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是珊瑚!我来自大海!

(2006-07-12 09:33:15)
分类: 怀旧飞絮(旧事心绪)

我是珊瑚!我来自大海!  

       我是珊瑚 老画眉

我是珊瑚。我来自大海。自小母亲让我知道,我是一种低等腔肠动物,非常的远古。我的样子如同植物,色泽鲜艳,枝叉舒展,有不少人老错认我是植物。因为我深知我的本质,为此曾与人面红过。80年代我在一农校教学时,一位资深的生物助高,在课室黑板上写着“珊瑚,植物”。我擦黑板准备上课时,赫然发现这个结论。为了对学生负责,我与那位老师交换过珊瑚是动物还是植物的看法,但不知如何,那位专家老师就是不肯改变他的说法,这种误导,与我滥竽充数的政治哲学课不同,这个科目是区统考的,后果很严重。其实,与专家争论已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举个例吧,有一个问题,秋天的一些树的叶子为什么会变红色?小学生都知道,这是花青素的作用。而有一位农业本科专家,却偏说是叶绿素的作用。你就是将结论找来,打开书页,人家也不会看,截铁一般强硬:就是叶绿素起作用!俺尊敬权威,但俺更热爱真理。俺老不明白,有的专家为何老是跌眼镜,而且是跌在很一般的常识上。好像童年时代的科普读物《十万个为什么?》,教我们许多天上地下的知识,所以不太笨。俺就是笨蛋时,又不是专家,胡说八道也没有人计较,特别是没有专家级的人计较,他们认为你是小儿科,宽大了俺,多好,让俺这个老农民(沧海桑田,俺远离故海,洗脚上岸了——就是你们看到的植物样子)。

人们所见到我的所谓“植物”形体,其实那是我的骨络的残骸,是没有生命的一堆化石,过去的年代,只在中药铺中见过俺的样子,红红的,放在玻璃柜的盘子上,还没有人用俺做首饰和陈设。虽然看来还是那么的美。不过,我要说你听,我原来的样子不是这样的,真的不是。

你到过深海么?你看过我的宏大壮观的群落那种璀灿而歌的盛典么?有多少美丽的鱼族和生物在我的上面穿行和栖息,我是他们赖以生存的最宁静与恬适的家园。那才叫美丽,有着生命最灵敏的触角与华姿。电影《红珊瑚》插曲,“一树红花照碧海,一团火焰出水中中”那真是说对了,这个歌词太好了,虽然不够委婉,有点直,但道出了俺的特质。类拟直言其事的还有新疆民歌:“你把我扔在井底下,割断了绳索就走啦,你哟你哟!”。有一首古诗,比喻曲折《井底引银瓶》:“井底引银瓶,银瓶欲上丝绳绝”银瓶上来了,绳断了。还有另一首《涧底松》中有:“高高的天上种白榆,沉沉的海底生珊瑚。”这才有点技术量,含蓄而委曲。第一次读到此诗是70年代,抄来的。老是记得这一句,当俺离开大海无助的成了一堆残骸时,俺就默默的怀想那曾经的大海,那种蔚蓝与广博,海天相接,黄昏时的景色可以与大漠之落日比美。椰林的凤尾婆娑,还有风吹过,带点潮水咸味的质感。

大海,母亲!何时能回归你怀抱,淋漓的流尽我几万年积蓄的伤心的泪,软化我这化石样板硬的形骸?

(题图这上月在阳江活动所拍摄。下为04年在北海银滩拍摄)

我是珊瑚!我来自大海!
我是珊瑚!我来自大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