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国人为何随处丢垃圾?——《中国新闻周刊》专稿

第二,我制造的垃圾,我负责不了,应该由别人负责。所以,这最终导致了我所住的“广州最漂亮的小区”随处可见垃圾,也导致了国人在国庆长假期间,将垃圾——即“成年人的排泄物”——随处丢弃。大小便的第二点哲学——他律他制,还导致了另一个副产品:即便放假这件事,都不能由各公司自己来安排,而必须由政府来安排。对此,孙隆基还论述说:中国式的社会是一个无力做自我组织而必须由国家去组织之物。 这两者结合起来,构成了一对奇特的矛盾。孙悟空尚是齐天大圣时,无法无天,为所欲为,自由自在,没有任何规则可以限制他。但他终究被如来佛制服,并服膺于如来佛给他的使命,而不是自己寻找到他的使命。这只猴子虽然是自由的象征,但终究是要接受他律他制的规律。 放到国人身上,随处丢垃圾的这一图景意味着:国人总是在追求为所欲为的自由,因此不得不接受法力无边的大政府的制约。 由此可以说,让孩子将大小便排到对的地方,并主要由孩子自己来控制这件事,其意义非凡。问题的根源在于中国人的那种开裆裤式的“无私”人格。

问题的根源在于中国人的那种开裆裤式的“无私”人格。——台湾学者孙隆基九月底的一天,广州蓝天白云,风和日丽,我在小区里散步。我所住的小区,有“广州最漂亮的小区”之美誉,还有三湖六山,景色相当宜人。可是,和在国内风景区旅游一样,再美,也总会发现许多刺眼的东西——国人随处丢弃的垃圾。譬如,走在小区的一个台阶上,看到一个纸奶盒;经过小区最美的湖,看到湖水靠岸处浸着烟盒、可乐瓶和塑料袋等……必须说明的是,这个小区的垃圾桶布局很合理,每个垃圾不远处,都可以找到漂亮的垃圾桶。再者,小区的物业管理非常好,所以小区里穿梭的,都是住户,然而,他们却如此不爱惜自己身边的环境。每每想到这里,我心里总有愤怒与无奈生出。继续前行,到了一排椰子树下。很大很美的椰子树,但看到,一位年轻新潮的女子,将一约三岁的小男孩带到一棵椰子树下,褪下小男孩的裤子,要他在椰子树下撒尿。其实,再走几十米远,就有一个干净的公共厕所。一时间,愤怒与无奈在升级,而新潮女子带着小男孩在美丽的椰子树下撒尿的图景,和前面那个散步在小区各处的垃圾的画面,在我脑海中汇聚到一起,一句话在我心中翻腾:一样的,这都是一样的。也就是说,这两类画面,是一样的。并且,新潮女子带着小男孩在椰子树下撒尿的中国式图景,正是垃圾随便丢弃的画面的原因。更进一步说,这个中国式图景,也是国庆长假期间,国人在国内外旅游的各种不文明现象的原因。国人缺乏公德,这一点已成定律,旅游中的不文明现象,也只是其中一个方面的展现而已。最为国人所知的旅游不文明现象,是孙悟空干的,他与如来佛打赌,赌自己能轻松跳出如来佛的手心,然后一个跟斗翻到天边,发现天边有五根柱子,为了向如来佛说明自己来到过天边,他在柱子上撒了一泡尿,还刻上字“齐天大圣到此一游”。大家都知道,孙悟空赌输了,这一点不必多说。如来佛大家很敬仰,而孙悟空才是我们的榜样。于是,国内外无数风景圣地与名胜古迹,都留下了“到此一游”的中文。第一流的小说家,                                           ——台湾学者孙隆基

都能经典地刻画出自己所在民族的集体无意识来。吴承恩描写的孙悟空在天边的柱子上撒尿的情景,与我看到的新潮女子带着小男孩在高大的椰子树下撒尿的情景,何其相像!台湾学者孙隆基则直接认为,国人的大小便训练方式,是导致无数种不文明现象的根源。在他的著作《中国文化的深层结构》一书中,他阐述说:一些在大陆普遍存在,在香港与台湾也仍然可以见到的现象——随地吐痰、吐口水、拧鼻涕、当众挖鼻屎、搓身上的老泥、在人群中放屁、吃放时将骨头吐在桌上(在公众食堂则吐在地上)、将公众场所当作随便可以丢垃圾以及倒污水的地方、不守时间、不守规则、没有排队的习惯、对身体的动作失去控制(随处撞人、抖脚)等等——都是在孩提阶段没有训练好的结果。在人格成长阶段中,口腔期以后,就是肛门期,也就是将婴儿的注意力转向对排泄的训练之上。与西方人比起来,中国父母对孩童的排泄训练很随便。在传统时代,一般让孩子常穿“开裆裤”,可以随时随地大小便,根本不是像西方人那般,训练小孩由自己控制,按时按地大小便,养成有规律的排泄习惯。孙隆基借用了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弗洛伊德认为,一岁前的孩子处于口腔期(也称口欲期),一到三岁的孩子处于肛门期(也称肛欲期)。口欲期的孩子,快乐的源泉都在嘴上,譬如吃奶;肛欲期的孩子,快乐的源泉集中在肛门周围。肛欲期时,大小便的训练成为至关重要的事,父母如何训练孩子,会决定孩子的许多行为特点。孙隆基认为——这也是事实,西方人在大小便训练上,有两点不同,第一是比较严格,要孩子定时定点排泄,而不是随处排泄,第二是这件事主要是由孩子来掌握。相反,我们是比较随意,让孩子穿开裆裤,这意味着,我们认为幼童是没有能力有规律地控制自己的排泄物的,第二,大小便的排泄,不是掌握在孩子手中,而是由大人掌握。幼童时,如何对待排泄物,这决定了成年时,如何对待各种生活垃圾。我们的教养方式,导致了这样两个态度:第一,我可以随处丢弃我制造的垃圾,一如儿时可以随处排泄;

 

