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眷恋列车的车站

(2012-09-07 22:39:13)
标签:

何敏翔

眷恋列车的车站

答谢

下棋

喝酒

眷恋列车的车站

 

 

眷恋列车的车站

 

眷恋列车的车站

    虽然忙,但今天下午3:00,我还是去了梦都大街28号,参加《眷恋列车的车站》作品研讨会。

   《眷恋列车的车站》是一部散文集。作者何敏翔先生,是江苏省报刊副刊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赵本夫、储福金、周桐淦、叶兆言、汪政、黄毓璜、鲁敏、薛冰、吴晓平、梁晴,老报人王劭(高风),各大媒体记者,参加了研讨会。

     研讨会由江苏省作协散文工作委员会主办。《雨花》杂志主编姜琍敏主持会议。

    一本散文集,这么多名家捧场,说明作品不错,说明作者不错。

    叶兆言说:“何敏翔的作品研讨会,我肯定来,而且要开到结束,不会中途走。”

    评论家汪政老师的发言很有新意。他计划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起,报纸副刊对中国散文的贡献着手,谈何敏翔的散文。

    我也有一个简短发言——

 

    我有幸和老何同事过。我很敬重他。几年来,他请我吃饭,我一顿没去吃过;他让我办事,我没一件没办过。

   我的印象中,老何总是在努力做文学之外的事,比如下棋,比如喝酒,比如想发财……但是,老何下棋,没下出名堂;喝酒,也不是最海量的;发财,好像至今没发大。老何绕不过去的,挣脱不过去的,老何骨子里是一个文人。

   在老何打电话邀请出席座谈会、派人专程送书之前,我就看到了《眷恋列车的车站》。出版社之间交流样书。有一天中午,我随手翻到《眷恋车站的列车》,一看是何敏翔的。作序者,王劭,我不奇怪——老何非常尊敬王老,王老是副刊协会的魂;还有一个作序者,储福金,我也不奇怪,福金老师是围棋高手,真下起棋来,能让老何二两子。老何出书,我不奇怪。老何终究会写文章,会在酒与酒之间,棋与棋之间,工作与工作之间,张罗与张罗之间,写文章。写多了,就有一本书。

   我每天中午都看。每天看一两篇,开卷有益,掩卷有思。

   我以为,《眷恋车站的列车》中,最能代表老何精神的是《老苏的不甘》。老何的率真,老何的性情,老何的才华,老何的深思,老何的精巧,在这篇文章中得到了近乎完美体现。一篇短文,从小处入手,气度不凡,显大家气象。

   老何是报人。近二三十年来,他是和副刊打交道的。我觉得,老何就是一张报纸,4版。第一版,时政——他是协会领导,又在民进参政议政,有模有样,与时俱进,呼风唤雨;第二版,社会——他关系复杂,三教九流,勾心斗角,门道很多;第三版,生活——他下棋、喝酒、研究方言、探究音韵,风吹草动,五花八门;第四版,副刊——老何的《眷恋列车的车站》就是副刊。

 

    老何最后发言:“我是车站,大家是列车。一趟趟列车过去,给了我很多的好风景。”老何这段话,既是答谢,也是对书名的解释。

    祝贺老何,祝福老何!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