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伊斯兰诗刊
伊斯兰诗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971
  • 关注人气:1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伊斯兰诗刊》(总第四期)

(2015-09-15 14:19:59)
标签:

诗歌

《伊斯兰诗刊》(总第四期)

伊斯兰诗刊   (总第四期)

主       编      韩文德
副  主  编      钟   翔  
本期责编      撒玛尔罕    马汉良
——————————————————
中国少数民族诗人诗选 (二)
目录
高天厚土
秋夫的诗................. 秋  夫(撒拉族)
沙戈的诗................. 沙  戈(回族)
韩国鑫的诗...............韩国鑫(撒拉族)
诗歌天宇
深雪的诗.................深  雪 (回族)
深蓝之鹰的诗...........深蓝之鹰(回族)
白雪的诗.................白  雪(回族)
天象密码
白军的诗.................白  军(回族)
吉狄吉万的诗............吉狄吉万彝族)
程向阳的诗....................................程向阳(汉旖)
————————————————

第一栏目/高天厚土

秋夫的诗

A   黑 

总有黑老鸹引领  古浪古浪

空谷回应他窸窣的消息

        或者告诫或者向土地祷告

        那一盏摇曳的灯念叨着

        关于张三不会伤人的神话

        屏息地裹紧睡熟的黎明

         屋外有夜走过的沙沙声

 

远处帐篷里的老牧人

安详地擦着一支老枪

也许是遗传基因的关系

他懂得狼最怕原始的火种

默默地把安全装进枪筒

    那是一个浑圆的静谧

 

近前些那座草绿色的场地

闪烁着一枚镶金的星子

让一群光丁玩平衡杆的游戏

它不会咬人你用害怕

它机智地嗅出星子和准星的原理

    那是一个方方正正的平衡

 

黎明衬出山岗黝黑的影阴

它欠着细腰和初日一起站起

张着长嘴象刚施过刑的钢铡

霞光涂给它一身绚丽的火晕

 

它蹒跚地走出草窠  跨腿慢跑

时而停下嗅一嗅气味  它无须返顾

这阿兹拉死神麾下残忍的卫道士

 饥饿和贪婪赋予它不知畏缩的剽悍

它只眷顾不使秃鹫叼去它的隐藏的狼崽

那是他的勇气的晨曦

 

山坡下滚动的羊群刷去它赢瘦的困倦

    那洁白鲜嫩的荔枝

    是少女唇边成熟的爱情

    去吻吧  用粗粝的舌头

    只消轻轻一舐

    便露出和死亡接吻的微笑

 

它鼓起夹板般贴紧的肚腹

向苍穹发出长——长——的嚎叫

    那是死神滴血的螺号

    那是原野浩荡的大气

    物竞天择的永恒的哲理

 

它慢慢地逼近目标  突然地

窜出牧人的腋下  突进羊群

把利爪插进懦弱者的蜜月

    你们跑吧  在它闪电般出击下

    你们这些违背天意

    也无可使用牴角的兔们

    在善跑的优绩中暴露屁股

 

在一阵和牧者的周旋之后

饱尝着大自然赏赐的筵席

而后躺下来作着血腥的梦

准备给猎人奉献紫貂裘皮

把狼心剜去供上死难的祭坛

 

翌立  它又在黎明的天际奔驰

    它前弓后箭的身影

        映进宇宙的逆光


 B  人 与 鹰


它来时

有一股响动  是风暴的气息

    带着雷电的血腥

 

当他飞过  和崖壁的哨塔平行时

那个架线工因端视而扶正他的帽盔

    它猛一掉头  扑朔闪翅

    击爪间有天空析裂的声音

    ——它懂得了人的敬礼

 

它飞升、盘旋

地下是煨桑祈祷的香火

和长号的鸣鸣声一起升腾

 

它俯视着众鹰抢食的腐尸

发愁总不能把活着的心

    携上天空

    品尝至高无上的跳动

 

    去接受天葬吧  让灵魂

    擎起向天空繁衍的梦

    (铜铃般的眼因愤怒而通红)

 

