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静水流深

(2008-09-04 21:34:58)
标签:

静水流深

杂谈

分类: 新世说(世象杂议)

          静水流深

         (老画眉)

静水流深,哲人之语。欲渡河,不知深浅。有经验的人,涉水前,总会习惯地随手抓起一块石头投入水中以试水深(俺也有这个体验,曾写过一则博文叫“丢块石头试水深”)。石头落水,水花溅得越高,水声越是响亮,河水也就越浅。那溅不起多大水花,听不见多大水声的闷响,必定是深不可测的......

 “水流任急境常静,花落虽频意自闲。” 譬如做人,人常持此意,以应事接物,身心何等自在。儒者说:“不论水流如何急湍,只要心情宁静,就听不到水声;花瓣虽然纷纷谢落,只要心情悠闲就不觉四季轮回。”禅意的诠注,很是超脱于物外!

静水流深,是看不出水下的流动,波澜不惊,平面如镜。吾以为,静水流深的桂冠乃应冠以智者,还是相当老的成仙为佛的才配。一般人,特别吾这样自恋类的,偶尔有几则文字补至报屁股上,扫帚也当珠宝样夸耀和洋洋自得,生怕天下不知道,这种品性,自惭,只能是出山溪流,碎银迸发,跌跌撞撞滚落那深湖或者海洋。

修行不够哟!总是浅溪般喧哗,有点高兴事,不会深藏,总如出山溪水,弹跳雀跃,九曲十弯,迳直扑入大海。如遇柴棍档路,钻个空,又往地那头冒出水来。私下窃笑,能冒出水泡来也不错,管它响还是不响,至少那生命的水还在淌。倘若心如止水时,彻底的不动,呜呼哀哉也!

也会自省。知道文字是青菜萝白,无所谓好丑。人生也要待盖棺才能论定甚至不能论定,儒家老祖宗的坟墓不是千年后又让人挖出来鞭尸么?想起有位女子英雄,统治中国,握生杀大权至高,生前功德圆满,本该让骚客树碑立传,匪夷所思,竟立一无字巨石为碑。后来的革命党人觉悟更高,在生时心愿就是死后骨灰洒到梯田或者青松或者入海。

近日脑子有点痛,不知所以。好想让自己马上安静下来。有啥法子离开这纷至沓来的烦事?最好有头毛驴,俺骑上那,悠悠然在两旁开满野花的乡村陌路上,高高低低的缓缓行之。当然,前面有位帮忙牵绳子唱山歌,或者吹着口哨的伴行最好。

小心求证:“这样的要求不知高不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雪地银狐
后一篇:花好月圆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雪地银狐
    后一篇 >花好月圆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