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画眉
老画眉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3,382
  • 关注人气:2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曾经当社员

(2014-03-19 11:40:50)
标签:

休闲

分类: 怀旧飞絮(旧事心绪)

曾经当社员

 
     大年初五,一行人驱车进山,
    摘了一束果园生长的白花菜,带回家做汤。和父亲的住户,原来的管理区老支书愉快的拉家常。说到当年他家每到食饭时,支书的儿子,也就是我的同学让支书赶到另桌用饭,不得和我们同一桌的往事,忍不住笑。

曾经当社员

       同学的果园。茶花如同牡丹一样美丽。
曾经当社员

    村子都变得认不出来了中午一点多,我们离开了这个曾经流下劳动汗水的山村。
 
       年初三晚二十二点,隔了30年的高中同学打电话联系上来,寒喧几句后报来一极其利好消息:家有百亩果园,果期虽过,但果园裁的山茶和红色桂花漫山的开得灿烂,叫我前趋赏花,包食包玩。[哈哈]这位有意思的同学其实是老爸当年在公社下乡驻点的老住户的儿子,当年父亲在我放暑假时将我寄给这个生产队。
    食在同学家,住则在隔壁的劳动能手妇女主任家。父亲要我参与生产队的劳动,不是普通的参与,他发了一本“工分簿”登记并评分我每天劳动绩效。有一天我竟然挖回一大担除了茎的花生,过秤竟然有60市斤战果。同学还说食饭时他父亲不让他说话的情形。记得那同学木纳的烧火,不与我们同桌,扛碗饭在外面。
    父亲的安排叫“体验学习劳动”。其实,我不到这个生产队也不得不劳动。打柴,种菜,做饭,都是劳动。父亲下乡在那,带上我,下田。记工分一则是要我每天不得止歇的劳作,那工分是不能兑现财物的义务劳动。二则在他转移到其他点时,我也得老实的天天开工。我是不诉苦的,除了生病,劳动带来的疲劳肌肉痛膊头痛,不会说出来。
     许多往事,洇没于时间的年历里。如不是这位同学夜间突然的问候,这些片断真的忘掉,曾经的准社员的角色也没有由头想起来。童年就不得不参与大量的劳动,不会视劳动为苦役。联想现实中,一些人总认为自己生来高贵,喜欢奴役驱使别人劳动,视别人为自己劳作家务乃是“奴婢”层次,内心生出份轻蔑与优越真令人齿寒。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