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夜苍老
一夜苍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298
  • 关注人气: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彩排——序

(2009-04-05 23:12:47)
标签:

文化

分类: 彩排

前 言

时日飘逝了,那些日子里寂静的芬芳,已随梦而飞。多年以后,当我想再去一趟无语城,寻找往昔的爱情故事时,才发现一切已改变太多——无语城早已被一场大火焚为灰烬,如今这里剩下的,只有那凋残了的老树,枯萎了的草坪,与开不出花的茉莉,而它们,也都因了没有感情与生命而变得空空荡荡。不再,不再,均已不再。当我透过往事的帘幕里浓浓密密的雨丝再去看那一段经历时,那些逝去了的时光,那些似乎就在昨天说过的话语,那些身边出现过的影像,开始穿越了时空的迷宫蜿蜒而来,扭曲如雾,不定如烟。但,那毕竟只是个故事而已,只是个幻像而已。而我们,也都在有意无意之间,扮演着各种各样的角色,并因此而迷失了自己。
   重回故地的时候,褪色的、或者是不曾褪色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又飘落,苍老得如同幻像——“那已经是很很久很久以前的传说了,那时候我还年轻,年轻到听不懂人类的语言。”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说故事的人如是说。而从那一夜的长醉后,说故事的人便从这个城市里消失了,多年以来,再没有人听说过他的消息,仿佛,仿佛他从不曾出现过一样。
   可是故事还在,说故事的人说过的故事还在。在零乱的茶烟里飘荡,在劫后的废墟里呻吟。在午夜不眠的时候,冷冷的地,质问着世间的流言。惊人、惊情、惊梦、惊心,等到连自己也感到怆然暗惊的时候,一种猝如其来的悸痛也便发生了。那是故事在心里的挣扎,那是说故事的人在离去的午夜所说的最后一个故事在心底的挣扎——也许,事到如今,也只有它,可以做为说故事的人曾经存在的证据吧。
   于是重新拿起笔,尝试着,再次追溯说故事的人曾经走过的路。谨以此,做为对那些逝去了的年代、逝去了的人的唯一一抹纪念。尽管它没有缠绵绯恻的情节,也缺乏曲折迭宕的感动,但故事里所应有的悲喜炎凉,却也尽在其中了。
   人生如戏,而在事过境迁以后再清理往昔的印记,抚早已磨平了的伤痕的棱角,那种悲剧的意味也便更加浓郁了。

 

从前,有一个戏子。他习惯了演戏,演各种各样的戏,因为,这是他的职业。他从不肯让人看到他的真面目。
   台上,忘情的演出;台下,热烈的掌声。
   只有在演戏时,他才可以博得一片喝彩。
   可是,终于有一天,戏子有些累了,有些倦了,他厌倦了逢场做戏的生涯,厌倦了在别人的故事里流自己的泪的无奈。于是,他卸下了脸上的油彩,走下戏台。
   他开始了艰难的重建过程——真心地对人微笑,友爱地与人交往,全心全意地投入,畅快淋漓地笑,或者,是痛不可抑地哭。
   他又一次赢得了众多的掌声。戏子很高兴:他终于可以不用再做戏了,终于可以做回那个真实的自我了。
   而,就在这时,有人对他说:“这次,你的妆化得很好,简直像没有化妆一样自然;你演得也很出色,如同真的一样。”
   戏子愕然,啼笑皆非。
   这只是个童话而已——但也许,这不仅仅是个童话。也许,每个人都在作戏,每个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彩排着自己的人生,也彩排着自己的生活。我们每个人,也许都是戏子。区别只不过在于有的人演得好,而有的人只是随意应付而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十年
后一篇:彩排(一)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十年
    后一篇 >彩排(一)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