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杂谈随感   “鱼+鸡“=虞姬??

(2012-02-26 00:22:06)
标签:

新京剧

霸王别姬

华彬集团

陈士争

王翔

分类: 杂谈随感

     杂谈随感   “鱼+鸡“=虞姬??
            
杂谈随感   “鱼+鸡“=虞姬??
 

  春节前的最后一篇博文,痛痛快快地吐了把槽。末了,说了这么一段话:“假如京剧界真多几个“蟋蟀”那样的狠角儿,多几个凌珂那样有心的年轻人,京剧的明天是不是会更好。”谁成想,这春节后的一出所谓“新京剧”的《霸王别姬》,在网络上引起了如此大的讨论和激辩!“蟋蟀”躺着中枪,“凌少”也没hold住。抛却各方不理智的谩骂,我只想在自己的这几亩地儿上,梳理出一些脉络,谈谈自己的看法,无论有无道理,也总比憋在肚子里的强!

  首先,京剧是什么?成天见儿报纸报道的,电视上宣传的,无论是业内人士,还是戏迷票友,甚至是对京剧不甚了解的朋友,都知道,她是我们的“国粹”,是“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国粹,国粹,这“国”字当头,指的是哪国;这“粹”字又凝结了哪些精华?国,自然是中国;粹,自然是中华民族的文化精华!无论你怎么创新,怎么改革,不能离了她的根基!中国传统文化骨子里的写意,含蓄,幽远,回味通过京剧的程式得以体现;中国特色的“服饰,美术,舞蹈,音乐,念白,表演,民俗,杂技”通过京剧荟萃一身!品评“国粹”二字,不难看出,第一,她必须是中国的。一个黄皮肤黑眼睛的中国人,为了“迎合”外国人的口味儿,用漂白剂漂了自己,把蓝墨水当滴眼液,跟人套近乎,你以为人家把你当盘菜吗?不是犯贱是什么?第二,她必须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她是一个美人,美的是整体的气质,而非身体的某一部分!说什么“没有动故事,没有动唱段”就是京剧,简直狗屁不通!

  再看看,什么叫“非物质文化遗产”?谈到“文化遗产”,一定是固化的,封闭的,休止的!!京剧之所以称为“文化遗产”,是因为她自身已经具备了固有的表演程式和规律! 这次争论中,就有许多朋友拿古典诗词说事儿,我也不妨谈谈自己的想法。唐诗,宋词,元曲,因其固定成熟的格律被作为古典文学中重要的组成部分流传至今!您如果喜欢这些诗词曲赋,自然能品尝其中的真味来,甚至也可以自己写写“唐诗”,写写“宋词”。但,谁都知道,咱不是李白,咱不是柳永,咱只是生活在二十一世界的现代人。所谓的“唐诗”也好,“宋词”也罢,不就是指其固有的艺术规律吗?反过来说,您明明用现代汉语,借着“长恨歌”的内容,弄了一个自由体的“长恨歌”;就因为这,楞说自己的这是“新唐诗”,那有多荒谬呢??基本的格律平仄都抛弃了,叫“诗”可以,还是“唐诗”吗?所以,既然是“文化遗产”,后辈自当对其固有的根基精华,心存敬畏!

  我本人不排斥创新,甚至不排斥恶搞,因为想管咱也管不了!在这个张扬的时代,人人都可以拿自由说事儿!管你神马叫《西游记》还是叫《野生动物园历险记》??但是,创新完了,恶搞完了,起码应该声明一下“本故事纯属虚构”,“本创新是个新物种”,然后虔诚地对真正的经典鞠上一躬!而不是,恬不知耻,趾高气扬!明明是拿了人家的“核儿”,扣了自己的“壳儿”,然后再反咬一口,说别人“不景气”“要消亡”,说自己是来“拯救”,用小孩儿的话说,叫撩人闲;用小沈阳的话说,叫“臭不要脸”!!

