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郁俊和他的画

(2014-08-27 08:02:28)
标签:

郁俊

朱新建

小萝莉

文化

分类: 艺术评论

郁俊和他的画

郁俊和他的画

/冯国伟

 

朋友让我写写郁俊,我颇有些为难。郁俊我知道,看过他写的朱新建,那是扒皮抽筋的写法,准确到位、形象生动,实在是高。

人说同行是冤家,倒不至于,犯不上。但同为舞文弄墨的人,你让一个人真心去佩服另一个人,真的很难。但是看完郁俊的文字,我还是暗挑大拇指,怎么这个人的文字会这么有趣,这么水灵,只好大呼吾不如也。

郁俊的文字如果用笔墨形容,笔头上含水量很大,一笔下去,自然洇润,很容易渲染出那种缠绵悱恻的氤氲感。他的文字不是势大力沉的那种,很少有直笔、大刀阔斧的东西,而是善于曲笔,辗转腾挪,东一下,西一下,百转千回,到了尾声总能给你些小意外和小包袱。他为文的机智和精巧都在这小小的转折处淋漓得表现出来了。怪不得熟知的朋友都叫他“老鼠”,灵气过人,那是一定的。

这种灵气有点天赋的东西,也跟郁俊的生存环境有关。他是个上海人,骨子里有老派上海文人那种气息。我接触的上海人不多,但陈丹青的文章看过,王安忆的看过,陈村的看过,余秋雨的也看过,再看郁俊的,还是能感受到那种海派文化特有的滋味。但这种味道到底是啥?很难说清楚,细细品味,是有的,而且独特。那种气息与我一个在大西北生活的人的感受完全不同,也肯定只能在那种大上海风华雪月、繁荣浮华的生活暗处才能慢慢滋长。

郁俊的文字之好,无须多言,诸君只要网上搜索《朱新建这个人》看一看,绝对不会失望。

我倒是更愿意说说他的画。

其实郁俊是一个一直操练画艺的画家,尽管今天他的文名远远大于他的画名。他8岁开始学画,毕业于上海师大美术系专业,并进修于上海美术学院和中国美术学院,算得上科班出身。他也曾遍访海上名家,虚心求艺,但他艺术之旅最浓重的一笔是2007年成为朱新建入室弟子。这个入室的特别处在于,他不是那种隔一段时间拿作品请老师指点指点的求学,而是吃在一起住在一起玩在一起画在一起的那种厮混,而且一住三年。可谓亦师亦友。

这是多大的造化,在朱新建艺术状态最好,艺术进入自由境界的右手画最后三年里天天近距离观看和感受,交流和倾听。可以说这是郁俊的福气所在,但也可以说是朱新建的运气所在。事实证明,郁俊的存在对朱新建是重要的,除了那一篇颇具有史料性和可看性的雄文《朱新建这个人》之外,郁俊的近距离观察和记录对于一位过早去逝的艺坛武林高手是弥足珍贵的,是不可多得的第一手资料。如果说当代可以为朱新建作传或者说可以写活朱新建的人,非郁俊莫属。这可以让人联想到诗人里尔克曾经给罗丹当艺术助手,留下的是可以传世的惺惺相惜。

自然,朱新建对郁俊的影响也是入骨入心的,不仅体现在艺术观念上的碰撞融合,也体现在艺术的审美趣味和表达方式。这种影响是巨大的。大到你不用多说,只要看郁俊的作品就能扑面感受到朱新建的存在。《金瓶梅画页》、《美人图》、《江湖图》等等,不仅仅是题材的相似,画法的相似,审美趣味的相似,我觉得更有一种致敬和纪念的意味在里面。

朱新建当然可以学,他是真正的高手,嬉笑快乐,留下的是自创的独门武学,必须有人承传。但朱新建修成神魔,是有天性的异禀和机遇在里面,又是无法学来的。学习朱新建极容易走火入魔。