都能经典地刻画出自己所在民族的集体无意识来。吴承恩描写的孙悟空在天边的柱子上撒尿的情景,与我看到的新潮女子带着小男孩在高大的椰子树下撒尿的情景,何其相像!台湾学者孙隆基则直接认为,国人的大小便训练方式,是导致无数种不文明现象的根源。在他的著作《中国文化的深层结构》一书中,他阐述说:一些在大陆普遍存在,在香港与台湾也仍然可以见到的现象——随地吐痰、吐口水、拧鼻涕、当众挖鼻屎、搓身上的老泥、在人群中放屁、吃放时将骨头吐在桌上(在公众食堂则吐在地上)、将公众场所当作随便可以丢垃圾以及倒污水的地方、不守时间、不守规则、没有排队的习惯、对身体的动作失去控制(随处撞人、抖脚)等等——都是在孩提阶段没有训练好的结果。在人格成长阶段中,口腔期以后,就是肛门期,也就是将婴儿的注意力转向对排泄的训练之上。与西方人比起来,中国父母对孩童的排泄训练很随便。在传统时代,一般让孩子常穿“开裆裤”,可以随时随地大小便,根本不是像西方人那般,训练小孩由自己控制,按时按地大小便,养成有规律的排泄习惯。孙隆基借用了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弗洛伊德认为,一岁前的孩子处于口腔期(也称口欲期),一到三岁的孩子处于肛门期(也称肛欲期)。口欲期的孩子,快乐的源泉都在嘴上,譬如吃奶;肛欲期的孩子,快乐的源泉集中在肛门周围。肛欲期时,大小便的训练成为至关重要的事,父母如何训练孩子,会决定孩子的许多行为特点。孙隆基认为——这也是事实,西方人在大小便训练上,有两点不同,第一是比较严格,要孩子定时定点排泄,而不是随处排泄,第二是这件事主要是由孩子来掌握。相反,我们是比较随意,让孩子穿开裆裤,这意味着,我们认为幼童是没有能力有规律地控制自己的排泄物的,第二,大小便的排泄,不是掌握在孩子手中,而是由大人掌握。幼童时,如何对待排泄物,这决定了成年时,如何对待各种生活垃圾。我们的教养方式,导致了这样两个态度:第一,我可以随处丢弃我制造的垃圾,一如儿时可以随处排泄;

 

第二,我制造的垃圾,我负责不了,应该由别人负责。所以,这最终导致了我所住的“广州最漂亮的小区”随处可见垃圾,也导致了国人在国庆长假期间,将垃圾——即“成年人的排泄物”——随处丢弃。大小便的第二点哲学——他律他制,还导致了另一个副产品:即便放假这件事,都不能由各公司自己来安排,而必须由政府来安排。对此,孙隆基还论述说:中国式的社会是一个无力做自我组织而必须由国家去组织之物。 这两者结合起来,构成了一对奇特的矛盾。孙悟空尚是齐天大圣时,无法无天,为所欲为,自由自在,没有任何规则可以限制他。但他终究被如来佛制服,并服膺于如来佛给他的使命,而不是自己寻找到他的使命。这只猴子虽然是自由的象征,但终究是要接受他律他制的规律。 放到国人身上,随处丢垃圾的这一图景意味着:国人总是在追求为所欲为的自由,因此不得不接受法力无边的大政府的制约。 由此可以说,让孩子将大小便排到对的地方,并主要由孩子自己来控制这件事,其意义非凡。

九月底的一天,广州蓝天白云,风和日丽,我在小区里散步。

第二,我制造的垃圾,我负责不了,应该由别人负责。所以,这最终导致了我所住的“广州最漂亮的小区”随处可见垃圾,也导致了国人在国庆长假期间,将垃圾——即“成年人的排泄物”——随处丢弃。大小便的第二点哲学——他律他制,还导致了另一个副产品:即便放假这件事,都不能由各公司自己来安排,而必须由政府来安排。对此,孙隆基还论述说:中国式的社会是一个无力做自我组织而必须由国家去组织之物。 这两者结合起来,构成了一对奇特的矛盾。孙悟空尚是齐天大圣时,无法无天,为所欲为,自由自在,没有任何规则可以限制他。但他终究被如来佛制服,并服膺于如来佛给他的使命,而不是自己寻找到他的使命。这只猴子虽然是自由的象征,但终究是要接受他律他制的规律。 放到国人身上,随处丢垃圾的这一图景意味着:国人总是在追求为所欲为的自由,因此不得不接受法力无边的大政府的制约。 由此可以说,让孩子将大小便排到对的地方,并主要由孩子自己来控制这件事,其意义非凡。

我所住的小区,有“广州最漂亮的小区”之美誉,还有三湖六山,景色相当宜人。可是,和在国内风景区旅游一样,再美,也总会发现许多刺眼的东西——国人随处丢弃的垃圾。

第二,我制造的垃圾,我负责不了,应该由别人负责。所以,这最终导致了我所住的“广州最漂亮的小区”随处可见垃圾,也导致了国人在国庆长假期间,将垃圾——即“成年人的排泄物”——随处丢弃。大小便的第二点哲学——他律他制,还导致了另一个副产品:即便放假这件事,都不能由各公司自己来安排,而必须由政府来安排。对此,孙隆基还论述说:中国式的社会是一个无力做自我组织而必须由国家去组织之物。 这两者结合起来,构成了一对奇特的矛盾。孙悟空尚是齐天大圣时,无法无天,为所欲为,自由自在,没有任何规则可以限制他。但他终究被如来佛制服,并服膺于如来佛给他的使命,而不是自己寻找到他的使命。这只猴子虽然是自由的象征,但终究是要接受他律他制的规律。 放到国人身上,随处丢垃圾的这一图景意味着:国人总是在追求为所欲为的自由,因此不得不接受法力无边的大政府的制约。 由此可以说,让孩子将大小便排到对的地方,并主要由孩子自己来控制这件事,其意义非凡。

譬如,走在小区的一个台阶上,看到一个纸奶盒;经过小区最美的湖,看到湖水靠岸处浸着烟盒、可乐瓶和塑料袋等……

第二,我制造的垃圾,我负责不了,应该由别人负责。所以,这最终导致了我所住的“广州最漂亮的小区”随处可见垃圾,也导致了国人在国庆长假期间,将垃圾——即“成年人的排泄物”——随处丢弃。大小便的第二点哲学——他律他制,还导致了另一个副产品:即便放假这件事,都不能由各公司自己来安排,而必须由政府来安排。对此,孙隆基还论述说:中国式的社会是一个无力做自我组织而必须由国家去组织之物。 这两者结合起来,构成了一对奇特的矛盾。孙悟空尚是齐天大圣时,无法无天,为所欲为,自由自在,没有任何规则可以限制他。但他终究被如来佛制服,并服膺于如来佛给他的使命,而不是自己寻找到他的使命。这只猴子虽然是自由的象征,但终究是要接受他律他制的规律。 放到国人身上,随处丢垃圾的这一图景意味着:国人总是在追求为所欲为的自由,因此不得不接受法力无边的大政府的制约。 由此可以说,让孩子将大小便排到对的地方,并主要由孩子自己来控制这件事,其意义非凡。

必须说明的是,这个小区的垃圾桶布局很合理,每个垃圾不远处,都可以找到漂亮的垃圾桶。

第二,我制造的垃圾,我负责不了,应该由别人负责。所以,这最终导致了我所住的“广州最漂亮的小区”随处可见垃圾,也导致了国人在国庆长假期间,将垃圾——即“成年人的排泄物”——随处丢弃。大小便的第二点哲学——他律他制,还导致了另一个副产品:即便放假这件事,都不能由各公司自己来安排,而必须由政府来安排。对此,孙隆基还论述说:中国式的社会是一个无力做自我组织而必须由国家去组织之物。 这两者结合起来,构成了一对奇特的矛盾。孙悟空尚是齐天大圣时,无法无天,为所欲为,自由自在,没有任何规则可以限制他。但他终究被如来佛制服,并服膺于如来佛给他的使命,而不是自己寻找到他的使命。这只猴子虽然是自由的象征,但终究是要接受他律他制的规律。 放到国人身上,随处丢垃圾的这一图景意味着:国人总是在追求为所欲为的自由,因此不得不接受法力无边的大政府的制约。 由此可以说,让孩子将大小便排到对的地方,并主要由孩子自己来控制这件事,其意义非凡。

