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旧事飞絮之七:白桦林忧伤的浪漫

(2006-08-28 23:41:43)
分类: 怀旧飞絮(旧事心绪)

   旧事飞絮之七:白桦林忧伤的浪漫旧事飞絮之七:白桦林忧伤的浪漫

        老画眉

喜欢白桦林,喜欢白桦林下穿着格子裙踩着积雪的姑娘,喜欢《白桦林》那首带着忧伤的歌。喜欢看苏联卫国战争小说。曾在70年代末读过《海鸥》(作者尼·比留柯夫)。难忘那英勇的蓝眼睛的共青团战士卡佳,那残酷的战争下的白桦林的忧伤爱情。我打开小胶面笔记本,里面有我当年读这书时抄下的几段:

费嘉整整跑了一天,都没有碰到卡佳,虽然他那双跋涉走过千山万水的军皮靴,踏遍了伏尔加河的两岸,甚至是一寸土一寸土的量完了整个树林。

    费嘉沿着绿树成荫的街道闲逛着,看到屋子的窗户,一个跟着一个打开,他想“这些窗户里,总有几扇是她的。要是知道是哪几扇----敲敲就进去了”

这对燃烧的眼睛,她的声音中响切的热情,费嘉都非常熟悉。惶乱和不自主的感觉消逝了,他感到,耽在卡佳身边,又轻松又愉快。军队的生活,和芬军进行的战斗,军医院----统统退到远远的什么地方去了。他还有这样一种感觉:他们的分别不是在四年以前,而是没有多久,说不定就是昨天呢。

 

故事结局令人伤感。卡佳在一次军事行动中不幸被德国鬼子抓获。她以坚定的革命信念抵住了敌人的威逼利诱,最终惨遭敌人的枪杀。

记得书中有一段是描写费嘉在白桦林中突然与卡佳相逢,激动的将卡佳抱了起来的,幸福的喜悦荡漾着恋人,也感染了我。可是,我发现自己并没有抄下这段情节。为何我没有抄?为何只抄了上面这些段落?在电脑旁的儿子说:“过去那么封闭,你是不会抄这样的亲密的情节的。”说对了,是的,我当时就是这样的。

当我合上笔记本时,发现笔记后面一页记有一排字“从现在起,到15号,抓晒田施黑白灰(草木灰为黑灰,石灰是白灰,前者为钾肥,后为钙肥)一类禾迅速施,二类补攻,三类留水攻。红光大队欠二百亩还没有施肥”。这是我当时在农村时抄记下来的农田作业工作,却与《海鸥》及其它外国小说读后笔记一同记在了一个本子上。

 

有点难过。那年代的我是在什么条件下看的苏联小说呵!!

 

 静静的村庄飘着白的雪
 阴霾的天空下鸽子飞翔
 白桦林刻着那两个名字
 他们发誓相爱用尽这一生
 有一天战火烧到了家乡
 小伙子拿起枪奔赴边疆
 心上人你不要为我担心
 等着我回来在那片白桦林
 天空依然阴霾依然有鸽子在飞翔
 谁来证明那些没有木碑的爱情和生命
 雪依然在下那村庄依然安详
 年轻的人们消逝在白桦林
 噩耗声传来在那个午后
 心上人战死在远方沙场
 她默默来到那片白桦林
 望眼欲穿地每天守在那里

 她说他只是迷失在远方
 他一定会来
 来这片白桦林
 天空依然阴霾依然有鸽子在飞翔
 谁来证明那些没有木碑的爱情和生命
 雪依然在下那村庄依然安详
 年轻的人们消逝在白桦林
 长长的路呀就要到尽头
 那姑娘已经是白发苍苍
 她时常听他在枕边呼唤
 “来吧亲爱的来这片白桦林”
 在死的时候她喃喃地说
 “我来了等着我在那片白桦林”

 在映秀的波子医疗队

                  (注上则旧博文,拉来置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