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石油文学》2017年第5期‖再致青春(组诗)

(2017-10-11 20:21:37)
标签:

诗歌

分类: 个人作品(发表)
再致青春(组诗)

■李皓

    野生杜鹃

歇马山的春天,用
第一滴血
喊叫,抑或呻吟

城郭里的人,不知道
驿外的花事,断桥的相逢
他需要听到一些招呼
才能把体内体外
犯困的水,唤醒

当我们意识到自己
总是错过了一些什么的时候
银石滩已经血流成河
那些被点燃的石头
举着高过野草的火把,迎风
高歌年年不变的颂词

杜鹃年年在开,能否
开成往事的样子
开成我们需要的样子
开成它从来没有开过的样子
面对一株无拘无束的野生杜鹃
我们常常素手无策

与一朵花交谈,必须
用花的语言
那些陈词滥调,不足以
打动一个浴火重生的肉身
浅薄,是一代人的修辞

一树杜鹃,让歇马山亢奋起来
几声鸟鸣,让银石滩心生柔软
被点燃的,不是春风
和春雨,是漫山遍野
无所不在的慈悲

    钱山漾,柔软的天涯

我从大东北涉寒潮而来,
只为一位伊人歌唱
四面楚歌,我不唱十里埋伏
我不捧虞姬的那滴酸泪装饰忠贞
蠡塘之水浣纱的爱情
足以赚尽我内心的悲怆

在天目山,看遍暮色斜阳
在水云乡,戴青箬笠、穿绿蓑衣
看银鱼交欢、菱角互生
当然必有石觞的五斗酒助兴
在斜风细雨中乐自逍遥
在水墨残荷里黯然神伤

绸缎一般柔软的温柔乡啊
到底是谁的肌肤?
那神秘莫测的楼兰女子
是不是菰城最早开放的那一朵鲜花
而我终究要研尽太湖之水
持湖笔一支,与真卿谈古论今

沙漠的心跳
像每一滴流经身体的血一样真实
大漠云烟一直笼罩着钱山漾
那是一条路的诺言
在千年的驼铃声里面不改色
我只消做一只蚕,吐出一条走廊

怎样才能让我与你心心相印
你不爱绫罗绸缎,不爱雕梁画栋
独爱那个面黄肌瘦的穷苦书生
天涯两千年,风一程雨一程
一粒沙子就是一粒永不变质的米
一抹夕阳正在轮回,极尽鱼水之欢

    在黑陶之乡吐故纳新

自古以来,水火不容
但是在陶山
在黑陶之乡
却因土合,水火相济

这水
是从天而降的黄河之水
这火
是太阳神恩赐的那把神种
黄天厚土,浩荡且亲昵
它们坐禅人间
辟谷,修炼

沿卫河行走
到处都是良善的风
陶山的云坐拥一片霞蔚
左手挽着彩陶
右手携着青铜
山,土,水,火
一脉传承,浑然天成

在陶山,人人视土为金
视金钱,如粪土
而我更愿意
通过一场水与火的洗礼
吐故纳新

    再致青春

再次写到青春的时候
岁月早已风光不再
风沙已灌满我们沙哑的喉咙
白发和皱纹正在修改我们
曾经引以为豪的容颜
而我们蹒跚的步态
泄露了曾经沧海的疲惫

再次写到青春的时候
相似的花朵已开过数度
而窗外淅沥的小雨
竟然不带有一丝忧伤
我们遮遮掩掩隐瞒自己真实的年龄
只为梦里花开花落的一片虚无
不老的心终究不敌一声叹息

风华正茂的鸟儿从黎明飞过
天空中留下赞美的痕迹
没有谁会嫉妒一朵花的美妙
你的无言深藏着前世的业障
那些自私的稗子永不开花
青青的河边雁过留声
赤脚赶路的人内心藏着飞翔的火焰

五月呀,请给我一把春风的剪刀
剪掉虚伪,臃肿,自大,仇恨
剪掉卑鄙、猥琐和自私自利的枝条
让悲悯和感恩在春天种下善因
在秋天用一枚硕果互相打量
让激情的男儿走向开花的海洋
永远不亵渎少女高耸的乳房

一定要记得,当我们青春不在
更要为别人的成功高声喝彩
只有心无挂碍才是年轻人的心态
别总是默念命运多舛和现实不公的对待
那些虚拟的空间只能藏匿谎言的恶魔
阳光下才有真情实感暗香浮动
把窗儿打开,你看青春正迅疾而来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