再者,小区的物业管理非常好,所以小区里穿梭的,都是住户,然而,他们却如此不爱惜自己身边的环境。每每想到这里,我心里总有愤怒与无奈生出。

都能经典地刻画出自己所在民族的集体无意识来。吴承恩描写的孙悟空在天边的柱子上撒尿的情景,与我看到的新潮女子带着小男孩在高大的椰子树下撒尿的情景,何其相像!台湾学者孙隆基则直接认为,国人的大小便训练方式,是导致无数种不文明现象的根源。在他的著作《中国文化的深层结构》一书中,他阐述说:一些在大陆普遍存在,在香港与台湾也仍然可以见到的现象——随地吐痰、吐口水、拧鼻涕、当众挖鼻屎、搓身上的老泥、在人群中放屁、吃放时将骨头吐在桌上(在公众食堂则吐在地上)、将公众场所当作随便可以丢垃圾以及倒污水的地方、不守时间、不守规则、没有排队的习惯、对身体的动作失去控制(随处撞人、抖脚)等等——都是在孩提阶段没有训练好的结果。在人格成长阶段中,口腔期以后,就是肛门期,也就是将婴儿的注意力转向对排泄的训练之上。与西方人比起来,中国父母对孩童的排泄训练很随便。在传统时代,一般让孩子常穿“开裆裤”,可以随时随地大小便,根本不是像西方人那般,训练小孩由自己控制,按时按地大小便,养成有规律的排泄习惯。孙隆基借用了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弗洛伊德认为,一岁前的孩子处于口腔期(也称口欲期),一到三岁的孩子处于肛门期(也称肛欲期)。口欲期的孩子,快乐的源泉都在嘴上,譬如吃奶;肛欲期的孩子,快乐的源泉集中在肛门周围。肛欲期时,大小便的训练成为至关重要的事,父母如何训练孩子,会决定孩子的许多行为特点。孙隆基认为——这也是事实,西方人在大小便训练上,有两点不同,第一是比较严格,要孩子定时定点排泄,而不是随处排泄,第二是这件事主要是由孩子来掌握。相反,我们是比较随意,让孩子穿开裆裤,这意味着,我们认为幼童是没有能力有规律地控制自己的排泄物的,第二,大小便的排泄,不是掌握在孩子手中,而是由大人掌握。幼童时,如何对待排泄物,这决定了成年时,如何对待各种生活垃圾。我们的教养方式,导致了这样两个态度:第一,我可以随处丢弃我制造的垃圾,一如儿时可以随处排泄;

继续前行,到了一排椰子树下。很大很美的椰子树,但看到,一位年轻新潮的女子,将一约三岁的小男孩带到一棵椰子树下,褪下小男孩的裤子,要他在椰子树下撒尿。

其实,再走几十米远,就有一个干净的公共厕所。

第二,我制造的垃圾,我负责不了,应该由别人负责。所以,这最终导致了我所住的“广州最漂亮的小区”随处可见垃圾,也导致了国人在国庆长假期间,将垃圾——即“成年人的排泄物”——随处丢弃。大小便的第二点哲学——他律他制,还导致了另一个副产品:即便放假这件事,都不能由各公司自己来安排,而必须由政府来安排。对此,孙隆基还论述说:中国式的社会是一个无力做自我组织而必须由国家去组织之物。 这两者结合起来,构成了一对奇特的矛盾。孙悟空尚是齐天大圣时,无法无天,为所欲为,自由自在,没有任何规则可以限制他。但他终究被如来佛制服,并服膺于如来佛给他的使命,而不是自己寻找到他的使命。这只猴子虽然是自由的象征,但终究是要接受他律他制的规律。 放到国人身上,随处丢垃圾的这一图景意味着:国人总是在追求为所欲为的自由,因此不得不接受法力无边的大政府的制约。 由此可以说,让孩子将大小便排到对的地方,并主要由孩子自己来控制这件事,其意义非凡。

一时间,愤怒与无奈在升级,而新潮女子带着小男孩在美丽的椰子树下撒尿的图景,和前面那个散步在小区各处的垃圾的画面,在我脑海中汇聚到一起,一句话在我心中翻腾:一样的,这都是一样的。

也就是说,这两类画面,是一样的。并且,新潮女子带着小男孩在椰子树下撒尿的中国式图景,正是垃圾随便丢弃的画面的原因。

问题的根源在于中国人的那种开裆裤式的“无私”人格。——台湾学者孙隆基九月底的一天,广州蓝天白云,风和日丽,我在小区里散步。我所住的小区,有“广州最漂亮的小区”之美誉,还有三湖六山,景色相当宜人。可是,和在国内风景区旅游一样,再美,也总会发现许多刺眼的东西——国人随处丢弃的垃圾。譬如,走在小区的一个台阶上,看到一个纸奶盒;经过小区最美的湖,看到湖水靠岸处浸着烟盒、可乐瓶和塑料袋等……必须说明的是,这个小区的垃圾桶布局很合理,每个垃圾不远处,都可以找到漂亮的垃圾桶。再者,小区的物业管理非常好,所以小区里穿梭的,都是住户,然而,他们却如此不爱惜自己身边的环境。每每想到这里,我心里总有愤怒与无奈生出。继续前行,到了一排椰子树下。很大很美的椰子树,但看到,一位年轻新潮的女子,将一约三岁的小男孩带到一棵椰子树下,褪下小男孩的裤子,要他在椰子树下撒尿。其实,再走几十米远,就有一个干净的公共厕所。一时间,愤怒与无奈在升级,而新潮女子带着小男孩在美丽的椰子树下撒尿的图景,和前面那个散步在小区各处的垃圾的画面,在我脑海中汇聚到一起,一句话在我心中翻腾:一样的,这都是一样的。也就是说,这两类画面,是一样的。并且,新潮女子带着小男孩在椰子树下撒尿的中国式图景,正是垃圾随便丢弃的画面的原因。更进一步说,这个中国式图景,也是国庆长假期间,国人在国内外旅游的各种不文明现象的原因。国人缺乏公德,这一点已成定律,旅游中的不文明现象,也只是其中一个方面的展现而已。最为国人所知的旅游不文明现象,是孙悟空干的,他与如来佛打赌,赌自己能轻松跳出如来佛的手心,然后一个跟斗翻到天边,发现天边有五根柱子,为了向如来佛说明自己来到过天边,他在柱子上撒了一泡尿,还刻上字“齐天大圣到此一游”。大家都知道,孙悟空赌输了,这一点不必多说。如来佛大家很敬仰,而孙悟空才是我们的榜样。于是,国内外无数风景圣地与名胜古迹,都留下了“到此一游”的中文。第一流的小说家,

