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axhes
axhes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2,203
  • 关注人气: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母豹之死

(2008-06-19 20:48:52)
标签:

杂谈

母豹之死

  2000年10月下旬,南美哥伦比亚东部亚布兰斯原始森林。
  深秋的天气已在丛林中弥漫了一股寒气,但本·斯泰恩和埃利·雷泽仍然忙得满身是汗。他们是来自墨西哥的职业摄影家。34岁的本因作品出众而在野生动物摄影这一领域颇负盛名。这一次他和助手埃利是第三次来到亚布兰斯森林,希望能拍摄一些独特而有创意的作品。
  本特别中意亚布兰斯森林,因为那是一片人迹罕至的原始境地,到处都是绿叶茂密的树林和刀劈斧削般的悬崖绝壁,浓浓的雾气终年缭绕,显得格外神秘和恐怖。但越是这样,才会有众多的野生动物不受惊扰地生活在此处,一切景象才会更加真实和富有传奇。一路上,本和埃利忙个不停,不时在身边窜来窜去的森林猿猴和豪猪等家伙,令他们“浪费”了不少胶卷。
  很快太阳便下山了。本看了看天色,决定找个地方扎营。他们来到林间一片略为开阔的草地,熟练地撑起了帐篷,望着忙碌的埃利,本想起下个月便是他30岁生日了,完成这次拍摄任务后一定要好好庆祝一下。他们作为搭档已合作三年多了,由于有共同的爱好和追求,本和埃利在共事中结下了深厚友谊,亲如兄弟。
  一切妥当后该做晚餐了,埃利伸了个懒腰说:“嗨!得去找点水。”看着助手劳累的样子,本便抢过皮囊,笑道:“你还是小睡一下吧,我去打水。”说罢,本吹着口哨晃晃悠悠地先走了。
  半个小时后,本拎着满满一皮囊水和一包野山菌兴冲冲地赶了回来,准备煮一锅山菌汤。然而,眼前的一幕把他惊呆了:营地里一片狼藉,四处沾染着鲜血,而埃利却不见踪影!但他们配备的猎枪仍支在帐篷边,没有移动的痕迹。本猛然缓过神来,扔下皮囊疯了似地循着地上星星点点的血迹追了上去。

母豹之死

  还未追出100米,一幕血腥的场景令本倒吸一口冷气———埃利躺在不远处的一棵榛树下,而一头猎豹正伏在他身上,用嘴撕咬着埃利的大腿!本心头一凉,禁不住大喊起来:“埃利!”

  听到喊声,猎豹警觉地一缩肩,然后毫不犹豫地猛扑向本,回过神来的本已没有逃走的机会,只得扭转身体竭力避开猎豹的攻击。但还是晚了,猎豹一口咬住了本的右臂,将他扑倒在地,爪子在本的胸膛上狠狠地抓了下去。
  情急之下,本勇敢地伸出左手紧紧地掐住了豹喉。一时间,人豹一同在地上翻滚起来,但无论怎样,本的左手仍然铁钳般地掐在猎豹的脖子上。
  也许是呼吸太困难,猎豹不得不松开了嘴,本见势咬着牙将血淋淋的右手猛地一伸,深深地插入了猎豹的咽喉!这一击令猎豹猝不及防,竟然松开爪子腾地昂起了头,一击得手的本急忙用左手从靴边拔出了随身携带的匕首,狠命地扎向猎豹的后腿。随着一声惨厉的低吼,猎豹转身逃向丛林之中。

母豹之死

  就在猎豹抽身逃遁之机,本注意到它腹部的一排乳头也随之一甩———那是一头母豹!而那把匕首仍扎在母豹的后腿根处……
  本迫不及待地扶起埃利,然而他已完全没有了气息。突如其来的变故令本呆住了,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片刻后才禁不住痛哭起来。
  冷静后的本仔细察看了埃利的伤口,显然那头母豹是乘其不备从后攻击成功的,他后颈上赫然有一处致命的咬伤,而腿和腹部也被母豹撕咬了大块皮肉。看着助手的惨状,本悲从心来,眼珠都要往外喷出火来,他愤怒地大吼一声,发誓要猎杀母豹,为埃利复仇!
  本从背包里翻出急救包,简单地将自己的伤口包扎了一下,然后含泪用睡袋裹起埃利的尸体,并启动了紧急呼叫定位仪。这种电子装置能告知原始森林外的巡警受难者的详细方位,以便迅速营救,他们会来处理现场的。最后,本抓起猎枪,胡乱带了些干粮,决定去猎杀那头母豹———它已受了伤,跑不了多远的。

母豹之死

  此时,天色已渐渐暗了下来,本回到刚才与母豹搏杀的地方,蹲下身察看了一下地面腐叶上留下的痕迹:后腿上的伤显然不轻,豹血滴在地上向北延伸开去,而松软的泥土上也留下了母豹那梅花状的爪印。本起身朝北追去,以他的经验,野生动物在受伤后一般会返回自己的巢穴,方向也肯定是固定的。
  沿着母豹留下的一串血迹,本在原始森林里一路疾行,还有半个小时天就漆黑了。他必须尽快找到母豹,有了猎枪,那该死的豹子岂不是死路一条。
  果然,刚刚走出一片榛树林,本便发现一棵枯树下血迹突然多了起来,而树干上还有明显的爪印和擦痕,显然母豹是想竭力弄掉后腿上的匕首。本心头一喜:它一定就在附近!恰在此时,不远处的树丛间一个土黄的身影忽地一闪,本抓起枪,猫着腰扑了过去,正是那头母豹!

