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干校侧记

(2007-12-07 08:00:59)
标签:

人文/历史

五七干校

老画眉怀旧

分类: 怀旧飞絮(旧事心绪)
 

                 干校侧记

                       老画眉

     “五七”干校,又称“牛棚”。是当年一些特别的“牛鬼”群居的戴罪劳动改造的地方。我眼中的干校是很有故事的。苦难中的人们,总会在生活的苦难中找到乐趣,而坚定生的信念。其实也是,当时的大多数人,不批斗后往北大荒发落,已是“懿欤盛哉”,庆幸之余泪光中仍旧有笑。这样乱世趣事,其实杨绛先生在《干校六记》中生动的展示过。

    五七干校曾是“新生事物”,它与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工农民兵上大学、贫下中农进驻学校是一个软件包。

   “同志”,曾是一个阶级阵营的定性称谓。70年代初,母亲在老家谴返就到干校那年,这叫“落实政策”,可以让人尊为“同志”了。

     母亲在干校那年,我上小学五年级。干校的营堡通常设在山洼,离县城远。郭小川当年下的干校,也是设在一个叫“团泊洼”的地方。清凉世界,好读书呵!郭小川在干校创作了不少诗篇。可惜,母亲没有写什么诗章出来。母亲只期待每周我到干校探她,经常捎些家中食物给她。到她那如同跑驿道,我与我的一年级的妹,要步行60多公里的山路。

 

     干校实行军事化管理。按工种分组,作息守时。早晨六点多“牛马”便从工棚样的泥砖屋出来,晚上10点,吹哨熄灯睡觉。一个大通间,集中了不少女牛鬼。晚上阵阵呜噜,我无法入睡。

    在干校那我知道了桃金娘的根是女人煲鸡蛋补血的药材,那些女牛鬼收工就上背后山,锄五指毛桃和桃金娘的根。而打柴组的男人,则经常带一种拉开如绷带的“杜仲”、“牛大力”回来,什么“猪腰煲杜仲,唔好得餐送”。

     干校的人本是劳动改造的牛鬼,实际上是集中了无数有才的人,这些人都是各类型的知识分子,干校也就完全是一个小社会、小学院。他们中有化学高人,还有懂蛇药的老蛇医。那时打柴组的人经常会让蛇咬伤,有蛇医就不怕了。

    干校的旁边有个平台,这个平台是铲掉半山开辟出来的。上面盖有间铝厂,干校的人担泥推土打石盖出来的。铝厂投产运作后,招了不少青年工人,干校的罪人也就与这些春风般的年轻人混合在一齐,这些罪人们,有时好象忘怀了自己戴罪劳动的现实。倒象而是在南泥湾开荒什么的。不过,干校的领导,是会时常提醒着这些不安份的人们,经常让他写点什么思想心得或者揭发谁与谁聚合一道嘀咕。有次,干校饭堂的潲水桶出现了大白馒头,其实是进来的青年干的,而全体人员都得食忆苦餐一天,嗨,那黄狗头、糠饼很粗糙呵,次日排便也难。

 

    干校曾是最新科技成果的实验田。干校养殖的大猪,四百斤体重,型如小水牛,都是用中曲发酵术,生饲料养殖出来的样板。

    记得干校的波光闪闪的鱼塘上,浮满了“凤眼莲”,又叫水葫芦,青饲料。如今说江河湖泊让这个家族挤占了,为什么现在没有人用它作饲料呢?不解。

    水中凤眼莲的翠绿如玉的心形叶,凤凰样的花的美,当时让我感受到一种生命延伸的强大阵线,生生不息的繁荣。它是干校的春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后一篇:水泥地板种花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水泥地板种花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