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满地梨花

(2008-06-06 09:51:56)
标签:

情感

粤医疗队

汶川

波子

分类: 夜半歌声(情感一叶)

               满地梨花 满地梨花(老画眉)

    汝阳侯穆清叔赏梨花曾赋诗云:“共饮梨树下,梨花插满头。清香来玉树,白议泛金瓯。……”
   风尘朴朴的少年,站在古老的梨树下等待。
   转眼间,雪白的梨花落满一地。

   “等我回过头来的时候,她已经不在这里了。”
   在无名之日里的谓叹,丝丝缕缕,牵系萦绕,宛若淡淡的花香,弥久盘恒,直透骨髓。
泡个热水澡,放松,刨光下巴,丢了那些脏衣服。虽然有点不舍这堆绿色的夹杂着汗水结晶盐份和异味的制服。食大餐——猪哟、牛哟、鸡犬,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中游的,都给英雄们端上来,满满一席。让所有赴映秀的医疗队连同那些记者们大大满足个久盼的馋,吃个饱!
然而我什么东西也不想吃。想返回那驻防地曾经的震中映秀,挂着那粤秀医院还没有剪彩,还有需要资金约几百万的医疗设备。奇怪,在那希望尽快结束,返回正常的生活当中。然才离开20天,不知为何,有点不适应这个南国都市,这个熟悉的都市突然感觉有点陌生——我不是在这感觉良好的生活几十年的?
    松跨的裤头那种战地迷彩服灯笼样肥大形成的八字。踩着一脚高一脚低,明明是平整的路,还在平衡身体。不禁失笑:不需要了。     

    如何了?其实飞机落地那一刻,我知道我回家了,回到安全岛了。又得变回厅长那种穿着?的角色?我的内心在说,象这样人生的自由驰骋在死神手中脱离,别样的短暂体验弥足珍贵,那些日子与普通医生、护士、司机这些自己的手下生死相依,同舟共济的日子让人多怀恋呵!出发那一天起,就全然回归了我的本色。我不仅是领导、带队,还是战友、大哥、伙伴,团队的人如磁石吸铁般依恋我,这让我感受什么是患难与共。当官后有多长时间没有这样的亲近的肢体接触了呢?相濡以沫的20天,为半瓶水、半块饼乃至几条榨菜的相互礼让,那分开到耿达时他们告别时眼含的泪光,行动的决然,我不由得再次眼睛潮湿。

   挥之不去的思念,时时闪现。他们想什么?想我么?还做恶梦没有?我让他们,其实不止他们,由于各种媒体作为救灾新闻亮点,挥墨如土在显眼的头版铺张了N次!人们彻底的认识和了解了平时他们无法看到的我,连同我“屠猪”一事,形容得不专业——准确叫解剖动物。卫生厅长战地补给养,挽袖屠猪,应是社会,网络,全世界都知道了!这个经典细节比真正有用的广东救灾卫生队的救灾战绩更文学、更广泛的传遍天下,每一角落,连坊间百姓都津津乐道:广东有位会杀猪的厅长。这样经典事件,也许永远不会重现了,真我的另一面,在极其恶劣的时态,别开生面地、不经意的自然的展示,让他们,特别那些年前曲解“打伞”的好事之人茅塞顿开。

    那极度艰辛的日子的种种,让我终身难忘。人在略显小号的帐篷中,又是风又是雨,雨水冒进来,后背凉嗖嗖,常常是半眠半醒。在难得睛朗的夜晚,在劫后的中学的球场上卧着,看着让地震撕开大口的赤裸的山脉,启明星,闪烁在那山峰的尖上。道道晨光穿过,霎间天地便全亮了。我想,如果没有这场灾难,这时分,农家屋顶饮烟便升起了吧?还有鸡鸣,还有到河边汲水洗衣的花花绿绿的村姑的笑声。如今这恬静如画的一切都没有了,周边都是废墟,和废墟余下空地的一顶顶帐篷。

    一些细节,有点乱糟糟,叠满了脑子,无法理清。温习这些,对参与救灾的人们包括我,其实是残忍的折磨——每复习一次都是一种伤害!我需要心理放松,或者说是忘却。那种残酷的场面,超过我神经承受阀值。我现在只想睡觉,却无法睡得安稳。媒体还趋光般追逐着我,我真不想回忆那惨痛的经历了! 

 

    我说真话?好吧,我说:我宁肯留在那,虽然那仍旧充满死亡的气息和持续的艰辛的生活。 

 
         粤医疗队在映秀(制作老画眉/图片来自网络)
             

      你好!波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夫复何言
后一篇:那山那人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夫复何言
    后一篇 >那山那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