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海笛袅袅

(2009-11-19 07:52:35)
标签:

杂谈

分类: 怀旧飞絮(旧事心绪)

海笛袅袅

老画眉

 

    入秋后,一直不见冷,电视上的北方总是白雪漫天,而南粤仍旧是满眼的绿。上周开始,阴雨绵绵,出门都是寒风夹霜,冷雨顺着雨衣,冰凉地滴入脖子里,打在脸上,很是凛冽。这冬天终归来了!

   在寒风中,远方捎来一袭“围巾”,那是知青大哥海笛的赠书《青春无主》。寒流中,这书带给我的暖意,真如同裹上了一袭围巾,露出来的长脖子不再觉冻。

   “围巾”在寒风中,旗帜飒飒,有三分得意。收到海笛的签名厚礼,我想,无论谁都会“得意”“忘形”。这份得意其实已让我下沉了好几天,拂去了七分世俗的尘,留下的是三分冰雪样纯粹的情怀。

    这书是“网作”,背后是海笛大哥的呕心沥血。在人民网博友们围炉取火,谈天说地的友情氛围间,海笛大哥的热茶一碗一碗的端上来,博友随着故事进展,逐渐入境,与故事的知青悲戚与共。

    《青春无主》,好评如潮,自有方家作书评,无才小妹就不多言了,只想趁此抒发点感受。

    书名“无主”两字很沉重。15、16岁,还是个大孩子,脑子盘恒的所谓“广阔天地”理想其实还很模糊。在这方天地,没发育完全的羸弱而年轻的躯体经历过一番番精神支柱倒塌的痛苦、崩溃与绝望,在与现实的贫困饥饿,孤寂挣扎中,在阳光,蓝天,泥土芬芳中,青春的身体与灵魂象坡上的庄稼日渐摧熟。

     一日为知青,终身为知青。知青这特有的反叛戳印,会终身留下,平时埋藏得很深,却时不时还会弹将出来。你在大街上看那些中年人,是不是知青其实很容易区别的,就看那眼神与嘴角。知青的眼神是特有的,那光采豁达,洞察人生的眸子,总有一种无法描说的淡淡苍桑,还有嘴角那一抹不容易觉察到的不屑。

    知青是一个阶层,历史“恩赐”的群体身份,时代塞给这代人的。它事实上成了曾经移民土著的小资识份子的徽章。无论天涯海角,对方说“我是知青”,你只要表白“我也是知青”,就象森林动物触到了同类信息与气味,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也就成了亲人般,一下亲切起来。通常,在一群热闹的人中,与战争老革命不同,与当过兵的不同,除了知青聚首,在其他场合时,知青不会动不动“痛说革命家史”,或者“痛说革命功史”。知青自己的曾经,是很难书为“正史”类的,对自己这么一段经历,大都深深藏匿,不太愿意示人。当然,也并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却是“庭院深深”,外人难以窥测。总而言之,现实中几乎当过知青的都鲜有在场合中吹嘘大侃所谓“知青经历”的。当你看到杯光流觞间,突然有两个中年人离席几步相互靠近,眼睛闪烁惊喜,击节忘形,高声大笑地搂肩亲热,说不定这情形正巧是遇上了当年曾经的“农友”,其旁若无人的忘情,让你不经意看到了!!

    《青春无主》,红得如火,端在手,心发烫。汪洋大海中得到的珍贵的一枚鹦鹉螺。知青出书的不多,当年上山下乡的知青如钱塘江潮,而数十年后回眸,在退潮后俯下沙滩,躬身拾贝的也就那么几人。由知青海笛自己写的纪实般的小说,以他现在的身份述说这曾经不寻常的岁月,确也是可作知青“正史”来品读的。

     大海的鹦鹉螺,贝类的王子!

 

   有人说得到人信任是幸福的,我说得到 曾经的沧海桑田队伍的同志的厚爱,老画眉更是幸福得忘言!

海笛大哥寄我书,好漂亮的一手钢笔字!扉页留言“记着我们共同的知青岁月————画眉小妹妹惠存”

下图:三本书都是知青哥哥们的赠予。左面第一本为2002年的承德知青网知青文集;中间为海笛大哥赠予我的书,前天才收到;右面是昆明知青才子孙伟编的知青歌曲集,其中包括那首著名的《南京知青之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小小蛮腰
后一篇:冬天童话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小小蛮腰
    后一篇 >冬天童话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