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慕盛学
慕盛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13,721
  • 关注人气:1,2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非典期间滥用抗生素的理由是错误的

(2019-01-23 15:13:21)
分类: SARS病毒大揭秘

                 ——谈非典期间中国存在的36个失误之17-=6

非典期间由于非典病原体是病毒,滥用抗生素必然会造成了患者病情加重,这是公开的事实。但是卫生部仍然强调必须首选抗生素,这是为什么呢?

2003年前我国已经是全世界著名的滥用抗生素大国,主要责任是卫生部错误的主导和错误的改革。2003年非典期间的滥用抗生素的主要责任也是卫生部,有下述证据为证。

什么是滥用抗生素,滥用抗生素是指没有必须应用抗生素的指征而用抗生素的行为。

一、卫生部《非典型肺炎病例或疑似病例的推荐治疗方案和出院诊断参考标准》(试行)

据新华社北京200346日电(记者朱玉张景勇)卫生部近日公布了非典型肺炎病例或疑似病例的推荐治疗方案和出院诊断参考标准(试行)。

推荐治疗方案为:

“三、治疗上早期选用大环内脂类、氟喹诺酮类、β-内酰胺类、四环素类等”

证据图片

非典期间滥用抗生素的理由是错误的

非典期间滥用抗生素的理由是错误的

“治疗上早期选用大环内脂类、氟喹诺酮类、β-内酰胺类、四环素类等”,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要尽早使用抗生素!尽早使用新型广谱抗生素。

48日了,已经明知道非典的病原体是病毒,明知道抗生素对非典无效,为什么还有首选抗生素?

二、200310月传染性非典型肺炎(SARS)诊疗方案

“中华医学会 中华中医药学会

【按语】 中华医学会和中华中医药学会接受卫生部与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委托,组织有关专家撰写了《传染性非典型肺炎(SARS)诊疗方案》,现予以登载。

本诊疗方案包括病原学、流行病学、发病机制、病理改变、实验室检查、影像学检查、临床特征、临床分期、诊断及鉴别诊断、治疗原则、恢复期患者的追踪和处理、儿童SARS的特点及诊疗注意事项、预防与控制和主要参考文献。本诊疗方案的通讯作者为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华医学会呼吸病学分会主任委员、《中华结核和呼吸杂志》总编辑、广州呼吸疾病研究所所长钟南山教授。

六、抗菌药物的使用

抗菌药物的应用目的主要为两个,一是用于对疑似患者的试验治疗,以帮助鉴别诊断;二是用于治疗和控制继发细菌、真菌感染。

鉴于SARS常与社区获得性肺炎(CAP)相混淆,而后者常见致病原为肺炎链球菌、支原体、流感嗜血杆菌等,在诊断不清时可选用新喹诺酮类或B一内酰胺类联合大环内酯类药物试验治疗。继发感染的致病原包括革兰阴性杆菌、耐药革兰阳性球菌、真菌及结核分枝杆菌,应有针对性地选用适当的抗菌药物。”

证据图片非典期间滥用抗生素的理由是错误的非典期间滥用抗生素的理由是错误的

2004年传染性非典型肺炎(SARS)诊疗方案,在抗生素应用方面2004年传染性非典型肺炎(SARS)诊疗方案与200310月 份的传染性非典型肺炎(SARS)诊疗方案几乎一模一样。

上述诊疗方案都是钟南山为主编写的,都说明了对非典患者要首选抗生素。特别是鉴别不清的时候必须首选新型广谱抗生素。

由于卫生部的错误主导,导致非典期间虽然已经知道非典的病原体是病毒,抗生素无效,但仍然存在大量滥用抗生素问题。因而造成了患者病情加重,造成了病毒的扩散。

三、北大医院专家认为非典期间必须首选抗生素

北大医院是全国最大的医院,也是全国医疗水平最高的医院。但是在非典流行期间遭到重创,北大人民医院被封闭。考察引起非典扩散的原因,其中之一就是滥用抗生素。

尽管一部分专家不承认,但是广东是早发非典,并没有造成非典的严重流行,而北京是晚发却造成严重流行的全世界公认的事实证明,北京的医学专家并不高明!甚至认为滥用抗生素合情合理合法。

