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二十年后我们依然会在一起

(2015-10-19 16:51:40)
标签:

情感

 

二十年后我们依然会在一起
二十年后我们依然会在一起写在最前

二十年,一个婴儿长成风华正茂好青年

二十年,一场婚姻由磕绊变成相濡以沫

二十年,一家企业从无到有,由弱变强

二十年,一个行业从萌芽到兴盛再转型

二十年,有的国家发展壮大,有的已不复存在

二十年,《大话西游》也从垃圾成了永恒经典……

二十年,潮起潮落,变迁很多,故事很多。


二十年,我们经历了很多,成熟了,想法多了,责任也重了。我们会被工作搅得焦头烂额,会绞尽心思揣摩领导的好恶、同事的心思,会因为孩子的几句哭闹烦心一整天,会为了孩子的未来拼命挣钱买买买……会失眠,会焦虑,会忧郁……(还能不能愉快地聊天了。。。)

 

可是,如今忙忙碌碌的我,是否还记得二十年前那个最真的我?是否还记得二十年前最纯最傻最执着的心愿?是否还能像当年一样,坦率地说,洒脱地笑,放肆地哭?是否还有当年的勇气,写张字条偷偷地塞在书桌里,对心中的TA说句“喜欢”?(P.S.我当年没想过这事,更没干过,我当年就知道傻玩)

 

二十年前的我虽然青涩无知,却无忧无虑,真实可爱。二十年前的回忆虽然模糊碎片,却甜蜜有趣,弥足珍贵。于是,我反复摩挲着二十年前的那早已发黄发皱的照片,凝视那一张张曾经无比熟悉的可爱的脸,久久不愿放下。

 

二十年后我们依然会在一起第一章 追忆

先说女生。

二十年后我们依然会在一起

我喜欢咱们班女生,漂亮,大方,懂事,单纯(当年就是这么认为的,现在依然是)。都说女生之间没有真正的友谊,但我觉得并不尽然,至少在咱班女生中间那种纯粹的感情是有的。

我几乎每天都在不同的女同学家做作业、玩,班上一半女生的家我应该都去过。张爽、张雪、杨之音、陆娜、邹飞、李晶晶、董晓薇、刘敬丽、滕月的家我都去过(排名不分先后。可能还有落的,赶紧帮我回忆下),当然,去的最多的应该是蒋媛媛、孙宁、周蕾家,因为离我家近。那时候住的房子不像现在这么宽敞,我记得蒋媛媛家就一张床,我们就在床上写作业,蹲着写,蹲累了就上床写。女生们一起边做作业边聊天,聊什么呢?内容我忘了,但一定是非常有意思的。我还在一些女生家吃过饭。做完作业也玩完游戏了,同学的家长热情地把我留下吃饭,我吃过邹飞、李晶晶、蒋媛媛家的饭菜(周蕾就不用说了),而且不只一次。我也经常邀请女同学到我家做作业和玩,玩的项目大概有跳皮筋、玻璃球、丢沙包吧。我最有印象的是有一次马春双到我家,我跟她在我家楼下玩玻璃球玩到嗨,我妈喊我回家我死都不回去,结果还是春双懂事,主动结束“战斗”回家,才让我断了玩兴。

咱班女生才貌双全。貌就不说了,这“才”可是公认的。邹飞学习岗岗的好,印象中她就没得过全班第二名,永远第一。讲故事还是把好手,讲故事比赛拿过多少奖都数不清了;郑鸣朔跑步跑得快,地球人都知道,运动会只要是女子跑步比赛,咱们班肯定拿第一;孙宁跳舞一极棒,董晓薇、滕月也不错,学校从各班挑女生跳集体舞,你们必被选中,绝不例外(么么哒);李晶晶、蒋媛媛写得一手好字,如果我没记错,她们俩参加过书法比赛还拿过奖的(蒋媛媛体育也是很厉害的);还有口才特别好的张爽,虽然不记得你因为口才好获过啥奖,但是每天听你讲“八卦”也是蛮享受的;张雪,书包里书少零食多,咔哧咔哧老吃个不停,我不会告诉你当年我很羡慕你可以吃那么多好吃的;刘敬丽,有次放学去你家玩,你请我吃你家的西红柿,一下掰开,什么颜色什么质态是有农药和没农药的,你说得特别明白。之后我就把你奉为智慧女神了(棒棒哒);王丽娜,你是个女孩打扮的假小子,我印象中你总是上蹿下跳的,没个正形儿,虽然学习不太好吧,但是长得漂亮;孔丹,小时候就已经觉得你特别稳重了,说话特别有大人样儿,总是跟我探讨姓氏问题,孔孟晏曾是一家,所以咱俩是一家哈;韩玲,我应该是没去过你家,但是咱俩平时在学校玩的比较多,跳绳踢毽儿打沙包反正是没少玩,可能是因为咱俩身高差不多,座位比较靠近的缘故吧;赵欣欣,原名赵欣,因跟男生赵欣同名,被宋老师强行改名成了赵欣欣。皮肤有些黑,但是漂亮。咱俩前后桌挺长时间的;班上内秀的女孩更多一些,王丹、王璐、马晓婷、刘畅、李红丹、石琳、许丹、王倩、贾丽娜、李珊珊、许进、孟薇、王美,平时说话不多,我确实记不清那时候跟你们玩了什么说了什么,但你们对我也是极好的(P.S.刘畅是女同学当中发育最早的对不对,我记着这个呢,嘻嘻嘻。还有王美你当年老拿眼睛斜我)。

