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波伏娃的《第二性》

(2011-11-28 13:20:55)
标签:

波伏娃

第二性

女人圣经

杂谈

分类: 看花开

最近婆婆住院了,比较忙。看到大家喜欢我介绍的书,很欣慰。午休就不休了,介绍波伏娃的《第二性》。作为女人,值得看的书,也可送给女儿或者侄女。


《第二性》被誉为“有史以来讨论妇女的最健全、最理智、最充满智慧的一本书”,甚至被尊为西方妇女的“圣经”。《第二性》实可堪称为一部俯瞰整个女性世界的百科全书,她揭开了妇女文化运动向久远的性别歧视开战的序幕,使女性在这个男权社会有所觉醒。

 

波伏娃从生物学、心理学、宗教、神话、文学、历史等各个方面来分析女性,得出了一个振聋发聩的结论:女人,不是生而为女人的,是被变成女人的。明确地提出了女性主义的观点。

 

“如果说女人是世俗的、平庸的、基本上是功利主义的,那是因为她被迫把自己的生存奉献给做饭和洗尿布——她无法取得一种崇高感!承担单调重复的生活,处在无知觉的实在性之中,这是她的义务。自然女人要重复,要永无创新地重新开始,要觉得时间仿佛是漫无目的地转来转去。她忙忙碌碌却永远没有做成什么,所以她认同于她既有的物。

 

这种对物的依附性是男人让她保持的那种依附性的结果,它也解释了她的吝啬和贪婪。她的生活没有目的:她的心全用于生育或料理诸如食物、衣服和住所等只不过是一种手段的物上面。这些物是动物生活与自由生存之间的次要中介。

 

和次要手段惟一有关的价值是实用性,主妇就是生活在这种实用性的层面上,她没有奢望自己并不仅仅是一个对家人有用的人。但是,任何生存者都不可能满足于次要角色,因为那样手段会立刻变成目的(例如这种情况我们在政治家当中就可以看到),并且手段的价值会成为绝对价值。于是实用性就超乎真、美和自由之上,统治着主妇的天堂,她正是从这种前景出发展望整个世界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采纳了亚里士多德的中庸至上,亦即平庸的道德观。人们怎么可以期望她表现得大胆、热情、无私和崇高呢?这些品质只有在自由人奋勇地穿过开放的未来、远远地超越了一切既定现实时才可以出现。女人被关在厨房或闺房里,人们却对她的视野之狭窄表示惊讶。

   

她的双翼已被剪掉,人们却在叹息她不会飞翔。让未来向她开放吧,那样她将不会再被迫徘徊于现在。”


【波伏瓦与《第二性》】

 

关于《第二性》的缘起,波伏瓦在回忆录中写道:“完全是出于偶然,我本想谈我自己,在这过程中我意识到,要这样做,先得在总体上描述女性的地位。开头我研究男子们通过他们的宇宙观、宗教、迷信、意识形态和文学,在女人身上编造的种种神话……我开始以新的眼光来观察女性,于是在我眼前出现了一个接一个令人惊叹的发现。”

 

她在写给美国作家阿尔格伦的一封信中说到:“我正在写的这本书叫《第二性》,这个标题在法语中意味深长。因为人们总是把同性恋者称为第三性,言下之意是把女人作为第二性,而不是与男人平起平坐的同类。”

 

《第二性》在法国出版后首周卖出2万册,迄今,它的法文版累计销量已超过300万册。

 

该书出版后在法国引起轩然大波,加缪指责她“败坏法国男人的名誉”,弗朗索瓦·莫里亚克对《现代》杂志的编辑说:“有关你们女老板的阴道的一切,现在我都知道了。”梵蒂冈把它列入禁书目录。

 

最初的反对声浪过后,是无数的灵魂被震撼,看到了一个新的世界和无限新的可能。《第二性》被誉为“有史以来讨论女性的最健全、最理智、最充满智慧的一本书”,在全世界被公认为当代女权运动的基石,波伏瓦因此被称为第二波女性主义运动的“精神母亲”。

 

法国著名作家达尼埃勒·萨勒纳夫坚称波伏瓦是改变人类命运的伟人:“伽利略告诉我们地球是绕着太阳转的,达尔文让我们知道了这世界不是上帝创造的,而波伏瓦站出来大声说男女两性是完全平等的。”

 

