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慕盛学
慕盛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20,044
  • 关注人气:1,2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超级传播者形成的原因全部是误诊误治

(2015-06-25 09:06:49)
分类: 中东呼吸综合征

SARSMERS病毒流行中,超级传播者是最危险的人物。可以说,没有超级传播者就不会出现SARSMERS病毒的大流行。但超级传播者是如何形成的,怎样避免是当前必须研究解决的。

一、形成超级传播者的罪魁祸首是误诊误治

调查国内外SARSMERS病毒的超级传播者,可以发现超级传播者形成的地点,全部在医院,他们全部都有被误诊误治的过程。是误诊误治把他们培养成超级传播者。

1、初期误诊难免

由于SARSMERS病毒的感染者早期症状没有特异性 ,与普通感冒相似,又没有专业快速的检测方法,因此新型病毒性传染病出现初期出现误诊现象是难免的。

2、由于误诊必然存在误治

由于误诊必然存在误治,由于误治必然造成患者病情加重。特别是有基础病的老年人,免疫力差,对寒性病毒反应不敏感,如果再被误治,病情迅速恶化,但外表症状并不重而形成超级传播者,引发病毒扩散,引起紧急公共卫生事件。

3SARSMERS病毒的扩散,绝大部分是在医院

至今为止,我们发现SARSMERS病毒的扩散,绝大部分是在医院,说明了什么?说明了超级传播者是在医院被误诊误治后培养成的,医院的环境又为超级传播者提供了扩散的条件。

4、大误诊大损失

如果出现长时间对大量患者误诊,那么就可能会出现全世界流行的现象,但不会大流行。。

二、全世界最大的误诊

考察21世纪已经出现的五次新型病毒性传染病的流行过程,都有不同程度的误诊误治现象,但最大的误诊误治还属2003年中国的非典。

1、错误把非典病原体定性为衣原体

由于广东出现了非典的流行,作为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预防控制所的首席专家,洪涛于200327日开始,投入了非典型肺炎(SARS)病毒的研究。213日,首次用电子显微镜观察广东送来的“非典”标本,这天洪涛工作到深夜。218日,经过对所拍摄的100多张电镜照片仔细观察,发现病人肺组织中存有大量的衣原体样颗粒!并于218日下午向社会公布了这一研究成果。218日晚上7时的中央台《新闻联播》正式宣布:“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预防控制所报告,通过电镜观察发现两份死于本次肺炎病人的尸检肺标本上有典型的衣原体包含体,肺细胞浆内衣原体颗粒十分典型。广东省部分地区非典型肺炎的病原基本确定为衣原体。”晚上807分,新华社正式报道:“引起广东部分地区非典型肺炎的病原基本可确定为衣原体。”权威部门的结论,通过权威媒体发布出来。其直接后果就是使中国政府丧失了宝贵的时机,使非典成为建国以来危害最大的瘟疫。

2、明显的低级错误

从研究成果公布那天起,洪涛院士开始走了下坡路,犯了一系列不应该犯的低级错误,洪涛院士通过“非典”标本的电镜照片,就敢向全世界公布“非典的病原基本可确定为衣原体”,明显缺乏责任心,主要表现在如下三个方面:

1)、严重脱离实际,脱离临床。

认识依赖于实践,实践是检验认识正确与否的唯一标准。一个正确的认识,往往不是一帆风顺的,而是需要几个过程。往往需要由实践到认识,再由认识到实践,经过多次反复,才能够完成。在SARS开始流行时,广东的医生用了各种抗生素试验治疗,大量病例证明抗生素治疗无效。这是公开的事实,广东的老百姓都知道,否则老百姓怎么会知到非典无药可治,抢购食品呢?如果病原真的是衣原体,衣原体引起的肺炎一般呈散发性,流行的可能性少,大多病情轻,死亡率低,并且在应用红霉素等大环内酯类抗生素后即可特效。而SARS病人病情严重,死亡率高,应用抗生素无效。如将衣原体作为SARS病原体,经不起临床实践的检验。钟南山院士根据疾病的临床特征,认为可能是由一种未知的新病毒引起的。感染了“非典”的蔡卫平,是“广东省医疗救护专家指导小组”成员,他在病床上十分激动地说:“要是衣原体,我把头砍下来给你……”