更进一步说,这个中国式图景,也是国庆长假期间,国人在国内外旅游的各种不文明现象的原因。


问题的根源在于中国人的那种开裆裤式的“无私”人格。——台湾学者孙隆基九月底的一天,广州蓝天白云,风和日丽,我在小区里散步。我所住的小区,有“广州最漂亮的小区”之美誉,还有三湖六山,景色相当宜人。可是,和在国内风景区旅游一样,再美,也总会发现许多刺眼的东西——国人随处丢弃的垃圾。譬如,走在小区的一个台阶上,看到一个纸奶盒;经过小区最美的湖,看到湖水靠岸处浸着烟盒、可乐瓶和塑料袋等……必须说明的是,这个小区的垃圾桶布局很合理,每个垃圾不远处,都可以找到漂亮的垃圾桶。再者,小区的物业管理非常好,所以小区里穿梭的,都是住户,然而,他们却如此不爱惜自己身边的环境。每每想到这里,我心里总有愤怒与无奈生出。继续前行,到了一排椰子树下。很大很美的椰子树,但看到,一位年轻新潮的女子,将一约三岁的小男孩带到一棵椰子树下,褪下小男孩的裤子,要他在椰子树下撒尿。其实,再走几十米远,就有一个干净的公共厕所。一时间,愤怒与无奈在升级,而新潮女子带着小男孩在美丽的椰子树下撒尿的图景,和前面那个散步在小区各处的垃圾的画面,在我脑海中汇聚到一起,一句话在我心中翻腾:一样的,这都是一样的。也就是说,这两类画面,是一样的。并且,新潮女子带着小男孩在椰子树下撒尿的中国式图景,正是垃圾随便丢弃的画面的原因。更进一步说,这个中国式图景,也是国庆长假期间,国人在国内外旅游的各种不文明现象的原因。国人缺乏公德,这一点已成定律,旅游中的不文明现象,也只是其中一个方面的展现而已。最为国人所知的旅游不文明现象,是孙悟空干的,他与如来佛打赌,赌自己能轻松跳出如来佛的手心,然后一个跟斗翻到天边,发现天边有五根柱子,为了向如来佛说明自己来到过天边,他在柱子上撒了一泡尿,还刻上字“齐天大圣到此一游”。大家都知道,孙悟空赌输了,这一点不必多说。如来佛大家很敬仰,而孙悟空才是我们的榜样。于是,国内外无数风景圣地与名胜古迹,都留下了“到此一游”的中文。第一流的小说家,国人为何随处丢垃圾?鈥斺敗吨泄挛胖芸纷ǜ
都能经典地刻画出自己所在民族的集体无意识来。吴承恩描写的孙悟空在天边的柱子上撒尿的情景,与我看到的新潮女子带着小男孩在高大的椰子树下撒尿的情景,何其相像!台湾学者孙隆基则直接认为,国人的大小便训练方式,是导致无数种不文明现象的根源。在他的著作《中国文化的深层结构》一书中,他阐述说:一些在大陆普遍存在,在香港与台湾也仍然可以见到的现象——随地吐痰、吐口水、拧鼻涕、当众挖鼻屎、搓身上的老泥、在人群中放屁、吃放时将骨头吐在桌上(在公众食堂则吐在地上)、将公众场所当作随便可以丢垃圾以及倒污水的地方、不守时间、不守规则、没有排队的习惯、对身体的动作失去控制(随处撞人、抖脚)等等——都是在孩提阶段没有训练好的结果。在人格成长阶段中,口腔期以后,就是肛门期,也就是将婴儿的注意力转向对排泄的训练之上。与西方人比起来,中国父母对孩童的排泄训练很随便。在传统时代,一般让孩子常穿“开裆裤”,可以随时随地大小便,根本不是像西方人那般,训练小孩由自己控制,按时按地大小便,养成有规律的排泄习惯。孙隆基借用了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弗洛伊德认为,一岁前的孩子处于口腔期(也称口欲期),一到三岁的孩子处于肛门期(也称肛欲期)。口欲期的孩子,快乐的源泉都在嘴上,譬如吃奶;肛欲期的孩子,快乐的源泉集中在肛门周围。肛欲期时,大小便的训练成为至关重要的事,父母如何训练孩子,会决定孩子的许多行为特点。孙隆基认为——这也是事实,西方人在大小便训练上,有两点不同,第一是比较严格,要孩子定时定点排泄,而不是随处排泄,第二是这件事主要是由孩子来掌握。相反,我们是比较随意,让孩子穿开裆裤,这意味着,我们认为幼童是没有能力有规律地控制自己的排泄物的,第二,大小便的排泄,不是掌握在孩子手中,而是由大人掌握。幼童时,如何对待排泄物,这决定了成年时,如何对待各种生活垃圾。我们的教养方式,导致了这样两个态度:第一,我可以随处丢弃我制造的垃圾,一如儿时可以随处排泄;

问题的根源在于中国人的那种开裆裤式的“无私”人格。——台湾学者孙隆基九月底的一天,广州蓝天白云,风和日丽,我在小区里散步。我所住的小区,有“广州最漂亮的小区”之美誉,还有三湖六山,景色相当宜人。可是,和在国内风景区旅游一样,再美,也总会发现许多刺眼的东西——国人随处丢弃的垃圾。譬如,走在小区的一个台阶上,看到一个纸奶盒;经过小区最美的湖,看到湖水靠岸处浸着烟盒、可乐瓶和塑料袋等……必须说明的是,这个小区的垃圾桶布局很合理,每个垃圾不远处,都可以找到漂亮的垃圾桶。再者,小区的物业管理非常好,所以小区里穿梭的,都是住户,然而,他们却如此不爱惜自己身边的环境。每每想到这里,我心里总有愤怒与无奈生出。继续前行,到了一排椰子树下。很大很美的椰子树,但看到,一位年轻新潮的女子,将一约三岁的小男孩带到一棵椰子树下,褪下小男孩的裤子,要他在椰子树下撒尿。其实,再走几十米远,就有一个干净的公共厕所。一时间,愤怒与无奈在升级,而新潮女子带着小男孩在美丽的椰子树下撒尿的图景,和前面那个散步在小区各处的垃圾的画面,在我脑海中汇聚到一起,一句话在我心中翻腾:一样的,这都是一样的。也就是说,这两类画面,是一样的。并且,新潮女子带着小男孩在椰子树下撒尿的中国式图景,正是垃圾随便丢弃的画面的原因。更进一步说,这个中国式图景,也是国庆长假期间,国人在国内外旅游的各种不文明现象的原因。国人缺乏公德,这一点已成定律,旅游中的不文明现象,也只是其中一个方面的展现而已。最为国人所知的旅游不文明现象,是孙悟空干的,他与如来佛打赌,赌自己能轻松跳出如来佛的手心,然后一个跟斗翻到天边,发现天边有五根柱子,为了向如来佛说明自己来到过天边,他在柱子上撒了一泡尿,还刻上字“齐天大圣到此一游”。大家都知道,孙悟空赌输了,这一点不必多说。如来佛大家很敬仰,而孙悟空才是我们的榜样。于是,国内外无数风景圣地与名胜古迹,都留下了“到此一游”的中文。第一流的小说家, 国人缺乏公德,这一点已成定律,旅游中的不文明现象,也只是其中一个方面的展现而已。