一声长唳  它只啄去了

    死者的眼泪  去巡视

        更远的血滴

 

C  大 


狂欢的石榴树已经成熟  硕果累累

忧愁的根在地下卷曲

 

灼烫过冰冻过惊悸过战栗过切割过

皱纹纵横如寿星老人的脸  成熟了

椋鸟在战神的头盔筑窠作着飞翔的梦

然难产的剧痛已形成记忆

和地球的体积  等比例

            隆起

            增厚

废墟里有思想的活土

 岩石孕矿脉之花蕾

 

希望之犁划开金色的肌肤

花朵蒂落

 而种子入土

躯体羸瘦成细长的麦秆

负荷起颅骨沉甸甸的穗头

地平线扭曲


边缘上的思索

戈壁的砂是碱性的  蒸发后

变成复杂的射线  铸成

盐的月亮、碱的太阳、铁的史诗

钙化为男子汉的骨骼

他们是两足的蜥蜴  是沙漠的灵性

他们无泪

 

职业开荒者因脱水而归于海绵

吸吮海  而后变为珊瑚礁岩

他们是海的族类

 

后来者是季节的凤尾兰  他们不懂

何以终身流放的禾麦长成青铜纪的矿苗

而君子兰也有了土著民族的籍贯

他们踩破来不及凝固的鲛人的泪珠

最不善于幻想的农艺师也憋不住

从试管冲向宏观世界的边缘

 走向诗人的浪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沙戈的诗


A   磨  

 

磨刀匠停在风中

等待被岁月摧毁的锋刃

 

又黑又重   一把刀

 ——厨子毕生的宝物

 

被羊的骨头咬掉了白刃

又黑又重

 

磨刀匠

仔细刮拭着刀刃

像疼惜自己的婴儿

 

在这世界底部   微芒闪耀

一双糙手

一点点顿悟了细小的沟壑

 

就一点点抚平了   厨子

所有的

悲伤

B   讲 

 

听你讲述童年

听不出喜悦与苦难

听你讲述母亲

听不出爱与不爱

听你讲述爱情

听不出燃烧与熄灭

听你讲述写作

听不出享乐与艰难

听你讲述——

你的故事

故事里的人物

人物中的跌宕

     

 还在讲述

 后半段人生   发出了光亮

 蜡烛的微光

 在我的梦里

 你却不再讲述 

刚一停下

我立即醒了……

 

  • 阿拉丁神灯

 

一个静谧的人

边走边摇晃着瓶子里的水

——有毒的水,甜蜜的水,酒的水

易燃易爆的水…… 

       

 C   沙 坡 头


沙漠   干旱

干旱也是好的

 

一只蜜蜂    一片草艾

一匹低垂的骆驼……

 

干旱    还在蔓延 

蔓延   也是好的

 

那些植被和水

光斑和足迹……

 

金色的反光都是好的啊

比紫外线的照射还要洁净

比即将枯竭的魂灵   还要闪亮!

 

D   随 

  

我要的不多

一点安慰    一点大气层中的气体

也是无色的

和我低温的左乳   穿越此夜

你的声音  也是无形的

停在我的岸边

有了水的形状    但并不将我淹没

四面环水    坐拥孤岛

写下几行字

但并不叫做诗歌

 

E   城 

  

深夜  

指挥交通的女子

半裸上身

丐帮老大

威严地收受来路不明的银子

叫花子四平八稳   沿街乞讨

说唱艺人拖家带口 

简易音箱   嘴衔口琴  脚击锣鼓

意气风发的路人

在想象中想象

在欢呼雀跃中   收紧了胸膛里呐喊的风……

    

  F  痊 

  

病的深渊

慢慢起身

含铅的一小股风

擦洗去年的翅膀   光秃秃的

没有羽毛的双臂

 

 我要冰冷的清水

清水里的碳水化合物

我要伸出索取的手

病愈之前    咽下了食物

 

我要蹒跚着滑下陡坡

服进最后一味苦药

用好的身体

擦亮    一根柴草哭泣的嗓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韩国鑫的诗


A  黑骏马如此依恋草原

                                

