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为谁做饭?

(2006-10-15 20:42:03)
分类: 客家娘酒(厨娘本色)

为谁做饭?

        

          知了(一则旧事)

 


 

为谁做饭?

  

 

天终于黑下来。儿子上高中住了校,周末才回家。他的爹出差新疆。我这是第三天一人食完饭了。

 

只需做半把米进小瓦煲,煮熟几条青菜。不过几分钟就食饭了。往日一大清早携篮买菜后才上班,有点灰头土脸才狼狈出现在科室;下班则三脚并两脚,为的是早几分钟做好饭,睡一会中午觉。一头大汗的下厨,做好第一道菜端出去,我不知是何味道他俩就风卷残云连汁也吞光,让人吃惊这老虎般的胃口。才发现自己多年以来,其实只是满足这做饭的过程,看着这大汉与小汉美美的样子,我食进肚子里的只是青菜与几碗汤,真是三日无肉啖,只闻肉味我就自动饱了。 

 

 

(儿子小时的玩具我家的白兔)

为谁做饭?

 

洗完一只碗,一只碟,抹干了手。现在我又做什么?家中从来没有过这么的静,平日屋中尽是在我的高分贝在嚷嚷,不是说儿子的脚板踩上我刚拖净的地板,带出一条黑印,就是说他爹没有晾好他的背心,皱巴巴的难看。而现在,他们都离家出逃,没儿子大脚板乱踩,地板极度干净,而我不用拖地了,心却失常的发呆。我从客厅踱步到饭厅,又从饭厅踱步出阳台,犹如一头困兽。这样的寂寥,让我想起我曾经在基层公社木楼呆过的那8年。现在想来,那8年有多漫长?奇怪,那时我是如何过的呢?

 

现在得想法让自己动起来:洗净几块垫地板的毡垫,晾它们到阳台;给鱼缸那两条小鱼换水上清水;冲洗净鸟笼;修剪下阳台的花。抹净儿子电脑台的尘埃。

 

所有一切做好,才8点多,还有许多时间哟。昨天买了几条白藤条,补一补脱落的藤椅。打量一下先前的藤条是如何编织的,跟着样子扎结实它就是了。长长的藤条在我的手翻飞,觉得自己能动手做点事很快乐。刚一高兴,藤片一下就割破手指。一丝疼痛让人暗恨:谁谁让人老实呆在家?

 

终于时间又过一个钟点。泡上一壶茶,今晚没人和我品茶,这茶香得有点苦。打开电脑发个短信给蛋爹:“亚克西,亚克西,姑娘好丑陋;亚克西,亚克西葡萄好酸哟,亚克西,亚克西羊肉好膻呀!”发完后窃笑。或许,那边的事实无情的证明与我短信说的情形恰好相反。

 

在电脑前又了过一个钟。十点半,电话响起,蛋爹用手机打回来的:“今天到了天山!”兴奋的忙问他冷不冷,有饭吃没有。就是忘了问我打的短信的内容,嘿嘿。

 

    过了十分钟,蛋的电话打来了。“妈,你没事吧?这周可能周五我就可以回来了!”儿子的声音让我一下落泪!

 

             

桃花林下,我,儿子,兔子。

 扫描的旧相片,没有数码机清晰。

为谁做饭?

旧相片,儿子和我在鼎湖山。

为谁做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