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书信(四)路很漫长

(2008-06-21 21:02:24)
标签:

情感

蓝魂

分类: 夜半歌声(情感一叶)
         书信(四)很长很长

                         laohuamei

 兄:

 

   路很长很长,总是在路上独自踟躅。什么在障碍?心路的远。

 

   想起辛勤的工蜂,早出晚归,经常在路上。

 

   工蜂不是蝶。工蜂是劳作者。鲜有浪漫。浪漫是奢侈物,不是人人有的。对此,陈寅格曾戏说:“自由共道文人笔,最是文人不自由。”

 

   想起古时的采桑女罗敷。任是如何不济,她还有自由,控制着她脚下的一片桑田,然后,在那么一天的好日子,伊人俏丽地,新鲜如朝露般笑意盈盈的立在浓密的桑林间,等待那打马而过的使者。瓜田李下呵!使君已有妇,罗敷自有夫,最后不得不“还君明珠双泪垂”,而她至少是片刻的心动过,要不,为何会泪垂?使君离去,罗敷的日子如旧,劳作如旧,并不因使君的“光临”田园而有所更变。如果有变,或者是“心累”,别人说的,是这样么?罗敷平静的生活由此而起涟滟。《乐府诗集·君子行》:“君子防未然,不处嫌疑间。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整冠。”都很高尚与君子!

 

  工蜂君,比采桑女更不济。工蜂所期冀的谁,却如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无缘见之!

 

  工蜂是谁?谁是工蜂?吾也!失笑——不值小人一晒。

                                                         2007-10-03 03:05:57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