都能经典地刻画出自己所在民族的集体无意识来。吴承恩描写的孙悟空在天边的柱子上撒尿的情景,与我看到的新潮女子带着小男孩在高大的椰子树下撒尿的情景,何其相像!台湾学者孙隆基则直接认为,国人的大小便训练方式,是导致无数种不文明现象的根源。在他的著作《中国文化的深层结构》一书中,他阐述说:一些在大陆普遍存在,在香港与台湾也仍然可以见到的现象——随地吐痰、吐口水、拧鼻涕、当众挖鼻屎、搓身上的老泥、在人群中放屁、吃放时将骨头吐在桌上(在公众食堂则吐在地上)、将公众场所当作随便可以丢垃圾以及倒污水的地方、不守时间、不守规则、没有排队的习惯、对身体的动作失去控制(随处撞人、抖脚)等等——都是在孩提阶段没有训练好的结果。在人格成长阶段中,口腔期以后,就是肛门期,也就是将婴儿的注意力转向对排泄的训练之上。与西方人比起来,中国父母对孩童的排泄训练很随便。在传统时代,一般让孩子常穿“开裆裤”,可以随时随地大小便,根本不是像西方人那般,训练小孩由自己控制,按时按地大小便,养成有规律的排泄习惯。孙隆基借用了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弗洛伊德认为,一岁前的孩子处于口腔期(也称口欲期),一到三岁的孩子处于肛门期(也称肛欲期)。口欲期的孩子,快乐的源泉都在嘴上,譬如吃奶;肛欲期的孩子,快乐的源泉集中在肛门周围。肛欲期时,大小便的训练成为至关重要的事,父母如何训练孩子,会决定孩子的许多行为特点。孙隆基认为——这也是事实,西方人在大小便训练上,有两点不同,第一是比较严格,要孩子定时定点排泄,而不是随处排泄,第二是这件事主要是由孩子来掌握。相反,我们是比较随意,让孩子穿开裆裤,这意味着,我们认为幼童是没有能力有规律地控制自己的排泄物的,第二,大小便的排泄,不是掌握在孩子手中,而是由大人掌握。幼童时,如何对待排泄物,这决定了成年时,如何对待各种生活垃圾。我们的教养方式,导致了这样两个态度:第一,我可以随处丢弃我制造的垃圾,一如儿时可以随处排泄; 最为国人所知的旅游不文明现象,是孙悟空干的,他与如来佛打赌,赌自己能轻松跳出如来佛的手心,然后一个跟斗翻到天边,发现天边有五根柱子,为了向如来佛说明自己来到过天边,他在柱子上撒了一泡尿,还刻上字“齐天大圣到此一游”。

第二,我制造的垃圾,我负责不了,应该由别人负责。所以,这最终导致了我所住的“广州最漂亮的小区”随处可见垃圾,也导致了国人在国庆长假期间,将垃圾——即“成年人的排泄物”——随处丢弃。大小便的第二点哲学——他律他制,还导致了另一个副产品:即便放假这件事,都不能由各公司自己来安排,而必须由政府来安排。对此,孙隆基还论述说:中国式的社会是一个无力做自我组织而必须由国家去组织之物。 这两者结合起来,构成了一对奇特的矛盾。孙悟空尚是齐天大圣时,无法无天,为所欲为,自由自在,没有任何规则可以限制他。但他终究被如来佛制服,并服膺于如来佛给他的使命,而不是自己寻找到他的使命。这只猴子虽然是自由的象征,但终究是要接受他律他制的规律。 放到国人身上,随处丢垃圾的这一图景意味着:国人总是在追求为所欲为的自由,因此不得不接受法力无边的大政府的制约。 由此可以说,让孩子将大小便排到对的地方,并主要由孩子自己来控制这件事,其意义非凡。 大家都知道,孙悟空赌输了,这一点不必多说。

如来佛大家很敬仰,而孙悟空才是我们的榜样。于是,国内外无数风景圣地与名胜古迹,都留下了“到此一游”的中文。

第一流的小说家,都能经典地刻画出自己所在民族的集体无意识来。吴承恩描写的孙悟空在天边的柱子上撒尿的情景,与我看到的新潮女子带着小男孩在高大的椰子树下撒尿的情景,何其相像!

都能经典地刻画出自己所在民族的集体无意识来。吴承恩描写的孙悟空在天边的柱子上撒尿的情景,与我看到的新潮女子带着小男孩在高大的椰子树下撒尿的情景,何其相像!台湾学者孙隆基则直接认为,国人的大小便训练方式,是导致无数种不文明现象的根源。在他的著作《中国文化的深层结构》一书中,他阐述说:一些在大陆普遍存在,在香港与台湾也仍然可以见到的现象——随地吐痰、吐口水、拧鼻涕、当众挖鼻屎、搓身上的老泥、在人群中放屁、吃放时将骨头吐在桌上(在公众食堂则吐在地上)、将公众场所当作随便可以丢垃圾以及倒污水的地方、不守时间、不守规则、没有排队的习惯、对身体的动作失去控制(随处撞人、抖脚)等等——都是在孩提阶段没有训练好的结果。在人格成长阶段中,口腔期以后,就是肛门期,也就是将婴儿的注意力转向对排泄的训练之上。与西方人比起来,中国父母对孩童的排泄训练很随便。在传统时代,一般让孩子常穿“开裆裤”,可以随时随地大小便,根本不是像西方人那般,训练小孩由自己控制,按时按地大小便,养成有规律的排泄习惯。孙隆基借用了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弗洛伊德认为,一岁前的孩子处于口腔期(也称口欲期),一到三岁的孩子处于肛门期(也称肛欲期)。口欲期的孩子,快乐的源泉都在嘴上,譬如吃奶;肛欲期的孩子,快乐的源泉集中在肛门周围。肛欲期时,大小便的训练成为至关重要的事,父母如何训练孩子,会决定孩子的许多行为特点。孙隆基认为——这也是事实,西方人在大小便训练上,有两点不同,第一是比较严格,要孩子定时定点排泄,而不是随处排泄,第二是这件事主要是由孩子来掌握。相反,我们是比较随意,让孩子穿开裆裤,这意味着,我们认为幼童是没有能力有规律地控制自己的排泄物的,第二,大小便的排泄,不是掌握在孩子手中,而是由大人掌握。幼童时,如何对待排泄物,这决定了成年时,如何对待各种生活垃圾。我们的教养方式,导致了这样两个态度:第一,我可以随处丢弃我制造的垃圾,一如儿时可以随处排泄; 台湾学者孙隆基则直接认为,国人的大小便训练方式,是导致无数种不文明现象的根源。