洪涛院士在两例死亡病例的肺组织找到衣原体,只能证实这两个病人携带了衣原体,并不能证实衣原体是致病原因,更不能代表广东全部305个病例(当时公布的最新病例数是305)。有的专家还尖锐指出,中国疾病控制中心“没有征询广东临床专家意见就急于宣布结论,是非常草率的科研态度。”

如果按照“衣原体说”治疗非典,治疗方案将大大简化,但如果“衣原体说”是错误的,我们可能付出沉重的生命代价。

但是洪涛院士不调查广东的医疗实践,不研究患者的治疗过程,不重视同行的不同意见,完全相信自己的“眼见为实”,一意孤行,做出“非典的病原基本可确定为衣原体”的不正确结论,并通过中央电视台向全世界公布,误导了领导,误导了百姓,使中国在抗击SARS的战争中,在全世界面前打了第一个败仗。这个错误是很明显的、很低级的、很遗憾的、很不应该的、损失是大的,教训是惨痛的。

2)明显违背科赫法则

要确定一种微生物作为新传染病的病原体不是哪个人说得算,而是有一个全世界公认的伟大的德国细菌学家罗伯特·科赫提出的一套科学验证方法,被称为确定病原的“金标准”--科赫法则。每一个学医的学生都知道这个“科赫法则”,作为专门从事病毒研究的院士更应严格遵守。但是洪涛领导的科研队伍,却犯下了极为低级的学术错误,他无视已经存在了一百多年的传染病病原鉴定的金科玉律━科赫法则,而仅根据电子显微镜照片来鉴定病原,犯了被国际同行评价为“违背常识”(against common sense)的学术错误。从事医学病毒学研究40年的院士,做出“非典的病原基本可确定为衣原体”的结论,不符合“科赫法则”,为什么敢这样做?

学术的争论是正常的、必要的,没有争论就不能鉴别和发展,任何以权威和行政手段无理压制不同观点都是错误的、不应该的。

3)顽强的抵赖

中国是世界上唯一把衣原体与SARS联系在一起的国家,如果说218日的公布是有些“浮躁”,是媒体“余地留少了”。衣原体的结果公布后广东的临床医学家强烈反对,国外科学家也纷纷质疑,日本专家就直斥SARS的衣原体病原说“违背常识”。。结果公布后面对国内外的质疑,应该认真考虑不同意见的建议,进一步实验研究,做出正确的判断。可是洪涛院士铁嘴钢牙,老眼金睛,自信心特强,对不同意见忽略不计。可见洪涛院士的顽强精神。一口咬定SARS病原是衣原体,面对全世界的众口一辞,仍旧坚持自己的“发现”。

3、误诊的根本原因

通过上述事实可以清楚看出,在中国抗击SARS的战斗中,中国医学界的科学家整体打了败仗,其中洪涛院士的上述失误占有重要地位,其原因不能用偶然的“浮躁”解释清楚,肯定有更深层次的原因,这就是“论资排辈”的职称制度、“各自为政”的科研体系、“权威称霸”的学术环境、“不负责任”的科研项目和“脱离实际”的研究方法等。

对于新出现的病毒性传染病,初期有误诊,是难免的。但是对于已经出现多例,已经用了很多办法都没有效果的患者仍然不认真调查,时间已经长达2个月,不深入研究,简单轻率,把病原体确定为衣原体的结果,必将导致更大的伤害。

三、全世界最大的误治

事实证明,把非典病原体定性为衣原体是错误的,而且是21 世纪出现的新型病毒性传染病中最大的误诊。最大的误诊,必然带来最大的误治。

 非典病原体是病毒,病毒用各种抗生素是没有用的,这几乎是人人皆知的常识。但是中国疾控中心的权威把非典病原体确定为衣原体,联合应用抗生素可以治愈。因此医生虽然明明知道抗生素治疗非典无效,也必须天天用抗生素治疗不断增加的患者,结果造成广东非典严重扩散,直至扩散到全国,扩散到全世界很多地方,充分体现了最大的误诊,导致最大的误治,再导致最大的扩散。