  京剧发展到现在,在某种意义上,已经不可能回到过去!为什么,应该问问《延安讲话》,问问“十八大精神”!这是无奈的,因为,现今的文艺,在某种程度上,必须要妥协于政治!谁也没有幻想着能“复古”;无论接受不接受,谁也都能理解“新编戏”的尴尬和无奈。咱们不喜欢,大不了不看,唯一惋惜的是白花花的银子,是演员的艺术青春!

  这次讨论中,还有人提到了京剧节,提到了国外的经典,我想说,新《霸王别姬》所引发的网络口水大战与以上的两个例子有本质的区别!

  先咱说说京剧节。每次京剧节,少不了几出“雷戏”。抛却这些剧目背后的种种浮夸,单说表现形式,起码还稍有那么点儿梅先生“移步不换形”的意思。某地方团“霸王戏”里那句“我再给你生几个小霸王”再雷人,那霸王,虞姬的造型还算是京剧的味儿;《汉苏武》再弄得“漫天飞雪”,起码也没有LED大屏幕,满世界的“切水果”!!

   再说说外面的“西洋景儿”。《罗密欧朱丽叶》也好,《天鹅湖》也好,这些个西方经典,也没少经老外的折腾。有些是“旧瓶装新酒”,借着原作的框架,演绎一个新故事;有些是“旧酒入新瓶”,用一种更张扬的方式,更现代的手段,演绎老故事。但,无论怎么样,人家的这种重新演绎,都算是另起炉灶,你玩你的,我弄我的,给彼此足够的空间和自由度。没有一个拿“经典原作”说事儿,没有一个说“男版光膀子”的《天鹅湖》是要“拯救”古典芭蕾舞!!其实,人家想得明白,经典也好,创新也好,总会有固有的欣赏群体!我就不相信,在日本,人人能欣赏歌舞伎;在意大利,人人能听懂《茶花女》!

  另外,文艺创新(不单纯指京剧),不等于拼凑,需要大智慧!这样的作品,才能真正给观众耳目一新的感觉。朝鲜版的《红楼梦》,用自己的语言,自己的音乐风格演绎别国的经典。人物造型,故事情节,严格尊重原作品,现场看过,又是一番不同的心碎动容!

  京剧版的《情殇钟楼》,用京剧特有的艺术程式和艺术符号,表现世界名著,充分发挥了京剧在塑造人物,演绎故事中的特长!两者结合,产生了很奇妙的化学反应。这出戏的反应,当然也颇有争议,可不管怎样,你能感受到这种探索创新中有动脑筋的地方。

  总之,以上两个艺术作品有一个共同之处,那就是借外国人的经典来推广自己的艺术特征!这出新版的《霸王别姬》,口口声声打“中国牌”,还要参加什么伦敦奥运会的宣传演出,大家看看,这不整个一个颠倒黑白吗?我们是在用所谓“国际化”的手段,包装自己的经典,这是宣传自己的文化,还是谄媚逢迎??况且,悲哀之处,就在于人家老外未必买您的帐!甭说咱自己的戏迷吐槽,就是那些了解中国戏曲的外国朋友,看了这么个东西,少不了为咱害臊!

  有人说,“你没进剧场,怎么就知道不好看,怎么就开骂?”我想说,就算走进剧场,这部戏真能给我带来某种视觉上的冲击和震撼,如果打着“先锋话剧”的旗号,我会喊声好,如果打着新京剧的招牌,我还是要照骂不误!一个谋财害命的惯犯,不知情的情况下杀了一坏蛋,难道我们就要为他的行为喝彩欢呼吗?

  聊完了“守旧”和“创新”,再分析一下“拯救”和“延续”。

  京剧需要拯救吗?京剧真的无法延续下去了吗?京剧需要弘扬吗?京剧真的需要每个人都去了解,去关注,去明白吗?

  回答这些问题之前,想先说说“圈子”。有人说,他不混圈子,听起来是一种清高,是一种个人的自由;但,不混圈子的人,首先应懂得如何去尊重这个圈子!这,是起码的做人道德!