都能经典地刻画出自己所在民族的集体无意识来。吴承恩描写的孙悟空在天边的柱子上撒尿的情景,与我看到的新潮女子带着小男孩在高大的椰子树下撒尿的情景,何其相像!台湾学者孙隆基则直接认为,国人的大小便训练方式,是导致无数种不文明现象的根源。在他的著作《中国文化的深层结构》一书中,他阐述说:一些在大陆普遍存在,在香港与台湾也仍然可以见到的现象——随地吐痰、吐口水、拧鼻涕、当众挖鼻屎、搓身上的老泥、在人群中放屁、吃放时将骨头吐在桌上(在公众食堂则吐在地上)、将公众场所当作随便可以丢垃圾以及倒污水的地方、不守时间、不守规则、没有排队的习惯、对身体的动作失去控制(随处撞人、抖脚)等等——都是在孩提阶段没有训练好的结果。在人格成长阶段中,口腔期以后,就是肛门期,也就是将婴儿的注意力转向对排泄的训练之上。与西方人比起来,中国父母对孩童的排泄训练很随便。在传统时代,一般让孩子常穿“开裆裤”,可以随时随地大小便,根本不是像西方人那般,训练小孩由自己控制,按时按地大小便,养成有规律的排泄习惯。孙隆基借用了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弗洛伊德认为,一岁前的孩子处于口腔期(也称口欲期),一到三岁的孩子处于肛门期(也称肛欲期)。口欲期的孩子,快乐的源泉都在嘴上,譬如吃奶;肛欲期的孩子,快乐的源泉集中在肛门周围。肛欲期时,大小便的训练成为至关重要的事,父母如何训练孩子,会决定孩子的许多行为特点。孙隆基认为——这也是事实,西方人在大小便训练上,有两点不同,第一是比较严格,要孩子定时定点排泄,而不是随处排泄,第二是这件事主要是由孩子来掌握。相反,我们是比较随意,让孩子穿开裆裤,这意味着,我们认为幼童是没有能力有规律地控制自己的排泄物的,第二,大小便的排泄,不是掌握在孩子手中,而是由大人掌握。幼童时,如何对待排泄物,这决定了成年时,如何对待各种生活垃圾。我们的教养方式,导致了这样两个态度:第一,我可以随处丢弃我制造的垃圾,一如儿时可以随处排泄; 在他的著作《中国文化的深层结构》一书中,他阐述说:

第二,我制造的垃圾,我负责不了,应该由别人负责。所以,这最终导致了我所住的“广州最漂亮的小区”随处可见垃圾,也导致了国人在国庆长假期间,将垃圾——即“成年人的排泄物”——随处丢弃。大小便的第二点哲学——他律他制,还导致了另一个副产品:即便放假这件事,都不能由各公司自己来安排,而必须由政府来安排。对此,孙隆基还论述说:中国式的社会是一个无力做自我组织而必须由国家去组织之物。 这两者结合起来,构成了一对奇特的矛盾。孙悟空尚是齐天大圣时,无法无天,为所欲为,自由自在,没有任何规则可以限制他。但他终究被如来佛制服,并服膺于如来佛给他的使命,而不是自己寻找到他的使命。这只猴子虽然是自由的象征,但终究是要接受他律他制的规律。 放到国人身上,随处丢垃圾的这一图景意味着:国人总是在追求为所欲为的自由,因此不得不接受法力无边的大政府的制约。 由此可以说,让孩子将大小便排到对的地方,并主要由孩子自己来控制这件事,其意义非凡。一些在大陆普遍存在,在香港与台湾也仍然可以见到的现象——随地吐痰、吐口水、拧鼻涕、当众挖鼻屎、搓身上的老泥、在人群中放屁、吃放时将骨头吐在桌上(在公众食堂则吐在地上)、将公众场所当作随便可以丢垃圾以及倒污水的地方、不守时间、不守规则、没有排队的习惯、对身体的动作失去控制(随处撞人、抖脚)等等——都是在孩提阶段没有训练好的结果。

第二,我制造的垃圾,我负责不了,应该由别人负责。所以,这最终导致了我所住的“广州最漂亮的小区”随处可见垃圾,也导致了国人在国庆长假期间,将垃圾——即“成年人的排泄物”——随处丢弃。大小便的第二点哲学——他律他制,还导致了另一个副产品:即便放假这件事,都不能由各公司自己来安排,而必须由政府来安排。对此,孙隆基还论述说:中国式的社会是一个无力做自我组织而必须由国家去组织之物。 这两者结合起来,构成了一对奇特的矛盾。孙悟空尚是齐天大圣时,无法无天,为所欲为,自由自在,没有任何规则可以限制他。但他终究被如来佛制服,并服膺于如来佛给他的使命,而不是自己寻找到他的使命。这只猴子虽然是自由的象征,但终究是要接受他律他制的规律。 放到国人身上,随处丢垃圾的这一图景意味着:国人总是在追求为所欲为的自由,因此不得不接受法力无边的大政府的制约。 由此可以说,让孩子将大小便排到对的地方,并主要由孩子自己来控制这件事,其意义非凡。在人格成长阶段中,口腔期以后,就是肛门期,也就是将婴儿的注意力转向对排泄的训练之上。与西方人比起来,中国父母对孩童的排泄训练很随便。在传统时代,一般让孩子常穿“开裆裤”,可以随时随地大小便,根本不是像西方人那般,训练小孩由自己控制,按时按地大小便,养成有规律的排泄习惯。

孙隆基借用了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弗洛伊德认为,一岁前的孩子处于口腔期(也称口欲期),一到三岁的孩子处于肛门期(也称肛欲期)。口欲期的孩子,快乐的源泉都在嘴上,譬如吃奶;肛欲期的孩子,快乐的源泉集中在肛门周围。肛欲期时,大小便的训练成为至关重要的事,父母如何训练孩子,会决定孩子的许多行为特点。

都能经典地刻画出自己所在民族的集体无意识来。吴承恩描写的孙悟空在天边的柱子上撒尿的情景,与我看到的新潮女子带着小男孩在高大的椰子树下撒尿的情景,何其相像!台湾学者孙隆基则直接认为,国人的大小便训练方式,是导致无数种不文明现象的根源。在他的著作《中国文化的深层结构》一书中,他阐述说:一些在大陆普遍存在,在香港与台湾也仍然可以见到的现象——随地吐痰、吐口水、拧鼻涕、当众挖鼻屎、搓身上的老泥、在人群中放屁、吃放时将骨头吐在桌上(在公众食堂则吐在地上)、将公众场所当作随便可以丢垃圾以及倒污水的地方、不守时间、不守规则、没有排队的习惯、对身体的动作失去控制(随处撞人、抖脚)等等——都是在孩提阶段没有训练好的结果。在人格成长阶段中,口腔期以后,就是肛门期,也就是将婴儿的注意力转向对排泄的训练之上。与西方人比起来,中国父母对孩童的排泄训练很随便。在传统时代,一般让孩子常穿“开裆裤”,可以随时随地大小便,根本不是像西方人那般,训练小孩由自己控制,按时按地大小便,养成有规律的排泄习惯。孙隆基借用了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弗洛伊德认为,一岁前的孩子处于口腔期(也称口欲期),一到三岁的孩子处于肛门期(也称肛欲期)。口欲期的孩子,快乐的源泉都在嘴上,譬如吃奶;肛欲期的孩子,快乐的源泉集中在肛门周围。肛欲期时,大小便的训练成为至关重要的事,父母如何训练孩子,会决定孩子的许多行为特点。孙隆基认为——这也是事实,西方人在大小便训练上,有两点不同,第一是比较严格,要孩子定时定点排泄,而不是随处排泄,第二是这件事主要是由孩子来掌握。相反,我们是比较随意,让孩子穿开裆裤,这意味着,我们认为幼童是没有能力有规律地控制自己的排泄物的,第二,大小便的排泄,不是掌握在孩子手中,而是由大人掌握。幼童时,如何对待排泄物,这决定了成年时,如何对待各种生活垃圾。我们的教养方式,导致了这样两个态度:第一,我可以随处丢弃我制造的垃圾,一如儿时可以随处排泄;孙隆基认为——这也是事实,西方人在大小便训练上,有两点不同,第一是比较严格,要孩子定时定点排泄,而不是随处排泄,第二是这件事主要是由孩子来掌握。相反,我们是比较随意,让孩子穿开裆裤,这意味着,我们认为幼童是没有能力有规律地控制自己的排泄物的,第二,大小便的排泄,不是掌握在孩子手中,而是由大人掌握。

