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和青音对话——如何才能“做自己”

(2016-03-12 17:03:33)
标签:

杂谈

青音:武老师,您好,今天我们继续来聊“做自己”。上次我们聊这个话题的时候,气氛越来越沉重,因为我们的社会文化、代替遗传、文化的传承,确实会让我们觉得内心非常压抑——“做自己”是有罪的。我们小的时候要讨好父母、要听话、要孝顺,只要是自己做了主张的事,哪怕对父母没有任何伤害的事,也是不对的。因为父母会觉得我们没有按照他们的意愿生活。

长大之后,进入了工作单位,我们要让领导高兴。即使业绩不错,却会因为你没有取悦于领导,导致不被人喜欢。这时候你就会很困扰——我热爱工作、认真工作,是错的吗?难道我应该走捷径吗?

进入婚姻之后,伴侣之间也很容易建立起虚假的和平关系——两个人在一起,要么彼此抱怨,要么彼此不交心,在一起就是凑合过日子,你无法感受到枕边人的精神世界。两个人为了维系这段关系,也会慢慢带上假面具。

在婚姻当中,你做自己是非常危险的。因为你一旦要做自己,就意味着要把对伴侣的失望、抱怨全部表达出来,甚至去攻击Ta。这种攻击可能会造成家庭的灾难,在攻击Ta的同时,你会觉得自己也受到了攻击,由于关系的失败,你会觉得自己有很大的责任。

当有了孩子之后会更麻烦,我们得让孩子觉得自己是全能的父母。在以后的话题中,我也希望能够跟您探讨这个问题——为什么很多父母,尤其是做妈妈的,特别希望自己是一个全能妈妈?

在有孩子之后,父母很容易把自己这辈子没能实现的生活期望,全都放在孩子身上。其实看孩子脸色过日子的父母很多,尤其是在孩子还小的时候。之前我们也聊到过,中国人对孩子的教育与理想状态相反的——小的时候看孩子脸色,长大之后让孩子看自己脸色。

在此过程中,我们似乎一辈子活在别人的目光里,而不是活在自己的生活里。今天我们就来跟大家分享一下,如果说我们想从现在开始“做自己”、做“做自己”的父母,应该要怎么做呢?

武志红:你刚刚提到“活在别人的目光里”,我想分享一个自己的小故事。我在大二、大三的时候,跟当时喜欢的女孩聊天,她看我的眼神是很震惊的,直到现在我都记得很清楚。她说:“武志红,你难道不是通过别人的评价来认识你自己是怎样的吗?”我听了之后也同样很震惊。 

当时的我已经开始学习心理学,但是体验和实践跟不上,所以当她这样说的时候,我觉得很惊讶。我说:“我知道自己是谁,为什么要通过别人的评价来认识自己呢?”于是我们俩都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彼此。

我们都对彼此的想法感到很诧异。后来跟人打交道多了,我才知道在中国自己像是个“异类”,像她那样的思维方式,在中国是占绝大多数的。

这是一个通过别人的眼光来认识自己思维故事。如果讲到理论,心理学有一个很简单的理论——“真自我”和“假自我”。“假自我”是戴着面具生活、以别人的感受为中心,然后构建起一个“假自我”。而“真自我”是以自己的感受为中心,构建了自我。

青音:但我们往往会认为,以别人的感受建构出来的自我价值感,叫做“道德”。

武志红:我们还是以“仁义”的 “仁”字为例——你要让别人高兴、对别人好,才叫做“仁”。所以在我们的文化中,本身就在倡导每个人都不能“做自己”,而应该将自我建立在让别人的开心之上,围绕着别人的感受建立自我。所以说中国人是大批地、集体地制造“假自我”。

青音:集体地制造“假自我”,集体地用“道德”控制别人和自己。所以 “道德”也是一种比较虚伪的道德。

武志红:中国的道德常常是反人性的。

青音:我经常在节目中说这样一句话——没有人性,何来道德?人性是放在道德前面的。但我们还是会看到很多人在泯灭人性的情况下讲道德,这种道德其实是最“不道德”的。

武志红:儒家里面有一句很经典的话:存天理,灭人欲。这句话本身有非常巧妙的解释,但是我觉得那个解释是不对的。它传递给我们的信息是:存在着天理一般的道德,而你的欲望、你的感受、你的本身都是错的。你应该把自己的人欲灭掉,去构建一个所谓的天理。

关于这方面的观点,有人是有不同看法的,比如王阳明。他曾经经过了多年的思考,最初也想做圣人,后来他在一个石头做的棺材里思考人性,有一天突然间顿悟——天理就是人欲,除人性之外再无其他。

