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北京拆迁律师-北京征地律师
北京拆迁律师-北京征
地律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6,938
  • 关注人气: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胜诉案例」房屋征收被拆,史律师助被拆迁户打赢行政赔偿官司

(2020-11-16 23:21:59)
标签:

北京拆迁律师

北京康律师事务所主任、西北政法大学物权与土地研究所联席所长史西宁律师近来接连收到委托客户的胜诉裁判书,其中辽宁省的一被拆迁户传来的是行政赔偿的胜诉捷报。史律师通过该案例来讲解分析下行政赔偿案例胜诉的策略。

「胜诉案例」房屋征收被拆,史律师助被拆迁户打赢行政赔偿官司

 






「胜诉案例」房屋征收被拆,史律师助被拆迁户打赢行政赔偿官司

 

基本案情


孙某为辽宁省A市B区大洼街道繁荣社区居民,2012年9月3日,孙某取得位于大洼镇兴顺街08101106房屋的房屋所有权证。2015年1月29日,根据大洼镇人民政府(2015)7号文件,A市B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委托山东省建筑工程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山东省建筑科学研究院建筑工程质量监督检测测试中心对孙某的房屋进行鉴定,结论为:该房屋安全性登记为D级,宜考虑拆换或重建。2015年2月11日,A市B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作出《危险房屋暨立即拆迁通知书》。2017年3月8日,A市B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作出《危险房屋责令搬迁决定书》。2017年3月13日,孙某向A市B区人民政府申请复议,要求撤销A市B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作出《危险房屋责令搬迁决定书》。2017年3月20日,A市B区人民政府作出《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A市B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作出《危险房屋责令搬迁决定书》。2017年3月20日,A市B区城乡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作出强制拆除决定书(大综执强拆字【2017】第6017号),当日向孙某送达。2017年3月31日,A市B区城乡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将孙某的房屋拆除。2017年3月27日,孙某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A市B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作出《危险房屋责令搬迁决定书》及A市B区人民政府作出《行政复议决定书》。2017年11月16日,A市B区人民法院作出(2017)辽1104行初23号行政判决书,驳回孙某的诉讼请求。孙某不服提起上诉,A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5月15日作出(2018)辽11行终303号行政判决书,撤销B区人民法院做出的(2017)辽1104行初23号行政判决;撤销B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作出的危险房屋责令搬迁决定;撤销B区人民政府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2017年6月日,孙某提起行政诉讼,要求确认A市B区城乡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作出的行政强制拆除行为违法。2017年10月31日,A市B区人民作出(2017)辽1104行初261号行政判决书,确认A市B区城乡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对孙某作出的行政强制拆除行为违法。该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2019年3月15日,孙某向A市B区城乡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提交《国家赔偿申请书》,要求A市B区城乡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在原址恢复房屋原状并支付孙某各项损失843,000.00元,其中律师及打官司费用80,000.00元(律师费及交通费、住宿餐饮费);上访两年多造成的误工费每月12,000.00元,共误工24个月,共288,000.00元(依据曾打工公司每月薪酬,2017年2月–2019年3月及30,000.00元交通、住宿、餐饮费);危房鉴定费用50,000.00元(鉴定费及交通费、餐饮费等);强拆后租房费用50,000.00元/年,共100,000.00元(强拆至今已经两年);原有房屋曾作为出租房适用,被强拆后造成的经济损失,房屋时共10户每户每年租金5,000.00元,强拆至今已经两年,共100,000.00元;强拆时由于执法单位过于暴力导致房屋内存放的工程施工小型设备、跳板及部分电缆电线被掩埋损坏,屋内原有传家古董家具同样也被损坏共造成经济损失165,000.00元;院内存放着用于制作家具的船木,强拆时直接被掩埋,造成损失为30,000.00元。2019年5月14日,A市B区城乡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作出《不予国家赔偿决定书》并向孙某依法送达。另认定,孙某的房屋于2011年已纳入桃李园小区商品房开发建设项目,房屋原址现已建成11层楼房,但未交付使用。孙某提起行政诉讼,一审败诉,孙某上诉。二审法院支持了律师的观点,判决如下:

一、撤销A市B区人民法院(2019)辽1104行初98号行政判决;

二、撤销A市大B区城乡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于2019年5月14日作出的《不予国家赔偿决定书》;

三、责令A市B区城乡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重新作出赔偿决定。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50.00元,均由被上诉人A市B区城乡管理行政执法局负担。

「胜诉案例」房屋征收被拆,史律师助被拆迁户打赢行政赔偿官司

 

「胜诉案例」房屋征收被拆,史律师助被拆迁户打赢行政赔偿官司

 

依法分析


一、A市B区城乡综合行政执法局强制拆除了孙某的合法房屋,该违法行为已被A市B区人民政府作出的(2017)辽1104行初261号生效行政判决书予以确认。A市B区城乡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对案涉房屋违法实施强制拆除,亦未按法定程序申请公证机构对现场拆除情况进行公证和也未制作物品清单,未尽到对现场财务进行登记及公证保全代管的责任。因A市B区城乡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违法实施强制拆除的行为,客观上造成孙某举证困难,因此孙某无法对院内、屋内物品损失情况举证,故应适用举证责任倒置原则,由A市B区城乡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就损害情况承担举证责任。孙某在一审中提供了赔偿明细等相关证据,用以初步证明其主张的室内物品损失情况,A市B区城乡管理执法局就损害情况承担举证责任。孙某在一审中提供了赔偿明细等相关证据,用以初步证明其主张的室内物品损失情况,A市B区城乡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对此未予举证,应由其承担不利法律后果。

二、车旅费、误工费、律师费等属于直接损失范畴。本案中,因A市B区城乡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违法拆除上诉人房屋,导致其唯一的合法住宅被强拆,居住权益无法得到保障,A市B区城乡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应对涉案被拆房屋恢复原状。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行使行政职权时有造成财产损害的违法行为的,受害人有取得赔偿的权利。本案中,盘锦市大洼区城乡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据以拆除房屋的《危险房屋责令搬迁决定书》已被撤销,《强制拆除决定书》已被确认违法,孙某有权要求A市B区城乡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赔偿。《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二条规定,国家赔偿以支付赔偿金为主要方式。能够返还财产或者恢复原状的,予以返还财产或者恢复原状。本案中,由于拆迁房屋原址已建有房屋,不宜恢复原状,A市B区城乡管理综合执法局应以支付赔偿金的方式予以赔偿。《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八条第二款规定,在行政赔偿、补偿的案件中,原告应当对行政行为造成的损害提供证据。因被告的原因导致原告无法举证的,由被告承担举证责任。盘锦市大洼区城乡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在拆除房屋时应履行证据保全的义务,其应对此承担举证责任。A市B区城乡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认为其拆除孙某房屋的行为未损害其合法权益主要证据不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