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古月1127
古月1127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133
  • 关注人气: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几十年来我家住房的升迁

(2009-09-21 13:37:16)
标签:

回忆

对生活的感悟

杂谈

分类: 逝去的生活

几十年来我家住房的升迁

在我开始有记忆的时候,我们家住在如今被成为筒子楼的居民楼里,在不十分明亮的走道两边,分布着不足二十平方米的一个个小家。我们一家六口就拥挤住在其中的一个小屋里,除了床铺和几个衣箱外,不敢再有多余的家具。不过,只有简单的衣物和被褥,也不需要什么更多的家具。比较值钱的就是一台红灯牌收音机,若再有能算作是家电的,也就只有手电筒了。卫生间、厨房由好几家共同使用,烧煤的火炉冬天暖和夏日难熬。一家改善生活,一层楼都免费闻香。

房子小,居住不方便,但却非常有利于邻里间拉近关系,大家相处融合,相互扶持互相帮助。有一些老邻居,在我们搬家很长时间后,还和我们保持着很好的关系,叔叔阿姨兄弟姐妹的都很亲近。

居住的紧密,更适合孩子们在一起玩耍。很多学龄前儿童都不上幼儿园,自然混在一起在楼里院里玩耍、过家家、做游戏,非常热闹,绝对不会感到孤单,一些发小可能会结下一生的友谊。现在的孩子们很多方面都比我们那时候强,就这一点他们是赶不上我们的。

七十年代中期,我还到原来的筒子楼里去过,我中学的几个老师,他们还住在这样的房子里。去老师家请教问题,看到老师的家,熟悉的环境和我曾经的家是那样相似,心里也能感到一些温暖。

在我上小学前,我们搬家了,换了大一点的房子,面积没有增加多少,二十多平方米,一间半的套房。但功能稍有改善。每层住着四户人家,都可以有自家的厨房,但一个卫生间还是四家共用,早上起来排队上厕所成了每天的必备项目。

厨房在室内也有不好的方面,一是因为要烧煤,比较脏,而且当时没有排风扇更没有抽油烟机,有比较大的煤烟油烟味,更危险的是冬天容易发生煤气中毒的事故,我就有不止一次煤气中毒的经历,那种浑身无力的感觉真的不好受。

这次搬家对我们兄弟姐妹最有利的地方就是上学太方便了,我家的窗口正对着学校大门,我家住二楼,跑的快的话,当听到上课铃声开始跑出家门都有可能赶得上,只是我没敢试过。

75年我小学即将毕业时,我家又搬家了,新家面积的增加还是有限,估计面积在四十多平方米。按照现在的说法也能算是两房一厅,有厨房没有卫生间,两个卫生间供同层五户人家使用,早上不用再排太长的队了。可那时候这样的房子叫作两间半,因为还没有客厅的概念,家里来客人了往往都直接坐在床边上。

当第一次看到新房时都觉得很奇怪,一进门就是一大间房,房间的半边有好几个门,另外还有一大间和一小间,进门这一间可怎么用呢?没办法,人多还得住呀,我就和哥哥住在了按照现在的说法是客厅的这个房间了。

我们家这套房子一住就是十一年。1986年在我读研究生的时候,接到了家里的来信,信上告知我又搬新家了,换了一套功能齐全的套放,厨房和卫生间一应俱全,竟然还有客厅,房子面积也不大,有近六十平方米,是一个两室半带一厅的小套房。

这是我家最后一次换新房。过去父亲单位分配房子排队的条件有很多,但主要考虑的是参加工作的年限和家庭人口。我们家有六口人,人口相对较多,而我父亲参加工作比较早,这样一来每次分新房排队时对我们家都比较有利。因此,相对父亲单位的其他人说来,我们家换新房的机会还是比较多的。

后来,父亲单位又盖新房了,是比较正规的两房一厅的套房,每套面积超过七十平方米,在当时来讲是相当宽敞了。但是父亲却没有资格再申请换新房了。因为,国家落实知识分子政策,改善他们的生活条件,父亲单位新盖的几栋新楼都是给落实政策的工程师和学校老师们居住的,在单位被称为工程师楼,还有另外一个简称“七十平方”。许多居住条件比较差的工程师们搬进了新房,我原来住筒子楼的老师也乔迁新居了。再去拜访老师时,在新的两居室居住的感觉就是不一样,老师的精神面貌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对不能参与申请新的住房,母亲感到很失落,与此同时,她也对我寄予了很大希望。她说;我以后也会成为工程师,她就等着住我以后分的大房子了。很遗憾,她老人家的愿望没有能够实现。

八十年代初,我刚参加工作去上海的某家工厂出差,工厂新上任的厂长是比我早毕业十多年的校友和老乡,和我大学的老师是同学。在我们一起吃饭时,他开玩笑地给我讲,现在厂子里技术人才紧缺,他每年有几个上海市户口的指标,我要愿意,他就把我调进厂里来。我笑着说我才不来呢,你们的住房条件太差了,你身为一个几千人的工厂的厂长,竟然只居住使用面积不足三十平方米的房子,而我们单位正在盖一批新房,最小的面积都有四十三平方米,而且单位人少房多,年轻人只要一结婚登记就能分到四十三平方米的新房。厂长又说我没有眼光,当时上海有句话是这么说,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间房,何况你们那偏远的小城市,也许厂长是对的。实际上,单位那四十三平方米的新房我也没有能享受到,工作了几年后我就去读研究生了。

再次毕业后,因为连续调换工作单位,没有能住上大点的房子,先是住筒子楼,后又换成了一室一厅的房子,还没有等到升格成大房子时,就开始房改了,虽然我也是工程师了,也没能指望当工程师住上大房子,使母亲有生之年住大房子的希望落空了。

如今,经过多年的努力,我也住上了几房几厅几卫的大房子,母亲却早已经住进了天国,她老人家做梦都想不到我们现在的生活条件是多么的好,但愿她在天国能更好,也能看到我们的现在,为我们感到骄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