在《第二性》出版20年后,加拿大广播电台采访波伏瓦,波伏瓦说:“我认为从总体上看,今天的女性处境一点都不好,我甚至认为情况比我当初写《第二性》的时候还要糟糕,因为当我写《第二性》的时候,我抱着一个热切的希望,希望女性处境即将发生深刻的变化,这也是我曾说过的:我希望这本书有朝一日会过时。”的确,在出版60年之后,这本书依然没有过时,依然让我们思考和反省。

 

【外文译本】

 

《第二性》的英译本于1953年由美国兰登书屋出版。英译者帕什利只在高中时学过法语,没有受过专业的哲学训练,缺乏对存在主义、女性主义和当时法国思潮的认识,把原著中的很多内容简化甚至删掉了。“一些重要段落的意义被颠倒了,重要的哲学参考被删除了,很长的部分被遗漏而且没有任何评论或者注脚。”据统计,译者的删改达到了原著的15%之多。除此之外,“译者的主观性发挥也严重扭曲了波伏瓦的原意”。为此,相关专家期待一个新译本的出现,“一个能够充分理解波伏瓦原意的、有注解的英译本”。波伏瓦曾在1985年的一次访谈中表示强烈希望能重出一个“更完整、更忠实”的英译本。

 

为了迎接《第二性》发表六十周年,兰登书屋于2011年5月推出了未删节的新英译本。《纽约时报周日书评版》刊登评论文章《来自他者的急件》:

 

康斯坦斯·博尔德和希拉·马洛瓦尼-谢瓦利尔的新译本是60年以来的第一个英语版本,首先恢复了帕什利删节的材料。[……] 在她最有趣的章节中,比如“已婚妇女”(帕什利粗鲁地删去了其中的大量内容),她引用了大量弗吉尼亚·伍尔夫、科莱特、伊迪丝·沃顿、索菲娅·托尔斯泰等人的小说或日记片段。她还仔细分析了不少男性作家——从蒙田到司汤达再到戴·赫·劳伦斯——是如何描述女性的(在很多情况下,分析了他们对待妻子的方式)。她督促女性通过自己的努力寻求解放,强调这样做不仅仅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男人:“当一半人类的奴役状况和它带来的整个虚伪体制消灭时,人类的划分将显示它的真正意义,人类的夫妻关系将找到它的真正形式。”

 

除此之外,《第二性》还被翻译成德、日、西、意、荷等语言出版。

 

【中文译本】

 

1972年台湾晨钟出版社首次发行了《第二性》的中译本,选取了《第二性》II的内容节选翻译出版。1992年台湾志文出版社重用这一版本以三卷本的形式发行。

 

1986年,湖南文艺出版社在内地第一次出版社《第二性》,由桑竹影等人翻译,书名为《第二性——女人》,内容也只有《第二性》II。

 

友谊出版公司也出过一个译本,名为《女人是什么》,同样只译了第二卷。

 

1998年中国书籍出版社从法国伽里玛出版社购得版权,出版了由陶铁柱翻译的《第二性》,该译本是根据1953年的英文译本转译的,而英译本本身就做了大量删节、英译者的翻译水平有待商榷,所以虽然号称国内第一个“全译本”,可还是不尽如人意。

 

2009年7月,西苑出版社推出了一个选译本,将原书的65万余字缩减到13万字。

 

由此可见,国内以往出版的《第二性》中译本绝大多数翻译不全,让读者无法窥得原貌,而少数“全译本”参照的英文译文存在严重问题,在学术领域受到一致批判。

 

为“正本清源”,上海译文出版社从法国伽里玛出版社购得版权后,邀请著名法语翻译家郑克鲁教授担纲翻译,为广大读者、研究学者还原一个原汁原味的波伏瓦。

 

译者郑克鲁是上海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毕业于北京大学西语系和中国社科院外国文学研究所,曾任武汉大学法语系主任、上海师范大学中文系文学研究所所长和系主任、上海师范大学图书馆馆长、中国比较文学学会上海分会副会长、中国作家协会理事、上海翻译家协会副会长。曾翻译过《基督山恩仇记》、《茶花女》、《悲惨世界》,主编过“获诺贝尔文学奖作家丛书”、“春风译丛”和“漓江译丛”,还编写了《外国文学史》和《法国文学史》等教材,可谓著作等身。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