那一夜,辽远的草原渐渐睡去

鸟类和河床里的鱼尾叶只在梦中遨游

唯有黑骏马清醒于草原深处

目光投射着千条道路,如催动的潮汐

纵然莽莽苍苍的风雪之夜

茫茫雪岭。灵性的生命

是关于自然的另一种传说

在黑骏马疯狂的晚唱之中

奔腾不息的是雪崩。是昔日

漂泊不定的情人火焰般燃烧的情绪

融化为汨汨流淌的河床

 

就在这一瞬间

我感受了春夏秋冬在草原的变幻

领悟黑骏马如此依恋草原

我在暗夜里承受无声倾泻的

灼热的太阳。暖流在寒冬中涌动

牛角高高在上,喷洒呛人的血气

随之踏上征程


而我伤感于那一曲动人的琴声

或那匹一千次越过死亡线的黑骏马哟

迎面扑来逼人凌厉的黑骏马哟

一声长嘶撩拨狂喜的黑骏马哟

融进每一个上路人伤感的泪中

犹如九十九次葬礼之后

总是炊烟围绕着那座野草青青的墓地

总是听到熟悉的洞箫

野火旁的父兄们仍在背手踏脚

哼着温情脉脉的号子

用质朴的情调

洗礼上路的情人

 

是的,那一夜

我想的很多,却说的很少

 

 

B   少女走向山的那边

    

少女走向山的那边·······

 整个午后  西伯利亚的强劲寒流履

行到山的那边

似乎是追踪是冲刺是示范的舞蹈

熟悉的口哨过后

时与空的变奏曲膨胀成古高原第一个

压韵的微笑

阴山那边  

卷发郎的琴声合拍着阴

一次次  古董的肺叶一片片枯落了

抽搐的舞台上  一柱旋风使桔红的

纱巾黯然失色

女人杌陧地悄悄泪下

然后是最后的台词

是关于爱之梦的诱惑


的确  千百年浑黄的冷漠与隆隆隆隆的雷声

正巧交合

而少女又一次熟悉的箫音

 

也许,悠悠牧歌是鞭笞苍穹的最初情

也许,大起大落有声有色

是有血有魂的闪电之叛逆者

也许,熊熊燃烧的

篝火边的摇头舞与醉月对峙

也许,明天的草原

是含苞欲绽的蓓

是裸肩裸背的流行歌曲

也许.....

 

少女走向山的那边.....

此刻,风沙又轰响着充斥于天地之

女人的脊背确实有什么

从悲怆中走向荒原的心壁

女人的马靴里确实有什么

自脚掌走向神经的中枢

女人的情绪渐渐躁动起来

女人的口哨也渐渐躁动起来

四月的太阳巡视陨垂的古高原

脚下蠕动的沙粒亢奋地寻找马脊背

而女人怀里的婴儿无休止地打喷嚏

跌扑中见到的蜥蜴爬在石头上喘息

蜣螂的手足高频率的扭动时髦霹雳舞

女人轻轻埋没这一切

       一切颤抖的造型

荒原依旧奏响没有惆怅

没有期待的古老调子

远眺西天落日:明天

也许太阳会从西面升起


少女走向山的那边......

女人的情歌是河床里卵石间穿梭的鱼

默默垂钓者脊背发凉

从春天到秋天

从秋天到春天

而沉积的泥沙是无数枯落的芦苇

轻轻地轻轻地潜入女人期待的眸子

揉着揉着爆发出女人炽热的情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二栏目/诗歌天宇


深雪的诗


 

A   无题

 

空中,一盏灯。

 

投射,地下

一片池。

 

建筑里外,

困惑的鱼。

 

仓促。疾过。直至无存迹

——最初的年少过客

薄忆荒园。

 

或许也有人空眠时坐起

喃喃自语,讲述

荒凉、孤寂的山坡

 

 

B   我要在夜里牵马上路

 

冬末的风掠过黄昏

屋顶候鸟的影子便去了远处

我的一匹马始终在颠簸

 

多少年来,我不断眺望与惶恐

深夜中,我在孤绝的境地漂浮

浓郁的黑夜紧紧裹住我的耳目

 