四、不误诊还在误诊

2003416日来自全世界13个实验室的科学家在日内瓦举行的会议上一致认定了变种冠状病毒的作用。世界卫生组织负责非典型肺炎研究的首席科学家克劳斯·施托尔说,病原体的发现“非常重要”,这使科学家能够集中研究病毒,开发疫苗和新药、或者筛选现有药物。

非典的病原体确定为病毒,被误诊五个月的非典终于被确诊了。误诊解决了,人们估计不会误治了,非典快结束了。但是人们想不到,正在酝酿一场更大的灾难。病原体确诊了,全国还在误诊。

1、第一次误诊是20021116日到2003416

在这半年期间,广东的非典患者明明都是病毒感染却都被误诊为衣原体感染,这些患者都被误治。

2、第二次误诊是2003416日开始

416日世界卫生组织已经把非典病原体确定为冠状病毒,已经确诊了,怎么还会误诊呢?

第一次误诊是把非典患者误诊为衣原体感染,第二次误诊是416日后,有很多普通肺炎被误诊为非典,甚至有很多普通感冒,也被误诊为非典。

第一次误诊,明显与医学科学工作者失误有关,而第二次误诊明显与过度行政干预有关。第一次是右倾,拿生命当儿戏。第二次是左倾,把行政当科学。两种做法实际对国家对人民都有害

由于非典进入了北京,并且引起了严重的扩散。为了不影响当时的党代会,卫生部采取了隐瞒病例的办法。当隐瞒不了的时候,中央政府张文康被免去卫生部部长职务,孟学农被免去北京市委副市长的职务。于是全国效仿,全国陆续有很多主管卫生的干部被撤职。

面对这种情况,全国开始了宁可误诊100,也不放掉一个的主导思想,从忽略转向了过分重视。导致大量不是非典的患者,也被确诊为非典。详细证据详见本人2010年公开发表的文章《北京非典误诊率惊人,78%以上》和《北京非典期间高误诊率的证据和原因分析》

五、明知误治,还在误治

1、明知误治,还在误治

2003416日世界卫生组织已经公布非典病原体是病毒后,按理应该不误诊了,也不应该误治了,但是实际情况是误治的现象仍然继续,几乎丝毫没有改变。误治的最大表现,就是仍然继续大量应用抗生素,而且北京大量应用激素。

2、继续误治的原因

明知病原体是病毒,抗生素无效,为什么还要继续用呢?其原因有3个。

1)西医对病毒性疾病没有特效药

众所周知,西医对病毒性疾病没有特效药,但上级又要求必须对患者积极治疗。为了表现对患者积极治疗,明明知道抗生素对病毒性疾病无效,也要用。

2)患者高热,通过大量点滴降体温

患者全部发热,因此对重症患者都是双臂同时点滴,甚至24小时不间断,大量凉水滴入患者体内,促使体温下降。

3)鉴别诊断

通过对所有人大量应用抗生素后的效果,诊断你是不是非典患者。用了抗生素后病情严重的,确诊为非典患者。病情缓解的,说明是普通细菌性肺炎,不是非典患者。

这是全世界最损的病毒性疾病诊断方法,但其实有效,扩散真正的非典患者因此受到严重伤害却无人为他们买单。

六、韩国超级传播者的误诊误治

1、韩国首例治疗经历

当前韩国的疫情是始于一名68岁的韩国男子在前往中东四国后于54日飞回首尔。在确诊前,他在四家不同的医疗机构接受治疗,病情不断加重,并把这种病毒传染给了护工、家人和其他病人。

由于这位患者是韩国首例,因此前三家医院都没确诊为MERS病毒感染,因此被用了一些普通感冒或普通肺炎的药物治疗,其中包括抗生素。因此也明显存在误诊误治问题。

3、由于该患者是老年男性,感染了MERS病毒,又被误诊误治,因此在医院的培养下,患者身体成为MERS病毒的培养皿,病毒迅速在患者体内发展壮大,成为韩国重大公共卫生事件的第一位超级传播者。

由上述可知,误诊误治是超级传播者形成的外界条件,没有误诊误治,即使是老年多病,一般情况下,也不会成为超级传播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