  京剧需要拯救,这本身就是个“伪命题”!因为京剧本来就安安静静躺在博物馆里,供我们去欣赏,去领悟!你也不怕把个“木乃伊”救活了,玩儿诈尸?我们参观故宫博物院,一个个展品前走过,只觉得这些物件儿的神秘,神圣!但是,是不是每一个去过故宫的人,都是考古学家,文物学者,都能看得懂这里面的门道?能看懂的,毕竟是小众,看不懂,看热闹的,毕竟是大众!那好,为了迎合大众,我们就不妨建议故宫博物院的工作人员,把陈列的古玩瓷器,重新加以修饰,赋以现代人的审美元素,吸引更多的人们去,彻底的救活这些没了“生气儿”的“破玩意儿”吧!如果真这么做的话,那非但不是拯救,简直就是“毁尸灭迹”!

  甭成天打着“拯救京剧”的旗号,到处招摇撞骗了!几十年后,如果我的孙子指着“金丝雀”加“锦鲤”版本的《霸王别姬》叫京剧,那陈某人,你就是千古罪人!

  “京剧真的无法延续下去了吗?”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京剧真正的灭亡,需要两个条件,第一,无人唱戏;第二,无人看戏!这种假设,他妈的靠谱吗??如今,从事戏曲这一行,尤其对于地方院团,的确艰难!但,任何时候,任何困境中,依然有执着的,坚守的,让人感动的戏曲人!!这些人里面,有老艺术家,有中梁砥柱,也有默默无名的年轻演员!他们的这份执着和坚守,完全出于一个“爱”字!再者,戏曲相对于其他的表演,的确博大精深,要想欣赏得懂,看得明白需要一定的铺垫!进剧场看戏的观众,肯定比体育场看演唱会的人少;看cctv11台的,肯定比看其他频道的人少!但,少并不等于没有!!以前的新闻媒体,但凡谈到京剧的观众群,总喜欢用“老年人观众居多”“全是白发苍苍的老人”等语汇,但现在,如果您还这么说,那就是误导!!现在喜欢戏曲的年轻人有,而且非常有!我们喜欢京剧,也喜欢流行文化,我们偏爱剧院里的西皮二黄,也不排斥酒吧的house、hip-hop!!不说别的,这次网络大战非常说明问题!问问大家,哪个年龄层次的人上微博更多,接收资讯的速度更快?我们在网络上争了这么久,也可能大连这片儿爱戏懂戏的老龄观众还不知道这码子事儿呢!!突然,又想到某同学的一句话“凡是沉默的,都是真戏迷。。。”,又笑了!!!所以说,只要有人演,有人看,京剧就不会亡!若真为着京剧的命运着想,咱不玩儿那些个旁门左道成吗?只要做到:

第一,              好好的传承她!作为老演员,尽心尽力培养好年轻的后辈力量;作为新演员,踏踏实实的学习吸收,不断提高自己的水平!

第二,              好好的支持她!当政的既然想留住老祖宗给咱的好玩意儿,就必须要真心实意,拿出态度!一个字,钱!!你让剧团完全市场化,死路一条!少吃点儿,少喝点儿,少贪点儿,啥都有了!

第三,              好好的普及她!京剧的普及,在于“润物细无声”,不讲大张旗鼓,只求潜移默化。我身边有一个年轻的戏迷朋友,是一名大学老师。他主动要求在学校开设了京剧欣赏的选修课,占两个学分儿!开了这门课以后,来学习的大学生,还真不少;感兴趣的,也很多!就连今年打电话给这位兄弟拜年,他的学生都捎带着说,“老师,新年好。这段儿三家店,我知道!”再有,现在在大连,走进剧场欣赏京剧的朋友越来越多,而且中青年观众占大多数。这里面,有微博的力量,有地方报纸的宣传。您知道有演出了,来了,看了,喜欢不喜欢,无所谓,起码,您知道了,原汁原味儿的京剧是什么样子。咱不敢保证,所有人看了京剧,就一定能爱上。放着颗平常心,踏踏实实地做点儿事,一定有“无心插柳柳成荫”的效果。

     凡事真的不能走极端!现在京剧为什么会被利用?无非就是政府这种“功利主义”的心态!京剧应该每个人都喜欢!京剧必须每个人都了解!京剧必须要有许多许多的观众!没有怎么办?只有改变,千方百计的变变变!我们的目的,是提高观众的素质,让他们能够欣赏京剧;而不应该是降低京剧的品味,迎合观众群体!