我在宇宙的一粒尘埃中采集种子

以光的所投储存时间的线团

也缠走身心细生的褶皱

风雨无阻河川伏地

 

我要在夜里牵马上路

一步一步,一同赶往远处

 

 

C    以己为灯

 

收获,并不全是喜悦

有些熟了的东西会是伤口

只要出点力气,成长的事物也能让它自行消亡

 

哭诉无声或有声。我必以己为灯

夜路不短,行人不多

嘶叫的马和车一匹、一架

 

某些气息来临,带走安定

恐惧是自然的东西

不同于睡眠,任由被盗

 

看得见理想实现的现状

看得见磐石与春雨如何折磨

看得见你在暮色孤绝之枯容

 

给你刺目,无法妥协

恕我的光不为你照亮

 

 

D    黑眼圈

 

也许只要闭上双眼

黑夜便悄然送你进入睡眠

你的疲倦一层又一层

那么浓

不要总在午夜泡喝咖啡

久喝成瘾

之后会少了许多的梦

有些本该在梦里去相见的人

遗失在你的清醒中

圈在了黑夜之外

 

 

E     病于沉默的哑中

 

在白纱的缝隙之中,探望

天空与建筑看起来纹理有致

腐烂变皱的下巴隐隐散着疼

今早的雪迹,都到了天上

同这个小城所有烟雾苟合

一股冷流缠住脚趾

麻木感,忘了自身的存在

心思虚实浓浅,病于沉默的哑中

城东苍穹悄然生下一胎黑夜

华灯初上,车水马龙

苍白成黑,融入啼笑

 

 

F    他乡无梦

 

梦乡择我于天地之间飘浮

我探得熟睡之人于梦中安稳

 

城中灯火浑浊了多少楼宇

而淅沥夜雨又凄凉了几许身影

 

你在哪里

我在哪里

我们游荡在不知名的边际

 

夜色消散起

错过的夜梦

与要怠慢的昼欢

说不清已辜负了谁

 

帘子袒露出里面欲遮物像

倒惹偏差了一座梦乡

我拐走到了他乡

 

一宿

独自飘荡

——————————————

深蓝之鹰的诗


河州脸谱(组诗)


A    动物篇


那悬崖险峻 高耸

似乎要把自己的尖端刺入天空的眼睛

广阔平静的大海

静静环绕

把注目的视线向远方延伸又延伸

端庄  肃穆

耸立在崖顶

双翅还没有展开

眼睛喷着燃烧的火焰

晴空万里 湛蓝如洗


B   含羞草


绝世之魂

在夜间悄悄绽放

从生命原初中

就开始修炼你鹤立鸡群的生活模式

浓重的暗夜包裹万物

你的俊美之旅开始起航

一枚又一枚凝聚心血的花瓣绽开

你无声的微笑就燃烧

我的心灵之目如火炬

透过暗夜,看清远方

从远方回光返照

也看清自己所展示的绝美之容

从而

内心深处深深喜悦了自己


C   寻找诗歌的人


针叶松挺立

亭子残破

四双脚步  拾级而上

颤颤巍巍

如饥渴中投向食物的利箭

远方

一抹暮色袭来

渐渐加重头上的重量

转动目光

苍茫  斑驳 层叠

这些秋的眼睛进入视线

沿着小河,向上游追寻

向源头的雪山走去

雪山静默无言

石头上斑驳的花

和你的心灵结成兄弟,相互推手

枯草的身体上

一颗脑袋,凝结成盛开的莲花

白色的天使之吻

突然间

由天庭坠落人间

停留在

枝干的顶端

而阳光

那射穿阴影的阳光

暂时还没有降落

而我们

则是猜想阳光色彩的人

由八双眼睛组成

对着我们的身子

摄像机  在自动跟随拍摄


D   积石山


层层的古卷中有你的名字
黄流也从你身上流过

现代的许多人遮蔽了耳朵
听不进你的名字

你怀抱里的远古儿女
贫瘠地吮吸着你的汁水

一挪步一挪步的影子
缓慢地蠕动着

解下多层的皮
流不满一滴血

 