母豹之死

  本清楚地看见母豹正用三条腿颠着向前奔去,一条粗硬的豹尾拖在身后……本举起枪,“乓!”母豹惨叫一声窜了出去,地上则留下了半截喷血的豹尾!本懊恼地拍了拍头,又让它跑了。
  一头成年猎豹奔跑的速度可达每小时120公里,但此时母豹的伤势已不可能令它奔跑正常。本更加坚信自己定能猎杀凶手。然而天很快就黑透了,本顺着绵延山脉的热带雨林向山上攀爬,当来到半山腰的一块平地时,他不得不就地歇息了,本随便吃了些携带的干粮,便靠在一棵巨大的树木下抽了支烟,不知不觉间他竟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本突然一个寒战,猛地睁开了眼,一股腥气扑面而来,他警觉地抓紧了怀中的猎枪。然而还是晚了,飘忽的月光下只见一团黑影冲了上来,本下意识地举起猎枪一挡,“喀嚓!”尖锐的利牙咬在枪管上发出令人胆寒的声响———正是那头母豹!黄昏时的追击让它意识到了潜在的危险,母豹竟然铤而走险深夜伏击。黑暗中,本看见母豹一双绿幽幽的圆眼正瞪着自己,他大吼一声,抬腿猛地蹬向豹腹,母豹被踢出老远,但它的前爪仍然狠狠地在本的左胸刨了一爪,利爪撕开厚厚的帆布将他胸前的皮肉带去一大条,本忍不住“啊”地叫了一声,他感觉到火辣辣的伤口处鲜血涌出,顺着腹部很快浸湿了衣裤……

母豹之死

  此时,母豹跌坐在地上后又翻身跃起,朦胧的月光中本看不清对手的举动,只是顺着那双绿光闪烁的豹眼下意识地蜷起身体,迅速抬手举枪,一推弹匣,就在母豹再次猛扑上来时,本扣动了扳机,“乓!”一股腥血溅了他一脸,母豹发出了一声沉闷而撕裂肝脾的嚎叫,击中了。本欣喜异常,然而,就在他用左手抹去脸上的豹血时,母豹竟然伏在地面上再次逃向黑暗……
  本挣扎着站起来,怒不可遏地试图乘胜追击,但胸口一阵剧痛,他龇着牙抽了口冷气,看来自己也伤得不轻。他不得不停下来歇一口气,刚才搏斗的场景仍然让本后怕不已,四处一股血腥气味,给这片丛林更添了一份杀气。
  天很快大亮了。本再次察看了四周的情形,从身边的那摊血来看,母豹这次伤得的确不轻,本估计它也许就死在附近。
  由于枪伤在母豹的腹部,它的每一步行动都清晰无疑地展现在本的眼前。很显然,母豹开始猛逃了一段距离,血迹清晰而均匀,但朝北大约2000公尺后,母豹可能伤势过重,不得不匍匐在地喘息了一会儿,地面的腐叶上积满了未干的血水。本一路追了过去,左胸和右手的伤口让他的行动无法像平常一样敏捷,而连夜的搏杀和追逐也消耗了他大量的气力。
  本越来越衰弱,他所带的肉干和饼干早已被他吃完,失血后的干渴令他的嘴唇枯干起泡。本不得不时常停下来吮一些树叶上的积水。此时,母豹留下的血迹也越来越湿润,这表明对手的体力也不支,速度慢下来。本内心十分清楚,母豹的伤势更重,这场追逐也就是意志的比拼,“我要亲眼看到它死,否则埃利一定死不瞑目!”本暗暗下定决心。
  不知不觉间天已正午,阳光从树叶间洒了下来。干渴、疲惫再次袭倒了本,他瘫软在地上大口地喘着气,他想象着母豹也许正在不远处垂死挣扎……
  本再次顺着山梁搜索了几百公尺,忽然,在一片杂草间他赫然发现了自己的那把匕首!而四周则是一摊黑血,显然母豹在此挣扎着弄出了后腿上的匕首,但伤口的失血只会加速它的死亡。本信心更足了,他坚信母豹一定坚持不了多久。
  此时,地面上母豹留下的血迹陡然间多了起来,本断定它决不会离这里太远,垂死的猛兽也许会伺机再次向他攻击。他警觉地扫视了一下四周,没有任何动静。本伏下身子,地上有一条长长的血带,断断续续地向左前方延伸而去,从被压倒的杂草来看,母豹只能是趴在地上艰难地爬行了。本感慨地舒了一口气,看来动物求生的本能足以让它如此顽强。
  血迹将本引到了一棵巨大的沙松前,他抬头一看,母豹那两条无力的后腿和半截尾巴从树洞口耷拉下来,鲜血染红了洞下的树干。
  本急忙一闪身,端起猎枪就是一枪,子弹击中了母豹的后背,但出人意料的是它只是颤动了一下,便再也没了反应。母豹死了,本放心地走上前去,用枪托捅动母豹翻了个身。天哪!本惊叫了起来,他看见两只豹崽正依偎在母豹的腹下,起劲地吮吸着奶头,而血迹则糊满了它们全身……

母豹之死

  母豹腹部的枪伤正是昨夜的结果,拳头大的弹孔深及内脏,由于时间太久,伤口四周已是乌黑发紫,而血水还在从身体里冒出来。这无疑是处致命伤,而母豹竟然坚持了如此之久!本惊讶地张大了嘴,母豹在弥留之际爬行了数千公尺,它还惦记着它的孩子们!
  那是一幅无比圣洁的画面,本的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动,他的眼睛湿润了……本情不自禁地挪动脚步,抱出那两只有着漂亮斑点的豹崽,叹息道:安息吧,豹妈妈……

 

axhes注:美洲没有猎豹,疑为美洲豹。

转载自:http://blog.fosss.org/showfile.html?projectid=3&username=dy8358&articleid=43A6B27C0007445E891709354DB32724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