    但凡新编戏,制作团队一定会有这样的说辞。“吸引观众走进剧场!”别的不说,拿这出新《霸王别姬》来说,您大概订个什么样的价位,能吸引更多的观众走进剧场?就冲您这阵势,这投入,请的这角儿,估计不是三五十块钱的惠民专场吧!好,即便是不了解京剧的观众,能花得起钱,走进剧场,看了这出戏,你怎么就敢保证他们会对京剧感兴趣呢?有没有看完以后,更觉得京剧不好看的呢?有没有人感到疑惑,怀疑自己原来看凯歌导演的那个《霸王别姬》有点儿不对劲儿呢?

    可见,京剧无须拯救,京剧不会消亡;京剧属于小众是客观事实,没有什么可计较的!

    讲完“拯救”和“延续”的关系,再说说“观众”和“演员”吧。如今的京剧演员,的确处在一个比较尴尬的位置上。他们从事的是非常神圣的工作,“国粹”也好,“非物质文化遗产”也好,每一种称谓,都极有分量!然而,时代变迁,挑班唱戏在如今,就算政策允许,也是死路一条!所以,没有办法,剧团只能靠政府养着或者依赖私营财团的投资!前者,你得给人家排歌功颂德的剧;后者,你也难免要放下自尊,任人摆布,甘当实验室里的小白鼠!有些时候,演员真的是无奈的!别的不说,单说去年春节前,大连京剧院在外面给各个单位演出的堂会,院里的演员每天一场又一场的赶!顾不上吃,也顾不得休息,筋疲力尽!演出的内容,有时候也很雷!那有什么办法?果真样样事情较真儿,他们真得累死!无奈,可爱的弟兄们,调侃自己,说这是大连京剧院的下属单位—“弘粹京剧团”,呵呵“弘粹弘粹,弘扬国粹!”这口号,有多心酸!

    看微博,去年的时候,新《霸王别姬》的另外一主演,窦晓旋就表达过对于此剧的厌恶!后来,B角"霸王",韩巨明通过该剧的服装,也传递出很多的无奈何!看了后面的另一篇“八卦”博文,料很足。可是,设身处地的为这些演员们想想,每个层级的人,身上都背负着不同的压力!毕竟我们观众置身在外,容易把一切看得轻描淡写,忘记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但是,话又说回来,通过这件事儿,咱们京剧院团是不是以后也长点儿心眼儿,有点儿自我保护意识!排演新戏,本来就是“双刃剑”。不排,得罪人家;排了,处理不善,反而臭了自己的名声!

    对于戏迷而言。我想说,咱既然爱戏,对演员包容些,总是好的。我相信,他们演这样的戏,也一定会不舒服。我们只希望他们,在宣传的时候,说话注意些,低调些,巧妙些,别中了托资方的套儿!我们只希望,他们面对戏迷种种批评甚至是怒骂,应该明白为什么回有这样的声音!良药苦口,忠言逆耳的道理,想必这些演员会明白!真正爱京剧的人们,才会真正的爱从事京剧的人们!我们只希望,他们做完了这些个“无聊”的工作后,继续全力以赴钻研真正的京剧表演,用自己业务水平上的进步,打消观众的顾虑;用一出出经典的老戏,回报观众!当然,如果演员看不透这些,恐怕,他还停留在把自己的工作只当成谋生手段的狭隘理解上,而未感觉到自己工作的与众不同之处!果真如此,我也无奈地说一句,任他去吧。毕竟,那是他的权利,咱作观众的没有必要把期望强加于每个人!带着这样的心态,再去看戏,也许有些事,就能看得开了!

   关于“新京剧”《霸王别姬》,网络上,微博上的评论非常多,也有很多中肯的声音!其中,下面的两篇博文非常有代表性。一并转来,谢谢两篇文章的作者!我觉得,这次微博上的激辩,是有意义的!起码,这说明,还有人在乎京剧,关注京剧,喜欢京剧!!还是那句话,作为只看过两年戏的菜鸟戏迷,我对于京剧理解得肤浅丝毫不影响我对她的爱!!