观注者的目光灼伤了
抚摸者的手心皴裂了

那明媚的月光
从没有在你的身上霞光万丈

老人老去了
孩子逃走了

默默的目光
始终静盯着你的心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白雪的诗

A   梅雨季节


梅雨季节

雨总是来得急迫

从来不提前预约

从来不管你是否愿意

午休时刻还浅笑盈盈

就那么几小时后

忽然触景伤情

一脸忧郁

 

噼里啪啦冲下来

劈头盖脸地一顿发泄

不管你是否带伞

也不管你是否受凉

就这么放肆

就这么猖狂

潇洒地快乐着自己

洒脱地无视一切

 

B   你是一本书

 

你是一本书

我总是小心翼翼地翻开

生怕碰伤了

你那稚嫩的皮肤

它一旦撕裂

再也无法愈合

留下一片空白的伤痕

空白的执着

不完整的身体

不完整的故事

挥不去的遗憾

赶不走的忧伤

将会一直纠缠

一直纠缠

直到拥有

完整的一个你

 

叹息这一刻

总是在梦里轻扰

只因为读懂了

读懂了你生命的一部分

那丢失的一部分

越是思念

越是心痛

 

C  

 

揭去那一幕

神秘的面纱

如一团火

烧灼了眼球

奏响那心琴之弦

一曲月光

倾诉衷肠

你是紫

优雅的一道闪电

瞬间直击神经

让人逃脱不得

 

你是紫

忧郁而冷艳

张扬而端庄

你魔力四射

倾国倾城

恋着你的紫

渴望你的城

让我住进去吧

让我住进你紫色的宫殿啊

进入你紫色的心脏

倾听那紫色的声音

让我在你那紫色的细胞里

安眠吧

 

 

D   那眼泉水


一双眼睛

浸泡在,泉水的灵魂深处

深深的泉

黑黑的眼

是泉水洗刷了眼睛身体的污垢

那泉水的心池里流淌着

一双黑色的眼睛

凝神注视着她的灵魂

黑暗弥漫着茂密的森林

一双眼睛路过这里

偷偷窥探

远处小木屋,微弱的灯光

踩踏着,一粒粒风尘的尸体

也把夜的宁静

撕成了碎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三栏目/天象密码


白军的诗


A   恰似这场雪

 

恰似这场雪,孤寂

背着黄昏,从旷野飘来

落在我身上

似乎找到了属于它的天空

 

在这座小城,只有我

显得和这场雪一样

 

雪,还是不肯停下来

几天了,天气持续阴着

而我,从夜晚到白天

从白天到夜晚,大多躺着

感觉悲哀,区分不开疲倦——

 

越发的孤寂,从旷野铺展开来……


B   我的村子

 

我的村子里,还剩最后一家人

两间房子

荒凉的像一个世界

落满了雪

 

村子里的这条路,我走了二十几年

而今经过

像走进一个黑夜

 

我的村子,冷落而怀揣寂寞

离开她的雪花,飘得远远地

说不定,有些雪花

飘到我现在住的地方……


C   给妻书

 

你倚着我,细嫩的脸

紧贴着我的脸

我感到了你脸上的温热

原本的睡意

轻了许多

 

今天,我应该送你一朵玫瑰

看着你,打开它之后的喜悦

与如此多的幸福

然后闭着眼

回想着我们过去的点滴

 

而我,醉在黄昏

心沉在杯底,醒来之后

连遗憾都来不急收

 

D   安静之诗

 

真好,一瞬间

死亡,痛苦、伤害、背叛、伤心

以及爱…… 全都除外,

 

他们坐在一张桌子上

这些人,掠过我的头脑

顺着我们的生活

投射着一股冷气

 

如果明天有太阳,气温还不太低

就去看几只飞翔的鸟,

远山 和干枯的树枝,

心里最好也能空出来一些

像窗台空出的部分

存放一些微笑和温暖

 

冬天了,尽管太阳有些苍白

慢慢地,我们就能感觉到美丽

接近于夏天——

 

E   最后的歌

 

