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雪地银狐

(2008-08-30 17:57:55)
标签:

情感

分类: 夜半歌声(情感一叶)

 

人生处处知何似?

应似飞鸿踏雪泥。

泥上偶尔留指爪,

鸿飞那复计东西?


                   旧博文一则:    雪地银狐

                                laohuamei

 雪地银狐这个轻盈飘渺仙意的名字,那份楚楚动人的回眸,凝固了我的千百年轮回的向往。心门都向着一个方向打开,是的,向着他。他在那?

    北国的森林的积雪很厚吧?谁的行囊都沾上了雪花?今晚无月无光。窗户外遥遥眺望,天边只有几颗寂廖的寒星挂在夜的黑色帏幕上,淡照在这与平日无别样的山城上。

    蓬荜生辉,是谁跌跌撞撞的拍打这本就不堪敲打的木屋。你的酒味道,和着寒风卷进室内。这室的温,我伸出的手,能温存你一会么?为你温上一壶茶?

     心死。“哀莫大于心死”。这话是谁说的,有点道理。心真的死了,数度的惊颤,也许明天,它不想也不能再和着脉的节奏博动。谁曾说不想我“如此沉溺”,太迟了。真的。每到晚上,感觉有喘不过气来的窒息之感。有着一般医学知识我,绝不只是一种错觉与精神反应,也许那真是病理性的了?累而导致的“心肌劳损”类如透不过气来的感觉。“玉陨香消”?这个词与我曾多么的远,如今却如此逼近,真没有想到。

    有时会想:这个世界没有我会如何呢?我的至亲们会不会放声大悲?!也许。至少我还有父母和儿子会为我难过,他们都需要我。在他们眼中,我是如此的有用,如此的强大。至少他们不会想到我会真的病了。他们眼中,我无所不能,从来不会软弱。我是他们的支柱,这也是我要好好活在这世上的理由。

    由我选择么?如果疾病降临,如果灾难到来,我还有什么样挂牵?除了父母还有儿子还有鹩哥,还有谁当真要我挂牵?这些年来的一切不是很多余么?那些亦步亦趋的笔墨情又算什么呢?空洞的飘出去荡回来的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声符,独自守着一片无人回应的天地自言自语。又有谁当真?又有谁将它记挂珍藏了呢?有吗?雪地银狐(2007-11-29 21:06)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水瓜鞭牛
后一篇:静水流深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水瓜鞭牛
    后一篇 >静水流深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