 

                     精彩博文

     新版《霸王别姬》:中国文艺弊病之集大成者

 作者 : 水满则溢

 原文地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9bc7779010121pi.html

  红脸的项羽,血红色的舞台灯效,诡异的激光布景,还有那匹被迫登台的汗血宝马……最近的一出别样“京剧”引来网上各种争议,乃至论战,它就是新版《霸王别姬》尽管大部分都是抱以负面态度,但是我要说我们应该感谢这样一出难以捉摸的舞台剧,因为它向我们展示今日中国文艺领域,包括创作、市场各方面的种种弊病,种种问题,可以说它不是一种戏,而是中国当今文艺弊病之集大成者。

首先,它体现了当今之中国艺术在市场面前的迷失。文艺要生存,要发展,必然要走向市场,必然要挣钱,但是怎么挣钱?是不是说舞台上充满了各种所谓国际化审美符号,是不是迎合了一些80后、90后的审美认知,就会有市场,就能够挣到钱?是不是放弃了这门艺术所固有的特点,所固有的艺术规律就能够挣到钱?

特别是当我们为了所谓的开拓新的市场,开发新的观众,是不是就要放弃原来的观众,原来的市场?或者说这是一种不可调和的矛盾还是可以调和的矛盾?这出戏的制作人王翔在提到该戏的观众定位时说新版《霸王别姬》面对的是“高端人士”。如何理解“高端人士”?在他所谈到的这句话中大概可以知其所言:“华彬歌剧院只有138个位置,我们把京剧放到了高端的位置,在西方歌剧院的环境中上演中国传统戏剧。”

因此这里的“高端人士”不过还是以“经济地位”确定的。有钱人当下可以分为有文化有钱,没文化有钱。但凡有文化的人或者懂文化的人会去看这种“杂和菜”似的京剧吗?而对于那些没文化的有钱人,你不过就是想让这些人误以为这就是艺术,这就是品味,那你这不是骗是什么呢?有钱人,即便再没文化,也懂得好歹,也知道挣钱的难,“大尾巴狼”装一回两回就可以了,犯不上老装。有在剧院里睡觉的工夫,不如回家打几圈麻将。

说白了,包括新版《霸王别姬》在内的大量文艺商品,所谓走高端路线,本质上就是炒概念,以艺术之名挣无耻之钱,毁艺术之路。这些人不懂什么叫做培养市场,什么叫做放长线,什么叫做科学的市场化道路。

艺术产品,特别演艺市场是不可能追求观众最大化的,必然要细分市场,观众必然要有针对性。如果我们仔细回顾中国电影市场化改革所走的道路,就能发现新版《霸王别姬》所体现的市场化道路就是重复当年中国电影市场化道路中的那段弯路——忽视艺术产品自身规律,追求票子的短期高回报,破坏了正常的市场良性循环。竭泽而渔,毁掉的是后继的市场发展!

 

其次,这出戏充分体现了“洋奴文艺”的特点,盲目抬高西方文化、西方审美,对中国传统文化、传统审美充满不自信,甚至是蔑视。制作人王翔是这么说的:“去年,京剧进入了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我们在骄傲的同时也感到悲哀:京剧已经需要被拯救了。但京剧是否能够再来一次复兴?这次的新《霸王别姬》,我们想尝试来一次京剧的突围。”

然而他靠的是什么来突围呢?靠的是什么来拯救呢?洋人!新闻报道中说:“舞台监督、副导演来自美国,灯光设计是曾经和他合作过《西游记》的英国灯光师,服装设计是来自意大利、经常为歌剧设计服装的设计师,多媒体设计师则来自德国。”

但是他们的这些设计,或许符合了国际化的审美,但是它得到了人们的认可了吗?这些东西对这出戏是雪中送炭、锦上添花,还是没事添乱呢?这些服化道灯光与戏曲本身是否有机融合在了一起?我们可以像创作者所说的不要“留白”,不要一种旧有的意境,但你是否创造出了新的意境?

