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红袖添香:书生与狐狸精艳遇的审美价值

(2007-02-08 21:04:25)
分类: 新世说(世象杂议)
红袖添香:书生与狐狸精艳遇的审美价值

红袖添香:书生与狐狸精艳遇的审美价值
 
    前言我喜欢带有迷惑性的字眼。比如“山魈”,“山魈”就是如同树上与这个相公一道的精灵。狐狸,虚无飘渺而神秘,书生艳遇的寄予物。现实生活很沉重,我经常着装中性,还皮带衣甲,好象临阵,这样是为了利索。我的熟人对我外表打扮素以为常。这样的中性着装,或许减损了许多媚的成份,让人忘记你的性别,而增加你的职业能力的评分。
    其实,愿意自己带点妩媚,少点枯躁。媚不是风骚,风骚多少带着肉味,媚是需要眼睛,由内到外的秀。窃以为,媚目传情其实是好东东,如果我能拥有清亮的明眸,秋波流转,美目流盼,那何等动人?难道眼不含情,终日如死鱼一样无光,其心岂不是如同枯井一口?或者作河东狮状,凶神恶煞?对不起,因为我经常如此,不够温婉.看到来自比我年轻的同性博友,对我那刚气凛然的吹乱一池萍碎:青山不老,为雪白头》一文也看出“媚”。还美言老画眉:“快50的人了,还送媚眼,......”哈哈,真是难得的称颂,老画眉终于有人将我看成是一个“女人”了,修炼几十年才盼来了这个成精的“荣誉称号”!所以,无论说者出于什么心态,说老画眉“媚”,老画眉我都偷着乐,打心眼欢喜——笑纳了:)
 
   再说几句,冬和是认识俺10年以上的朋友,他昨晚在本博文章下评论发言。大意是:看到这个“狐狸文章”,就想起当初刚认识老画眉时,听人介绍她的名字叫“狐仙”(其实是粤语音近)。还以为人家说错。不知道其实人家没有错。哈哈,冬和,你真有意思,我倒是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么会说话的。
 
冬和,你知道,狐狸的没有,威的,倒是大有人在。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红袖添香:书生与狐狸精艳遇的审美价值
 
                          (老画眉)

     “红袖添香读书”是旧时代书生梦寐以求的佳话。而为书生苦读夜阑秉烛的佳人却是美丽的狐仙。那些家道中落的公子,屡试不弟的书生,凭借破庙或草房栖身苦读,三更灯火五更鸡,但愿一朝高中更改厄运。传说中的故事展示我们这样的一幅良辰美景:居旅异乡的草舍的书生正愁肠百结,忽然一阵清风,竹影摇动,狐仙翩然而至,令书生惊喜交织,“今朝剩把银(?)照,犹恐相逢在梦中!”从此,穷书生夜夜有红颜伴读书,苦海中挣扎的读书人有了泅渡苦海的小舟。

    《聊斋志异》中的花妖狐魅形象千姿百态,我以为狐仙最令人喜爱,其妖媚姿容不仅迷住了穷书生,也迷住了后来的读者。近日看报上刊出一篇散文,其署名为“银狐,”真是别致得很,隐约间如见一袭轻灵温软的精灵飘然而至,我猜银狐笔名后定是位美貌佳人。

     狐仙的可爱不但在其媚而且在心地的至善。试想:寒窗面壁苦读,一盏孤灯如豆,穷书生除了满腹经纶外,还有什么东西?而那美丽的狐仙偏光顾穷书生的柴扉,为其送来一片温情,真可谓兰质蕙心,真令人颂之慕之。此乃是书生贫寒生涯的一种“艳福”吧?

     狐仙和书生的故事惟其飘渺,影影绰绰,真假难辨,而成为穷书生的一种精神寄托美丽地装饰了穷书生的梦,漫漫长夜才有一线可以看得见的曙光。之于今日无梦的读书人来说,教科书赐给的狐仙的故事留下脑里的片鳞只爪已十分遥远,狐仙当真成为名符其实的神话而永远成为历史了。从这点看来,古代的穷书生科举之途,不幸中仍其幸运的一面。

注:老画眉此文章,曾发表在早年的《粤港信息报》副刊版上。此报已与,《羊城晚报》合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