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夜苍老
一夜苍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325
  • 关注人气: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彩排(一)

(2009-04-10 23:52:57)
标签:

大学毕业

无语城

女孩若寒

分类: 彩排

   四年的大学生活即将结束。每到此时,操场和草坪便成了最受欢迎的地方了。要好的同学,三五成群,在喝了几杯酒后来到这里,趁着酒劲,唱几首歌,说说彼此的过去与将来,谈谈同窗生活的趣事,善意地调侃一下;再或者,是分别在即的恋人们,在草坪散步,说些风花雪月的话题,浪漫地拥吻,或者,是忘情地拥抱,并因了不远的分离而轻声哭泣。毕竟,这是学生时代的终结,它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和另一个时代的开始。
    若寒和阿帆也不例外。相拥着在操场散步,一圈又一圈,却谁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仿佛唯恐打破这份默契一样。他们都是炼制系的学生,四年的同窗生活,共同的兴趣爱好使得他们越走越近,并且,深深地爱上了对方。如今想来,学生时代的感情也许是最纯洁的一种感情了吧,他们可以毫无顾忌地想爱就爱,对于人们所常常要考虑的门第、收入、地域等问题几乎想都不想,至于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琐事,则更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了。正因如此,学生时候的爱,虽然浪漫,却往往经不起现实世界的风吹雨打,大多免不了夭折的命运。它只是一种极美的回忆,永远尘封在那一年的日记里,翻过后也就不再提起。
    “留在北京吧,好吗?以你的成绩,是完全可以留下来的。我要你留下来——为我留下来。”阿帆在若寒的耳边低语。
    若寒没有说话,只是把头下意识地往他的怀里靠了靠。受到她这无声的鼓励,阿帆紧紧地把她搂在怀里,动情地轻吻她的发梢。
    就这么相拥着,许久许久。蓦地,他发现她在自己的怀中哭泣,这让他意乱心慌。
    “怎么了?别哭,好吗?我不喜欢看你哭,我不想让你受任何委屈。”
    擦干脸上的泪,若寒抬起了头。“我不会留在北京的。”
    “为什么?难道,难道你不喜欢和我在一起吗?”
    “不是的。我很想和你在一起,永远和你在一起。可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不可能?只要你愿意,你完全可以留下来的啊!”
    “别再问了好不好?我说过了,不可能的!”若寒猛地挣开了他,哭着跑开了。只留下他一个人怔怔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夜已深。躺在床上,若寒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四年来阿帆对他的关怀,一幕一幕在脑海里涌现,刺痛着她的心。留下来,他们会很幸福的,他会对自己很好的。若寒相信这一点。可是,父母怎么办?母亲多病的身体,父亲苍老的面容相继浮现在她眼前——离开了家,谁来照顾他们?她——能舍得吗?那么,与他分手?她——能舍得吗?
    “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觉?想什么呢?”听到她的叹息,舍友阿芸关切地问她。
    她们一直是要好的朋友的。她把自己的矛盾心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阿芸。
    “就这点小事啊?这太简单了。”阿芸一翻身坐了起来,“让他到你那里啊。如果他真的爱你,他会去的;如果不去,那就证明你在他的心里还不如北京重要,那还不如痛快分手。”
    “可是,留在北京,他会有更好的发展的。为我而放弃这些,我不忍心。”
    “你太幼稚了!为了爱情做出点牺牲是应该的。你不能留下,那么就只有他随你去。正好也可以借此试探你在他的心中是否真的那么重要。何况,如果真有能力,在哪里都一样会有好的发展,不一定只有北京才是最好。”
    “到你那里?”阿帆沉默了。燃一枝烟,他许久没有说话。
    “不愿意就算了,我不勉强你。”看到他的沉默,若寒有些委屈。“我重要还是北京重要?”她这样想,只是,她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
    “我不是说我不愿意去。”看到她有些生气,他忙着解释,“对我,这不是问题。只是我的父母未必同意。他们已经在北京为我找了份很好的工作。到你那里,他们一定会反对的。”
    “那怎么办?”
    “我暂时还不能说服他们。你先回去。我慢慢做他们的工作。总有一天,我会去找你的,不顾一切——相信我,好吗?”
    那个时候,若寒的心里很是感动,为他的话。可是,那些个所谓的诺言或者约定,真的能让人相信吗?会不会只是在无聊时随意说说,用来打发寂寞而已?不顾一切,这就是不顾一切吗?如果现在阿帆为了父母而不能和她在一起,那么以后就会因为别的原因而不去找她。如果他真能为了若寒而不顾一切,又怎么可能冲不破家庭的阻碍呢?说到底,也许只是借口,都只是借口罢了。——只是,当时的他们都并不知道。
 
    炼制系教室。毕业联欢。觥筹交错,笑语殷殷。行李躺在阴冷的北屋,耳边是前程似锦的祝福——所有的毕业联欢里,都不外乎是这个样子的。黑板上,赫然写着几个斗大的行草——四九年的心情。下面,是几个小字的注脚:解放前昔。不问可知,这一定是阿帆的手笔。字、舞、唱,是阿帆众所周知的三绝。

   “喂,阿帆,再给大家唱首歌吧。以后只怕就没有多少机会听到了呢。”
    音乐响起,屋内立刻静了下来。
   “离开你,不容易,想念你,不得已。如果你,真在意,不必勉强你自己。”蓦地,若寒心里突然泛起一阵寒意,有一道阴影如流星一样从心头掠过,一闪而逝,却怎么也不知道这阴影从何而来。
   那天晚上,他们在一起谈了很久。不外乎是信誓旦旦而已,没有什么值得追记的地方,而如今再说这些,都已经没有意义。爱里许过的诺言,又有哪一句能抵得住世事的变迁呢?说过了也就算了,说过了也就忘了。你记得也好,忘掉也罢,只是,千万别把它当真。
    第二天,满载着祝福,若寒踏上了南下的列车,回到了无语城。这是一座被上帝遗忘了的城市。说它被上帝遗忘,这一点也不过分。自从有人类历史以来它便这么存在着,而且也势必将继续存在下去,并且,拒绝有任何改变。那尘土飞扬的街道,错综复杂的小巷,遍体斑驳的老树,以及随处可见的小食摊,这么多年以来一直都是如此。连时间在这样一座偏僻的小城里仿佛也都静止不留。上帝的记忆力不好是出了名的,上中学时由于应付繁重的作业,数不清的考试,使他得了严重的神经衰弱。而如今,战争、暴力、凶杀、污染、经济危机。。。。。。更是加重了他的症状。所以,再让他想起这样一座不知名的小城也确实有点儿勉为其难。久而久之,无语城的人们已经忘记了时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人们就这样生活着,平淡而且单调。——如今想来,如果若寒没有回到无语城,那么,也就不会再有这个故事了。可是人生,原本便是由一系列的偶然构成的,原来是如此。在一个错误的时间,女孩若寒回到了无语城。而从那一刻起,很多人的命运都将注定为此而改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彩排——序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彩排——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