“留白”是给观众的一种启发,一种思考;“意境”则是在创作者启迪下,观众思考下的产物,是双方合力的结果,因此每个观众脑海中的“意境”都具有共性——导演的表达,也具有差异性——自身的领悟。这种表现手段,这种艺术效果是世界各国的艺术家,无论中西,所追求的,从莎士比亚到汤显祖,从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到梅兰芳,从拉斐尔到赵孟頫……可是现在的这种洋化的舞台设计、服装灯效,其根本上是取消了观众的思考,是一种闭合似的舞台美术——你可能会觉得它好看,但无法去领悟什么,你无法摆脱导演给你设计的囹圄——这就如同红烧肉好吃,但是你只能吃红烧肉。

今天中国之开放,已然不会盲目排外,已然知道什么叫做兼容并包,知道拿来主义。但是现在对于西方文化、西方审美,国人已经有些矫枉过正了。殊不知,开放,让更多的中国人了解了西方文化,熟悉了西方审美,也就更知道如何结合自己来对西方文化和审美进行取舍。只有那些没文化的草包肚子,才会一股脑的认为西洋艺术才是高超的,是符合时代的。恰如过去觉得吃西餐是件了不起的事情,现在都知道了麦当劳也是西餐,美国麦当劳用的牛肉饼原料一般不是给人吃的的。

可是,中国的艺术工作者却还奉行这样的一种错误路线呢?而且还就天真的认为那种光怪陆离,那种有形的摸的着的东西就是高档的,就是国际化的审美。那些不过是迪厅歌厅玩腻了东西而已,不过是芭堤雅夜总会里的刺激品而已!艺术的终极,或者真正高端的艺术,它最终的效果是脱离艺术形态,在心灵和美的层面达到一种共情,这种共情是基于人类情感层面的,是跨国界的。

其实这条西洋化的道路在90年代以后的中国电影业里,屡见不鲜。可是票房怎么样呢?看看今天中国的那些“大制作、低票房”的电影,哪个不是这种荒唐的套路呢?既然已经有了前车之鉴,我们为什么还要重蹈覆辙?

最后,这部戏体现的就是当代创作者,只知表,不知理,用一种自大和狂傲来掩盖本质的无知和懦弱。在此前接受相关媒体记者采访时,导演陈士争说京剧重程式,而忽视叙事,他们要改变这种情况,甚至打破和取消程式……这句话就足以表明陈士争根本不懂京剧,他不懂什么是程式,他不懂程式和程式化是两个概念,不知道程式的组合用无数种,不知道程式是一种美化的虚拟化的舞台动作,不懂这是京剧的叙事特点,它的目的就是为了叙事。他还称在这出戏里加上舞蹈、武术等动作,可见他就更不知道京剧的程式本身就是舞蹈、武术、杂技的结合。

说白了,他只看到了表面,不明白其中的道理,所以他才有胆量去创造一个他认为的京剧,他觉得这就是创新,这就是改革。他不知道的是创新要建立在符合艺术规律的基础上,不知道的是创新是要让人感觉意料之外,情理之中。这出戏哪点体现了创新?故事还是那个故事,寓意还是那个寓意,你所谓的创新全部都是外壳,没有实质的,体现你导演新思想的,新境界的东西,没有超出观众的意料,当然除了那匹汗血宝马以外。

说白了,这就是“装”,可惜我无法用一个粗俗而流行的词来恰如其分形容导演和这出戏。其实不仅这部戏,不仅这个导演,文艺界乃至整个中国社会与“文艺”沾边的圈子、团队和人,都有这样的毛病。不要老觉着拨弄了个吉他,留一个长头发,喊两句,那就是摇滚,那就是艺术青年,那也有可能是地铁里要饭的。

这样的所谓的创作,其实充分暴露出创作者的无知和怯懦。如果你就把你的东西称之为舞台剧,称之为实验剧,完全可以,你非得弄一个“京剧”的招牌,还弄一个“拯救京剧”的幌子,你以为唱两句皮黄,拉一个夜深沉,找几位京剧艺术家,那就是京剧吗?你为什么不敢叫做舞台剧,叫实验剧,说白了你怕这么叫没座儿,没钱,没分量!

