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往事飞絮四:夜半钟声到客船

(2006-08-04 09:21:03)
分类: 怀旧飞絮(旧事心绪)

往事飞絮四:夜半钟声到客船

             

夜半钟声到客船

 

老画眉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重读唐朝诗人张继的《枫桥夜泊》,思绪一下来到了诗人渲染的夜泊枫桥情景中:暗淡的散发着忧愁般的渔火,霜天残月,栖鸦夜啼,寒山寺铿然发出震荡夜空的钟声,一下一下地敲在羁旅漂泊的客人的心头,孤寂的旅客更满怀愁绪了。我此时也象来到了枫桥夜泊之处,勾引起同样的感受。

     记得80年代初,陆路交通尚未有今天那么发达,从我所在的山城到外要地去,大多要坐船。那时搭船,最重要的一幕要数送船和接船了。先说送船。在码头大榕树的浓荫下,出发的旅人和送行者就在树下的石板上一边喝茶,一边反反复复讲着那么几句告别的话,直到船来了,才依依不舍挥手作别。

    这样的情景在西江河边不知重复了多少次。送船的有时偏偏遇不着搭船的,看着已到江心的轮船,亲友间徒然增添多少惆怅!有回送友人回穗,刚好来迟一步,凄笛一声,轮船徐徐地驶离了码头。一股别绪,弥漫在心胸。“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个中情景并非笔墨能诉。

    再说接船。接船不是接飞机,最大的特点就是不准时。接船的人常常得到消息便坐卧不安,一大早便候在码头等待亲友的归来。想那夜半接船的,在码头捱了一夜的冷风,好不容易等到要接的船泊岸,在匆匆上岸的人流中寻找亲人,然而最后一个也离船了,可就是没你要接的人!多令人失望。

  乘船一般要数个钟,这其间最好是带上一本好书来打发时间。船上的床位又窄又矮,只能半卧着看书。看累了,抬头欣赏一下两岸的风景,一江碧水脉脉流淌,青山如黛。偶尔有一两只白鹭在沙滩上觅食,垂钓的小艇在浅水中游弋,真的如诗如画。天暗下来时就不能再看书了,因为船上照明的灯只有微弱的光。拉开那满是复杂味道的被子躺着,半睡半醒地听着船一站一站靠岸放锚时沉重的拖拉铁链发出的巨大的响声,以及搬运货物的嘈杂声。也有人通宵不眠地打扑克的。我老是半醒着,惦记着应到哪一站了,直至几声长笛,不由自主地睁开惺松的睡眼,看到目的地上城市璀灿的灯火,然后收拾行李下船。

    现在,随着公路的延伸,已越来越少人乘船了。据说省的内河客运都要停止,我们将要告别那令人欢喜令人愁的乘船的日子,一丝怀恋缠绕在心头。不知姑苏城外的河里还有运行的客船么?寒山寺的钟声是否仍在夜色中飘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