不说话也不动一动。“主人,你想要点什么吗?”我问着。它不回答。
  我走到卧室去替它铺床。后来我听见它在叫我。它还呆在水池里呢。它说:“孩子,给我拿一个气泡来。”
  我拿来一个。它就把那个气泡放在嘴和鼻子当中,用力压挤那个气泡。红颜色的气体升起来了,它就开始深深地吸起来。它一直这样继续不断地吸着,直到把气泡吸光为止。后来它把那个气泡扔开,又要另一个。
  这是很少见的。它用了第二个气泡,还要第三个。吸过第三个气泡之后,它就开始说起话来了。
  起初,我听不大懂。它是在告诉我,主人们怎么会生病。“由于我们的行为不好,我们就这样受到惩罚,”它说。“所以,我们不能抱怨。我们不得不勇敢地接受这种惩罚。”
  它是在谈它自己的行为呢,还是在谈它们那个种族的行为呢?我不能肯定。这时第三个气泡已经吸光了,它就把那个气泡扔开了。
  “再拿个气泡来,孩子。这次要跑得快一点。”
  气泡放在存食物的那间屋子里。我走去拿了一个。当我回来的时候,它已经爬出了水池。它的喉咙里发出一种奇怪的声音。
  “我说‘跑得快一点’嘛,孩子!”
  接着,两只触角伸过来,突然一下子把我提起来,抓到空中。自从它选中我以来,它还没碰过我。因此这是完全出乎意料地叫我吃惊的。然而,疼痛很快就代替了惊骇。它的第三只触角从空中弯曲着穿下来,猛烈地从我背上擦过去。我想逃,可是它把我紧紧地缠住不放。那只触角一次又一次地打下来。我想,那会把我的肋骨弄断,甚至会把我的脖子扭断。
  我想起了弗里茨说的事。他的那个怪物主人就喜欢听他痛苦的叫声。也许,我应该大声叫出来才是。但是我忍着不叫喊。我咬紧牙关紧闭着嘴,咬着嘴里的皮肉,感到了血腥味。
  它继续不停地抽打我。我都数不清打了多少下,打得实在太多了。后来,我听到一声吼叫,我就晕了过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