没有新的艺术思想,没有新的艺术灵魂,只有一个靓丽的外表,于社会个人而言,那就是假文青,泡妞都泡不上;于文艺创作而言,那就是假创新,假行家,归结起来就是坑人钱的文艺骗子而已。

请这些文艺骗子滚出中国的文艺舞台吧,滚出中国的文艺圈吧——为中国文艺所高呼!

 

 

            新京剧《霸王别姬》:见闻与八卦

作者: 从二

原文地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42fde4d01013vyo.html

看了“新京剧《霸王别姬》”,聊点八卦。

  投资本剧的华彬老板严彬,号称华侨,长于山东,起家于泰国,以红牛饮料、华彬高尔夫球场、房地产等立住富豪脚跟。严老板是泰国贵客,至今跟泰国皇室关系亲密,他信避难中国时,住过好一段时间华彬庄园。严彬投资的房地产,一向以西式贵族为标杆,高尔夫庄园里藏着白宫,建个剧场号称巴洛克式,但其实他是个京剧戏迷。某年华彬庄园中秋趴上,我曾亲见过严老板组织的京剧堂会,裘芸、张萍等济济一堂,在白宫露台上各展歌喉。近来年年举办的重阳老艺术家演唱会,最早2007年也是严彬赞助。据说严老板捧的角是迟小秋,也是过从甚密。严老板这次投资新《霸王》,找的班底是北京三团,迟团长的队伍。里面大跳魂步现代舞的惨白宫女、露腹肌的龟甲兵丁群,应该就都是三团的。迟团并未上阵,一个“艺术指导”的头衔放在那里,自然高贵,衬得什么荣誉主演之类的一溃千里。

  其余搭配的人,导戏的是陈士争,商业运作的是王翔。

  陈当年在纽约的牡丹亭池子里把野鸭当鸳鸯养,如花美眷幽咽低回之际,你会听到野鸭子在后面嘎嘎叫。携中国戏曲元素以震老外,是陈擅长的。大概陈的确是个合格的导演——导演最重要的功力是口头上讲个故事,十分钟说服投资商制片人。拐带上昆当年的美女钱熠也是这种本事的体现。如今各种实景化戏曲表演,其实滥觞于此人。

  王翔近年来颇引人注目,几乎北京所有哗众取宠的商业化戏曲演出都少不了他,比如杜丽娘坐柳梦梅大腿上唱似水流年如花美眷的厅堂版牡丹亭、搞拉拉的《怜香伴》、被梅大爷拍扁了不敢自称男旦的李玉刚的演唱会,还有不要钱随便撒高级宣传册的正乙祠戏楼项目。

  厅堂版《牡丹亭》演出前有顿饭,记得似乎是有烤鸭的,准星直直瞄准各种老外老板。味道还不错,吃饭时旁边电视直播演员化妆过程,镜头对着旦角贴片子的手一路摇上去,很有意淫感。新《霸王》也有顿饭,是惊悚机关版的饭。散戏后整个观众席都沉到地底下,再把酒宴整个连着白手套服务员们都翻上来。在感慨要浪费多少碳排放的同时,也唏嘘:多少年了,吃酒看戏的伟大腐朽传统终于接续上了。大概玩相公等传统过几年也不会再让人惊诧了吧。王翔喜欢谈“文化回归”,其实看戏吃酒自然接着侑觴媚寢,都是题中应有之义,都该回归。顺便小小诟病下,华彬的“华宴”从头盘到主菜都是海鲜,配的却是红酒,太露怯。

   新《霸王》2月18号内部演了一次,19号正式开了新闻发布会,在记者们面前亮相。据说28号会在华彬歌剧院公演,暂时不知票价,不过“海内外高端商务顾客”的定位,大概跟普通戏迷绝缘的。发布会上,请的领导是北京市文化局分管旅游口的,用意自不必说。

   据说本剧投资1500万。从场面上看,戏装并没有绣真金丝,水晶床是亚克力材质,汗血马是严老板自己在昌平马场养的,大概钱花在了多媒体上?伪3D丛林、血月、声光雷电其实是吸引眼球的,更符合普通观众对“奇观”的想象——这其实是歌剧、舞台剧早用旧的路数。