再说说男生。

二十年后我们依然会在一起

虽然比不上李晶晶,但我也是假小子一枚,经常跟咱班男生混在一起。咱班男生我大致分成三类:一类是默默无闻低调型(相对的),典型是赵欣、王宇、王楠、侯亮、赵亮、李亮、郝臣、谢宏宇、杨光、缐伟、宿兴业、郭佳宁、张海龙、马X航、李冠男(凭心而论,他不算默默无闻)、史吏,等等;一类是调皮捣蛋学习差型(默默无闻型里也有学习差的~),典型是张石、石大智、刘爽、赵鹏、陈冲(其实他也挺不爱说话的)、常亮(其实学习还凑和,但无奈很调皮,只能归到这一类了)、王新建、毕磊、母宁(不好意思,虽然不调皮捣蛋,但学习太差,不幸被归为该类)、等等,不要问我为什么把你们归到这一类,你们懂的;一类是才华横溢有内涵型,哎妈,被归到这类真是太荣幸了有木有,真希望我自己也是这一类的。典型是马书山(画马画得那叫一传神,赞)、侯亮(快板这么一打啊,是别的咱不夸)、王策(话不多,句句在理,还能发明棋类游戏,居然也成了班上的课间流行活动)、王明元(学习好、学习好、学习好,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李磊(郑渊洁也没你能编,张震的故事也不如你说得好)、吴超(就觉得特别聪明,但是具体是啥聪明也说不上来),可能还有几个特别有才的,恕我脑仁儿小,记不起来了~还有好几个男生的名字我真的记不起来了,抱歉啊。

我也到过几个男同学的家去做作业和玩,刘爽、王新建、常亮、张健家我去过,但我现在只记得刘爽和常亮家的具体位置,其他的都记不清了。好多男同学到过我家做作业,刘爽、李冠男、缐伟、李亮、谢宏宇、张石、王新建貌似都来过我家(但愿我没记错哈~),当然我的主要任务就是“看管”他们把作业完成,又快又好(我傲骄吧)。

爆料时间到。套用郭丽敏的一句名言“你们真早熟,我那时候啥也不懂,就知道傻玩”,班上的绯闻八卦我全都是被告知,包括董建树追董晓薇啊,张石喜欢我(张石亲口说的),张石喜欢邹飞(刘爽告诉我的),刘爽喜欢我(张石告诉我的),谢宏宇喜欢我(刘爽告诉我的)等等。好,要说听到这些绯闻后,内心没有任何小波澜那是不可能的,没有女生不希望自己被别人喜欢,也没有女生不会有忌妒心理。譬如董建树追董晓薇,我得说我知道后有点儿吃醋,董建树那时候又高又帅,多少会仰慕一点,不过还好,醋性不大。再譬如我本来对张石毫无感觉,但是知道张石喜欢我之后呢,就越看他越顺眼(哈哈哈哈哈)。仅此两料,再无更多。爆料完毕,不知观众满意否。

其实回忆里还有一些人和事,有好玩的,有感人的,有一丢丢不怎么愉快的,但前面说的太多,怕大家看着累,所以这次先按下不表。

 

二十年后我们依然会在一起第二章 遥念

回忆有时候是苦涩的,但更多的是快乐和美好。就像《头脑特工队》里的小女孩,离开自己曾经最爱的家和朋友,去一个陌生的地方生活,一定会茫然无措,一定会伤心寂寞,一定有恨,但只要内心深处还留有一分美好,未来的生活依然还是会继续,不是么?

与你们分开真是千万个不舍,这么多年我与你们远隔千里,经常怀念与你们相处的时光,尤其是在我特别无助的时候,我始终把你们放在我心中最柔软温暖的位置。我在梦里常常回到七小的校园和教室与你们玩耍,梦醒后不会悲伤,反而是满满的欢喜,很美的梦,不是么?

