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棒棒糖的大玉米
棒棒糖的大玉米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847
  • 关注人气: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枪手 音乐圈里的尴尬群体(图)

(2009-08-29 17:13:44)
标签:

音乐枪手

替身

文化

 

无意间在网上的某个论坛里看到了这个关于讨论在音乐行业里当“枪手”的帖子,引起了记者的好奇:


造飞机的工厂:我又给某著名音乐人当了一回枪手,说白了就是要我的署名权,没办法,我缺钱,人家给的价实在又很高,歌又可以再写,当然我不能说那人是谁,有同样经历的来说说吧。


deathpond:哪行都一样啊,哈……


繁华大道:我期待,我也能做“枪手”。


上官婉儿:这歌曲红了,你可以借此炒作一下自己呀。


银河列车999:我有遇到过,就是论坛不少人尊为“老师”的人,曾经六百块要我的编曲署他的名,当然,即使六千块我也不会同意的……他们经常做这种事情,不少人都有反映,至于是谁可能很多人也知道。


飞天猪古力:鄙视那种买作品的人!同情你这种卖作品的人。


葱头表扬你:没啥好鄙视的,一个喜欢虐待,一个喜欢被虐待。这是社会规则。


爱情诗人:“枪手”要有很好的自我心理承受力,开一枪就少一发出名的子弹,我这个人宁可攒着。


恋:很正常,这叫交易,没谁值得同情,也没谁值得鄙视。


其实,在音乐圈里当“枪手”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是看到这番讨论,记者还是忍不住想找到这个名为“造飞机的工厂”的“枪手”,想听听他的感受,但是几经周折,没找到他,却找到了他的朋友,一个和他一样有着“枪手”经历的杨先生,现在他除了做音乐,还是北京某高校的音乐老师,他给记者讲述了一个生存在音乐行当里、生存状态颇为尴尬的群体——“枪手”,他们的一些真实故事与生存法则。


【一个“枪手”的自白】


我从艺校毕业后就进了一个知名音乐人××的工作室,跟着搞音乐制作,那时候刚去,没客户资源,没经验,能够留下来混口饭吃是我当时的惟一想法。我的“老板”在我眼里就是“神”,我崇拜他、敬重他,能在他工作室学习,是莫大的荣幸。


有一次,老板吩咐我编一首曲子,因为急,我只用四个小时就做完了,后来,我收到2000元的酬劳。把这钱攥在手心时,我真是在偷笑,想笑出来但是又怕被别人看到,之后高兴地邀了好朋友,找了家门面看上去还不错的饭店,美美地吃了一顿。回到住处还把这个好消息打电话告诉了父母,他们听到后特为我高兴,四个小时就赚2000呐。


但过了不久,就高兴不起来了,我突然发现自己编的曲子在国际上某个著名的比赛中拿了银奖。我一下子变得懊恼起来,恨自己当时不该把作品这么廉价就出售了,可是,对于我当时的处境,真是别无选择。好长一段时间,就因为这件事一直想不通。


后来,是一位朋友帮我解开了困惑。他告诉我,“路遥知马力,你的能力时间会证明。”其实,当时并没有完全释怀,但是我觉得他说得对,于是更加努力。直到八年后我也成名了,成了一名知名的音乐人。现在再提当年的那件事,已成为笑谈。


【一个行内人的说法】


说法一:“枪手”为了讨生活


“其实哪个人心甘情愿做‘枪手’?说白了,就是为了讨生活。”周先生很坦然地说在这个行当里,做“枪手”就和吃饭一样正常。他劝记者对这个问题无需多想,只要把“枪手”所做的事,想像成是工人在工厂里做工就行。


说法二:“枪手”需借名人上位


“对于刚毕业的学生来讲,对于刚刚进入这个行业的一个新人来讲,有什么资格去‘要求’,如果不借着老师的光芒,有谁会相信你的能力、认可你的作品。这个行业里只有出了名,银子才会哗哗地来,如果你还是个无名小卒,你得要先糊了口。”杨先生这样告诫刚刚入行的新人。


说法三:名人无需自己动手


杨先生说,国内许多知名的音乐人,根本不需要亲自动手。“一方面,这行淘汰快、新人一茬接一茬,知名音乐人也希望有新的血液注入啊,这个时候借助新人的手是必然的;另一方面,一旦出了名,就会有若干人找上门来,业务量很大,一个月让你编100首曲子,你接不接?接了,以你一个人的力量能完成吗?肯定不能!那这个时候怎么办?找‘枪手’帮你,成本很低廉,但是由他们的手卖出去就是大价钱。”这或许就是“枪手”能够在这个行当里明目张胆地生存的理由吧。


【“枪手”=替身演员】


为了给“枪手”这个词多找一些解释,记者还采访了专门搞音乐制作的太原尚音工作室的负责人谢斌。在他看来,当“枪手”和当替身演员其实 都是一个道理。


★还有 “替声枪手”?!


“其实,不仅仅是作词、作曲这些幕后工作有‘枪手’的身影,替明星录歌的‘枪手’同样存在啊。”在谢斌讲出这句话之前,记者只相信它只存在于一些影视剧虚构的情节里,就如在影片《下一站天后》里,一个歌星的歌喉完全是由“替声”蔡卓妍饰演的角色来完成的,不成想,原来这个也是有现实依据的。


★“替身”“替声”不足为奇


“比如今天歌手不在状态,某句说啥也唱不好,或者他的嗓子临时出了问题,而且录音又特别急,只能找‘枪手’替唱,然后合成啊。虽然这种情况并不多,但是有。歌手把与自己嗓音很像的一些模仿者,偶尔当‘枪’使使。”看到记者瞪得硕圆的眼睛,谢斌提醒记者放松,让记者看待这件事就要像看待替身演员一样,无论是“替身”还是“替声”都不足为奇。


★差钱才去当“枪手”


“其实当‘枪手’的多是些学生,他们要的名誉少,一心就是想学习。而且报酬可观啊,比他们跑场子来得多,你跑场子唱歌,一晚上也就一两百块吧,可是作个曲子,写首歌,动不动就有千元到手,为了生存嘛,就和一些写剧本的‘枪手’是一个道理,现在的名编剧,那么多本子,都让他们写,写的过来吗?”谢斌所说印证了之前杨先生说的话,“都是为了讨个生活。”


谢斌讲,人在生存压力下,好多原则都可以不要。“你像迟志强,从监狱出来谁还请他?现在不又开始唱酒吧跑场子了。还有大名鼎鼎的迈克尔·杰克逊,为了还债还在赌场唱歌嘛,这是什么?这就是生活!”


【记者手记】


在做这个采访时,总是不自然想到那首耳熟能详的歌曲,“我们都是神枪手,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多么令人振奋的歌词与旋律,可是采访完后,记者倒想把这句歌词改一改,“我们都是神枪手,每次开‘枪’只为讨一点生活费。”或许,这就是一种生存状态下必须承受的尴尬吧。


本报记者 温丽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