郁俊其实知道这些,他在文章里提到:我要动用所有的力气来对抗他对我的影响,他太强悍了;我也劝一班想学他的朋友,不要学,他是魔王,他的面里面有种蛊惑人心的东西。

显然,目前的作品郁俊还处在对抗和挣扎中,这个没办法,但也不算坏事。朱新建的存在感本就是烙刻在郁俊的人生遭际中,需要的不是忘记或者抹掉,而是转化而已。

郁俊的这种转化就是他的萝莉系列。郁俊写过一本《洛丽塔与拉布拉多》,我没有看过,但从书名就可以看出郁俊对美女的审美取向。可以对比一下,朱新建笔下的美人是丰腴而性感的,放纵而坦然,是成熟女人的作派;那么郁俊笔下的小萝莉却是如洛丽塔般十五六岁的少女,清纯而妩媚,展示中有种矜持和羞涩,是属于青春期少女特有的味道。

每个男人心中都隐藏着一个潘金莲,这个让朱新建无所顾忌地点破了;同样,每个男人心中都梦想着一个小萝莉,那种清纯又有点诱惑力的美少女,这个让郁俊捕捉到了。从技术上比郁俊更接近朱新建的画家肯定不止一个,但是从朱新建的审美趣味和内心感知上,郁俊是得朱新建衣钵精髓的第一人。

不可否认,这个小萝莉的形象中有日本漫画青春美少女的味道,有情色片中天使面孔、魔鬼身材性感小女生的影子,又有朱新建水墨美人中丝丝缕缕的情色意味,再配上日本浮世绘、校园、浴室、沙发这些背景,加上一只慵懒的猫,几乎可以构成一部令人想入非非的青春小说。这种虚构能力,显然郁俊是足够强的。这可以说是一个全新的视域,与朱新建源于阅读《金瓶梅》而来的情色体验有所不同,完全是今天这个动漫时代的产物,是属于郁俊的思考和着陆点。

这种选择可能有与朱新建拉开距离的考量,但可能更多是与郁俊的心性能合上拍。朱新建曾评价郁俊,你最大的不足是骨子里不是一个极欲者。既然不是极欲者,小萝莉这种“欲说还羞”的艺术形象倒非常贴合郁俊的艺术直觉。而且在艺术表达上,与这种形象匹配的线条也与朱新建霸道沉雄的线条不同,而是那种纤细柔和的线条,这样就在意趣和表现手法上都与朱新建拉开了一定距离,有了自己一些小小的面貌。当然,这依然是在挣扎之中,郁俊的画依然是小心翼翼地,含苞待放,也如同他笔下的小萝莉需要成长。但那份青涩可喜,一如他水灵的文字。

郁俊也画山水,倒与朱新建不同,他更多的是拟古人之山水,喜欢董其昌、八大,喜欢那种扎实细密的风格,而且他的山水写生也多是写实一路。这大概是郁俊的另一面,也是他为自己保留的个人心性所在。这种对古意的浸染和喜爱本就是他骨子里的,就像他善于烧烟制墨,那种对古意的心摹手追与他对时尚青春的抚摸相辅相成、各有流向。

与文字,郁俊是天性灿烂,一点即燃。与画画,郁俊却是负薪前行,仍然只在中途。这与他的年龄相仿,也与他的际遇相近。画家边平山有句话似乎是给郁俊说的:一个画家成熟的标志是借助他人而达到自己。

如何借助他人,如何达到自己,对郁俊,对读者,这其实都是需要有些耐心的。

2014-8-26于兰州

小萝莉系列:

郁俊和他的画


郁俊和他的画

郁俊和他的画

郁俊和他的画

郁俊和他的画

郁俊和他的画

郁俊和他的画

郁俊和他的画

郁俊和他的画

郁俊和他的画

郁俊和他的画

郁俊和他的画

郁俊和他的画

郁俊和他的画

郁俊和他的画

郁俊和他的画

郁俊和他的画


向朱新建致敬系列:
郁俊和他的画


郁俊和他的画

郁俊和他的画



山水系列郁俊和他的画


郁俊和他的画

郁俊和他的画

郁俊和他的画

郁俊和他的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