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纵火的保姆,与消失的边界

(2017-06-26 15:08:20)
标签:

杂谈

​保姆,对现在的城市居民来说,极为重要。

我认识的朋友里,极少有人不请钟点工,而条件好的朋友,有人会请

全职保姆,甚至是住家保姆。

有一段时间,广州电视台最受欢迎的节目,是「心水保姆」。

关于保姆,我知道这样几个故事:

一位朋友,有一个大别墅,请了三个保姆,其中一个住家,而这位保姆本来的梦想就是住豪宅,所以她对她的工作很满意,我朋友也常开她玩笑:你住这套房子比我时间多。

还有一次,去参加一个收费很贵的课程,一位女士在课上大声问:你们有谁把自己配偶带过来学习过?

有很多人举手。

她再问:你们还有谁把孩子带过来学习了?

有很多人举手。

她再问:你们有谁把父母带过来学习了?

还有很多人举手。

最后她问:你们有谁把保姆也带来学习了?

还有几个人举手。

这位女士说:我本来以为只有我才会这么干,把老公、孩子、父母和保姆都弄来学习了,因为真的很有帮助,但看来还有人和我一样疯。

光在这个课上,她说自己就花了过百万了。

说明一下,这个过百万的学费,是她自己多次学习加带人学习的结果。

这两个故事的主人,都是豪富。


豪宅,和保姆,构成了贫富差距的一种极致对比。

但是,该如何和保姆相处呢?

像这第二个故事中,这位女士应该是将保姆当自己亲人一样对待了吧,这样合适吗?

杭州刚发生的一起保姆纵火案,逼迫人们不得不思考这个问题。

22日,杭州一高层住宅楼的一套300平米的豪宅起火,女主人和三个孩子被烧死,而34岁的保姆已招供是自己纵火。

纵火的保姆,与消失的边界

这件事太可怕,视频和图片中,看着男主人伤心欲绝的脸,我在想,他该如何化解这样的痛。

并且,事情就像是农夫与蛇的版本。

据报道,这位保姆月薪7500(也有说法是上万),买房子时雇主借给她10万元,但她被发现偷窃,例如曾将价值30多万的手表拿去典当了2万元。

雇主非常善良,发现保姆偷窃后,对她说,您别这样做,缺钱就开口。但还是决定了,让她两天后离开。

为什么是两天后呢?因为两天后男主人才出差回来。

然而,纵火案就在这期间发生了。

男人只怕会严重怪罪自己吧,但希望他别自我攻击。

保姆为什么纵火?

据说是,她想制造起火灾,再自己扑灭,以此来赢取雇主的欢心。我觉得这个来自她自己的说法,可能就是她对自己动机的美化。她这么做,原因可能就是恨。你们竟然报警,如果我真被抓了,就得蹲监狱,所以我要报复。

这位保姆来自广东东莞长安镇,有认得她的人说,她有赌瘾,是赌光了财产才去做保姆的。

所以这是一个极端事件,是这家雇主雇请了不对的人。

那么,就算请了对的保姆,又该如何和保姆相处呢?

被逮捕的保姆莫某晶。


界限意识是关键。

我也多次请过保姆。一次请的保姆最初有严重的心理问题。

她当时也有严重的生活危机,但事情做得好,人也善良,所以还是决定请她了。

后来一次,她的精神状况有点吓了我一跳,于是和我的心理咨询师朋友胡慎之探讨该怎么做,最后达成的一致意见是:

继续请她,也适当帮她,但要保持界限。

保持界限的意思是,这就是雇主和保姆的关系,而不要当亲人对待。

如果当亲人对待,对方就容易想:我们应该共享。

这件事上,我这样做了。

但我是一个不容易守住界限的人,其他事情上,多次破坏界限,结果真的给了别人这种感觉 —— 我们是一体的,我对你尽心尽力,所以就该和你一起共享你的资源……

用术语来讲,就是我们陷入了共生的关系,这时对方就觉得“我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我的”了。

现在想,孩子和大人的共生关系,其实都是为了制造一种感觉:

我可以肆无忌惮地使用这个关系的共有资源,也包括你。

这就是剥削的感觉,小婴儿没有资源,也极其无力,需要剥削妈妈。其他时候的共生关系也是一样。

我们可以记住,共生关系中,不可避免地会有剥削。


母婴关系中,有婴儿对母亲的剥削。

就是说,当你和别人建立了共生关系时,剥削就会发生,而且剥削时还理直气壮,其中常有的理由是:

我把你当最亲的亲人对待,我对你尽心尽力,所以我从你这儿拿多少东西都是应该的。

什么?你竟然不允许我拿,你背叛了我,我恨你!

