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轮明月照海南”————我知道的粤剧名家丁凡苦难的童年

(2007-06-04 10:30:34)
标签:

文化

艺术

粤剧

丁凡的童年

感悟随笔

生活

分类: 怀旧飞絮(旧事心绪)

“一轮明月照海南”————我知道的粤剧名家丁凡苦难的童年

 

(情断君子桥剧照)

 

“一轮明月照海南

     ————我知道的粤剧名家丁凡苦难的童年

 

                      (老画眉) 

  昨日读报,香港回归庆典,省粤剧一团丁凡率队赴港演出,万人空巷,争看其风采。据云,丁凡号“师奶杀手”,配此雅号戏剧界人北有人艺的濮存昕,南有广东粤剧院的丁凡。许多人只知道丁凡高中毕业直接进了县粤剧团,表面上看来,丁凡的戏路走得相当顺利,人人都说他的“命好”,然而,“运气好”只是表象,没有多少人知道他的苦难的童年的曾经。

 

   丁凡的童年经历过常人少遇到的辛楚路程,他少年时的苦难生活鲜为人知。作为他童年、少年时的见证者,很想说点什么,却一直没有付诸文字。我有点对苦难过敏,但凡说到文革,知青什么的事,我一听或者参与说时,两膊就会无端的起鸡皮,一阵阵发冷,而后,突然说不下去。揭开苦难的往事不是说童话,悲剧它带给人的创伤,简直是终生的。    

   丁凡是湘人,为什么他会在粤落地生根呢?丁凡的父亲是南下土改干部,叫丁水生,当时在粤西的一个穷乡僻壤搞土地改革。与同为南大干部的我父亲一道在那个大乡。成立人民公社时,丁凡父亲丁水生是社长,我父亲是副社长。丁凡共有三兄妹,他还有一个哥哥和姐姐。有资料说丁凡童年打篮球出身,这有误,篮球队员是他的哥哥,他的姐是兵团知青。

    童年的经历如山一样沉重的推至我跟前,这一幕是我多么不愿意翻阅和展开,它虽然有着花鸟语,更多的是苦艾寒芹。

    文革前,家居县城的我上幼儿园,放假时,我和哥哥就到父亲工作的地方消夏。就是那时,认识了丁凡他们一家人。我们两家人的孩子们,因为父辈的关系,很自然的一道玩。

    记得,那时公社附近的村的何支书家背后是一条大河,这个“大河”,其实是不小的一条河吧?因为当时我们小,河在我这小人眼中就显得大,谓大河。那时,何支书的二个儿女,丁家,我们、加上何家,7人孩子差不多天天都跑到河玩水捉鱼。

    丁凡的哥与何支书的孩子和我哥,他们专门捉鱼,我和丁凡这些小点的只是玩水。将哥哥们割下的芭蕉树放在河中当小船,人坐在上面让水浮着,漂着,非常惬意。有时,一个小浪卷来,那蕉船翻侧,人也就朴通掉下河,我的小小的降落伞形裙子全湿了,我就哇哇大哭。

   文革前,丁凡三兄妹也到我县城那个家住过。我住的县城当时还没有防洪堤,年年西江水浸街。记得那是暑期,县城“浸西水”,这时,他们却在公社放假出来到我们家。我母亲转业那时在图书馆工作,因水浸楼下的阅览室,图书全开放搬迁到二楼,我们这群孩子天天不是在看图书就是坐小艇在县城涝水上转圈圈,买黄皮或者荔枝回来大食。有些小事很有趣,丁凡在建设兵团当知青的姐,她的脚特大,当时要穿大人的拖鞋。她教我每天用火炉烧红铁棒,然后烫到前额的发上,做成卷着的“刘海”。

 