问题的根源在于中国人的那种开裆裤式的“无私”人格。——台湾学者孙隆基九月底的一天,广州蓝天白云,风和日丽,我在小区里散步。我所住的小区,有“广州最漂亮的小区”之美誉,还有三湖六山,景色相当宜人。可是,和在国内风景区旅游一样,再美,也总会发现许多刺眼的东西——国人随处丢弃的垃圾。譬如,走在小区的一个台阶上,看到一个纸奶盒;经过小区最美的湖,看到湖水靠岸处浸着烟盒、可乐瓶和塑料袋等……必须说明的是,这个小区的垃圾桶布局很合理,每个垃圾不远处,都可以找到漂亮的垃圾桶。再者,小区的物业管理非常好,所以小区里穿梭的,都是住户,然而,他们却如此不爱惜自己身边的环境。每每想到这里,我心里总有愤怒与无奈生出。继续前行,到了一排椰子树下。很大很美的椰子树,但看到,一位年轻新潮的女子,将一约三岁的小男孩带到一棵椰子树下,褪下小男孩的裤子,要他在椰子树下撒尿。其实,再走几十米远,就有一个干净的公共厕所。一时间,愤怒与无奈在升级,而新潮女子带着小男孩在美丽的椰子树下撒尿的图景,和前面那个散步在小区各处的垃圾的画面,在我脑海中汇聚到一起,一句话在我心中翻腾:一样的,这都是一样的。也就是说,这两类画面,是一样的。并且,新潮女子带着小男孩在椰子树下撒尿的中国式图景,正是垃圾随便丢弃的画面的原因。更进一步说,这个中国式图景,也是国庆长假期间,国人在国内外旅游的各种不文明现象的原因。国人缺乏公德,这一点已成定律,旅游中的不文明现象,也只是其中一个方面的展现而已。最为国人所知的旅游不文明现象,是孙悟空干的,他与如来佛打赌,赌自己能轻松跳出如来佛的手心,然后一个跟斗翻到天边,发现天边有五根柱子,为了向如来佛说明自己来到过天边,他在柱子上撒了一泡尿,还刻上字“齐天大圣到此一游”。大家都知道,孙悟空赌输了,这一点不必多说。如来佛大家很敬仰,而孙悟空才是我们的榜样。于是,国内外无数风景圣地与名胜古迹,都留下了“到此一游”的中文。第一流的小说家,幼童时,如何对待排泄物,这决定了成年时,如何对待各种生活垃圾。我们的教养方式,导致了这样两个态度:

第二,我制造的垃圾,我负责不了,应该由别人负责。所以,这最终导致了我所住的“广州最漂亮的小区”随处可见垃圾,也导致了国人在国庆长假期间,将垃圾——即“成年人的排泄物”——随处丢弃。大小便的第二点哲学——他律他制,还导致了另一个副产品:即便放假这件事,都不能由各公司自己来安排,而必须由政府来安排。对此,孙隆基还论述说:中国式的社会是一个无力做自我组织而必须由国家去组织之物。 这两者结合起来,构成了一对奇特的矛盾。孙悟空尚是齐天大圣时,无法无天,为所欲为,自由自在,没有任何规则可以限制他。但他终究被如来佛制服,并服膺于如来佛给他的使命,而不是自己寻找到他的使命。这只猴子虽然是自由的象征,但终究是要接受他律他制的规律。 放到国人身上,随处丢垃圾的这一图景意味着:国人总是在追求为所欲为的自由,因此不得不接受法力无边的大政府的制约。 由此可以说,让孩子将大小便排到对的地方,并主要由孩子自己来控制这件事,其意义非凡。 第一,我可以随处丢弃我制造的垃圾,一如儿时可以随处排泄;

问题的根源在于中国人的那种开裆裤式的“无私”人格。——台湾学者孙隆基九月底的一天,广州蓝天白云,风和日丽,我在小区里散步。我所住的小区,有“广州最漂亮的小区”之美誉,还有三湖六山,景色相当宜人。可是,和在国内风景区旅游一样,再美,也总会发现许多刺眼的东西——国人随处丢弃的垃圾。譬如,走在小区的一个台阶上,看到一个纸奶盒;经过小区最美的湖,看到湖水靠岸处浸着烟盒、可乐瓶和塑料袋等……必须说明的是,这个小区的垃圾桶布局很合理,每个垃圾不远处,都可以找到漂亮的垃圾桶。再者,小区的物业管理非常好,所以小区里穿梭的,都是住户,然而,他们却如此不爱惜自己身边的环境。每每想到这里,我心里总有愤怒与无奈生出。继续前行,到了一排椰子树下。很大很美的椰子树,但看到,一位年轻新潮的女子,将一约三岁的小男孩带到一棵椰子树下,褪下小男孩的裤子,要他在椰子树下撒尿。其实,再走几十米远,就有一个干净的公共厕所。一时间,愤怒与无奈在升级,而新潮女子带着小男孩在美丽的椰子树下撒尿的图景,和前面那个散步在小区各处的垃圾的画面,在我脑海中汇聚到一起,一句话在我心中翻腾:一样的,这都是一样的。也就是说,这两类画面,是一样的。并且,新潮女子带着小男孩在椰子树下撒尿的中国式图景,正是垃圾随便丢弃的画面的原因。更进一步说,这个中国式图景,也是国庆长假期间,国人在国内外旅游的各种不文明现象的原因。国人缺乏公德,这一点已成定律,旅游中的不文明现象,也只是其中一个方面的展现而已。最为国人所知的旅游不文明现象,是孙悟空干的,他与如来佛打赌,赌自己能轻松跳出如来佛的手心,然后一个跟斗翻到天边,发现天边有五根柱子,为了向如来佛说明自己来到过天边,他在柱子上撒了一泡尿,还刻上字“齐天大圣到此一游”。大家都知道,孙悟空赌输了,这一点不必多说。如来佛大家很敬仰,而孙悟空才是我们的榜样。于是,国内外无数风景圣地与名胜古迹,都留下了“到此一游”的中文。第一流的小说家, 第二,我制造的垃圾,我负责不了,应该由别人负责。

