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水泥地板种花

(2007-12-16 06:25:37)
标签:

休闲生活

感悟随笔

分类: 夜半歌声(情感一叶)
文明人的堕落
老画眉
 水泥地板种花
   我知道,文明人有许多律令,让一个“文明人”,接近自然是一种奢华。比如友情,比如至交,于文明人来说,是一种难度。那些山人原始生存模式下的那些看似贫贱的人们,他们的快乐其实让文明人眼红。
    山人因其所处空间广大,那大山的峰峦深谷,清潭小溪,明镜般的田畴的高高低低,错落有致,自然涵养出一种收放自如,怡然自得的性情。在那些尚未形成“文明”的地方,家家的门户都开放着,或者只是有挂一把防君子不防小人的锁郎当的挂着,朝朝鸡犬相闻,夕阳下炊烟袅袅,一派农耕时代的田园牧歌。
   文明人却是很自以为是的。文明人的眼光中,山人那粗布旧衣,那乌黑龟裂粗糙的手,那粗气与高音,甚至村子中的猪粪,农闲时串亲的散漫,都让他们不屑。
    在乡下山人看来,文明人的许多更让他们不解。藏龙卧虎在一个个积木样的水泥楼中的文明驼鸟们,习惯了赶命扑向上班的目的地,遇到塞车在后面气急败坏的按喇叭,恨不得生双翅膀穿越过黑蚂蚁堵塞的现场。文明人总人模鬼样的在上峰面前笑,哭笑难分,表情古怪。对所有食物恐慌,生怕脂肪过剩。
   山中的儿童们单纯而童真烂漫,目光如水般清澈,陶醉着他们的下河捉鱼、上山摘果的世界中快乐得吹口哨,功利心与虚荣心,与他们无关。文明人远离了这种纯正与自然人的素质,不光天天无头苍蝇般瞎忙,还在停下来的片刻盘点自己的得失成败,真是智慧得可以!水泥地板种花
 
  每周,抽时间到山村,给自己日益窒息的肺充氧。晒下太阳,让文明空调室那张阴郁的心苍白的脸涂上层阳光的色彩;在稻草堆上靠一靠,闻下收割后干草遗留的温暖成熟的谷物的香。速朽的只是曾经追名逐利的肌体,而自然的灵魂却日益灵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