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牛嚼牡丹

(2008-07-12 20:31:30)
标签:

牛嚼牡丹

杂谈

分类: 夜半歌声(情感一叶)

牛嚼牡丹   牛嚼牡丹

       画眉/网读掠影

   广东话有一句的俗语:牛嚼牡丹。牛根本不懂欣赏牡丹,不知道它是好东西,给它吃了,它也只会当牡丹是草一样吃到肚子里面去,纯粹是为了充饥而已。牡丹一定很难受。对牛弹琴,琴很难受。教牛上树,树很难受。牛难受否?
   古人曾总结有几款最不相宜的情景为:清泉濯足、背山起楼、松间喝道、月下把火、苔上铺席、花下晒裤、牛嚼牡丹、石笋系马、对花啜茶、焚琴煮鹤。其中牛牛“赵”(粤音)牡丹,为经典粤地俚语。歇后为:牛嚼牡丹”——唔知花定草。这类行为,当与“暴殄天物”同罪!
   金庸笔下的才女的蓉儿,她最大的悲哀在于遇见了她命中的克星郭靖,无可救药的爱上了这个傻小子,靖哥哥是天神一样的大侠,可他偏偏缺了才华、情趣和品味。从此作为才女的蓉儿只能放弃她本来拥有的精致优雅,放弃自由浪漫的生活,去将就郭靖这个文盲大侠的粗糙、呆板与迂腐。
 “不言歌者苦,但伤知音稀”。欣赏才情,需要深厚的文化底蕴,而郭靖只略略识得几个字而已。蓉儿第一次以女儿装与郭靖相对,唱了个辛弃疾的词给他听:“郭靖一个字一个字的听着,虽然于词义全然不解,但清音娇柔,低回婉转,听着不自禁的心摇神。黄蓉一曲既终,低声道:“这是辛大人所作的‘瑞鹤仙’,是形容雪后梅花的,你说做得好吗?”郭靖道:“我一点儿也不懂,歌儿是很好听的。辛大人是谁啊?”对牛弹琴就是这个样子,不知道每次对牛弹琴过后,心中那片诗情画意还能剩下几分。
  那良宵美景又如何呢?“两人谈谈说说,不再划桨,任由小舟随风飘行,不觉已离岸十余里,只见数十丈外一叶扁舟停在湖中,一个渔人坐在船头垂钓,船尾有个小童。黄蓉指着那渔舟道:“烟波浩淼,一竿独钓,真像是一幅水墨山水一般。”郭靖问道:“甚么叫水墨山水?”黄蓉道:“那便是只用黑墨,不着颜色的图画。”郭靖放眼但见山青水绿,天蓝云苍,夕阳橙黄,晚霞桃红,就只没有黑墨般的颜色,摇了摇头,茫然不解其所指。”蓉儿眼中看到的水墨画,那是审美层面上的复制再现,而郭靖显然远远没到这个欣赏层次,也许永远也达不到。    
   再有,蓉儿的厨艺当世无双,要换了洪七公得庆幸自己不知哪辈子修来的福气,可是落在郭靖手里却依然是明珠投暗:“洪七公笑道:“娃娃,你媳妇儿煮菜的手艺天下第一,你这一生可享定了福。我年轻时怎么没撞见这样好本事的女人?”言下似乎深以为憾。黄蓉微微一笑,与郭靖就着残菜吃了饭。她只吃一碗也就饱了。郭靖却吃了四大碗,菜好菜坏,他也不怎么分辨得出。洪七公摇头叹息,说道:“牛嚼牡丹,可惜,可惜。”黄蓉抿嘴轻笑。郭靖心想:“牛爱吃牡丹花吗?蒙古牛是很多,可没牡丹,我自然没见过牛吃牡丹。却不知为甚么要说‘可惜,可惜’?”可惜了那番情怀,“二十四桥明月夜”“玉笛谁家听落梅”?!书里的答案是她后来久不下厨了。才女的蓉儿,嫁了个文盲郭靖,确实如同“牛嚼牡丹”!


   蓉儿也许怏怏不快,怅然地叹息:俺来生,不做才女。
   
   当然,满腹才气与锦瑟和鸣,这些东东毕竟不能当饭吃的,也无从对人说起。敲键边悲哀,那份无可如何的惆怅真是月下在河边捣衣,那月色的清辉碎银样聚来又散,挥之不去。

 

    “牛嚼牡丹”,不提也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穿云裂石
后一篇:鹊桥牵牛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穿云裂石
    后一篇 >鹊桥牵牛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