所以,这最终导致了我所住的“广州最漂亮的小区”随处可见垃圾,也导致了国人在国庆长假期间,将垃圾——即“成年人的排泄物”——随处丢弃。

问题的根源在于中国人的那种开裆裤式的“无私”人格。——台湾学者孙隆基九月底的一天,广州蓝天白云,风和日丽,我在小区里散步。我所住的小区,有“广州最漂亮的小区”之美誉,还有三湖六山,景色相当宜人。可是,和在国内风景区旅游一样,再美,也总会发现许多刺眼的东西——国人随处丢弃的垃圾。譬如,走在小区的一个台阶上,看到一个纸奶盒;经过小区最美的湖,看到湖水靠岸处浸着烟盒、可乐瓶和塑料袋等……必须说明的是,这个小区的垃圾桶布局很合理,每个垃圾不远处,都可以找到漂亮的垃圾桶。再者,小区的物业管理非常好,所以小区里穿梭的,都是住户,然而,他们却如此不爱惜自己身边的环境。每每想到这里,我心里总有愤怒与无奈生出。继续前行,到了一排椰子树下。很大很美的椰子树,但看到,一位年轻新潮的女子,将一约三岁的小男孩带到一棵椰子树下,褪下小男孩的裤子,要他在椰子树下撒尿。其实,再走几十米远,就有一个干净的公共厕所。一时间,愤怒与无奈在升级,而新潮女子带着小男孩在美丽的椰子树下撒尿的图景,和前面那个散步在小区各处的垃圾的画面,在我脑海中汇聚到一起,一句话在我心中翻腾:一样的,这都是一样的。也就是说,这两类画面,是一样的。并且,新潮女子带着小男孩在椰子树下撒尿的中国式图景,正是垃圾随便丢弃的画面的原因。更进一步说,这个中国式图景,也是国庆长假期间,国人在国内外旅游的各种不文明现象的原因。国人缺乏公德,这一点已成定律,旅游中的不文明现象,也只是其中一个方面的展现而已。最为国人所知的旅游不文明现象,是孙悟空干的,他与如来佛打赌,赌自己能轻松跳出如来佛的手心,然后一个跟斗翻到天边,发现天边有五根柱子,为了向如来佛说明自己来到过天边,他在柱子上撒了一泡尿,还刻上字“齐天大圣到此一游”。大家都知道,孙悟空赌输了,这一点不必多说。如来佛大家很敬仰,而孙悟空才是我们的榜样。于是,国内外无数风景圣地与名胜古迹,都留下了“到此一游”的中文。第一流的小说家,

大小便的第二点哲学——他律他制,还导致了另一个副产品:即便放假这件事,都不能由各公司自己来安排,而必须由政府来安排。

对此,孙隆基还论述说:

中国式的社会是一个无力做自我组织而必须由国家去组织之物。

问题的根源在于中国人的那种开裆裤式的“无私”人格。——台湾学者孙隆基九月底的一天,广州蓝天白云,风和日丽,我在小区里散步。我所住的小区,有“广州最漂亮的小区”之美誉,还有三湖六山,景色相当宜人。可是,和在国内风景区旅游一样,再美,也总会发现许多刺眼的东西——国人随处丢弃的垃圾。譬如,走在小区的一个台阶上,看到一个纸奶盒;经过小区最美的湖,看到湖水靠岸处浸着烟盒、可乐瓶和塑料袋等……必须说明的是,这个小区的垃圾桶布局很合理,每个垃圾不远处,都可以找到漂亮的垃圾桶。再者,小区的物业管理非常好,所以小区里穿梭的,都是住户,然而,他们却如此不爱惜自己身边的环境。每每想到这里,我心里总有愤怒与无奈生出。继续前行,到了一排椰子树下。很大很美的椰子树,但看到,一位年轻新潮的女子,将一约三岁的小男孩带到一棵椰子树下,褪下小男孩的裤子,要他在椰子树下撒尿。其实,再走几十米远,就有一个干净的公共厕所。一时间,愤怒与无奈在升级,而新潮女子带着小男孩在美丽的椰子树下撒尿的图景,和前面那个散步在小区各处的垃圾的画面,在我脑海中汇聚到一起,一句话在我心中翻腾:一样的,这都是一样的。也就是说,这两类画面,是一样的。并且,新潮女子带着小男孩在椰子树下撒尿的中国式图景,正是垃圾随便丢弃的画面的原因。更进一步说,这个中国式图景,也是国庆长假期间,国人在国内外旅游的各种不文明现象的原因。国人缺乏公德,这一点已成定律,旅游中的不文明现象,也只是其中一个方面的展现而已。最为国人所知的旅游不文明现象,是孙悟空干的,他与如来佛打赌,赌自己能轻松跳出如来佛的手心,然后一个跟斗翻到天边,发现天边有五根柱子,为了向如来佛说明自己来到过天边,他在柱子上撒了一泡尿,还刻上字“齐天大圣到此一游”。大家都知道,孙悟空赌输了,这一点不必多说。如来佛大家很敬仰,而孙悟空才是我们的榜样。于是,国内外无数风景圣地与名胜古迹,都留下了“到此一游”的中文。第一流的小说家,

      这两者结合起来,构成了一对奇特的矛盾。孙悟空尚是齐天大圣时,无法无天,为所欲为,自由自在,没有任何规则可以限制他。但他终究被如来佛制服,并服膺于如来佛给他的使命,而不是自己寻找到他的使命。这只猴子虽然是自由的象征,但终究是要接受他律他制的规律。

      放到国人身上,随处丢垃圾的这一图景意味着:国人总是在追求为所欲为的自由,因此不得不接受法力无边的大政府的制约。   

第二,我制造的垃圾,我负责不了,应该由别人负责。所以,这最终导致了我所住的“广州最漂亮的小区”随处可见垃圾,也导致了国人在国庆长假期间,将垃圾——即“成年人的排泄物”——随处丢弃。大小便的第二点哲学——他律他制,还导致了另一个副产品:即便放假这件事,都不能由各公司自己来安排,而必须由政府来安排。对此,孙隆基还论述说:中国式的社会是一个无力做自我组织而必须由国家去组织之物。 这两者结合起来,构成了一对奇特的矛盾。孙悟空尚是齐天大圣时,无法无天,为所欲为,自由自在,没有任何规则可以限制他。但他终究被如来佛制服,并服膺于如来佛给他的使命,而不是自己寻找到他的使命。这只猴子虽然是自由的象征,但终究是要接受他律他制的规律。 放到国人身上,随处丢垃圾的这一图景意味着:国人总是在追求为所欲为的自由,因此不得不接受法力无边的大政府的制约。 由此可以说,让孩子将大小便排到对的地方,并主要由孩子自己来控制这件事,其意义非凡。

      由此可以说,让孩子将大小便排到对的地方,并主要由孩子自己来控制这件事,其意义非凡。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