没有你的一点音信,姐姐

没人能取代你。我能想到

你头发上落满雪瓣

眼里充满泪花

 

你听不到清晨布谷鸟的呼唤

听不到夜晚星星的情话

听不到我给你讲的童话故事

看不到我的微笑,转过身去的影子

我知道,你怕寂静

就唱给你一支歌

 

姐姐,以前我们

摘下的几枚枫叶

还夹在我的书页中

不过有些干枯

 

我不责怪你,丢弃满坡的桃花

但我怀念,你紧盯着我的双眼

 

今夜有风,姐姐

你的长发飘扬,散发着香气

扑到我面前,宛若你就在身边

紧紧钻进我的怀里

 

或许,令一个地方

因我腾出的位子

春天才这么寂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吉狄吉万的诗(彝族)


A   火把


最大的障碍不是黑夜

而是自己

省下诅咒的精力

点燃一枝火把

既打通了明天

也照亮了别人


B   火塘


一只只蚊子吸尽了血

还呜呜地哭穷

一条条狗拣光了骨头

也四处乞食

母亲大把大把地烧旺

而火塘边落坐的

常常是冷得哆嗦的

不速之客

为什么故乡不见冻死骨

从祖辈开始沿袭

进门是春天

出门

才是春天


C   哭嫁


谁也垄断不了彝家女的心

一半是父母

一半是恋人

割下一半远走他乡

舍得吗

见证了出嫁场面

再铁的男子汉

也熔成水

什么“小三”“小四”

纯粹是野狗的游戏

但彝人不屑于靠山

只爱把自己的命铺成路

悄悄置于妻子的脚下

山山水水

水水山山

捧起一粒泥土

也有妈妈的乳香


D   泉眼


我向往大海

但我更敬畏泉眼

千万层岩石挡不住它的路

漫天风尘弄不脏它的血

没有理由

奔向千家万户

没有理由

投入更广阔的沙漠

漫漫长路

谁能顶住落寞

它却哼起小调

如此折腾

它还能继续自己吗

泉眼干涸的一天

也是大海枯竭之时


E  


一闻到它的气息

牛鬼蛇神也退避三舍

身居简陋的岩洞

却胸怀天地

风云

汇聚于它的眼睛滚动

和谐

浓缩于它的心脏沸腾

在一山香甜的鼾声中

它的星空从来没有宁静

没有谁赋予它的使命

鹰的一生

 

从来不属于自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程向阳的诗


A   打开阳光的花朵


打开阳光的花朵

身前身后的雨水或者阳光

左边的文字 正期待右边的语言

说出天空的蓝和雨水的蓝

雨水打湿一千次 梦想拥有一千次

这是守望节气的太阳

一点文字不会说出幸福

一些语言不会说出孤单

众多的姐妹窃窃私语

大片的花朵刚好经过

幸福生活或者足够份量的

过去和明天 春天找自己的绿

除非 对一切无动于衷

一片败叶 一朵落花

却是被文字和语言击倒的心


B   四月的向阳时光


四月的向阳时光 从粤东惠州

一直燃烧到湘中长沙

时间已经透支 文字已经过界

诗歌的车票和拥挤的语言

直接抵达向阳车站

四月十九日 祝福的文字要简写

前胸贴紧东江背靠湘江

遥祝的一碗水酒

有文字里的风雅颂

有节气里的春暖花开

甚至醉卧的八方水土和一江春水

三千里长风浩浩荡荡

向阳向阳 名字响亮

抓一把文字下地

种出遍野阳光灿烂的日子


C   风在人间来回走动


一片残阳斜挂天际

风在人间来回走动

蚯蚓忙着帮种子拱开泥土

与大片清草套近乎

天暗下来 星子挣扎了一下

想与另一颗星子靠拢些

等待夜的动作片

激情上演

晚归的鸟雀拖儿的拖儿

带女的带女

半个红月亮爬上山头

对人间的一切不动声色

你抱着一坛老酒欣喜若狂

勾引我诗歌里酒虫的爬出来

扰乱了瑶池的一场盛宴

打破了生活的半壁江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