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夫复何言

(2008-06-04 17:46:40)
标签:

杂谈

分类: 新世说(世象杂议)
         夫复何言

(老画眉)

     我给人的印象一向是敢作敢为,快意人生的外向型,喜欢叙述与辨驳。其实,很多时候,我是可以沉默到不发一言的。话不投机半句多,一天不说话完全不成问题。记得我在农业经管科时,室中有三人,年龄相仿。那些日子经常无话可说,眼睛看着窗外穿过树林太阳的筛影由深到淡,由朝阳到夕阳。曾经尝试一周没有说一句话,直到背后的人一支铅笔掉到地上,滚到我的办公台脚下,那人到处找,我才不得不说了两个字:“在这”。当我要作深度“自闭”时,那当真是无话可说。现在象这样的闭嘴的时候少了许多,这几年,无论什么环境,都基本上能够“我以我口说我心了”。

     每天将闷着的话,或者叫“垃圾”,带回家,倒给那位孩子他爹分享。好在孩他爹比我豁达,他这人从不“失眠”。因为我带回来的是捡来的积累一天的垃圾,他大都听之任之,手捉着那个电视遥控器,将《亮剑》温习一遍又一遍,没有用心听我“倒垃圾”,我的话他一般都“左耳入,右耳出”。幸好他不是思想家与哲学家,如果他是,加上我这样天天制造“精神垃圾”的,简单的问题会上升,酝酿,而变得非常严重。家中没有哲学家与文学家、政治家,这是真的值得庆幸的事情。

    最近,我又变得无话可说了。沉默吧!人对现实除了直面,还有一种选择叫“沉默”。它是一种介于君子勇猛与小人苟且间的中间态度。当黑暗临界时,这种沉默,经常为许许多多不想说假话,真话也说不得的人的惟一选择。人们抛来我的特别“同情”“关注”的眼神让我受不了,我在回避,我不说。他们不知道,对所谓的“变故”其实我早想到此,当它发生时,恰如我所料,因而波澜不惊。对于不知我者,我无话可说。对于知我者,不用多说。我的一位朋友曾在他的散文引用台湾沈思的一首诗叫《答》:“山和山/说什么/他们只相对凝思。路和路/他们说些什么/他们不说什么/却直通心曲。桥和桥/他们/说些什么/他们无从说起/但忍辱负重。你和我/还要说什么/千言万语/不如沉默。

   《报任安书》有“谚曰:‘谁为为之?孰令听之?’盖钟子期死,伯牙终身不复鼓琴。何则?士为知己用,女为悦己容。”

   尚何言哉!尚何言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梦落何乡
后一篇:满地梨花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梦落何乡
    后一篇 >满地梨花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