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粗口和火柴杆,证明《英雄本色》……

(2002-05-11 18:31:01)
分类: 触摸港片

粗口和火柴杆,证明《英雄本色》……

□ 李祥瑞

粗口和火柴杆,证明《英雄本色》……

对有过枪手工作经验的人来说,在任何房间里,都不能往窗口站,因为随时会有仇家的子弹从窗外倾泻进来,把家具和墙壁打个粉碎之后,顺便在你身上穿出无数个窟窿。

《英雄本色》续集中就有一个子弹从窗外倾泻进来把房间变成废墟的镜头,所幸的是房间里的人居然毫发无损。后来他在走廊中举枪还击之前,吐出了一句香港电影史上最著名的但只有一个字的台词:“操!”。这个男人曾在无数发子弹的钻击下死去,伤感的音乐和慢镜,使他的垂死挣扎看起来更像一段生命舞蹈。那一夜,上海变成了一个令人心碎的城市(《上海滩》)。

放映厅内一片轰然,所有男孩都按捺不住内心的兴奋,所有女孩子眼睛里都闪现出异样的光芒。

电影中的粗口,原本见得多了,不少革命历史题材影片常见此类场景,多是班长一类的人物,骂声“狗日的”之后架起歪把子机枪向满山遍野举止笨拙的鬼子猛烈扫射;很多国产兵匪电视剧也常有座山雕之类的家伙张口闭口“妈拉个巴子的”。但是,只有这个香港演员的一个字的台词给我带来了震撼。

整个中学时代的课余时间,我基本上把精力浪费在图书馆少儿阅览室和录像厅里。不知不觉间,我变成了一个喜欢沉思的人,加之鼻梁上新架了副眼镜,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谁了。小学时的玩劣一点一滴地消失,我却颇为得意。也许是短短三年时间里狂增的身高使我产生了错觉,以为自己完全是大人了。我自认为自己不再是孩子,起码也是“类知识分子”--所以,化学老师当堂没收我此生唯一一部完整看过的琼瑶小说《几度夕阳红》并对我的早熟倾向当众给予严厉批评时,我的脸一点也不红,我居然比大龄未婚青年还坦然自若……

初中毕业后,我离家学习美术,在一个全新的世界,到处游逛着放浪形骸的家伙。不过我很快就适应了新的环境,因为郑渊洁童话熏陶和录像厅经历早已铸就了我内心的狂野。好像没几天我就变成了一个长发及肩、满身颜料的艺术青年。一位后来和我成为电影知己的朋友在刚和我熟识的时候,说过一句话:“不错,老李是变了,最起码他会说‘操’了……”我想,我的变化,就是从看了《英雄本色》续集开始的吧。

那时候满街都是写着“别理我,烦着呢!”、“爱我?没钱!”字样的文化衫。总有一股莫名的愤怒情绪在年轻人当中流行着,在思想者云集的地方,自然要喧闹、混乱许多。最初听到来自五湖四海的同学操着不同口音无所顾忌地宣泄“一个字的台词”时,我感觉既新鲜又惊讶,过去我以为这句脏话是东北特产呢,原来地球人都知道啊!怪只怪这个字在国产影视作品中从没有出现过。直到看了《英雄本色》,我才知道,是个男人,就应该会说这个字。

粗口和火柴杆,证明《英雄本色》……

为什么先说《英雄本色》续集呢?因为那时候音像部门竟然先引进了续集,在看过续集至少半年后,我才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在录像厅里迎来了《英雄本色》第一集。其实早在看《英雄本色》续集时我就知道续集不是个东西,除了开头周润发枪逼让老外吃饭和楼梯枪战可圈可点,整个故事根本儿戏,结尾那段人民战争规模的枪戏更是到了荒唐的地步。我更不喜欢小马哥弟弟那种游戏人间的态度,因为在续集开始前有几段上集故事重映,几个画面几段台词,让我感受到一股壮怀激烈的东西,所以我认为上集肯定和下集大不一样。

在等待《英雄本色》第一集的日子里,李上原搞到一本《电影故事》之类的杂志,里面有《英雄本色》第一集的剧本--不是故事梗概--是剧本!文章标明:作者吴宇森。我觉得剧本非常之好。看了电影我才知道吴宇森在剧本中的许多设想还没有实现。比如说小马哥惊闻宋子豪被捕一节,火车站、列车、天桥、落到地上的报纸、镜头运动方式等吴宇森都在剧本中提到了,可是还有一处剧本中的设想却未能在电影中实现。记得剧本要求此段落应该有这样一个镜头:小马哥墨镜的特写、墨镜中要反射出火车行驶的影像,同时墨镜还要透明到可以让观众隐约看清小马哥失神的双眼。我估计这个镜头之所以没有完成,一定是技术上比较有难度吧。

在《英雄本色》登陆之前,国内传媒有过一些相关炒作,大多着重谈了这部影片的大背景:香港电影新浪潮!很不幸,看了这么多的香港电影,我对发生在几年前的香港电影新浪潮竟然是一无所知的。我想,这只能归罪于当时的音像引进发行部门(很多年后音像出租点崛起时我才找到了《投奔努海》、《等待黎明》……)。那时候“霸王花”、“xx福星”之类的东西充斥音像市场,在这些庸常之作中根本看不到“思想解放、技术革新”的电影新浪潮印记。过去,对港片的娱乐性和商业色彩我一向是大为赞赏的,觉得国产片一辈子也赶不上港片。后来看得多了,觉得港片也不过画面造型讲究一些、摄影机运动快一些、剪切多一些而已,老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所以,很多时候,大白天的,我竟在录像厅中沉沉睡去了……

面对《英雄本色》,我才知道新浪潮原来是这样的啊!那一气呵成的开场镜头即使在今天也是无人可以逾越的,我总算认识了吴宇森、徐克!这部电影让我的大脑低级格式化并重新装机。香港电影新浪潮,把我冲进了美丽新世界。

只是,最近看了《邦妮与克莱德》(1967)才知道,周润发那个经典的口叼火柴杆镜头并非原创。邦妮与克莱德初次见面时,正是克莱德嘴里叼弄的充满性暗示性诱惑的火柴杆令邦妮芳心放纵。

粗口和火柴杆,证明《英雄本色》……

哈,正集的火柴杆、续集里的粗口,这个吴宇森,满佛洛伊德嘛……,英雄本色--这自然是真的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