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关于父亲一:脱胎换骨的转变

(2006-06-15 21:52:08)
分类: 客家娘酒(厨娘本色)

关于父亲一:脱胎换骨的转变

 

关于父亲一:脱胎换骨的转变

                                      知了

   我家保存有张老照片,照于40年代越南的相馆。两个十分洋派的英俊少年,右面的那个是我的父亲,左面的是和他一齐出国到越南织布的好友。那时父亲才1516岁,便离家别井到南洋谋生了。父亲曾说,在越南织布很艰苦,生活还是不错的,一匹布能换来好几担谷,热带亚热带水果任食,什么灯红酒绿也见过。然而,祖国解放,父亲和他的好友毅然回国参加土改。现在说来好笑,按理从国外回来的,不论是去美利坚的掘金大亨,还是象父亲那样的东南亚织布工,按政策也就是归国华侨,我姑且也算是个华侨的子女了,然而在自己的履历中,从不填写过侨属,招工、分房、读书也没享受过优惠,倒是70年代初我入团过政审一关时,倒有人记起我的父亲是华侨,提醒我。我就填:“父亲因生活所迫,不满14岁便出越南织布,做童工,受尽资本家的剥削压迫。……”也便顺利过关了。

     父亲的“华侨”没有什么特殊的好处惠及给我,然而父亲那地道的庄稼人的劳动智慧,却令我受益终身。父亲1951年南方大学的受训一 结束,便赴粤西山区搞土地改革,后在那里一个乡扎下了根,成了一名基层干部。父亲随着乡变社,二十多年,照片上的翩翩少年变成了庄稼汉,真的是“一脚牛屎一脚泥”,记得父亲当年搞旱地育秧时,若无其事地直接用手来混合那些牛粪、猪粪,自然得十足象个老农,真不是今天的基层干部所能想象的。他对耕作的犁、耙样样精通,记得搞机耕化时,父亲除学开手扶拖拉机,还搞如插秧机、收割机的试验,进行推广农业机械化的工作。那年月,作为住队干部,父亲除非开会集中才回公社,所有时间都在所驻片里和社员一齐劳动。因而我们兄妹难得见父亲一回。父亲言传身教,让我们从小就学会不少农活,更主要的是学会了劳动本领,很小就能上山打柴,下地种菜,养鸡养鸭,为家庭分担。父亲赋予我劳动者的智慧和健康的体魄,为我后来上山下乡,在基层做干部打下劳动这一关的基础。父亲对农村、农民、劳动有着深厚的感情,我们从小就觉得劳动的至高无尚。我读高中放假时,他让我随他到驻队的地方参加劳动,还郑重其事地让人为我记工,可见他对我参加劳动十分的认真。

     老农化了的父亲,屋子里尽是些农艺、技术性的书,令我难忘的是,那个年代,父亲的书架上除了那技术性的书还有一本《海鸥》以及高尔基的《母亲》两本文学书籍,这两本书我不知读过多少遍。除此,我父亲还把他用的印有毛主席语录的《新华字典》送给我用,直至现在我仍用它查字。父亲虽经过几十年的农村生涯的磨练,乃至回城也是从事农业、农村性的工作,但他却刻得一手非常漂亮的蜡板字,就是现在,面对父亲象电脑打出来的大小一样的仿宋体手写稿,自己仍会十分汗颜。

     几十年的基层生活的磨砺,荡涤尽了父亲当年的洋味儿,对于回国报效祖国,他至今仍无怨无悔。80年代的一天,上边补发南方大学的毕业证书给父亲,他那回醉了兴奋地诉说刚回祖国,踏上解放了的国土,看着五星红旗热泪盈眶的情形。只是回国参加土改后到八十年代却对榴连一直耿耿于怀,是无法彻底“脱胎换骨”的爱好。他喃喃自说越南的榴莲多香多便宜。那时我没有认识榴莲,见其痴谜状便至街上的果档。档主指一种白色圆果子说是榴莲。购下三只,兴奋送到老父亲跟前:榴莲到!你要的果子到!殊知,老父亲没有醉彻底,哈,他说:“你这是香瓜,不是榴莲。你将香瓜当榴莲来骗我?!”我一惊:这果子明明档主说是榴莲,天,真的榴莲是什么样子?

   直到91年的初夏,我才在城里的果档见到真正的榴莲:一条红丝线吊着悬空高挂的一只只微黄的巨大剌状果。一问价:30一市斤。一想到老父亲思榴莲,几十年没有食过这神果我就心酸。一咬牙,购了一只五斤重中等大小的榴莲,送到父亲手:这是你要的真正的榴莲哟!那时我没有吃,怕猫屎般的味?

   近年榴莲大减价,一到季节时,在街上堆积如西瓜山般。一公斤才8元,还是金枕。喜欢食的可随意买。老父亲可以饱食榴莲。这榴莲让我心有点作疼,想起由洋变土的老父亲,想榴莲竟想了足足四十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