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三十里铺

(2009-09-18 17:06:43)
标签:

陕北民歌

三十里铺

信天游

文化

分类: 夜半歌声(情感一叶)

三十里铺

老画眉

 

问世间情为何物?一个“情”字,怎了得黄河之水咆哮而过,陕北的沟壑卯梁,“情”多于河滩上的酸枣子。要不,信天游听来为何总是那样凄清委婉,令人柔肠寸断、泪湿衣衫?!

 歌中那个四妹子凤英,今安在?想象中绥德那三十里铺,傍山依水。河滩上的老柳,崖畔上的枣树在瑟瑟寒风中低呜,高坡上的羊群在慢慢蠕动。清亮高亢而委婉的信天游飘荡起来“提起个家来就家有名,家住在绥德三十里铺村。” “四妹子爱见那三哥哥,他是我的知心人……”民歌里唱的都是真人真事,据说凤英长得就是俊。当地人又唱道:“凤英在前面走,手提二两酒;宁看凤英两步走,不喝那二两酒。”试想象下:当冬日温暖的阳光强烈地照射到这个四妹子美丽的身子上时,三哥哥也许于一瞬间便看到这邻家妹子的透亮眩目,原本是不该这么透亮的,因为这束强烈的逆光很自然地穿过了四妹子的身体,晖映出异乎寻常的绚烂。醉意在三哥哥眼里跳,这一瞬且永远地停泊于三哥哥的胸膛间了;羞色红晕在四妹脸上泛,这一刻心如兔窜,亦永恒的存贮在四妹妹心窝窝了。这,也是件稀松平常的事。

 

 我甚至还相信,相爱着的人,魂儿会离体,双双在黄河的岸边轻盈地升腾飞起,穿越枣树林与槐树的枝桠,然后象洁白的槐花一样,从天而降,去亲吻对方的故事。

 令人唏嘘的是,“信天游”后,竟会给一个善良的女人带来了终生厄运,正如另一首陕北民歌《泪蛋蛋泡在沙蒿蒿里》说的“咱们见个面面容易,哎呀拉话话的难”。岁月的风霜剑影,四妹子老了,据说已近80岁了。可她还是没有摆脱《三十里铺》的阴影,至今她的儿子不让任何人谈起这首歌的事,并不允许记者接近她。又据说“三十里铺”已成为当地品牌,商贾们在盘活老槐树的价值。还有,1996年我国发射的人造卫星里,就装有《三十里铺》这首歌曲。

世事嬗变,山村仍旧一陈不变。黄河水哗哗的在流,老了的四妹子,你还在老槐树底下守望,低首一针针织那件永远也织不完的毛衣么?

 

三十里铺

提起(个)家来家有名,
家住在绥德三十里铺村
四妹子和了个三哥哥,
他是我的知心人。

 

三十里铺来遇大路,
戏楼这拆了修马路。
三哥哥今年一十九,
咱们二人没盛够。

三哥哥今年一十九,
四妹子今年一十六。
人人说咱二人天配就,
你把妹妹闪在半路口。

 

叫一声凤英你不要哭,
三哥哥走了回来哩。
有什么话儿你对我说,
心里不要害急。

 

洗了(个)手来和白面,
三哥哥今天上前线。
任务摊在那定边县,
三年二年不得见面

 

三哥哥当兵戏楼站,
四妹子又在崖畔上站。
有心掉头把你看,
心里头害麻烦。

 


三哥哥当兵坡坡里下,
四妹子崖畔上灰塌塌。
有心拉上(个)两句话,
又怕人笑话。

三十里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一谑之力
后一篇:睡莲非荷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一谑之力
    后一篇 >睡莲非荷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