【论文题目】SARS诊断与治疗中有关问题的思考

【作者】王广发,徐小元

【机构】北京大学第一医院1.呼吸科, 2.感染疾病科

【文献来源】北京大学学报(医学版) Vol.35 Supplement May 2003

【摘要】

2.4 抗生素的使用问题

关于抗生素是否应该使用,笔者认为答案是肯定的,理由如下:

(1)非典型肺炎可以有多种病原,常见的包括衣原体、支原体、军团菌。这些病原对氟喹诺酮类或大环内酯类均是敏感的,在没有诊断金标准的前提下,这些病原的感染并不能除外;

(2)诊断标准中抗生素治疗无效作为诊断的标准之一,如果不用抗生素无法知道抗菌药物是否无效;

(3)SARS患者常出现明显T淋巴细胞的减少,加之使用糖皮质激素,感染机会明显增加,预防性使用抗生素在这些患者是可取的”

证据图片非典期间滥用抗生素的理由是错误的非典期间滥用抗生素的理由是错误的

    上述观点与钟南山的观点是一模一样的

1、 “非典型肺炎可以有多种病原”

非典肺炎确实有很多病原,但是2003年的非典已经不是原来定义的非典,原来定义的非典用新型广谱抗生素联合治疗有效,而2003年的非典的病原体是SARS病毒,抗生素无效已是全世界公认。

2003年的SARS是当时的主要矛盾,全国全力预防SARS的出现,尽量避免SARS的扩散。用抗生素治疗SARS,实际不是简单的无效,而是由于滥用抗生素造成SARS 患者病情加重。但是你们还要以“有多种病原“而滥用抗生素”,显然是明显错误的。

2、“诊断标准中抗生素治疗无效作为诊断的标准之一”

卫生部关于SARS诊断标准中有一条确确实实是抗生素治疗无效最为诊断标准之一,以这条滥用抗生素,当然这不是王广发,徐小元的错,是卫生部的错。

钟南山明知非典病原体是冠状病毒,抗生素对病毒无效,但治疗还要应用抗生素的第一个理由是“用于对疑似患者的试验治疗,以帮助鉴别诊断。鉴于SARS常与社区获得性肺炎(CAP)相混淆,而后者常见致病原为肺炎链球菌、支原体、流感嗜血杆菌等,在诊断不清时可选用新喹诺酮类或B一内酰胺类联合大环内酯类药物试验治疗”。

全世界只有严重滥用抗生素的国家才会这样滥用。因为这种做法会严重伤害真正的非典患者。

本人考察了全世界很多国家的非典疫情,发现几乎所有病情严重的患者都是在大城市大医院,这是公认的铁的事实,为什么?其中原因之一就是因为大医院有滥用抗生素的权力,又有小医院没有的新型抗生素。

本人还考察了几乎所有病情严重患者的诊断治疗过程,发现所有患者100%不同程度的应用了抗生素,包括美国的五例。

有人说抗生素滥用了几十年,伤害都是隐匿的,没发现有立竿见影的伤害,这句话对普通的细菌性肺炎、普通的感冒有效,即使是普通的病毒性肺炎,衣原体肺炎、病毒性感冒,了一棵树上对它们的伤害,也不是立竿见影的。因为普通病毒都是温性或热性的,而SARS病毒是寒湿性的,SARS病毒怕热怕干,而抗生素是寒性药物,蒸馏水是又凉又湿,这些东西大量进入体内必然会加重病情。

考察很多病例,还发现了少量的抗生素滥用对SARS患者无效,这里的无效是指没好也没变坏,维持现状。

中等程度滥用应用抗生素,病情有两种情况,大部分患者病情加重。少数人病情减轻,但时间不长又会发烧,病情更重,被称为病情反复。

如果大量的抗生素,特别是大量新型抗生素,一部分患者会出现“特效”,这种“特效”不是好转,而是全部加重,最严重的很快进入急性呼吸窘迫症状态。在这种状态下抢救措施常常是气管插管,因插管引发患者喷出大量浓度很高的毒液,从而引发了大量医务人员感染。

归根结底的根源还是滥用抗生素,在医生滥用的抗生素,在患者的体内变成了SARS病毒的培养液,患者变成了培养皿,于是患者病危,引发病毒扩散。

这样的病例我已经发表了几十个,还有几十个陆续发表,让事实说话,让证据说话,证明滥用抗生素贻害无穷!