我是个乐天派,没用太长时间就融入了新的环境,交了新的朋友。我在湖南省娄底市第一小学完成了六年级的学业(还是班长),升到了娄底市第一中学(当时这个城市最好的中学),而且还考上了这个中学的素质教育实验班(还是班长)。这个素质教育实验班很牛的,跟咱们班当时一样,也是全市到处搞活动样板,什么活动都拿第一,还因为素质教育搞得好出了一本书叫《活动课程教学研究》,淘宝有卖的,感兴趣可以搜索一下。这本书里收录了我的一篇文章和我主持的好几次活动课,我自己看着觉得好幼稚,不过很有意思,都是我跟初中同学的回忆~~我的水平升高中妥妥的啦,毫无悬念(哈哈哈哈)。我所在初中班级由于太优秀,班级整体升入高中,同学没有变化,所以我高中同学和初中同学是同一拨儿人。高中的时候我就不当班长了,改到学生会去混了,高一是学生会副主席,高二是学生会主席。虽然很风光,但是也付出代价了。高二结束我参加了少年班高考(理科),结果只得了400多分。老师和父母为我着急,把我从原来的理科班转到了文科班,希望我最后一年能突击提高成绩(其实还有一些同学考得还没我好呢,可是老师比较关注我啦~)。结果还好,我天资凑合,高考考上了,虽然分数只比湖南省的文科重点线高出十几分,但是我也满足了。后面的事也没啥可说的了,反正就是上大学读研究生参加工作结婚生子再生子流水线作业,我是一刻没停,一点儿都没耽误。

我跟我的初中(高中)同学仍然保持极为密切的联系,他们在北京定居的很多,我们会经常在一起聚。跟你们一样,他们都比较喜欢我,也喜欢叫我“班长”。

2002年、2003年、2005年我曾经三次回到铁岭,我见到了周蕾、张石、刘爽、王新建,我会问起其他一些同学的情况。当我知道邹飞考上了复旦大学,我知道优秀的人就是优秀,无论到哪里。很可惜,我并不在其列。

汇报完毕。

 

二十年后我们依然会在一起第三章 再聚

2015年貌似是个毕业聚会年,我老公同学聚会,我朋友聚会,我朋友的朋友聚会,我朋友的领导聚会,我自己的本科、研究生同学也聚会。2015年的主题就是怀旧。人到中年,家庭稳定,事业上升,或许是我们已经到了该怀旧的年纪。亦或许是我们的本真在消逝,我们只是通过共同经历青春的伙伴确认自己曾经的美好。

我从未奢望过你们还会记得我。也许记得,但未必还能如当年那么相熟。所以当周蕾在微信里说“同学们很想念你,想把你加到群里”的时候,我真有抑制不住的激动,也有一丝丝的存疑——这是真的吗?大家很想念我?果然,在我答应周蕾把我拉到群之后,有好些天周蕾都没有动静,我猜想可能是拉我入群的动议被否决了,于是无比失望伤心难过。直到那天中午,我打开手机微信看到张石和吴超等待我认证加为好友,我知道我离你们已经很近了。而当我订到了去沈阳的高铁票后,我知道,与你们再次面对面说话的愿望即将成真。

我怀着一颗忐忑的心,我害怕认不出来你们,我怕记不起你们的名字,我怕无法跟你们畅快地交流,毕竟我们之间横亘着二十年的空白。可是,见到你们之后,过去的一切似乎还是回来了。

宋老师,除了头发长了些,还是记忆中的模样。

二十年后我们依然会在一起

孙宁,活泼热情;晓薇,明艳动人;王丹,恬静自然;张爽,甜美可爱;孔丹,稳重干练;滕月,清新御姐(当年的你最爱穿长裤配小马夹);韩玲,成熟大方;马晓婷,秀外慧中;李红丹,温柔娇媚;郭丽敏,优雅自信。

张石,能喝能说;刘爽,口蜜腹甜;郝臣,寡言拘谨;王新建,幸福冒油;李磊,憨厚实在;缐伟,低调稳重;张海龙,文质彬彬;吴超,有情有义;常亮,调皮捣蛋;母宁,深沉厚重;张健,风流倜傥(瞎说一通,不要当真,哈哈哈哈)

好庆幸,你们还是你们,我还是我,我们都没有变。

 

二十年后我们依然会在一起写在最后

写了这么多,一方面是有感而发,另一方面也是对同学们对我的热情的回应。我想,再不写点什么,这些零碎的记忆也许会随时间而流逝,而这又是我最不想体验的。

希望你们看到以上这些无逻辑的零乱叙述,至少会露出开心一笑。你们快乐,我也快乐二十年后我们依然会在一起

 

【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第一次家长会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第一次家长会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