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烛影摇红

(2008-05-04 07:06:25)
标签:

杂谈

分类: 夜半歌声(情感一叶)

  鲁迅门人君同题作        影摇红

                      (老画眉)

 

    ,笼罩之意境,只可意会,难以言表。譬如酒喝到七分时,有点不胜酒力,思绪飘然,形则如蝶般轻,这便是曛。吾以为,曛之最高境界乃微曛,醉得种放浪忘形非微曛,那是“醉曛曛”。

 

   意微曛,羞色浓,细腰无力,款款霓影醉。这是看了画家陈逸飞的画《微曛》给我的印象。陈逸飞功于画仕女,比之《微曛》,我更喜欢他那张“洞箫”,清一色古色古香之江南女子,纤手玉指,拨弄那长箫玉管,想象那玉笛飞声,谁人不曛?画中的意境,真正教人微曛。有点羞愧,没有到过扬州。心驰神移“烟花三月下扬州”那份旖丽。想象那六桥烟雨的蒙胧,那柳堤而就的流动的水墨画卷,会有多怡人?!情绪与周边琐事的烦扰,一点点磨蚀吾的梦。然幻想中江南之美好,总是萦绕缠绵,挥之不去。二十四桥明月夜,此际月下谁吹箫?扬州明月,当是天下月之光华所在。不知何人的诗有: “萧娘脸下难胜泪,桃叶眉头易得愁。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     

 

  扬州于吾,恐是春梦一忱?心湖没有涟漪,我亦无梦。

  

  曾经欢夜阑珊的围炉煮茗。一盏烛光,一杯清茗,还有娓娓而道的知己,这样的夜晚,往窗格向外望,当有一弯弦月挂于湛蓝的天空,空气浮动着四季开花的桂花清香。这样的叙话之所,不会是在喧哗之闹市,而是籁静之乡间,话题也远离利禄与功名。

 

    这样的促膝,或在瓜棚下。那一声鸟鸣,那道花影;篱笆下罗旋花科的瓜豆底嫩蔓,那纠纠缠缠往上牵伸的生机;晨雾濡染过的南瓜金黄色的花蕊;还有那杯素手烘醅的明前清茶,氲氤袅袅的新茶香,凡此种种,教人神魂出体。执一支莆扇,石板凳还坐着白头翁或是蚕妇。看着瓜蔓由分化的子叶而成蔓,遂作优美罗旋姿态,一寸寸的往上窜,心中平添多少欣喜?散淡,随意,白日落下,晨星又现,不知今夕何夕。

 

   多久没有这般西窗剪烛了?不觉失笑:何人有此闲情与吾作此“微曛”呢?无奈蜗居都市石林间,打点好不大的阳台,也种点花花草草,档下那攘闹的尘俗。泡一壶新茶,于花草前独自静静慢饮,其实也不错。乃以弘一法师临终偈语作结:

  君子之交,其淡如水;
  执象而求,咫尺千里。
  问余何适,廓而忘言;
  华枝春满,天心月圆。

烛影摇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星湖春色
后一篇:鼠辈华佗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星湖春色
    后一篇 >鼠辈华佗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