所以他提出的 “心学”,在中国历史上很少有人真正做到,从未成为主流。他强调“除人性之外,再无其他”。

青音:我们在这里可以讨论一下什么是“真道德”,什么是“假道德”。“假道德”是只把道德仁义挂在嘴边,但自己做的事情却是不光彩、压抑内心欲望的。

武志红:在主要的文明国家里,处在一个正常的、没有出现动荡、灾难、战争的社会中,中国人的道德水平是最低的。为什么呢?我们能够看到过程中的一些鲜明对比——一方面我们在强调道德,但其实我们的做法非常之差。

青音:比如现在有那么多有毒的食品、地沟油以及被破坏的环境,都是由于长期“不道德”的发展所带来的。包括很多基本的东西,整个社会却在不断地强调。可是我们看到其他的国家,他们会觉得这些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举几个例子,不知道武老师您会不会经常听到这样一句话:你认真你就输了。中国人是不提倡认真的,认真代表“傻”。可是这种情况在国外,人家会觉得:你不认真为什么还要做这件事情?认真是理所应当的。

武志红认真就是把你的心捧出来,按照你的感觉去生活。但中国人会觉得“你竟然还认真,你怎么这么蠢呢!”

青音:中国人都在耍心眼,你一认真就输了,何必呢?这是中国人的小聪明,这种小聪明随处可见。包含我们经常讲的实事求是、讲诚信,可是如果跟一些国外的朋友交流与沟通时,你会发现他们对待事情特别认真、特别讲诚信,以至于我们很感动。可是外国人会因为我们的感动而觉得很奇怪——这难道不是应该的吗?有什么好感动的呢?

武志红: “真自我”和“假自我”的延伸就是“真道德”和“假道德”,如果认真就意味着尊重自己的“真自我”,那么所谓的遵纪守法和真诚,也是同样的道理。但是我们的文化又出现了这样的问题:法律和道德用力地把我们的“真自我”灭掉,使我们往“假自我”的方向走。于是就导致一种相反的力量,我们反而更想按照自己的感觉做事。

中国人经常在表面上讲仁义道德,但实质其实是“吃人”。关于这个我想说——改变不在于谴责我们的自私,真正的改变是因为我们需要这样的文艺复兴。我很期待有一天能有人来发起“改变”,至少我一定会这样做。我们“做人”就可以,除了人性之外再无其他。

我们也知道,人性本身是很美好的,或者暂且不论美好与否,人本身的生命力是需要被祝福的,而不是说人的生命力是个魔鬼,你需要去压抑它,然后活成一个看起来 “道德”的样子。

青音:比如说,我们的社会只要谈到“性”,就是比较忌讳的,不过最近几年已经好很多了。但是这种开放也让我心存疑虑,好像是走到了另外一种极端。

武志红:以我的了解,中国人的开放仍然是这样的——我们在意识上会认为现在多了几个性伴侣是很荣耀的事,但在我们潜意识的深处,还是觉得“性”是个肮脏的东西。

青音:我们对“性”是这样一种状态,对钱也是。如果有人每天都在谈论钱、挣钱,也会让人觉得不太高级,但事实上谁不想挣钱呢?

武志红:中国人还存在“攻击性”,对国外来讲是一个很好的词汇,但在中国,只要提到“攻击”就好像是一个很糟糕的词汇。比如说方舟子和韩寒论战,因为韩寒骂了几句粗话,他就输了。因为中国人觉得,这个人他居然生气了。

▲图为韩寒、方舟子

我有很多来访者包括学员,特别是忠实的粉丝,会这么认为:“武老师,您写了这么多本书,对心理学有这么深的研究,您已经是一个没有情绪的人了吧?”我说:“怎么会,情绪是生命力的一种直接的反应,如果没有情绪该多糟糕!”但我说实话,我过去是个情绪很麻木的人,现在反而脾气越来越大。

青音:但是这也说明“真自我”出来了。您说的这点我也非常有感触,比如说我在发微博的时候,有时我会比较较真,有粉丝攻击我的时候,我会回复Ta。因为我一回复就是“温和地坚定”的态度,我不允许你在我的微博里面这样地攻击我,所以我会给Ta回复。

于是就有大量的粉丝说:“青音姐你怎么能这样?你怎么可以对网友这么刻薄?你怎么这么不宽容?”——各种道德的帽子扣过来。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觉得特别有意思,很可笑,但是又会因此感到很忧心。