    美好的童年,真的是太短,太短。不几年,文革就开始了,血腥也开始了。屏幕前打字的我,眼睛盈上泪水,我好象无法打下去。定下神继续吧。当时,丁水生是“当权派”,不久就让群众贴大字报在公社大院内外,圩镇的城楼显眼处都是打倒他的的大字报,冠以的罪名是三自一包刘少奇路线的执行者。武斗升级,丁父让那些暴民乱棍活活打死。丁凡的母亲,当时的凄凉悲惨,真是笔墨难以再叙。68、69年年我母亲也让遣返父亲的老家原藉客家农村,我三兄妹也随母亲回老家。母亲落实政策,我们又返来,在父亲的公社就读小学六年级。我们与丁家再遇时,是70年代初。

 

    丁父不幸惨遭此劫,苦难于丁凡一家才开始。因为父亲的问题,丁凡两兄弟不准继续读书,他们两兄弟就天天打柴,搬到镇的旧屋居住。丁凡当时个性很内向,父亲的事或者更沉默。然而,我们,也如同不认识一样。当时兴唱样板戏,他就天天在屋子唱那杨子荣和郭建光的片段。或者是他哥的原因,县中学要了他哥当篮球队。他有搂上中断的学业,在县城上高中了,并参加了学校的宣传队,他当时唱民歌唱得非常甜,一支《唱支山歌给党听》真情演绎得淋漓尽致令人难忘。74年,粤剧团到学校招人,发现了丁凡的“喉底”,很不错的音质,招他到了县粤剧团唱样板戏,自始开始了他的粤剧艺术生涯。一些更具体的细节,我还得问我哥核实。

 

    童年到青年时期,过得很快。再看到丁凡是我招工到公社工作后的70年代末了。他主演粤剧《搜书院》,县粤剧团送戏下乡到我工作的公社。那晚,看他演出〈搜书院〉,他在台上,水袖持着扇子,神采奕奕的在背景“夜月”下说“一轮明月照海南”。。。。。。,其它的台词我记不得了,只是记着这句。搜书院是出有着非常风趣剧情的戏,台下看戏的我,经常会心笑。我想,台下挤拥的农民群众当中,有一位你曾经的“青梅竹马”,你却浑然不觉的念白那背景的一轮明月?!

 

    演出结束,我看他们食夜餐,次日,我又看着他们将背景灯箱行头的箱子搬运上车,我只是静静的站在一边。我没有上前说我是谁,他不认识我,全然忘记了!好象那晚散场时他与团员到我办公室取开水,我也不说什么。一来他的确没有认出是我,二来,因为文革我全家也让送回老家,中断联系,长大后更认不出来了。那末,大家看到此会问:那你为什么不对他说我就是谁,你还记得么?或者可以这样,但于我的当时的想法不是这样的,当时的形势还是封闭的,一个女子上前告白我是谁是会让人笑话且无此勇气的。何况,看到他们剧团那些嘻嘻哈哈打打闹闹的快乐的男女们,一隅的我也不知说些什么好,只能说“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再后来,知道他调省粤剧院,再后来,知道他得了梅花奖。后来得知他与同剧团的名演员结婚生子。又后来,在报上偶然也看到他的消息,也很为他开心。再再后来的前几天,电视上看到转播他上台与社区的爱好者共台唱戏一段,先生说,那不是丁凡?你看到他的那颗痣么?是他?几乎认不出当年这位童年的“青梅竹马”了!屏前的这位粤剧“师奶杀手”,当年的竹马骑手,真的是有点老了。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先到此吧。想好再修订。

 “一轮明月照海南”————我知道的粤剧名家丁凡苦难的童年

 

搜索资料关键词丁凡。粤剧演员,生于1956年,祖籍湖南礼陵。1974年进入德庆粤剧团,专功小生。1979年入广东粤剧学校进修,1980年进入广东青年粤剧团。

  演出剧目有《芙蓉仙子》、《宝玉哭晴雯》、《伦文叙》、《范蠡献西施》、《宝莲灯》、《魂牵珠玑巷》等。

  所获奖项:第八届中国戏剧梅花奖,文华奖。
“一轮明月照海南”————我知道的粤剧名家丁凡苦难的童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