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无辣不欢

(2008-11-23 09:35:19)
标签:

辣椒情怀

美食

分类: 夜半歌声(情感一叶)

无辣不欢 无辣不欢    老画眉/图文    辣椒是生命的火焰,辣椒是堂皇磊落激情洋溢的川湘汉,代表着生命最原始本色的猎猎的张扬。倘若假以文人优雅的笔去轻描淡写这英雄,是对辣椒的不敬。基于这点,窃以为,写辣椒最好由男性来写更为洒脱。

将辣椒写得最具意象的人,乃非学院派美食作家古清生。他的《一辣天下红》中数篇辣椒美文,为辣椒彪炳史记,浓墨重彩抒发了这赣汉虐辣老饕之情怀,且助以工笔样的细描又象是一部抒情的田园牧歌。记得最有意思的是,他说:四川山徒坡且多,姑娘上坡撅着臀,重庆妹子又喜欢食辣椒而瘦腰,瘦腰撅臀就是陪都女子的标志。这样的概括,很是美轮美奂。诚然,辣子雄姿英发让人仰视,若辣妹风风火火,多了几分胆识,却少了三分柔弱。之于喜欢弱柳扶风妹妹而显示其雄性力量男人来说,是否憾事?!

 辣椒在我家园驻足几十年,不知何时我爱上了这辣汉。我说到辣椒时是小心翼翼的,因为辣汉正在窗户的阳台上,辣辣的眼光瞟得我心虚。冬天的暖阳烤灸下,阳台上的大大小小数盆辣椒,绿叶间辣椒红得透亮澄明,得意的晃动枝叶间的果实,仿佛吹着口哨唤我过来。

 霸王辣。于我眼里,辣椒无疑为西楚霸王,我是那虞姬。我最钟情尖锐的朝天椒。朝天椒那辣味集聚于舌尖,拽着沾着你,面对其豪情之邀,若无吞嚼之勇气乃真是无脸见江东父老的。倒在辣霸怀里,百媚千娇,弱弱地,泪汪汪的吃下去,口中嘶嘶如蛇吐信,汗水了濡湿了罗衣。终究是辣得痛且快,不悔其冒犯也。

辣椒冬天就落叶不结果了,这个时分,我开始泡辣椒。尖椒剪下置筛筐晾干水,放于玻璃瓶子,放上层盐,倒上酱油,再放一粒蒜头,腌着存贮着那辣事。每天食炒面,筷子夹三两只,佐面。腌过的辣椒,味醇厚如酿,象打磨过的玉,去掉那尖砺粗糙,温存的,怀恋恋不舍的依徊。

梦里,辣子如夕阳西下,带着乡愁,辣丝丝的牵扯着心底,让人倦恋。记得当年下乡,在清霜轻覆的田畴一角,有几株白辣椒在晨曦中静静的等待着我,碰个满怀。在冬天的寒冷中,那如火的辣燃烧了我体温不足的躯体,在辣汉的怀里,细腰如柳,温顺的匍伏,陶醉,陶醉。

 

无辣不欢

 

 

 

 

 

 

 

 

 

 

 

 

 

          无辣不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