   歌剧里搬一座金字塔上台都早不稀罕,如今话剧里更穿插无数多媒体手段,从孟京辉到林奕华都乐此不疲。的确是有效果的,而且多媒体几乎是新《霸王》唯一的亮点。陈、王强调京剧的不讲故事、无法感动观众、戏剧性差,其实他们的改编毫无效果:剧本并没有改动任何人物关系和情节结构,一路流水演下来,抛开是否京剧不谈,我也并不觉得新《霸王》在情感上打动人——但花哨,可以让你坐下来看西洋景:

    你可以数数虞姬金凤袍和霸王黑龙铠上的龙凤究竟断了几节,还可以欣赏每一幕宏大上演的多媒体影音。你不用在乎孟广禄唱得毫无霸气,丁晓君的脸总是一副尴尬的状态——很明显,她不知道抛开程式后如何演。演员的唱念做打退居二线,整体舞台气氛跟他们的表演关系并不大。孟、丁换成韩巨明、窦晓璇还是别的谁,没有区别。虞姬开唱时,硕大一轮血月不停变换,让人疑心这应该是《暮光之城》布景,“看大王在帐中”的唱段已经变成背景乐。我相信,如果李玉刚来演,一定演得比丁晓君好。

   汗血马、宫女和士兵是比主演更亮的亮点。

   其实那匹汗血宝马并没有上台。只是马童领着在台口饶了一圈,霸王战战兢兢地摸了下马头。汗血君其实有点不耐烦,不时甩甩头。纯血马很贵,严老板当年买的时候也是狠了心,这可不是马戏团鞭子下训好的劣马,自然不敢上台。遛马完毕后,马童迅速掏出了什么塞进了马嘴。剧场太黑,看不清,是精草料还是高级菜饼不得而知。

   宫女们浑身缟素,抹胸裙红系带、高髻红簪、印一点朱唇,提白纹纸灯笼。唐代仕女or日本艺妓穿越到楚汉阵前?艺术创作面前一切都是草芥。一段疯魔妖姬式的现代舞安插在霸王安睡时,似谶咒士请神上身。这其实对悲剧感的推进是有破坏的,因为实在让观众太惊讶:一群侍女不晓规矩半夜发疯?真恨不得让楚霸王请曹阿瞒上身,挥剑一个个斩了。

   楚汉对战的武戏场面,其实是我觉得可以发扬的。抛开短露透且浑身是刺的古怪士兵造型不谈,加入武术表演成分,并辅以声光电手段,而且导演明显让把子对打的速度加快,这一切的确让武戏场面更好看。传统武戏发展到现在,现下演员的功夫必然不如当年,而看惯影视中特效武打的观众,更难被逗引起对跟头、把子的惊叹。现代电音手段辅助,的确可以帮到忙。新编戏的导演们,别猛撒干冰了,还是找个多媒体工作室吧!

   总结一下,其实不用争论此剧是否京剧,这当然不是京剧,说破天去也不是,打着各种革命旗号更是扯淡。不过借京剧大旗招魂招财的并不少。至少这出剧花的应该并不是全体纳税人的钱。风物放眼量,放开手让诸君们折腾、呛声吧,效果如何,都不用专家评说,观众、市场自然会给出答案。王翔2010年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谈戏曲前途,把戏曲方向定位为:“稀有化,物以稀为贵;贵族化,大众向往的高级娱乐;神化,塑造偶像级别的京剧艺术家。”看,其实跟大众没啥关系。尔曹小民身与名俱灭,不废人家江河万古流。
 
                            
                                      相关新闻报道

                 

 

 

                     这,这, 这特马的是京剧??

            Iphon 赶紧起诉啊,就这样剽窃人家的“切水果” ??    

                

 

 

 

                                      小品《如此包装》

                      “就是你们这种人,把我们的好玩意儿给糟蹋了!!”

                    

 

                                           袁老的话!!

  “如果你们要用这个题材,改成那个样子,你们改成王山伯张英台好了,不要用梁山伯祝英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