国内外已经有很多“用新喹诺酮类或B一内酰胺类联合大环内酯类药物”引发患者病危的案例,为了鉴别诊断,还要让真正的非典患者冒险试验,这种方法本身就是不科学的、是不负责的、是不人道的,是拿患者的生命做试验,因此造成了对真正非典患者健康的极大伤害。

当时的卫生部全权承包给了钟南山,因此滥用抗生素和滥用激素的主要责任都是钟南山,都是钟南山的错。但是作为有责任心的医生,应该质疑卫生部的做法,但是王广发,徐小元拿它当做为滥用抗生素的挡箭牌就不适当了。

因为公民有不可侵犯的“健康权”,为了鉴别诊断故意让这些人受到伤害是法律所不容的。

3、“预防性使用抗生素”

王广发,徐小元说“SARS患者常出现明显T淋巴细胞的减少,加之使用糖皮质激素,感染机会明显增加,预防性使用抗生素在这些患者是可取的”,这个理由合理吗?也是错的。

这种观点也是钟南山的观点

1)为了预防感染,这本身就是无指证滥用抗生素。

非典患者的第一需要是抑制非典病毒,对患者有害 ,对病毒有利的工作要停止或放缓。已有大量证据抗生素对SARS无效而且有害,就不应该再用没有任何指征证明患者感染了细菌的前提下用抗生素预防感染,是明显错误的。

抗生素的应用必须有可靠根据,用于预防就没有准确目标,常规经验用药就是滥用抗生素。

2)为了与激素配套

北京几乎对所有患者都用了激素,由于这种激素是免疫抑制剂,人为降低人体的免疫力,因此用过激素的人容易被感染,特别是大剂量长时间应用激素的人感染几乎是不可避免的。但是大规模应用激素治疗SARS患者是明显错误的,是被世界卫生组织否定的。因此与此配套的滥用抗生素也是错误的。

四、广州市呼吸疾病研究所副所长肖正伦说2004年对非典患者滥用抗生素有效

【文章题目】世卫组织专家称暂时不能确认非典已出现变种

【作者】记者林洁

【证据来源】中国青年报广州2004115

【证据】

“广州3名新发现的非典确诊和疑似患者都曾经使用过,在去年非典疫情暴发时采用的抗菌素,他们注射抗菌素后反应良好,其中1人在两天内退烧,而抗菌素对去年的患者并没有起作用。这是广州市呼吸疾病研究所副所长肖正伦在今天透露的信息。”

证据图片:

非典期间滥用抗生素的理由是错误的
   如果说上面一席话的人是外行,我不怪他。但是说上面的话的人是钟南山的副手,是全国著名的广州市呼吸疾病研究所副所长肖正伦

病毒永远是病毒,无论怎么变异病毒也不可能变异成细菌,这是常识。抗生素只对细菌有效,这是公认。

作为中国著名的非典专家,说:“广州3名新发现的非典确诊和疑似患者都曾经使用过在去年非典疫情暴发时采用的抗菌素,他们注射抗菌素后反应良好,其中1人在两天内退烧,而抗菌素对去年的患者并没有起作用”。,实在让我感到意外和遗憾!这也充分证明了非典期间大量存在滥用抗生素的根本原因是卫生部和卫生部的糊涂专家们。

五、卫计委在中东呼吸综合征病例诊疗方案明确提出不能滥用抗生素

2003年以后虽然SARS不再没再出现,但2012年中东地区出现冠状病毒感染事件,世界卫生组织把它定义为中东呼吸综合征,并发现它与SARS非常相似。称为类SARS,简称MERSMERS病毒与SARS病毒是同类型的病毒。

2015年这种疾病传到韩国,并有一个韩国人把它带到中国。为了预防中东呼吸综合征在我国出现并流行,国家卫计委出台了《中东呼吸综合征病例诊疗方案》,方案明确提出不能滥用抗生素,规定有细菌感染后才可以适当运用。说明了国家卫计委已经重视了滥用抗生素问题。

卫计委提出“抗菌药物治疗:避免盲目或不恰当使用抗菌药物。仅在继发细菌感染时应用”,明显修改了原来滥用抗生素的方法。

证据图片:

非典期间滥用抗生素的理由是错误的
    综上所述,2003SARS病毒流行期间我国确实存在明显滥用抗生素的问题,这个问题的主要责任是卫生部、是钟南山和很多糊涂的专家。因为滥用抗生素引发了SARS的出现,由于治疗和防护不当引发了病毒的扩散,这就是2003年突发非典的根本原因。

北京  慕盛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