这么年轻的孩子,他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学会用这种道德的高压去压制别人?他们不论是非,眼里没有是非、没有黑白,只有这所谓的“假道德”。

武志红:这种“假道德”概括地来说,就是“谁动情绪谁就输了”,即“谁认真谁就输了”。这让我们感受到情绪不是个好东西,我们的感受不是个好东西,人要把自己的感受消灭了,活成一个“伪君子”、一个见谁都笑的人。

青音:我们跟大家分享 “做自己”,对于性的问题,对于钱的问题,对于愤怒、攻击等这类带有“攻击性”的情绪问题,从现在开始,你对自己要有一个新的认识,要接纳它。 

武志红:我来分享一个故事。刚刚我们讲的性、攻击、金钱、情绪等方面,都是生命力本身的反应。我们需要尊重这些部分,但是它听起来比较抽象。我讲课的时候很多人问我:“有没有一个很简单的办法能够活出‘真自我’呢?” 

我引用了一个心理医生朋友的故事。他有一个问题比较严重的来访者,我这个朋友给了他一个非常简单的办法——列出十条你曾经想做但是没做的事情,在三个月之内把它完成。

十条很简单,我们不用找特别难做的事情。来访者是个女性,她从来没吃过海鲜,因为她老公海鲜过敏,那现在去吃一顿吧;她没有去过夜场,因为她想做一个贤妻良母,觉得去酒吧很不好,那么就去酒吧体验一下;她从来没有跟领导吵过架,但其实很想跟领导发一次飙,那就发一次试试看;想去看香山红叶,既然没去过,那就去看看。

经过三个月的时间,把看起来并不起眼的事完成之后,她由衷地觉得,自己找到了一种为自己而活的感觉。

青音:找出十个想做而没有做的事情,对那些压抑太久,压抑到麻木的人来说,是特别难的。十件是写不出来的,能写出两件就很不错了。 

武志红:说实话,我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很惊讶,后来我自己的课上也让大家做这个练习。有人说:“武老师,我一件也找不出来。”如果你真的一件都找不出来,的确需要好好“震惊”一下。 

青音:这让我想起前段时间很流行的一部电影,叫《滚蛋吧!肿瘤君》。女主角知道自己得了绝症后,有一个画面就是她列出了自己一直想做而没有做的事情,也都是特小的事情:去好好的大吃一顿、去跳一次Flamenco(弗拉明戈舞)等等,这些在日常生活中你都可以去完成。 

但是我们总是会给自己找很多理由,比如没时间,其实只是你不敢去做自己,做自己等于罪过。当你特别恣意地去绽放的时候,会觉得好像对不起谁,好像亏欠了谁。

武志红这就是我们不自在的原因,总是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我们,告诉我们这样做不对,你按照自己的感觉来做事,这就是不对的。那双眼睛在盯着我们、否定我们做的带有自发性的事情。 

青音:除了刚刚我们说的性、钱和攻击性之外,还有一个方法就是——列出十件你一直想做而没有做的事情,然后在三个月之内把它完成。 

我也有一个方法教给大家:你试试在每天临睡前,感谢一下你自己的脚,它们今天陪你走了那么多的路;感谢一下你自己的身体,今天没有给你的工作、生活带来麻烦;感谢一下你的大脑,协助你解决了这么多问题。虽然这可能听起来很可笑,我感谢我自己?

你做做看。当你每天尝试着去做,一个星期之后会有所不同,你会发现自己身体的能量在慢慢地回来。我有一个朋友常年手脚冰凉,吃了很多中药都不太管用。我就叫她试试我的方法——每天晚上临睡前把意识放在你的双脚,慢慢地往上移动,每一个部位依次地感谢自己,一个星期之后,身体就被打通了。

在这个过程中,它本身是一种自我修复、自我疗愈、自我认可的过程。如果刚才我们说到的这三点,无论是承认性、钱、攻击性,还是武老师说的去做那十件你一直想做但没做的事,或者每天临睡前感谢自己的身体,感谢自己的这一天。如果你能做到坚持一段时间,你会发现自己的各个部分都会绽放的。

不止是你的工作能力,自我意识的提升,个人的魅力,你的精神面貌,包含两性关系,你的性魅力,都会绽放。我们甚至可以说,一个没有“性魅力”的人,Ta做什么都不会成功。因为没有“性魅力”就代表你没有活出“真自我”,你没有“真自我”,当然做什么都不会成功。

希望今天听到我们对话的朋友能够有所收获,谢谢。

青音的微信:sweetamily

武志红的微信:wzhxlx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