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落阶生苔

(2008-03-16 08:53:37)
标签:

菊花

杂谈

分类: 夜半歌声(情感一叶)
 
落阶生苔
老画眉
2006-12-18 21:49:25
 
田畴一畦畦的稻子金黄黄的熟了,山腰间半岗上的桔子全红了,鹧鸪鸟肥大的身子钻进路边的竹丛里,这个湛蓝蓝的秋空,明净得让人不知所以。这时,你还没有回来。

    那条连着湟川的河,两岸的黄花组成了盛大的队列,灿烂的布满山坡与田畴。曾经无数次过客的你,注意到它们了么?不少当地人都说没有看到它们,为何?这不一般的璀灿,何以看不见呢?我宁愿你看到了。这种是什么花?为何愿意开在这无人注意的田园河畔?它们是当了篱笆?然而,你见过这么好看的篱笆么?我知道你见过国外最好看的玫瑰花组成的篱笆,芬芳艳丽,风景如画。这种奢华的玫瑰篱笆,在电视明珠九三0大片中,也见过。通常是长得高高的,铺在白色木屋顶上,或者圃伏在小径两边。呵,是很美的。

    可是,玫瑰样的篱笆是人工修整的。小说《红与黑》中,记得那于连差不多要给市长夫人的家修剪玫瑰篱笆了。于连有点惨,呵呵,他为何要在台下找那夫人的脚来碰?想到他们间的不平等与不对称么?
 
绥江畔开的大黄花,它们不是谁的仆人修正过的花,长于清流。生于野地,蔓如藤延,布阵数十里。如斯生命,令人向往!每年我往绥江行,半为黄花半为竹!

   “飒飒西风满院载,蕊寒香冷蝶难来。他年我若为青帝,授与桃花一处开。”“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哦,亲爱的,在这里我说的“百花杀”是气候,是自然,不要将暴戾之气解读为别的。
 
 总有些自然的物体不经霜,早早在秋前谢了。惟恐秋来催春色,连叶带苞全枯萎!美人蕉?荷?所有的春花?正是“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阑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唐后主的词平添一份斯人独憔悴之谓叹。
 
菊花后,不怕寒的还有梅兄呢?慢待梅兄透月影,凌雪盈香兄步摇。
 
絮语难尽。打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金石之声
后一篇:瓶沉簪折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金石之声
    后一篇 >瓶沉簪折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