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天湖作酿,大鼎为杯,酬博友!

(2006-09-26 23:37:58)
分类: 打油与对子(平仄不分)

天湖作酿,大鼎为杯,酬博友!

      三十年来寻酒客,几回落叶又抽枝

   自从菊后遇到君,天湖如酿老鼎倾。   

      大鼎悬联邀四海,天湖续酒酬三江。

 老画眉出联天冬桑白又见路边菊

            半夏桃红喜逢益母草(医生哥波子)

            二     

将军云实不闻山中草(”草“或花  潘立远

天冬桑白又见路边菊(老画眉)        

         

天冬桑白苏梗又见路边菊(老画眉)

半夏麻黄钩藤再点篱下姜(英雄煮水)

          

天冬桑白苏梗又见路边菊老画眉

半夏竹黄郁金谁识断桥梅华知网友

半夏牛黄熟地难觅车前草华知网友

地锦靛蓝柳枝难收叶底珠(华知网友)

 

天湖作酿,大鼎为杯,酬博友

万元户总结进帐心得  扫来竹叶煮茶叶,挖得松根煮草根。虽也偶有200万豪款罗西露面,但博上大都是惺惺惜惺惺的草根们在辛苦穿梭。近来也有如读书三味那样的灸热得很的评史家光临,还有原生态,在广州报开粤味笑话的哥们撑船,还有潮人藏画家浪漫的雪中开桃花那样抚平你的心烦,有陈雪刚博友题菊与和兰的好诗,一向旧友相鼎还有金力、金山毒霸、江上楼,一个人在路上、秋之牛、雁过蓝天雪泥鸿爪等老熟人,还有爱死我的萧邦在与我渡过形影相吊的暗无天日的日子,还有无数有名无名的博友,在撑我,是哥们,点数一点一点往上进了!虽然慢慢滴!也是向着上。

   进数不靠上帝,靠我们自己。我们有些着急它的涨幅慢得如同我们的眼眉毛,总不见长,老徐的博数却如同男人的胡子,天天要刀来刮。但是,我们不能灰心,更不能眼红人家。虽然在无碍博纪的情形下可想点眼球类的办法,但是,我们的出路还在我们可以链接起来,只限于链接,我不敢加放卷卷,怕成了老鼠会,让人消灭了。链接起来,相互取暖。

    飙谷投音,月池浸色,空而不著,物我两忘。茶也醉人酒更醉,友能香我无须花。为表谢意,将近日所录博友共鸣之清音于此,有兴致的博友可加盟接龙,大鼎之酒等待你一醉方休!!


读书三味:老画眉是我在博里见到的“奇人”,我很敬佩。(唔该!)

  为什么敬佩呢?原因似乎就一点:她有两个博客,一个是抒发情感的;一个是记录工作的。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一个主题是“那堪蓬面客难至,独邀青石听溪歌。”;一个主题是“衙斋卧听箫箫竹,疑是民间疾苦声。”

   我认真读了她两个博里的文字,虽然没读完,但理性、深沉并不乏热烈和痴情的底蕴,很打动我,感染我。

   一个很有才华、很重情谊、很讲事业、很爱丈夫的女人——老画眉!

老画眉:哈哈哈,老鼎一倾为君醉!!!(谢过!) 你看到我那同学游那个鼎湖山大鼎没有?大不大?用来装酒,让你喝一醉!!!

读书三味:

鼎湖山鼎装四海,不及画眉情一盅。
他年若得同一醉,明月清风做酒钱!

 

感叹西藏画家画《高山流水》拼凑打油

   老画眉

崖悬飞瀑水怆流,
天光云影碧声柔。

青山不墨千秋画,
绿水无弦万古琴。


此画主题引起老画眉无限感叹,打油遂意。伯牙啊伯牙!!

(此打油谁为我续?或者为我改为顺韵一些?敬请!)

 

题西藏画家门前雪山绽桃花

       老画眉

桃红雪白花有声,书生庐前笑盈盈。
春来落红胭脂水,几多风流雪荡清。

 

(请指正,打油拼来的)

注:桃花本为春花,艳极,也媚极常喻为艳花。桃花运。姑且因其三月开于溪旁屋前舍后,少见雪中桃花开。

   雪山桃花,殊因其标清骨,开于雪中,与梅质同。积雪涤其轻,增其华。平添了无比清冽与不屈——灿烂迎君。


题画家庐前桃花

老画眉

淡淡春面淡罗裙,
淡扫蛾眉淡点唇。
素桃一身都是淡,
庆幸许与白衣人。

天湖作酿,大鼎为杯,酬博友!

   这是老画眉的钢笔笔记,今天早上数码机拍摄。字虽写不好,也请博友笑纳!

天湖作酿,大鼎为杯,酬博友!

 
天湖作酿,大鼎为杯,酬博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