再讲一个故事。

一位朋友,请的全职保姆勤快,干活好,人很善良,朋友信任她。后来多次借钱给保姆,因为常常就没再要,所以和给是一样的。

逐渐的,保姆就变得像家人一样了,在家里特别有主人翁的感觉,但也的确掏心掏肺地对朋友。

只是,干活不再那么职业了,有了怠惰。朋友也觉得可以理解,整体上做好就行。

再后来,一次保姆提出借几十万,想买房子,朋友诧异,觉得她怎么可以提这么离谱的要求,拒绝了她。

保姆有了怨言说,你们收入那么高,几十万不算什么啊。

她的怨言倒不激烈,但朋友一下子警醒了,觉得事情已不对了,果断辞掉了保姆。

说起这件事,朋友也说,保姆最初人是非常好的,是他自己一再突破界限而诱惑了。

假如再重新开始,那就会变成:借钱就是借钱,而不会给钱。如果想对保姆好,可以大大地提高她的工资,这样她钱拿得也有尊严。

所谓界限,就是“我的”和“你的”是分得很清楚的。这是“我的”家,“我的”财产,而不是“我们的”。

有些朋友这种意识特别强。

譬如一个朋友发现,她请的钟点工,将她家的隐私告诉给其他家,而其他家也正好是她的朋友,她知道后,对钟点工发出了严厉警告。

但无效,后来钟点工还是传话了,她就立即把钟点工辞掉了。

这也是界限意识,“我的”私事,请你不要乱传。

找一个好的钟点工或保姆不容易,所以是不是非得守住这么严的界限,每个人可以自己衡量。

但假如能很好地守住界限,那么关系双方都会觉得舒服自在。


可是,基本的危机意识,是应该有的,但假如有了“我们是一家人”的这种感觉,可能会让你的危机意识变弱。

我听到过几个关于保姆涉嫌偷窃的故事,其中一个也是豪富之家。

孩子发现保姆可能偷了价值几十万的财物,和大人说了,大人也起了疑心,而女主人还就此找了保姆谈话。

保姆自然是坚决否认。

然而,孩子和主人都有了一定的证据显示,的确就是保姆干的。

接下来,保姆还在家里干了一段时间,而孩子发现,保姆看自己的眼神都有些不对了。

这事让我觉得惊诧,我问这个朋友,你为什么不立即辞掉保姆?

她的回答是,几十万我们也不是太在意,而保姆跟了我们十年了,有了很大的默契,所以舍不得她走。

我请她想想,几十万财产的偷盗,已是重罪,如被落实,保姆立即就有牢狱之灾。

就算你们不在意,还把她当家人,但她的头顶上,就相当于悬着一把随时会掉下来的利剑,她不怕、不恨吗?

她看你孩子的眼神,那不是仇恨是什么?

听我这么讲后,朋友才醒悟过来,把保姆辞掉了。

但她还是好人,并没有和保姆撕破脸。甚至保姆走时,还给了保姆一笔钱。

你以为的善良,也许是无力捍卫自己的软弱。

朋友的这种善良,未必是好事。假如她一直善良,而保姆一直在,保姆在她家里弄成什么事来,也是很可能的。

因为这种善良,很可能只是软弱而已。

其实界限意识之所以缺乏,也常常是出于软弱。譬如很可能,在你的原生家庭里,你面对父母不能守住界限。

或者也有可能,你的父母自己守不住界限,不能很好地保护家庭,免于其他人的剥削。

界限意识,即我不入侵你的空间,你也别想入侵我的空间,在我没有允许的情况下,你不能使用“我的”东西。这是一种力量,但这种力量,我们容易把它视为无情。

同时,我们又把软弱当做了善良。于是,你以为自己是善良,对对方的剥削一再忍让,结果让对方越来越强地去剥削,而把对方推向了邪恶。

所以,好好学习界限意识吧。“我的”就是我的,“你的”就是你的,我不剥削你,你也别想着剥削我。

你哪怕有再漂亮的说法,我也不会允许你的剥削。

作者:武志红

微信:wzhxlx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